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6>
多亏那头小牤牛,马利莲和马国强进行了一次正式有意义的话语接触,那话语下面涌动的暗流只有当事人会懂,马利莲感觉马国强对她有情,马国强感觉马利莲对他有意。还用后来马利莲的话说,那头牤牛就是“主”的安排呢。
接下来的发展就顺当的多了,行走在路上,马利莲看马国强一眼,马国强就看马利莲两眼;马利莲给马国强一个浅浅的微笑,马国强就给马利莲一个深情的暧昧;马利莲见到马国强不经意的一声“吭吭”,马国强就回报以热烈的“喂,马利莲,你好啊!”。
纸什么时候能包住火?况且是两个年轻男女的干柴烈火,村里人马上就看出了马利莲与马国强的秋波暗送。
娘啊,怕什么就来什么,这可把村里已婚的和未婚的女人吓坏了。她们都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频频的跑到马利莲面前,说马国强可不是什么好人,在县宣传队的女朋友有一卡车,搞过艺术的人都不可靠,更别说过日子了;还有更直白的,说你看马国强壮的跟牛一样,将来嫁给他不把你给折磨死;更有捕风捉影的,说马国强为了追求你,把已经大肚子的女朋友抛弃了呢。
也有人去给马国强做工作,说马利莲根不正,是特务间谍世家;有些人又拾起了曾经的诽谤本事,说马利莲以前就是白虎,这两年不知吃了什么药吃好了,说不好再过几年她还会变成白虎;还有更恶毒的妇人,说马利莲以前风骚的狠,处处留情,到处卖弄她的骚气,没准已经是破鞋了。对于那个妇女,马国强当场就回敬给她一个大耳刮子。
那个妇女从马国强的宿舍哭爹喊娘的跑出,很多人以为她被马国强强暴了,就围拢过来,还装作关心的样子问,马国强强暴你哪里了呢?那女人就止住哭声,开始指着问的人大骂:“你娘才被马国强强暴呢?”说完又哭喊了起来:“马国强,你不是人!马利莲又不是你娘,我说她,关你什么事?你那样护着她?你这天杀的马国强啊!”
马国强也从宿舍里出来了,对着那女人吆喝:“对,马利莲不是我娘,但是马利莲是我老婆!娘不能骂,老婆更不能骂,你赶紧闭上你那臭嘴,再叽歪一句,看我再甩你两个耳刮子!”
众人都不说话了,那女人也不说话了,都在静默中想,什么时候马利莲成了马国强的老婆?马国强成了马利莲的男人?
后来又是无数次,马利莲说,那个女人跟那个牤牛一样,都是“主”安排好的,他们在在她与马国强的相识相恋中,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起了非同凡响的作用。
那层纸一捅破,所有的事情发展的就更顺利。有些闲得慌的女人赶紧跑到马利莲那里去确认,说:“你马利莲真是个人物啊,怪不得媒婆都踏破了门槛,你头都不抬一下,原来是看上了那头大公牛。”
马利莲不知所云,恰好就有多嘴的赶紧补上。马利莲的脸又红了,心里却异常的甜蜜。妇女们又发挥了她们超常的想象力,问她与马国强发展到什么地步了。马利莲沉浸在自己甜蜜中,没有过多的想那些妇女说话的意思,随口就说:“啥?啥地步,就那地步呗!”众妇女齐声“哦”了一下,接着仿佛像得了圣旨一般,到处去传达了。
这个“那”字,还真是意义非凡的一个字,大家都懂的。接着关于“那”的话,开始四下飞起,“马利莲和马国强发展到‘那’地步了!” “马利莲已经被马国强‘那’ 个了。” “马国强用‘那’已经把马利莲的‘那’弄出‘那’了!”……
既然流言已经不能控制,马国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单枪匹马跑到了马利莲的宿舍,直白的说:“大家都说我们‘那’个了,这样下去,也不是长法,我们结婚吧?”马利莲措手不及,当场也给了马国强一个耳光,接着“嘤嘤嗡嗡”的抽泣起来。
见到马利莲哭,马国强也措手不及了,把本来准备好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开始笨拙的磕磕绊绊的说:“我――我知道,我――我让你受了很多委屈。可――可是,我――我真的喜欢你啊。我――我发誓将来绝对会对你好。要是――要是将来我对你有一点点的不好,那――那――那我让天打五雷轰,死――死无葬身之地!”说着,马国强就跪在了地上,左手举过了头顶。马利莲看到马国强真的跪下发誓了,最后还是那么毒的话,下意识的,她就停止了哭泣,还跑到马国强跟前一起跪下,捂着了马国强的嘴。
马国强顺势就把马利莲抱在了怀中,马利莲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开始用她高耸丰满的胸脯,感受马国强那宽阔厚实的胸膛。马国强哪里还能忍受得了,低头就把自己那厚实的嘴唇压在了马利莲那红润柔软的嘴唇上,马利莲不能呼吸了,有种想死的感觉,是幸福的死。早都说是干柴烈火了,再说在那样贫瘠的土地,从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拿来慰藉,他们接着就进行了下一步,开始互相的抚摸,互相的撕咬,没一会功夫,地上已经是一大片他们褪下的衣服。一具强壮的肉体在开始对一具柔软的肉体发起了试探性的进攻,马国强的“那”终于进入到马利莲的“那”里面了,马利莲轻微的“啊”了一声,柔软的肉体一阵痉挛,不过把那具强壮的肉体缠绕的更紧了。马国强和马利莲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暴风雨过后,马国强赤裸的平躺着,好像平躺着的一座山,马利莲还用胳膊和腿缠绕着马国强,眼睛开始细细的审查马国强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马利莲看了一会突然说:“我有个要求!”
马国强这时正在反刍着刚才的激情,问是什么要求。马利莲说:“我嫁给你可以,不过你要信耶稣!”马国强吓了一跳,从来没想过马利莲会提这样的要求,问:“为什么啊?”
马利莲“咯咯”一笑,马上一本正经的说:“我妈说,像你这样的男人,就是‘撒旦’化身,必须让耶稣来制服你。”马国强松了一口气,“呵呵”一下,用手揣了一下马利莲的乳房,又“呵呵”的说:“我以为你让我做蒋介石呢?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前,宋美龄就让蒋介石信耶稣!”
马利莲一翻身爬到了马国强的身上,一用力又骑在了马国强的跨上。“我就是要你做蒋介石,我要打到你,让你一辈子不得翻身!”马国强“哈哈”的笑了,说:“好好好,我情愿被马利莲压迫的一辈子不能翻身!”他也坐了起来,开始从上到下细细的端详马利莲,看到马利莲下面黑乎乎的地方,嘴里喃喃的说:“真跟传说中的一样,密匝匝的,能卧一只鸟呢。”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6-12-15 19:52  所属分类:马利莲信耶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