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美人》第61-65集剧情介绍


第61集 张仪背信弃义 楚国再遭惨败
屈原得不到楚王的理解,只能在家中无奈地生闷气。莫愁造访屈府,看见屈原如此颓唐的模样,痛心不已。 秦国,秦宫。八子娘娘密会朝中老臣范公,打算培养其成为党羽,将不可一世不能为己所用的张仪排挤出朝堂。八子娘娘答应将范公扶上大秦丞相之位,作为交换条件,范公须得替八子娘娘除去公子赢稷的王储最有力竞争者——长公子嬴荡。野心勃勃的范公欣然允诺,并筹谋在嬴荡的日常饮食里不留痕迹地下药,从而使得喜好舞刀弄枪的嬴荡死得不留痕迹。 深夜,楚宫。张仪与子尚派遣的黑衣人深夜潜入存放和氏璧的宫中,盗取了真璧,并以假璧代之。在撤离时,黑衣人被楚宫侍卫发现,险险逃脱。这边,得到了楚国至宝和氏璧的张仪如约将龙凤镜还给了子尚。 田姬夜访张仪,对心上人张仪吐露心声。张仪答应田姬,待天下平定,就与她携手纵情山水,逍遥一世。 起驾回国的张仪,在马车上得意地抚摸着和氏璧,表示整个楚国能与自己作对的人,只有屈原一人。现在楚王自断左膀右臂,楚国离灭亡之日已经不远了。 翌日,莫愁独闯兰台宫,责问楚王为何还能相信屡屡背信弃义的张仪。在得到了楚王否定的答案后,大楚巫莫愁取出了当年楚王罪己的那根荆楚,使得楚王回忆起当年的战败之辱以及昭昭誓言。莫愁代屈原呈上了奏折,希望楚王能及时清醒,居安思危,反躬自省。在莫愁离开后,楚王仔细地阅读了屈原情深意切的呈表,后悔不已,当即宣诏大司马屈匃带领追兵将张仪追回来。 秦楚边境,楚国追兵已至。情急之下的张仪将和氏璧交于随从先行带回秦国,自己一人一骑独自吸引追兵。随后,秦国援兵在大将军白起的带领下赶来,化解了张仪困境,逼退了屈匃。 楚国,吃瘪的楚王只得退而求其次,火速派人前去向秦国索取那六百里商淤之地。 屈府,莫愁给屈原带来了最坏的消息——张仪平安地回到了秦国。屈原得知以后,悲愤难耐,喟然长叹。 楚王派遣去秦国索要六百里商淤之地的使臣逄侯丑,被拦在了秦相府外。事已至此,秦国背信弃义之心昭然若揭。 秦国,张仪府邸。顺利破坏了合纵盟约,取回了和氏璧的张仪不可一世,大宴宾客。不仅如此,张仪还狂言秦王宫虽大,容不下一块和氏璧,自己的府邸虽小,却能容纳天下。这话传进了秦王赢驷的耳中,一代雄主赢驷虽然表面毫不在意,可是帝王的猜忌之心已然生起。 张仪当着楚使逄侯丑的面,公然撕毁了秦楚合约,并且侮辱楚国道,六百里商淤之地自己是做不了主的,倒是可以将自己的六里封地送给楚国。楚使逄侯丑气得难以言语。 秦宫,秦王与张仪密谋,备军应对接下来楚国的雷霆之怒。此役,秦国打算彻底打垮楚国,使得楚国永远不敢再谈合纵之事。 楚国,兰台宫。得知了张仪与秦国背信弃义的楚王熊槐勃然大怒,脑热之下的楚王当即宣布立即连夜伐秦,决一死战。包括屈原在内的所以大臣苦苦相劝,可是盛怒之下的楚王丝毫听不进忠言,甚至挥剑斩断了竹简道,谁再妄议伐秦,就有如此简。 翌日,楚宫点兵台。面对着枕戈待旦的楚国雄兵,楚王将令旗交于大司马屈匃,下令出征。就在这千钧一发的要紧关头,依然不死心的屈原冲上高台跪在楚王面前,苦苦哀求楚王不要再出兵,万万不可再中了秦国的奸计。暴怒的楚王下令将屈原拖出去,然后一意孤行地下达了出征命令。 秦楚再次大战,决战于丹阳。面对着秦国的虎狼之师,楚军一败涂地,大司马屈匃战死。秦国大军长驱直入楚国六百里,设置汉中郡。 秦宫,秦国新胜。老臣范公向秦王进言状告张仪猖狂,欲分秦王一半天下。气疾相交的秦王在范公与八子娘娘的进言下,愤然决定惩治为秦国立了不世之功的张仪。 楚国,屈府。屈家灵堂再添新的灵位。屈原长跪不起,痛苦地喃喃道:满门屈嗣,肝脑报国。
