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第21-25集剧情介绍


第21集 楚乔与宇文玥决裂 燕洵出逃
楚乔步步紧逼,宇文席惊慌中叫来大批侍卫。楚乔招式简单,却是招招致命,宇文席渐渐发现偌大的极乐阁竟然没有他的躲藏之处。随着最后一个侍卫倒下,宇文席的恐惧达到了顶峰,楚乔没有一招致命,而是一拳一拳地替她的哥姐和被宇文席残害的无辜女子讨回公道,让宇文席在恐惧、痛苦和煎熬中走到生命的终点,最后割下了他的人头。 极乐阁的一位婢女哆哆嗦嗦的躲在一旁,目睹了全程,楚乔有心嫁祸宇文玥,故意告诉她自己是青山院的星儿,是宇文玥派她来杀老太爷的。朱顺匆匆忙忙带人赶到时,楚乔已经走了,他从婢女口中听到了一切,震惊不已,急忙去报告宇文怀。 同一时间,世子府。燕洵结所有兵马,打算今晚就回燕北,将士们个个精神抖擞,离家多年,终于要回到故土了。突然手下人来报,宇文席被楚乔暗杀了,燕洵眉头一皱,担心不已,让仲羽带人先走,他救了楚乔后自会前去与他们会合。 另一边,宇文怀提前结束战斗,带着定北侯的人头回城。他正得意不已的时候,朱顺赶来报告宇文席被楚乔暗杀的消息。宇文怀巴不得宇文席早点死呢,听到他被杀也只是惊讶于竟然会被一个贱婢杀死,真是窝囊。 宇文怀赶回极乐阁,这时楚乔已经进了密道。她将宇文席的人头放在地上,布置了引线连接人头与机关。她知道这样的小设计难不倒宇文怀,只是想拖慢他的脚步而已。楚乔依照与左宝仓的约定到了极乐阁顶层的天台。 黑夜里,左宝仓身披羽翼一样的装备御风而来,像一个鹏鸟一般为她送来救命的武器。楚乔刚刚披上披风,宇文玥就到了。 宇文玥中了萧玉的毒计,在城外疗伤解毒,回到青山院听到宇文席被杀,楚乔与两位妹妹不见踪影的消息时,他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一切。宇文玥看着一身黑衣,手拿宝剑指着自己的楚乔,眼中充满浓浓的失望。楚乔大方地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她杀了宇文席不仅为哥姐报了仇,还为青山院除去了一大劲敌,从这个角度来说,宇文玥应该感谢她。 宇文玥看着眼前陌生的楚乔,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星儿会变成这样。楚乔心中愤恨,伸手取下头上宇文玥亲手为她戴上的银铃铛,“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铃铛碎了,楚乔让他别再叫自己星儿,她根本就不是星儿。宇文灼还活着,临惜枉死,宇文玥训练星儿成为死间,这一切的事情今天就做一个了断。 看着情绪如此激动的楚乔,宇文玥有些震惊,更多的是惶恐,感觉自己就要失去她了。他不知道楚乔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但这并不是全部的真相,宇文玥焦急地想解释,楚乔根本不想听,一心想着杀了他给临惜哥哥报仇。楚乔现在的武功都是宇文玥教的,当然不是他的对手,被宇文玥压制住了,她激烈地挣扎,突然一个不稳失足掉下天台。 宇文玥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楚乔誓死要与青山院划清界限,她决绝地挥剑挣开。宇文玥眼睁睁看着她掉下去,却无能为力。半空中,楚乔双手撑开披风,这件披风的玄妙之处就在于可以动物翅膀一样御风,但楚乔披风没穿好,降落至低空,突然摔了下来。 燕洵单骑从黑夜中冲出,像一个骑士一样接住了摔下来的楚乔。燕洵突然出现,楚乔有些震惊,但她对燕洵从来不客气,冷声让他放自己下来。燕洵听话的放她下来,笑她一个姑娘家这么能惹事,谁找了她谁倒霉,但倒霉他也愿意,死皮赖脸的要楚乔跟他回燕北。楚乔去燕北另有打算,此时看燕洵这幅样子,特意提醒他别想歪了。楚乔担心两位妹妹,翻身上马和燕洵共乘一骑去了西城门。 