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青云志》第11-15集剧情介绍


第11集剧情介绍
 
渝都城齐聚正魔 空桑山发生异象
二人听到门在身后吱地一声关上之后,张小凡还在担心狗爷是否还回来找鬼先生的麻烦,他不知道的是狗爷其实和鬼先生是一伙。
渝都城内热闹非凡。张小凡告诉曾书书,应该先找林惊羽和陆雪琪。曾书书想先探望外公,之后玩两天再说。他们发现渝都城内有一处地方围了很多人,原来是一名天音阁弟子让锦绣坊金瓶儿放人。不明就里的曾书书指责金瓶儿拆人姻缘、抢人老婆,天音阁弟子看到来了青云门高手帮忙,更加有恃无恐,领着众人逼金瓶儿放人。众人刚刚数到三,突然屋子中弹射几根红色丝线,缠住曾书书和张小凡他们三人,挣也挣不开。曾书书慌忙高声说渝都城城主是自己的外公,金瓶儿这才放了他们。
为了报答曾书书他们相助之恩,这名天音阁弟子特意宴请张小凡他们二人。曾书书询问这名天音阁弟子事发的原因,这名天音阁弟子告诉他们,自己幼时和隔壁一名叫丁玲的女孩定有婚事,不过丁玲一直嫌弃他长相丑陋,后来他到天音阁修炼十年,丁玲还因为嫌弃他长相丑陋而躲起来不愿见他。现在有金瓶儿从中作梗,他想见丁玲一面更难,这才有了前面的事情。为了帮助这名天音阁弟子,曾书书他们谋划一番后,终于有了主意。
 
这位名叫阿相的天音阁弟子化装成江南商贾贾公子,以与金瓶儿谈生意为名要看看锦绣坊的绣女们如何织出独步天下的绣品。曾书书和张小凡趁机假装成恶霸的模样潜入锦绣坊,原来,他们想把阿相衬托得玉树临风,二人遇到一名绣女,急忙向她逼问丁玲的下落,他们不知道这位绣女就是丁玲。丁玲谎称带他们去找人,出其不意地用绸布缠住曾书书和张小凡。曾书书得知此人就是丁玲,谎称她的父母三年前欠自己钱财,二人挣开绸布,要拉丁玲出去。这时闻声而来的贾公子呵斥二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撒野,击退二人。金瓶儿冷眼观看他们三人的表演,让阿相滚出锦绣坊,原来,金瓶儿早就看出贾公子是阿相所扮,看穿了他们的苦肉计和所谓英雄救美之计。丁玲扯下阿相的假胡子,阿相急忙向她表明自己的身份。
曾书书和张小凡刚刚走到外面,渝都城颜护卫就带着官差来到锦绣坊拿下他们三人,原来,金瓶儿早就报警。颜护卫询问他们是否为同伙,阿相矢口否认,颜护卫要带张小凡和曾书书离开,以阿相未曾犯事为由把他留在了锦绣坊。
曾书书和张小凡被关进了渝都大牢,突然,隔壁牢房中一个囚犯伸手要抓二人。曾书书看到此人腰中挂的牌子,认出此人是万毒门弟子。就在二人百无聊赖的时候,曾书书的外公得知抓到了青云门弟子,忙到牢房查看,误把张小凡认成了曾书书。
渝都城主府,曾书书少不得询问外公的是否康复。这才得知外公根本没病,原来,渝都城主的两个女儿分别嫁入焚香谷和青云门,多年没看望过自己,他才谎称自己身患重病,目的在于让他们来看望一下自己。曾书书得知外公同时通知了焚香谷,一时头疼不已,原来,他的表哥李洵一直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曾书书此时已经没有了在渝都城游玩的兴趣,想过两天就离开渝都去找陆雪琪和林惊羽。
当晚,张小凡休息的时候,那根烧火棍上的噬血珠突然感应到张小凡手指上的血口,发出阵阵幽光直冲向张小凡手指。梦中的张小凡仿佛感悟到了什么,突然坐了起来,只见那根棍子静悄悄地待在那里。
曾书书看到李洵,发现李洵为了走这趟亲戚,竟然请镖局帮助运送行李。原来,李洵给外公送来了很多古玩和药草。不过,曾书书所熬药粥的香味也吸引了渝都城主的注意。作为长辈,他自然不会厚此薄彼,他想在这两个外孙中选出一位做渝都城城主。
随性而为的曾书书本来不想做渝都城城主,但是,李洵更不靠谱。阿相告诉他们,渝都城建于天地灵脉之上,仙家草药繁盛,历来是必争之地,以前历代城主统辖有方,加之修道高人鼎力相助,数百年来,百姓安居乐业,没人敢来侵扰。不过,最近魔教弟子活动猖獗,加之老城主年事已高,卫家后继无人,正魔两道对渝都城都是虎视眈眈。曾书书认为,自己的父亲和姨夫分别为青云门首座和焚香谷长老,面对这两位正道翘楚,没人敢来争渝都城主之位。阿相告诉曾书书,正魔两道齐聚渝都,上个月老城主曾经以药田闹鬼为由封锁了城北,应该和魔教有关。
曾书书为此专门找颜护卫询问究竟,颜护卫以自己只听命于城主之命拒绝回答。曾书书告诉颜护卫,渝都城已经潜入了万毒门弟子,劝他以渝都百姓为重,颜护卫只好把发现那位万毒门弟子的情况告诉曾书书。
曾书书和张小凡到城北查看,发现灵药枯萎,嗅到水中有股刺鼻的味道。张小凡推测这一切应该是魔教弟子干的,寻本溯源,下药的地点应该在上游的空桑山。
老城主认为曾书书调查的方向正确无误,很是欣慰。颜护卫告诉曾书书,当地百姓在搬走之前曾经认为上游有吸血的妖怪,因为死者的脖子上有啮咬的痕迹,且血液全被吸干,当时调查多日,才抓住了那位已经发疯的万毒门弟子。老城主看到曾书书如此用心,让他查清事实真相,这时,李洵以曾书书学艺未精为由争着去查此事,老城主只好让他们两个共同负责。
此时的林惊羽和陆雪琪已经到达空桑山,但是没有探查到万蝠窟和魔教弟子的动向,他们怀疑道玄的消息有误,林惊羽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
张小凡下山之后,众位师兄弟很是担心小凡的安危,不过,因为没有张小凡做的饭菜,大家吃饭也没有什么胃口。田灵儿借口已经吃饱,到通天峰给齐昊送去一根自己种的灵草助他修炼。齐昊拉住田灵儿的手,含情脉脉地告诉她,只要有机会就会带她下山,田灵儿幸福地偎依在齐昊怀中。
其实,对张小凡担心最厉害的还数田不易,他害怕张小凡下山后会被魔教弟子盯住,更害怕张小凡禁不住诱惑。苏茹安慰田不易,张小凡虽然表面温和内向,实则骨子里却倔强坚毅,和当年的田不易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田不易高兴地哈哈大笑。
林惊羽和陆雪琪在空桑山盘桓多日,其间发现了一些异象,不过对方身法太快,没有看清对方为何方神圣。二人准备回渝都看看情况。原来,金瓶儿得知空桑山有异动前去查看,发现林惊羽和陆雪琪青云门弟子的身份,只从他们身旁掠过,没敢打草惊蛇。
曾书书接受任务之后,和张小凡一起进入空桑山开始查找线索。
 
