严浩《似水流年》终于有清晰版的观看地址

这部电影跟我同一年出生,今天你终于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原创 2017-12-04 木卫二 MOViE木卫
▲ 点击关注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木卫二


导 语

1984年的《似水流年》,顾美华和谢伟雄走在潮汕乡间的田塍上,聊起了当年共同认识的同学,扛着化肥,一头栽倒在了田间。

"想不到,我们这个年纪也开始有人死了。"

第一遍看这部电影,我就被这句台词深深吸引。那不是死在田园的幽怨,或是成为人体肥料的黑色讽刺。这个台词,也是我到了某个年龄,突然遭遇死亡的感慨困苦。而电影里青梅竹马的消解,引出来一个疑问:大陆的田园牧歌时代,是否真的存在过。

到了1997年的《香港制造》,台词就已经变成:我们这么年轻就死了,所以我们永远年轻。你就惨了,还要慢慢熬。

从1984年到1997年,香港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很清楚。

这二十年间,港片已死的论调,听得人耳朵起茧。终于,没有人再关心这个议题,因为啊,60亿元票房的新时代,已经没有了香港电影的故事。


观看《似水流年》(提取码“caag”或“i1pi”)

我在《独立日:用电影延长三倍生命》,收录了一篇严浩导演的《似水流年》。当时已经谋划好,这部电影终有被修复的一天。对,就是今天,你们就要看到的。

电影史上被低估的片子有很多种,有些是地位在那,但无缘得见好版本,影响了当代观众的接受度——《似水流年》就是这一类。这版应该不算很正规的修复,但已经比之前的录像带版本好太多了。我很羡慕还没看过本片的影迷。



微博po完后,有人立马回复了这么一张图片。包括上次去潮汕,继续与电影有关的旅行追访,不少当地朋友,也在网上给我提供了不少指南。譬如,谁家阿婆演过这部电影,当时阿爸还是小学生云云。


Delight
喜多郎 - 西方;Toward  the  West



我相信,一部电影会以许多方式,留驻在了影迷心中——有些甚至未必是影迷。对生活在潮州,汕头和揭阳的人们,这部电影和那一代际电影人的筚路蓝缕以启山林,镶刻了一段久远而弥足珍贵的甜美时光。那些风景,与这片大地,生生不息。


远远看到石头山,我就知道,电影在那。



水塘脏臭发黑,后面盖起了一排排新房。没有住人的老房子,残垣断瓦,更有草长花开。几棵大树下依然有阴凉,爬树的小孩不见了后,村子里的人好像都在我眼前消失了。好不容易从祖厝里走来一个老婆婆,她问,弟仔,你呷未。

我穿过三进院落,绕出小庙,爬到了山后,俯瞰这个不再宁静的村庄。采石场的机器远远传来了轰鸣,通往榕江、紧挨村子的巨大烟囱,不断往天空排放着烟雾。

几公里外,厦深高铁的高架桥,自隧道而出,横跨在耕田之上,越过榕江,前往更南方。我眼前所见的,似乎遥远得很。而消失已久的,却和实物似地显呈。我意识到,我所追溯的电影乡愁,其实并不清澈,它就像电影里那样,朦胧,离散,虚幻又真实。



《似水流年》是一部沉郁的电影。

它萦绕着伤感和忧愁,如烟似雾,无法消散。

姗姗从一出场就是虚弱疲倦,幽怨得难以言笑。奔丧之旅左右了她的情感状态,也令电影夹带了无限的触目伤怀,就如同片中布满了死别与生离的注脚,是涟漪不断的失去。



死别,有年老谢世的奶奶,早十年去世的父亲,不经意被提起的、与化肥一起倒在田间的老同学,被珊珊自己扼杀的新生以及那对小夫妻无法获得的新生。

至于生离,那是承载《似水流年》所有情感重量的支点,人们无可避免地被时间和空间所拆散。

它包含了珊珊从乡村到城市的漂泊经历,还有被生命时间所拆散的阿叔和儿子们,无法回到过去的青梅竹马关系。
  


末了,无援的珊珊启程返回香港。想到对方要继续在都市生活中心神不定,想到自此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不禁泪下。

顾美华和斯琴高娃执手道别再相约,彼此的珍重情感,无需再躲藏。
  
电影里,上世纪80年代的汕头风貌看着遥远而亲切,石头山,成片的水田,宽阔的河道。中间几次对白提及,帆船可以通往大海。



整齐一致的村落建筑,镇上的骑楼邮局,再到白天鹅宾馆窗外的沙面街景。那趟广州之行更多是在预示,大陆也会迎来不可逆转的城市化(尤其是小男孩一系列的夸大反应),乡村故土,下一代人,它们终会被彻底改变。



《似水流年》有命定的巧合,它的时代背景是1984年中英谈判,香港人不得不开始思考,我们到底是属于哪里。

在片尾字幕,严浩注明影片创作和父亲辞世有关。



对于我个人,《似水流年》提供了被放大的私人回忆。

从开头热烈欢迎的学生队伍,珊珊挂像的过去闪回到上坟烧金银纸。从众人齐力铲锅灰到几人合抱不了的百年老树。从缺乏光线的老屋子,挂在梁上的竹篮,木屐样式的拖鞋,南方带蚊帐的老式眠床,瓢泼大雨中的油布伞……再到经过诗意化处理的风筝、稻草垛和田间闲谈,我们跟姗姗一样,看不见那道汤汤河流,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孤帆远影的来去之间,时间已经划过。



1989年,张婉婷拍摄了一部《似水流年》的姊妹篇——《八两金》,从停有船舶、遍布稻田的华南沿海水乡,再到演员谢伟雄的出现,两部电影的相似之处实在太多。只不过,张婉婷和罗启锐似乎更中意政治标语和文化差异。

《八两金》的调子是从欢快到忧伤,色彩相对夸张、浓艳,就像张艾嘉身上的大红新装,而《似水流年》由始至终是细笔淡墨,浅唱低吟。两部电影的末尾都有一场漫长的告别,《八两金》是一首萦绕不断的《船歌》,借离人的身份转变,直说了世事无常,沧海桑田。



《似水流年》却还是弥漫着忧伤,道不尽还说不明。这种不可言解,好像有故事发生其实又什么没有发生,正是《似水流年》的高明之处,也是诗意之由来。不用对白过招,没有强调戏剧冲突,那些逝去的乡间风景,它们早已蕴含了永恒的乡愁。



·   END   ·

阅读更多
嘉年华 米花之味 强尼凯克 追捕
相爱相亲 无爱可诉 银翼杀手 风河谷
战狼 二十二 大护法 绣春刀 贪狼
日常对话 她们是最好的 希望另一面


    A+
发布日期:2017-12-05 20:29  所属分类:意外惊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