第62集 张仪遭受排挤 楚王流放屈原
深夜,庄乔长跪于屈原面前谢罪,痛言是大司马屈匃是为了救自己才捐躯的,以至于死无全尸。屈原强忍悲恸,一字一顿地发誓,秦国欠下的血债,迟早要让他们一一还清。 太后宫中,因楚国再败而倍受打击的楚王跪倒在太后面前,直言自己罪孽深重以至于八万将士伤亡惨死。此时此刻,楚国国内已是人心惶惶,若是强秦再犯,楚国必然毫无还手之力。 秦国,咸阳。班师回朝的张仪重操仪仗,大张旗鼓,随从人马乌泱泱一大片。然而,迎接他们的却是冷冷清清、空无一人的街道。张仪的凯旋仪仗尴尬地伫立在街道上,羞愤的张仪遂令人回宫一趟,宣告自己班师回朝,让百官以重礼出郊迎接。冷静的白起劝告张仪,这样做恐怕不妥,实在难耐羞辱的张仪于是跨上马,单骑朝王宫飞奔而去。 羞恼的张仪不顾礼法,直接策马越上了王宫大殿的石阶上,在被侍卫们阻拦后,张仪下马兴师问罪地冲进大殿内。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木然端坐的群臣和一脸冷淡的秦王。张仪长身于秦王面前而不跪,厉声责问秦王,为何不带文物百官出郊迎接凯旋的将士们。秦王漠然表示,张丞相虽然劳苦功高,可是今日的朝堂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商议。张仪自然是不服气,继续咄咄逼人地责问秦王。 大臣范公趁机起身,对张仪说,当初提议打怕楚国的人是张仪,那么想让楚国消气,大战之后自然得讲和,这讲和的人选自然也非张仪莫属。张仪听之惊怒交加,此时此刻赴楚国无异于送死之举,狂怒正盛的楚人恐怕会生吞活剥了张仪。可是,事已至此,加上秦王有心要打压张仪气焰,张仪已是骑虎难下,难以抗命。 楚国,屈府。楚王怀着愧疚与悔意拜会屈原,当初楚王一意孤行不听忠言劝告,导致了楚国一败涂地,一蹶不振。事已至此,楚王只得借酒消愁,想昔日的知己臣子屈原诉说心中苦闷。楚王恳求屈原再次出山,重振朝纲。 兰台宫。踽踽独行的年迈太后亲自到来,责问楚王为何再次会见屈原。太后表示,朝中老臣们知晓了楚王要再请屈原出山,纷纷哭诉不已,表示坚决不与屈原同朝,若是屈原回朝,那他们便统统辞官回乡。在太后以及大臣们施加的重重压力下,楚王重新启用屈原的心思动摇了。 为了缓和大臣们与屈原的矛盾,楚王决定在宫中设宴。谁知反倒弄巧成拙,大臣们虽碍于楚王之面,表示屈原不再变法就还能接受他,可是,屈原却厉声严辞,誓不与衮衮诸公碌碌群臣同流合污。一时间,宴会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局面。 深夜,楚王思索着白日的情况,头疼不已。田姬趁机进言,让楚王不要再为屈原的事情思虑太多。事到如今,楚王也对复用屈原失去了信心。楚王最终决定,屈原随有诗才,可实在不堪重用,遂下令让屈原归隐山林。其实,美其名曰归隐山林,实则为流放驱逐之罚。一代贤臣屈原,就此彻底被排挤出了政治舞台。 楚宫中,莫愁又发现了有信鸽频繁往来于田姬宫中,顿时疑心大起。 田姬知晓了张仪被派遣入楚求盟,担忧不已。秦国这边,秦王与八子娘娘惩罚张仪的目的达到,俱是冷眼静待张仪接下来即将面临的遭遇。 莫愁将信鸽一事禀报给了南后,南后与莫愁遂带人赴宫外守株待兔射落了信鸽,截获了一封迷信。 蛮不情愿地被押送入楚境的张仪,中途欲假借方便逃跑,结果脚滑摔落,被秦兵重新俘获。 莫愁将截获的密信交由屈原查看。两人推测,田姬极有可能是齐女秦谍。
