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9>
马希望的出生大费了一番周折,因为马秋雨出生后,国家就把“计划生育”推行为基本国策。那时各处的墙上都刷了白字“只生一个好”, 有的地方还为了遏制农村那“不生男不罢休”的传统,后面还加了一句:“女儿也是传家宝!”
马家已经有三个女孩了,按照政策,马希望是根本不应该被生的。然而马利莲和马国强沉浸在了生孩子的乐趣中,看着三个如花的女儿,两个人天天都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尤其是马利莲,三个女儿都没有了她洋爷爷的任何特征,从生物生存竞争的角度讲,她给孩子们了一个公平的开始,她感到由衷的欣慰。
马国强看着自己的爱女,越看越欢喜,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莲妹妹,你看,我们两个有这么优良的基因,不多生几个孩子真对不起上天的照顾!我们两个制造的女孩都是一顶一的人才,就是不知道我们制造的男孩会是个什么样子?”
马利莲又是标志性的喃怪,“强哥哥,你真坏!”喃怪完就换做了正经的口气:“不敢再生了。现在计划生育这么严,违反政策是要被罚款的。我们就去年分的那三亩地的收入,要是被罚款,我们一家人吃喝西北风啊?”
马国强沉思了一会儿。“说的也是,那么我们就让马希望的出生缓缓。”马利莲“噗嗤”一声笑了,“还缓缓,你怎么知道,我们再生一定就是男孩?要是再生一个女孩咋办啊?”马国强又一把搂马利莲入怀中,自信又含情脉脉的说:“有你妈妈那圣母玛利亚的保佑啊,让她多祷告几次,马希望肯定会是下一个。”
马利莲伸手就捂住了马国强的嘴。“以后可不许这么说,耶稣和圣母都是神,不能拿来开玩笑!”
马利莲自从有了三个女儿后,稚气少女那倔强的不相信任何命运安排的眼神,已经完全的褪去,她从上到下散发的都是身为人母的伟大女性气息。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她也思考着很多不可知的东西,比如遇到马国强,比如与她期望完全一样生的三个女儿。她那时虽然还是混沌,但是已经相信世间存在某种神秘力量的,不过那时她完全没有把它当做一种宗教信仰,单纯的感觉它就是他爸爸曾经说的东西,一双看不见的手。
关于生男生女,马利莲和马国强完全不是因为农村那根深蒂固的传宗接代的传统的,他们只是朴素简单的想检验一下,他们生的男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子,然而由于物质生活水平问题和计划生育国策,他们放缓了生孩子的节奏。
谁知这一缓就是三四年,马希望终于在1984年诞生了。
按说那年风调雨顺,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丰收年,祖国山河也是继续呈现着土地家庭承包后的好气象,然而马希望的出生让马国强和马利莲很失望。因为马希望的外貌与他们想象中的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马希望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孩,根本就是一个外国种。马希望刚出生把接生婆都吓了一跳,潜意识支配还大声的吆喝了一声“妖怪”。马国强看过后,复杂难受的滋味无以言表,嘴上没说,脸上的每个表情都写着:“这那里是我的孩子?”马利莲看过后,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内心绝对是骂了她洋爷爷一百遍。
洋爷爷死去几十年,给这个家族留下的洋基因,怎么这样的阴魂不散?
马利莲看了一眼马国强,眼神里写满了歉意。为了生这个小妖怪,马国强辛辛苦苦,日夜一个人操劳在他家的三亩地上,还把好吃好喝的都留给她,甚至不让三个女儿吃。对三个女儿,她更是有无边的内疚。一年多的时间,为躲计划生育,为了防止多嘴的邻居告密,她一会钻进小树林住几天,一会钻进某个窑洞待几日,她基本上就没有在家住过,更没有给三个女儿一点点的母爱。马白雪小小年纪就担当拾掇家务和起照顾妹妹们的重担,两个小女儿每次看到她都是泪眼婆娑,尤其是马秋雨,才四岁,看她的眼神就带着明显的幽怨呢?
他们这样的劳累折腾为那般,还不是为了他们心目中的马希望,谁知上天竟然给他们开了这样一个玩笑,给了他们这样的一个马希望,明显就是马绝望啊!早知这样,她马利莲真的就不会生。
马希望的成长之路绝对不会像一个普通的中国男孩那样,马利莲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些小时候叫她的那些刺耳名词,也将会出现在她怀中的小怪物身上,她不禁暗自垂泪。
    A+
发布日期:2016-12-15 19:50  所属分类:马利莲信耶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