宇文玥看到她安全离开,心中难过与不舍拉扯着。他回到青山院,得知了燕洵现在的处境,随即被宇文灼叫去,宇文灼知道宇文玥顾念与燕洵的兄弟之情,特意提醒他忠义难两全,帮了燕洵就是害了整个青山院。 西城门外,已是亥时,楚乔还没来。小八只知道埋怨,小七却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小七实在担心,忍不住去找楚乔,小八拗不过她,也跟着去了。 楚乔和燕洵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不再原地。仲羽带人过来,告诉燕洵情况不太对,城外各大营都有兵马调动。说话间,赵西风和魏舒烨带着兵马包围过来。赵西风嚣张跋扈,落井下石;魏舒烨眼中虽有同情但更多的是坚定。对方人太多,眼看赵西风就要下令围杀,楚乔眼疾手快,一箭射穿赵西风的手掌,同时飞身上前用剑胁迫魏舒游,魏舒烨不敢轻举妄动,只有放他们出城。 燕洵一行人出城后,就放了魏舒游。楚乔想就此与燕洵分道扬镳,燕洵却不想放她走,两人嘻嘻哈哈的斗嘴,片刻轻松过后,燕洵自知处境艰难,不想连累她,不再强留。楚乔临走前告诉他找到两位妹妹可能会去燕北找他。 天渐渐亮了,淳儿担心燕洵,一夜没睡,走来走去烦躁不已。看到来送饭的婢女,她心生一计,让那婢女脱衣服,心想着换了婢女的衣服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了。那婢女起初不敢,淳儿没有用公主的身份强迫她,只是声泪俱下的诉说着自己对燕洵的深情以及燕洵处境的危险。婢女被她感动,心甘情愿地换了衣服。淳儿换了衣服,步履匆匆地往宫外走。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心中不免紧张,看到母妃远远的走来,淳儿惊慌失措的摔了端在手上的盘子,被发现了。魏贵妃手段强硬的惩罚私放淳儿出宫的婢女。淳儿心善,不停地求情。婢女被活活打死,看到她的死状,淳儿吓得蜷缩在地上颤抖不已。
第22集 燕北败局已定 燕洵楚乔被抓
魏贵妃看着被吓傻的女儿,心中不免心疼,但不能心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皇帝处置定北侯是因为他坏了规矩,魏贵妃打死小宫女也是这个道理。如果小宫女的死能让淳儿以后想起燕洵的时候少一些愧疚,那她也算死得其所了。 楚乔找到青山院后院的时候,终于看到身穿红衣的小八背对着她站着,楚乔欣喜地上前,红衣女人转身射出一箭,楚乔瞬间倒地不起。红衣人得意一笑,自称百变壶生,宇文玥郑重其事地让他在这儿等人,他还以为是什么厉害人物,没想到被他一招就放倒了。壶生轻松走上前去,楚乔突然坐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晕了他。看到壶生身上谍纸天眼的信号弹,楚乔心生一计。 宇文玥看到空中绽放的信号,策马前来。红衣人背着他站着,躺在地上的黑衣女子生死不明,宇文玥以为楚乔死了,满心伤痛的过去查看。说时迟那时快,楚乔穿着红衣转过身来,手法利落地用匕首抵住宇文玥的脖子。两人针锋相对,宇文玥就赌她不忍心杀自己,他上前一步,脖子上血痕乍现。楚乔下意识地错开匕首,被宇文玥寻得机会,反夺了匕首。 宇文玥放开楚乔,转身走出数步,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迹。冷声说了句:拿下。月卫围过来,楚乔应对不暇。燕洵这时像一个盖世英雄一样单枪匹马的来救她,楚乔毫不犹豫的把手伸向他。宇文玥有心放他们一马,没有再追。 两人回到燕洵人马驻扎的地方,燕洵的人看到世子平安归来,都松了一口气,书童风眠邀功似的打趣楚乔,告诉她他们世子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的。