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丽华去世,这样的传奇不会再有


2017-03-21 奇爱耳朵 看电影看到死

看死君:昨天下午,当我得知一代巨星李丽华去世的消息时,北京开始下雨。这位只在须臾光影中与我有过迷影交集的女人,却让我莫名落泪;深知不是为逝者,而更多念及自身的处境。
整个周末荡到谷底的负面情绪,导致我连续两天没有任何发公号的冲动。昨日得友施舍,终于发了篇《美女与野兽》的影评,却因种种意外被强制删除,导致我半梦半醒地翻了一整夜的《著作权法》。
也罢,所幸还有热衷老电影的@文慧园三号 为李丽华写下这篇发自内心的悼文,以示对这个时代最后的珍贵的惦念。谢谢奇爱博士和耳朵!

奇爱博士:

华语电影界的一代天皇巨星李丽华女士,昨天去世,享年93岁。这是继去年陈云裳、夏梦后,又一位重量级影星的离去。

而且这次的震级,比前两次还要更大。

在华人电影界,影帝影后呀,那自然不少,但女明星里能真正配得上“天皇巨星”的,在我目力所及,李丽华是独一份。

七十年代女导演唐书璇办了一套名叫《大特写》的杂志,属于思想比较前卫的迷影批评杂志,其中一期就是拿“天皇巨星”李丽华做封面,这个称呼当年的华人电影杂志报端,也是频频可见。

而这个时候,距离外号“小咪”的李丽华出道,已经过去了35年。

能够出现在媒体的封面,是女明星权势和地位的象征。李丽华打从30年代末的孤岛时期开始,一直被当作卖座的“封面女郎”,而且极少出演配角,总是以正宫大青衣的姿态出现,这种常青树级别的,翻遍110年的中国电影史,也找不出几个人。

需知,演员这个行当的翻台率是多高的职业,尤其是女明星。

刘晓庆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是难上加难。这话放在李丽华身上自是最恰当的,而且她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远超过生长在新中国红旗下的晓庆姐千倍万倍。

李丽华出生在上海,出生时因为身体虚弱,像一个咪咪叫的可怜小猫,所以得了一个叫“小咪”的乳名。李丽华的父母都是京剧名家,所以她也能说得一口流利京普。在民国时期的所有女明星里,李丽华的国语最标准,京片子耍的贼溜。

她的银幕生涯起步于孤岛时期的“艺华”,靠和“国华”周璇的炒作《三笑》双胞案出名。未几,上海沦陷,为了讨生活,李丽华曾在汪伪电影机构拍过不少电影,这个时候是她的演技成名期,却也是她的一段银幕黑历史。因此,战后,她曾一度被攻击指认为所谓的“附逆影人”。

李丽华本来可能就此就息影了。

没想到,由于黄佐临的提拔,她在“文华”拍《假凤虚凰》再度红透半边天,从此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那个时候,由于时局的动荡,明星的心态是非常微妙的。由于曾经被攻击为“附逆影人”,所以李丽华一度非常倾向于进步,她拍《三女性》《冬去春来》《火凤凰》,这里面左倾的色彩非常明显。

我最近通过收集到的一份材料才知道,五十年代初我党在香港成立的“五十年代公司”,竟然也是李丽华参与出资的,这份材料由夏衍口述,上报给组织的。

李丽华,倾向于进步,却又害怕政治,加上上海人的精明算计,让她形成了审时度势的实用主义人格。既然吃过政治的亏,那就干脆只谈钱,她给共产党拍片,也给国民党拍片,还给美国人拍片;她辗转腾挪于无数个电影公司,总能立于不败之地;她可以拍摄悲剧、喜剧、古装、歌舞、动作、谍战各种戏码,她也几乎和当时所有的著名导演合作过。

在她近40年不衰的电影生涯中,拍摄了140部电影。这个数字对于今天的演员来说,是不敢想象的;当中在影史可以留名的影片,更要远远多于陈云裳、周璇、白光、夏梦、林黛、葛兰等人。

即便说李丽华是中国女明星第一人,我觉得也没什么夸张的。至于她丰富跌宕的故事,就更是无人能及了。

如果把李丽华的故事拍成电影,绝对是精彩绝伦的故事,这里没法展开,我们会在近期的“文慧园路三号”为大家带来。

葛格有幸在李丽华90寿诞的时候,在电影资料馆策划过一个“乱世红伶:大历史转折关头的李丽华(1947-1953)”,这也是自认为很有学术价值的策展,当时看到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来馆里看李丽华的作品,也是感慨,也是欣慰。

除了公号狗,葛格也是电影档案的收集狗。葛格收集的材料中,有三个人从不错过:夏梦、林黛以及李丽华。李丽华的部分,除了各种杂志、报刊、特刊,以及李丽华的亲笔信、照片,如果做一个小展览,找出100件来,也是不难。

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葛格也把一部分自己的收集PO出来,供影迷一阅。我们在今年的北影节也策划了李丽华的纪念放映。

希望,你们永远可以记住她——李丽华,中国电影史上这个响亮的名字!