第63集 张仪使楚被捕 嬴妃顶罪田姬
田姬夜会子尚,向其摊牌称自己其实和他是一样的人——一样为秦国办事,一样心属秦国。田姬以此威胁子尚,要求子尚保护使楚的张仪不死,否则就是人亡舟覆的下场。子尚有苦难言,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翌日,楚宫朝堂。昭和禀报道,秦国不日便会派来使臣赴楚,而这个使臣就是秦相张仪。此语一出,四座皆惊,楚王更是狂怒万分,表示张仪要是还敢再来楚国,定将他碎尸万段。 得到了子尚的知会,郑妃火急火燎地找到太后,编造了一个梦境的谎言,谎称梦见楚人杀了秦相张仪之后随即被灭国,以求能唬住迷信的太后,从而保下张仪性命。郑妃走后,年老昏聩的太后果真将信将疑起她的话来,郑妃的目的达成。 楚国再败于秦国,嬴妃的日子愈发地不好过。太后与楚王暗示下人们用粗茶淡饭伺候着嬴妃,丝毫不假以好脸色相待。莫愁见自己这个真心姐妹如此抱屈,自是难过万分。 莫愁将张仪即将使楚的消息告诉了屈原,忧国忧君的屈原立即入宫参见楚王,劝诫楚王万万不可再相信张仪的话,一经发现立即处死。另外,屈原还将楚宫中有细作的密报知会了楚王。 翌日,楚宫花园中。楚王试探性地当面打探起田姬的真实身世,田姬险险地应付过去。 深夜,田姬密会早已入境的张仪。张仪另田姬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如此方可保全自己性命。田姬随即将楚王今日的试探告诉了张仪,机警的张仪几番询问之后当即断定楚王已经开始疑心田姬身份,令田姬万万不可轻信楚王的话。 太后宣楚王入殿,就张仪使楚一事告诫楚王切莫过激杀了张仪,秦人乃是想借楚王之手除掉张仪。在老迈病弱的太后的万般叮嘱下,楚王杀张仪的心思不再像先前那么强烈。 翌日,张仪还是持节杖登赴楚国朝堂。一时间,楚国朝堂群臣狂怒纷纷,都表示不能让张仪活着出去。朝堂之上,怒不可遏的楚王就要杀了张仪,焦急万分的子尚顶着巨大的压力拼死进言力保张仪。在几番思想的角斗下,楚王决定先将张仪押入大牢看管,另行处置。 大牢里,子尚带来美酒佳肴给身陷囹圄的张仪,表示自己人微言轻,已经无能为力。张仪强蛮地表示,如果子尚做不到让他活下来,那么就必定拉着他一道赴死。子尚无法,只得请教张仪行何办法,张仪对着子尚耳语授计,并让他将一个锦囊带给嬴妃。 子尚假借给嬴妃送食,把张仪的锦囊递到了嬴妃手中,嬴妃观之,大惊失色。 屈原来到大牢探看张仪。两人针尖对麦芒,毫不相让地互辩。屈原表示,自己不会让张仪活着离开大牢,而张仪则自信地表示自己会平安无事。 田姬拜会嬴妃,两个身处楚地的秦人哀伤地互诉思乡衷肠,谈及沦为政治斗争牺牲品的命运,两人俱是伤感不已,泪流满面。 江边,屈原与莫愁密谈。屈原担忧张仪会勾结楚宫细作,而且张仪的内线很有可能不止田姬一人,甚至在楚国朝堂之上都有可能有内线。 大牢里,嬴妃会见张仪。嬴妃恸哭着表示,自己愿意代田姬顶罪去死,从而打消楚王的猜忌之心,为田姬赢得继续探听密报的机会。 嬴妃哀伤地做赴死前最后的梳妆打扮,欲给这世间留下最后的倩影。为了不再抱憾,嬴妃恳求莫愁再为自己抚琴而歌一曲。在莫愁柔婉动人的歌喉里,嬴妃手捧白兔,静待闻讯逮捕的兵甲前来。半晌之后,子尚带着军士闯入宫中,当着莫愁的面拘捕了嬴妃。嬴妃漠然地暗示自己就是秦谍,留下呆坐在原地难以置信的莫愁。 子尚随即将伪造的通谍罪状上呈楚王,楚王也没想到嬴妃会是“细作”。