他们一行人说笑着,万万没想到宇文怀已经在暗中潜伏多时。又是一场恶战,死伤无数。宇文玥在高处看着,眼看宇文怀制住了楚乔,得意洋洋地挑衅燕洵。楚乔趁宇文怀不注意,手上的戒指露出锋芒,从他胸前划过。燕洵看准机会上前,两人配合默契,将宇文怀打下水潭。 眼看楚乔和燕洵就要逃出生天,一只冰雪箭从天而降,正中燕洵肩膀,两人瞬间被随着宇文怀前来的官兵层层包围。 远处高高的悬崖之上,宇文玥愤怒的转身,战哞在他身后手拿冰雪箭弓弩,冰雪箭一直是宇文玥独有的兵器,这次就算他没动手,恐怕燕洵和楚乔也会以为背后的人是他吧。 宇文怀高调回城,坐在战马上,威风凛凛。燕洵和楚乔坐在囚笼中被带回来,燕洵有气无力的靠在楚乔肩头,抱歉地看着她,本想让她随他回燕北享福,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连累了她。楚乔并不在意这些,自从认识以来,燕洵帮过她很多。长安百姓不明所以,看到官爷抓到叛贼,只管拍手叫好。小七看到楚乔被抓,急着上前,小八怕被连累,硬把她扯走。 皇宫之中,元嵩不忍看到妹妹一蹶不振,特地来告诉燕北之事的最新情况。燕洵被下狱,定北侯被杀,燕北没有定北侯坐镇,很容易就被攻下,燕洵这家是彻底完了。兄妹两个都为燕洵着急忧心不已,元嵩突然想到燕洵母亲白笙,白笙与皇帝一起长大,自小感情不错,她在说不定还有救。而白笙日前由大将军赵东亭护送着回燕北,现在不知道走到何处了。 此时皇帝在自己寝殿中,对着一个盒子嚎啕痛哭,哭声响彻整个宫殿,连绵不绝,盒中就是定北侯燕世城的头颅。燕世城与皇帝从小一起长大,也曾舍身救他多次,但再好的情谊也抵不过帝王的疑心与忌惮。燕世城曾说与皇帝同生共死,皇帝抱着他的头颅,眼神中是病态的得意与疯狂,说是在皇陵中为他留了位置,让他有什么委屈与不甘都等自己下去后,再诉说。 此时,同样得意的还有一个人。极乐阁一改往日的奢靡,挂满了白绫,宇文怀一身白衣,假惺惺地为宇文席守孝,这死老头子曾经只因为他是庶子就对他鄙夷不已,骂他是废物。现在好了,宇文席死的那么惨,红山院彻底是他宇文怀的了。 宇文玥看着院中的假山流水,脑海里全是楚乔,她曾有多次杀他的机会,却都没有下手。而他却辜负了她的一颗真心,将她置于险境之中。 小七小八看到定北侯谋反的告示,满是震惊,不禁为她们的处境担忧起来,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小八一下,她转头看去,震惊不已。
第23集 燕洵楚乔狱中定情温情满满
来人是燕洵的书童的风眠,他将小七小八带到安全的地方,嘱咐他们这段时间不要乱跑了,而他自己自然是要去救世子的。 萧玉的侍从隐心一直暗暗关注着燕北众人的动态,他掌握了仲羽的行踪。此时仲羽已经出城,她见到了东方忌。仅凭仲羽等人之力救世子,无异于飞蛾扑火,东方忌道貌岸然地劝她三思。仲羽眼睛微眯,看着东方忌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宇文怀去了天牢,一心想杀了楚乔,但天牢不是他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宇文怀不甘心就那么离开,临走前不忘威胁天牢主管的罗大人要看清形势。罗大人俯首称是,转身去见了宇文玥。罗大人为人耿直,不会任由宇文怀乱来,但如果宇文怀弄到文书,他也就不好再加阻拦。这件事情宇文玥心中有了数,拖罗大人对燕洵多加照顾。 天牢之中,烛火通明。外面的阳光常年照不进来,潮湿阴冷。楚乔在满地枯草上醒来,她用藏在靴子里的小刀一下一下的将厚厚的墙壁凿出一个拳头大的小洞。燕洵就在她隔壁的房间,听到楚乔叫他,燕洵从墙角慢慢爬过去。到现在,燕洵还抱有美好的幻想,他相信父亲一定不会谋反,到时候真相大白,他们就能出去了。 楚乔看着燕洵认真的样子,虽然对他的话并不抱乐观的看法,还是选择笑着说相信他。燕洵一直承诺会给楚乔更好的生活,即使是在条件如此艰苦的天牢,燕洵也竭尽所能的让她舒服一些,天牢湿冷,燕洵自己身体虚弱不已,他还担心楚乔会冷,硬要握着她的手为她哈气取暖。