华语影坛最后的天皇巨星,终究走到谢幕时

作者 | 耳朵

华语影坛最后的天皇巨星李丽华女士,在今春的3月20日,终于为自己93岁的人生谢幕。在去年初夏,与李丽华算是同量级的孤岛影后陈云裳,也赫然离世。之前本有传言,说在香港的一次放映陈云裳会再现人间一次,最终作罢,令人抱憾。

更令人唏嘘的,还有柯俊雄的忽然离去,在金马50的时候,还精神矍铄接受访问,而到了为李丽华封上终身成就奖的第52届金马,在短片里已经骨瘦如柴,没有一个月,便传出病逝消息。
说来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李丽华在90年代中期曾经上了一次张菲和费玉清主持的《龙兄虎弟》,从此就隐居不见,也是直到金马奖终身成就奖再现人间。
当时李丽华称要亲自领奖的时候,也是引发众人热议,只见在成龙的介绍,一个发福的老妪,缓缓被他人推着轮椅登台,挥舞的手都抑制不住颤抖,成龙想将奖座交与给她,她却好像要推辞什么,只得身旁人帮忙拿着。一句感言也未曾说,就匆匆下台。虽然只是一瞬,也足以让人感慨万千。


但毕竟是天皇巨星,金马出场这一会儿,吓得香港金像奖也立马给出了终身成就奖,创下了连庄终身成就奖的壮举。然而,素来是政治风向标的李丽华,这次选择了称病不出现,空留曾经合作过的秦沛与姜大卫和她女儿的一席长谈。

作为一个90后,同样可以说是90后的李丽华,是我最喜欢的华人女演员。我最初看到她,是在邵氏电影里,李翰祥导演的《武则天》和《杨贵妃》。我后来才意识到,这两部电影中有很多相同的布景,是因为拍摄《武则天》的时候,景造得过大,一部电影赚不回来,所以又拍了《杨贵妃》,把这个成本给填补上来,正好两个人物相隔时代也并不遥远。

说来,武则天和杨玉环,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人,但都由李丽华一个人来表演,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她在扮演这两个角色的时候,自然是找到了角色的个性,但也将她们的共性,塑造的很成功,便是面对命运低头的一瞬。在《武则天》里是她年迈之时回望自己一生后的一声叹息,在《杨贵妃》里则是面对众将士逼她自缢时的从容。

后来,我到了资料馆读研,虽然是正好错过了当年春天办的李丽华90岁纪念专题影展,很多片自那以后,也是一直没在放过。不过,在观摩课上,还是看到了很多李丽华在香港左派公司时期的电影,如《冬去春来》,《说谎世界》,《火凤凰》等。

还有一个在香港才有的《碧云天》,由王引导演,李丽华当中的演技可谓是变幻多端。而《说谎世界》则是最有趣的一部,李丽华在当中戏份并不算多,演一个职业二奶式的人物,戏份虽少,却是身姿卓绝。

但想想,到了《冬去春来》里,她又成了一个被欺压的农村苦女,《火凤凰》中又是进步的女知识分子,《碧云天》里又是一个苦楚少妇。纵观李丽华生平所演,可以说,所有女演员能够演的角色,她基本都演过了,反串男人也不再话下。

观摩课的排片都是轮来轮去,有的片子,放了一次,可能研究生三年都轮不上第二次。像是李丽华有一些罕见建国前拍的电影,也就是所谓的四大问题片中的两个,《春江遗恨》和《博爱》,就太难得有机缘看上一次了。不过还好,有遇上一回《万紫千红》。

《万紫千红》可以说是对于好莱坞歌舞片的一个模仿之作,后台式歌舞段落和华丽的服装布景,都与中国电影惯有的路子不太相符。也因为,其中一些意识形态问题,被打上了问题片的名号。李丽华在这个片子中,尽显自己的歌舞才能,与另一位女主角王丹凤,在搭景加特技做出的天宫中高歌:“人生理想,并非虚空。”那真的是中国电影的一个特殊的黄金年代。

李丽华在这个时期不仅自己人是一个传奇,并且还出演了一部成为传奇的电影,《假凤虚凰》。《假凤虚凰》是由戏剧大师黄佐临在“文华”公司执导的一部喜剧,1947年的票房冠军之作,当年因为其中对于理发师的一些戏谑,还引发满上海理发师的抵制。

李丽华堪称中国电影第一女明星,在本片中,也与中国电影演技第一男明星石挥合作。这部电影在1947年上映后,不知道怎么地建国后竟然拷贝没有保存下来;直到2015年末上海的“子归海上”电影展才重现大陆,仅留有一个孤本拷贝,在法国的纪可梅女士手里,是当年吴性栽捐赠的,未料想时光流转,居然成了已知官方收藏中唯一的一个。

《假凤虚凰》的孤本拷贝,还是有一些残缺段落,这个故事很有趣,李丽华佯装富小姐,石挥假扮阔经理,其实也就是带着一种虚伪的社会面具交往,最终爱上的却是真的心。李丽华还与石挥一起拍了一部《艳阳天》,是曹禺唯一一部执导的电影,这次两人演的却是叔叔和织女了。  