第64集 秦王立长为储 张仪结局落魄
莫愁急着为嬴妃辩护,可是楚王认为人证物证,事实俱在,自己要亲自去审问。没想到的是,在众人赶至牢房以后,嬴妃早已服毒自尽,只留下一封血色遗书。楚王悲哀地搂着嬴妃的尸体,怅然若失。楚王终究还是将嬴妃当做了细作,莫愁悲愤地怒斥楚王,说终有一天,楚王熊槐会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远去。哀至心死的莫愁独自回宫,痛哭流涕。 死去的嬴妃,一时间被千夫所指。子尚邀来景颇与昭和,明言暗言地透露出劝诫楚王留张仪性命的意图。在子尚动辄楚国江山社稷的蛊惑下,景颇与昭和答应了与他联名上奏楚王,保下张仪的性命。 子尚遣人在集市的鱼腹里藏下玉石,上刻“仪死楚亡”的字迹。一时间,坊间民间都流传出谣言,直道张仪杀不得。 屈原知晓了鱼腹剖玉的消息,断言这一定是秦贼搞得鬼,当下不顾莫愁劝阻,就要力闯朝堂觐见楚王。 朝堂之上,鱼腹之玉呈在了楚王案前。群臣纷纷进言苦劝楚王,留下张仪性命。就在楚王内心摇摆不定的时候,屈原上朝求见。屈原言明张仪极有可能早与朝中大臣勾结 在查看了玉石之后,屈原更是断定玉石上的字是新刻上去,系人伪造。景颇见势不妙,遂故意吸引矛盾地将屈原的正直与携私报仇混淆。对于杀掉张仪,楚王最终还是犹豫了。 太后见楚王仍然有杀张仪之心,言语沉重地叮嘱楚王,为楚国江山社稷的安全着想,万万不可听信屈原的话。 翌日,朝堂之上。楚王最终下了旨意,留张仪性命,只是要荆楚一百,且在脸上烙印刺青,让世人唾骂之。 大牢里,张仪饱受酷刑,惨叫连连。 张仪最终还是活着离开了郢都,一人一马甚是落寞凄惨。郢都,郊外的竹林里,屈原策马相候许久,与张仪对弈相谈。两人针锋相对,舌战了许久。屈原使出攻心之计,想要使张仪叛秦,可是张仪心中已有决断。谁知,屈原已经动用了绝户之计,在张仪返秦前将他早已叛秦降楚的消息传遍了咸阳城。 秦国,咸阳。秦王赢驷病入膏肓,奄奄一息。八子娘娘跪坐在秦王赢驷的病榻边,连番提起赢稷的名字,欲诱导秦王下立储决意。秦王随即虚弱地宣公子赢稷与嬴荡,以及众多顾命大臣觐见,准备立托孤遗命。 张仪悲愤之下,残忍地道出了现实:秦国霸业已成雏形,十年之后,没有张仪的秦国还是秦国;可没有屈原的楚国必非楚国。两人哀漠地对饮相叹,颓思百年之后在世间可会青史留名。恩怨千百种,终有散尽时,张仪感慨道此生有屈原这样的对手,倒也不枉来这世上一回。 秦国,咸阳。朝中大臣们匆匆赶往楚王寝宫聆听遗命。弥留之际的秦王痛感大业难成,诏命长公子嬴荡即位秦王之位。随即,驾崩而去。 迷雾重重,日影诡异。独自在山林里艰难跋涉的张仪,遇到了少年时的屈原,险些送命,随即一夕白头,踽踽如老叟。 楚国,莫愁宫。楚王与莫愁谈论起屈原当年在权县培养的童子军,十年匆匆,童子军早已成军,个个威风凛凛。楚王授剑工布于屈原之子屈署,屈署高声表示满门屈嗣,肝脑报国。