楚乔被燕洵的暖心举动感动,告诉他自己的真名叫楚乔。燕洵咧嘴一笑,和她商量着以后就叫她阿楚吧。 赵西风在城楼处见到了自己的大哥赵东亭,赵东亭不日前奉命送定北侯夫人白笙回燕北,现在刚刚返回。手下人突然来报,燕洵的姐姐燕红绡在十里坡跑了。赵西风一直对楚乔削去他两指的事怀恨在心,他把这笔账记在了燕洵身上,此时听到这个消息,自告奋勇地去捉拿燕红绡,燕洵家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一辆马车疾驰在十里坡不远处,燕红绡捂着肚子,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风撩起马车的窗帘,赵西风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了护送燕红绡的侍卫,燕红绡摔下马车,艰难地向前爬行想寻得一线生机。欣赏够了她的狼狈,赵西风一箭射去,好不容易站起来的燕红绡颓然倒了下去。 赵西风命人割下燕红绡的头颅,尸首扔去喂狼。正当他得意不已的时候,一只利箭破空而来,直射他的坐骑。宇文玥带人奔袭赶来,赵西风出言挑衅,说是最看不惯宇文玥这种道貌岸然的人,敢在燕洵背后放冷箭,就不要在他面前装什么兄弟情深。宇文玥不屑跟不相干的人解释,手持破月剑直逼赵西风咽喉处,赵西风认怂求饶。正当宇文玥要下手之时,宫中的王大监前来宣宇文玥进宫。赵西风知道自己得救了,眼神中的得意狂放毫不掩饰,宇文玥见此,一剑刺穿他的大腿。 皇帝急招宇文玥进宫,让他做明日的副监斩官,监斩燕北逆贼,宇文玥若有任何徇私的地方,皇帝就让青山院从此不复存在。宇文玥领旨告退,与此同时,皇帝身边的太监来报,定北侯夫人白笙跪在殿外。 天牢里,燕洵算着日子,父亲也该来了,到时候事情说清楚,他们就能出去了。到时候他就能带着楚乔和她的两位妹妹回到燕北。燕北很美,到了夏天到处都是青青的牧草,燕洵笑着回忆着与父亲和哥哥姐姐们纵马草原的日子,回忆是那么美好。到了冬天,他们一家会搬到朔北高原的回回山上,山顶上有很多温泉,燕洵母亲身体不好,一年有大多数时候都住在温泉旁的行宫里,父亲总会相伴左右,恩爱非常。 燕北的土地上没有长安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那里的人们心地善良,幸福美满。如果楚乔肯跟他回去,夏天燕洵会带她去秀丽山骑马,冬天去温泉行宫,母亲很好相处,燕洵相信她一定会喜欢楚乔的。燕洵描述的未来太美好,楚乔忍不住感动流泪,她心动了。楚乔含泪答应,燕洵伸过手来与她紧紧相握。 魏舒烨本就是心地善良,违背心意捉拿燕洵已经让他内疚不已,如今看到燕洵被无辜冠上反贼的名头,他愤怒不已,质问叔叔魏光这是为什么。魏光知道他同情燕洵,厌恶门阀之争。但世道就是这样,他们享受门阀的权贵与名利,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弱肉强食,如果不顺应大局,今天倒霉的就会是他们魏氏一族。魏舒烨红了眼眶,他拒绝相信这样残酷的事实。 公主寝宫,淳儿拿出一双铃铛小鞋,轻轻抚摸。哥哥元嵩进来,为她带来最新情报。皇帝已经下令,今日午时,在九幽台监斩燕北诸人,而白笙跪在大殿外,皇帝对她置之不理。 此时,淳儿不再寄希望于白笙姑姑,抱着装小鞋的盒子跑了出去。看到白笙姑姑一身素衣,脸色惨白但眼神坚定的跪在大殿外,淳儿一阵心疼,让姑姑放心,她一定会救燕洵哥哥的。
第24集 燕洵九幽台受辱惊险万分