2015年在上海的影展,还放了两部李丽华的电影,我只得空看了一部《误佳期》,也是李丽华在香港左翼公司“龙马”时期的作品。应当与资料馆放过的《水火之间》,《乔迁之喜》属于一套影片,故事背景和叙事都很类似。

当然,后来李丽华跳槽到了香港右派机构,所演的角色,逐渐越来越富贵,甚至还能成佛升仙。

在香港右派机构的代表作,当然不能忘了李翰祥首次做导演的《雪里红》,另外一个就是让李丽华首次获得金马影后的《故都春梦》。

说起《故都春梦》,最近重新看了徐克的《刀马旦》,发现《刀马旦》其实在很多地方,是有借鉴到《故都春梦》,尤其凌波的侠女角色,和《刀马旦》里的叶倩文非常相似。李翰祥是被李丽华提拔的,自然大家都知道,后来两个人也闹掰了一阵,因为李翰祥拍《金玉良缘红楼梦》,李丽华气他不找自己演,自己又攒了一个《新红楼梦》。

李丽华另一部金马影后作品,《扬子江风云》也是李翰祥的作品,只不过不是在邵氏,而是在台湾,是李翰祥“国联”关张后的“主旋律”作品。《扬子江风云》也算是在大陆很难看到的一部,李丽华在其中演了一个女间谍,又很似她后来在胡金铨《迎春阁之风波》里的老板娘。这部电影也算是一个战争大制作,可惜去年北影节展映的时候,观者寥寥。

很难怀疑,李丽华在这个电影里是不是有本性出演的部分,泼辣而又大气。李翰祥在《三十年细说从头》里写的她,就好像是如此,时不时爆点粗口,非常真实。

影界常常给李丽华冠以的名号,就还有“第一个到好莱坞出演电影的中国女明星”,这说的是1958年她去米高梅拍摄的那部《飞虎娇娃》。

因为是在国内观念保守的年代,所以在这个片里,李丽华和男主角一个吻戏都捞不到,戏份也不算太多。这个电影里,还有一个抢眼的配角,就是卢燕演的应召女郎,一袭《蒂凡尼早餐》式的妆容,在酒吧忽隐忽现,这也是卢燕的第一部电影。

李丽华的国际化,当然不止远赴好莱坞,或是大驾戛纳,还有和韩国的合作。《观世音》这部电影,可谓是中韩合拍的先驱,走的是一本两拍的路线,这边李丽华演完,下来,马上换韩国演员崔银姬上去,再来一遍。

当然现在来看这个《观世音》,像是《冰与火之歌》里的龙母,可以立下一个不焚者的名号。不过本片,也可以看到李丽华的江湖地位,她依然演的是女一号,而与她同年的欧阳莎菲,就只能演她恶毒的姐姐,才年长两人八岁的陈燕燕,就得老态龙钟演妈妈了。

李丽华与国际化还有一个有趣的交集,在于她也演过根据《卧虎藏龙》原著改编的电影:《盗剑》。本身王度庐的原著是一个五部曲,《盗剑》和《卧虎藏龙》选取的章节类似,但拍出来的却像两部电影,李丽华演的耿六娘,是当之不愧的主角,其实就是郑佩佩演的碧眼狐狸,但又是正邪两种立场,对比看来,也很有意思。

邵音音就曾经回忆说,当年买个房子三千块,李丽华一部电影片酬要八万。可见天价片酬这种事情,也不算现在才出来的新现象。不过,老板也没办法,因为观众就是要看李丽华。邵逸夫甚至还把李香兰从日本请回来,为了和李丽华对抗,还是未能消弱她的巨星气焰。

我个人最喜欢李丽华的一部电影,是胡金铨导的《迎春阁之风波》,她所演的万人迷,也是豪气十足,用的武器居然是一根烧火棍。

不过这个电影里的李丽华,和以前长得就有点不太一样了,但仔细的人会发现,大概每五年左右,李丽华的脸上就会多点什么手脚。我最喜欢李丽华的一个角色,则是她在张彻的《八国联军》里客串的慈禧。当八国联军真的杀进北京城,慈禧被迫脱下华服,换上村妇行头出逃,她脱下鞋子的那一瞬,你真的可以感觉到她所透露出来的对自己一生的无奈。


据说,金马奖给李丽华颁终身成就奖的时候,曾经提议要由某位明星给她颁奖,但她一听就说,如果是她,那就不出现了。这个明星到底是谁,也是令人有无限想象,应该是一个江湖地位也很高,和李丽华有过不少合作,且还能出来走动的人。

想来想去,只能大胆猜测也许是凌波,但也不一定。李丽华在纵横两岸三地影坛之外,于政治之上也是一把好手,连一向爱揶揄女星的终极直男癌李敖在她拿终身成就奖后,都忍不住发微博说了几句赞叹的话。

如今,这位最后的天皇巨星,终究走到了谢幕的时候。无论到哪个时代,也都无法再出现李丽华这样的天皇巨星。

喜欢请关注公众号:看电影看到死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3-21 20:52  所属分类:实力影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