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16>
马国强死了,老马走了,“主”也跟着去了,马利莲只有靠自己了!
看着三个如花的女儿和不太令她满意的马希望,马利莲暗暗的对自己说:“不能倒下,不能这样被生活打败。”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她又想起了这条自然法则,没有人同情弱者的,被时代年轮滚滚碾成尘土的,都归结于他们不够强大,包括她的马国强。
马国强的不幸,主要是因为:太羁傲不逊,性格太刚烈,不会迂回,不够圆滑,最重要是对她和子女爱的太无私,以使自己的身体亏空,不懂得照顾保护自己。马利莲得出这样的结论,不是在否定她的马国强,也不是动摇了自己的爱情,她只是在想,用怎样的处事方法?才能不被生活抛弃,还能驾驭生活。
马利莲第一项要改正的,就是她那云淡风轻孤芳自赏的一贯作风,与邻里之间必须要打成一片的。家长里短的八卦必须要学会,因为在农村妇女中评价关系铁不铁,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看是否站在一条战线上攻击别人的隐私。她爱干净的生活习惯也要改,若太爱干净在农村很容易被归为“异类”。还有,不能限制自己的子女与村里没教养的孩子玩耍,别看那些没教养的习性,是什么时候都适应生活的至上法宝,她必须让孩子们先学会生存,再去过更好的生活。
她还要学会大声的说话,还要学会“吧唧吧唧”大口的吃东西,走路也要跨着大步走,还要学会头发随便的挽个髻,衣衫也要胡乱穿,总之,她想在农村正常健康平安的生存下去,必须要学会做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
用后来马利莲的话说,那是一段迷茫的路,她也不知那样做究竟对不对,然而,她别无它法,那是潜意识中最快的想法,她只能那样“摸着石头过河,走着说着。”
事实证明,当时的决定还是相当明智的。马利莲立马就过起了正常的农村生活,家里面有了来来往往交心的妇女,在农忙的时候还有人过来帮她们收庄稼,孩子们在村里也没有受什么白眼。那时候马白雪和马春风都上学了,她们都是稳稳的做着班里第一名,还因为她们的漂亮,村里的小孩都崇拜着她们呢,天天都像小跟班一样跟在马家姐妹的屁股后面。这让马利莲有点担心,一次又一次的嘱咐女儿们“在外不要逞能。”
马白雪和马春风上学时,家里就剩下了马秋雨和马希望。马秋雨也早从吃自己弟弟醋的状态里走了出来,弟弟诞生后,小小的她似乎也意识到,妈妈不太喜欢弟弟的。她就很为弟弟感到可怜,有什么好玩的,有什么好吃的,都拿给弟弟。这导致马希望第一个说出的字是“雨”字,马希望一岁后,一天看不到马利莲没什么事,但是一会看不到马秋雨就大哭大闹。马利莲很吃醋,一想,觉着对儿子的关爱是不够,就拿来吃的讨好。可是马希望根本不领她的情,拿过吃的就跑,妈妈也不叫一声。
其实马希望也是人小鬼大,他用他稚嫩的眼神判断,妈妈不是真的发自内心对他好,只是一种他小小年纪还理解不了的复杂感情。长大后,他才知道,那叫内疚。
其实,还真是这样,马利莲不是发自真心的爱马希望。即使她一百遍的告诉自己,儿女都是心头肉,她要一视同仁。可是,一想到马希望是她家幸福生活的转折点,她就压抑不住内心的厌恶,接着把所有的不幸原因,都推到了这个根本没有能力来承担的男孩身上。厌恶后,她又想起了她的童年,被叫做“杂种”“黄毛狗”的童年。忽然感觉,那似乎也要比马希望幸福点,毕竟还有不离不弃的父母,她就产生了对马希望更深的内疚。
伴随着马利莲开始新生活,她对马希望那复杂的矛盾心情,始终是她心头一团挥之不去的阴郁。然而那阴郁,不久后就化作一股浓浓的仇恨,几乎是无法化解的。
    A+
发布日期:2016-12-15 19:47  所属分类:马利莲信耶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