淳儿进殿面见皇帝,她知道此时说别的都没用,唯有打感情牌,还有一丝希望让父皇坚硬的心软下来。她拿出那双精致的小靴子,这是燕世城和白笙送燕洵进京为质时送给她的,上面的一针一线都是白笙姑姑亲手缝的,淳儿一直舍不得穿,结果时间长了,自己的脚也长大了。还记得皇帝当初下令让各地藩王送子为质时,其他各家都拖拖拉拉,只有定北侯,想也不想就将燕洵送了过来,全心全意地支持皇帝的决定。 还记得燕洵小时候,不顾自己危险射下一只小豹子,就是为了给皇帝做一件皮马甲,这样冬天下雪的时候穿在里面就不会冷了。淳儿笑着说着这一桩桩一件件往事,皇帝一直低头沉默不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分分秒秒都在煎熬着人心,皇帝终于肯见白笙了。淳儿出来快步走到宫门,她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燕洵哥哥。宫门口此时已经跪满了公主寝宫里的人,魏贵妃知道不让淳儿见燕洵一面她是不会死心的,她同意淳儿去见燕洵,但前提是淳儿不能做出任何有违身份的举动,否则她寝宫里的人都要为此陪葬。淳儿想救燕洵又不想让这些从小陪她一起长大的人死,她就不明白了,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太阳慢慢移上中天,魏舒游奉命带燕洵前往九幽台听候发落。燕洵走过楚乔牢房前,楚乔一把抓住他的腿,燕洵让她乖乖呆在这里,承诺会回来接她。楚乔知道他是怕连累自己,她坚持要跟燕洵一起走。两只患难相交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共同走向生死未知的九幽台。 燕洵一步步走下天牢台阶,他听到鸣钟三十六响,这是皇亲国戚去世时的礼节。燕洵心里有了猜测,该来的看来是躲不掉了。楚乔坚定的跟着他,躲不掉那就一起面对。 与此同时,魏贵妃带元淳和元嵩到了高处的一个房间,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九幽台,她就是想让儿女知道,无论你身份何等尊贵,一旦出事,带血的刀刃离脖子近在咫尺。 九幽台上已经准备妥当,各门阀当家人和受器重的子弟均已就位。宇文玥作为副监斩官,即使他心中不愿,还是要执行皇帝指令。监斩官宇文怀站于高台之上宣读圣旨:定北侯叛逆,念及燕洵从小长于京师,未涉其事,让他辨认人犯,从轻发落。 士兵们端着一个个装着人头的盒子走来,宇文怀拿着圣旨走过来,告诉燕洵除了他和他母亲,其他人全在这了。燕洵眼神发狠,拒不接旨,拼命挣脱侍卫的阻拦,双手被缚,他就用头将圣旨撞于地上。宇文怀等的就是这一刻,这样他就可以宣布燕洵抗旨不尊,等同逆犯处理。 昔日与燕洵一起玩耍的人里,赵西风坐在高台上看戏,魏舒烨却为燕洵着急不已,大喊着让他拿起圣旨,谢主隆恩。魏舒烨知道这样对燕洵很残忍,但只有这样,才能救他一命。午时已到,宇文怀开始唱名。 宇文怀提着燕世城的头颅,大笑着拿给燕洵看。燕洵的愤怒和仇恨此时达到了极限,他满眼都是仇恨,目光带着毁天灭地的恨意。燕洵挣脱侍卫的束缚,拼命突出重围,侍卫不断涌上来,燕洵只有一人,仇恨淹没了理智,他赤手空拳,只用蛮力去拼,很快就被打得浑身是伤,倒地不起。楚乔被压制在一旁,看到燕洵受伤,早已泪流满面,心疼不已。
第25集 燕洵九幽台丧母痛不欲生
看到父亲的头颅,燕洵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满心满眼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报仇。即便被铁枪刺进胸膛,被利剑划破手臂,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燕洵就不断地向装着父亲和兄弟姐妹头颅的盒子前进。 眼看燕洵就要靠近那些盒子,大批士兵从四面八方涌上去,宇文玥抬手示意他们止步。但一旁的宇文怀毫无心软之意,一拳将燕洵打下高台,燕洵的身体像破败的浮萍一样向着大鼎摔去。楚乔见此,拼命挣开抓着她的士兵,在最后一刻,飞身撞上燕洵,避免他直接撞上坚硬的铜鼎。 九幽之地,燕洵不接旨,不跪拜。周围的弓箭手已经准备好,宇文怀一声令下,奋力爬起的燕洵被利箭射中,颓然倒地。