第65集 范雎出使楚国 子尚惨糟出卖
秦王已经立下遗命,眼看长公子嬴荡就要正式登上王位,八子娘娘焦虑万分,责问老臣范雎偷偷给嬴荡下的药为何还不起作用。范雎表示,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他心生一计。 翌日,秦国朝堂。长公子嬴荡登位称王,赢稷趁机鼓吹嬴荡的天生伟力,激将怂恿他去举周天子的九鼎。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嬴荡受不了吹捧和激将,果真拼尽全身力气扛起了九鼎当中最沉的大鼎,随即体内毒药药效爆发,身体一软被活活压死在鼎下。就这样,公子赢稷在老臣范雎与母亲八子娘娘的帮助下,不费一兵一卒地篡位登基。 楚国,郢都郊外。垂垂老矣的楚王熊槐与屈原伫立江边,感慨岁月匆匆,时光飞逝。楚王感慨当年的自己胸怀大志,仗着父王留给自己的十万雄兵与丰实仓禀,睥睨诸雄。现如今,因为不听屈原的忠言,导致楚国江河日下,已然颓势。楚王恳求屈原回朝,继续主持合纵抗秦事宜。久等此言的屈原,闻之欣然允诺。 深夜,江离宫。庄乔与郑妃相拥而眠,互诉情肠。郑妃得意于庄乔的痴心,竭尽心力想要迷惑他为己所用。 翌日,郢都城门。公子子横身受王命,远赴齐国为质子兼使臣,结成齐楚合纵大业。南后对儿子恋恋不舍,前途渺茫的子横亦是对于家国不舍至极。屈原答应会让他平安归国,随即,子横车驾出发使齐。 秦国,朝堂。范雎奏报秦王赢稷,道楚王熊槐派遣长公子使齐合纵,六国隐隐然又对强秦有了威胁。范雎进言,打算牺牲掉楚国棋子子尚,以真的和氏璧换取楚国信任,从而将楚王熊槐骗来秦国的武关。 几日后,秦使范雎秘密入楚,会见田姬。见田姬在张仪死后不再尽心竭力为秦国办事,范雎以其弟弟妹妹相要挟。田姬迫于无奈,答应帮助范雎促成楚王赴武关的大计。 翌日,楚国朝堂。范雎携带和氏璧与汉中沃土,与楚王熊槐及群臣相讨秦楚重归于好的盟约。朝堂上,范雎为了博取群臣信任,以秦王楚王的舅甥之谊相迷惑,并亮明了和氏真璧,当堂校验。顿时间,真相大白,子尚颤抖着跪地伏罪,连连求饶。群臣间亦是炸开了锅,纷纷痛斥子尚卖国卖君,贪腐败国。狗急跳墙的子尚开始胡乱撕咬谩骂群臣,甚至怒骂高坐王位的楚王。狂怒万分的楚王当即下令,命人将子尚拖出去。 太子子兰狂笑着告诉了母妃郑妃,子尚即将被行刑的消息。并且狞笑着痛斥郑妃和子尚做的恶心勾当,他早已知晓。情绪崩溃的郑妃随即残忍地告诉了子兰他的真实身世,子兰顿时瘫软在地。 子尚被拘于囚车,游街示众,随即被放置刑场预备五马分尸。就在时辰已到即将行刑时,子尚喊止了楚王,表示自己要告诉他一个秘密。楚王随即附耳于前,聆听子尚的秘密。可是子尚最终还是没有把秘密说出来,狂笑着说自己死都不会告诉楚王,令他死了这条心。 深夜,田姬宫中。楚王对于子尚的事情郁闷万分,苦苦相诉。已然对楚王有了心意的田姬只得频频宽慰他。 屈府。屈原也对于白日里子尚的一席怒斥而沉思不已,甚至开始怀疑起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变法的合理性。旁观者清的莫愁于是细细开导起屈原,将他从迷茫中拉了回来。
 

    A+
发布日期:2017-06-28 17:07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