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18>
马利莲觉得,为了生存,为了周围一切都好,她要选择妥协。
马利莲是想的严重了,她的马秋雨没有死,只是胳膊骨折和头部流血。
村里人都说这是奇迹,因为那条沟有一个可怕的名字—–叫魂涧。 叫它“涧”,是因为以前它有一口泉眼,这些年水位下降,没有了。以前也有人摔进去的,都是无一生还的。
很多人又说,这可能是因为孩子小,骨骼软。马上有人反驳,说“叫魂涧”又不是没有摔死过小孩。这时,一个信耶稣的妇女说,是不是因为马秋雨唱耶稣歌唱的好?“主”在暗中庇佑她。说起马家三姐妹曾经组成的唱诗班,就属小小年纪的马秋雨唱的最婉转动听。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马利莲还是恨着马希望,恨着耶稣的。但是马秋雨的大难不死,她仿佛感觉耶稣就是起了作用,耶稣之所以让马秋雨在她眼前死了一次又活了一次,就是警示她马利莲,让她产生敬畏。
对“主”敬畏,不错,这绝对是“主”的真实意图。
马利莲向来对“主”的态度,虽然不是戏谑的,但一向是不屑的。虽没有上大学,但是她受的教育也是纯正的唯物主义教育的,她不相信什么命运,不相信什么都是安排好了的。她一直认为这世界上是根本不存在什么鬼神的。她一直崇尚的是自然规律和科学,正因为这崇尚,她还曾做过要把自己奉献给科学的梦呢。
然而那规律究竟是什么呢?就是她父亲曾经说过的“一双看不见的手”,究竟是什么呢?它是不是就是那个要万人敬仰的 “主”啊?
要真是那个“主”,那“主”分明就是科学啊。马利莲也不知她的判断到底正不正确,她也根本拿不准科学与“主”的关系。其实别说她拿不准,很多伟人科学家都拿不准呢,他们一生都在探索这个事情。
她又想起她妈妈无数次拿来,说明世间万人都信仰主的最有力的证据,就是达尔文在晚年也皈依耶稣了。她不知“达尔文信耶稣”到底是真是假,然而她相信达尔文到死也没有完全解释清楚物种到底是怎么起源的,他也绝对会陷入一种困惑的。为了摆脱那种困惑,信仰一种冥冥中存在就是不知具体是什么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不是她一个村妇该想的和有时间想的,她该想的是家里那一大摊子事。她一个人操持一个家的里里外外,又分身乏术了。
她托人给老马捎了信,说她这里需要老马,还说她也要考虑皈依耶稣。
    A+
发布日期:2016-12-15 19:46  所属分类:马利莲信耶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