燕洵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向着高台上的家人前进,他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的被利箭射中。只要还有一丝力气,就算是爬也要爬过去,通往高台的路上,士兵尸体与鲜血遍布。 宇文玥不忍再看下去,他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准备给燕洵致命一击的弓箭手,下令跳过验尸直接行刑。宇文怀岂会让他如意,手拿圣旨坚决反对。正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一个坚定铿锵地女声喊道:“我来验。”定北侯夫人一身白衣,表情坚定的出现在九幽台下,这台上是她的丈夫和儿女,没有谁比她更有资格验尸了。 白笙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是皇上允许的,即使宇文怀再想将燕洵赶尽杀绝,此刻也只能乖乖住手。白笙眼眶通红,一步步走向高台之上。燕洵一颗坚硬的心在看到母亲的瞬间土崩瓦解,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那只是未到伤心处。燕洵哭着问母亲这是为什么。白笙告诉他,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就像狼吃兔、兔吃草一样弱肉强食,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安抚了满身是伤的儿子,白笙转身走向那些盒子。她打开第一个盒子,那是她的丈夫,燕北定北侯、西北兵马大元帅,看那额头上的伤疤,就是他当年平定齐王叛乱,冲进皇宫救驾时留下的,当时,燕世城孤身冲进皇宫,背着还是皇子的皇上冲破三千兵马围困的宫门,落得浑身是伤,半年后才能下床走路,那一年燕世城才十七岁。 看着燕世城头上的个个伤痕,白笙一句句,言之凿凿的讲着伤痕的来历,燕世城一生功勋卓著,身上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他保家卫国的印记,当年皇上曾高调宣布大魏与燕北共存亡。在场的人大多为白笙的话动容,很多士兵更是流下了忏悔的泪水。多年过去,皇上的誓言随风而去,留下是只是宇文怀的利剑毫不留情的斩下燕世城的头颅。 与此同时,宫中的皇帝好像有感应似的,站起的身躯微微有些摇晃,杀死燕世城他不是没有愧疚和悔恨,但是这些与巍巍皇权比起来,仿佛微不足道。魏贵妃在远处看着高台上发生的一切,满脸的惋惜和同情,燕世城一家,她不是不想帮,只是无能为力而已。而淳儿早在看到燕洵受伤之时就已经泪流满面,苦求母妃无果后,心如死灰瘫倒在地上。 九幽台之上,白笙即使心中再痛,还是要继续验尸。她一个个打开盒子,确认身份,她的儿子们个个骁勇善战,上阵杀敌,从未退缩。这样的好男儿,年纪轻轻却无辜死在阴谋争斗之下。而女儿燕红绡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勇救母亲,被赵西风一箭射死。白笙含泪眼验完尸,抬头环视四周,众将士低头不语,氏族门阀们稳坐高台之上,或有动容,或面露讥笑。 随着宇文玥一声行刑,装着燕北好儿女头颅的盒子被悉数扔进焚化大鼎。燕洵眼中充满绝望,起身冲向焚化鼎。白笙一把拦住儿子,告诉他燕家的男儿流血流汗不流泪。得到宇文玥不伤燕洵的应答之后,白笙一把推开儿子,转身一头撞向焚化鼎。燕洵被推的摔倒在高台之下,他满心绝望地看着母亲决绝的撞上焚化鼎,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7-05 16:22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