第12集剧情介绍
 
张小凡法宝丢失 老城主乱点鸳鸯
张小凡和曾书书在山中查找线索的时候,突然看到李洵遭到一群蝙蝠的围攻,李洵虽然祭出火龙,还是不能脱身,张小凡和曾书书急忙上前帮忙,不料却自顾不暇,这时,一道绿光飞过杀死蝠妖。随后,张小凡跌落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那根烧火棍被一个蒙面绿衣女人拿走。
回到渝都城主府中,张小凡告诉曾书书,自己的法宝丢了。二人再次回到河边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阿相准备重金悬赏找到张小凡的法宝。阿相在街上查到一位吃着糖葫芦的绿衣女孩,急忙通知曾书书和张小凡二人,他认为渝都城最近只多了这么一位绿衣女孩,何况她背着的行囊中有长条状的东西和烧火棍很是相似。曾书书看到这名女孩脚步轻盈,天真烂漫,一副装作无辜的样子,他决定试探此人一番。面对曾书书的询问,绿衣女孩转身就跑。曾书书一直追赶,女孩跑到一名卦师身后,原来这名卦师是绿衣女孩的爷爷。张小凡赶到,这才发现曾书书认错人了,急忙把曾书书拉走。
曾书书和张小凡回到渝都城府中,那对爷孙正在渝都城主家做客,卦师发现曾书书和张小凡,要和他们算账。渝都城主急忙让曾书书向他们道歉,原来,那位卦师本是江湖术士周一仙,他和渝都城主是好朋友,那个绿衣女孩是他的孙女小环,自小在渝都城长大。渝都城主很是喜欢小环,他想将来哪个外孙能争得城主之位,就把小环许配给他为妻。小环告诉卫爷爷,自己不喜欢曾书书和李洵。渝都城主向小环介绍还有一个张小凡,小环害羞地笑着跑开。原来,小环见到张小凡就感觉特别投缘,她根据自己的推卜之术发现张小凡在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当日拿走张小凡法宝的人原来是鬼王的女儿碧瑶,她发现这根烧火棍明明是认主的,一时想不明白在碧火天冰湖的时候年老大为何能驱使这根烧火棍。
张小凡失掉法宝后,他运功调息时发现自己体内气息紊乱,根本不能压制体内的大梵般若功法和青云功法,他想让小环通过弹指天机术找回法宝。经过推断,小环认为拿走张小凡法宝的应该是他见过和认识的人。
周一仙听渝都城卫城主要用渝都城作为小环的嫁妆,早就受够了靠东奔西跑骗钱之苦的周一仙一时动了心,拉着小环问他到底喜欢谁,小环谎称自己喜欢小凡哥哥,拉起张小凡就跑。张小凡在锦绣坊门口停住了脚步,原来,他接触的女孩子本来不多,田灵儿待在青云山、陆雪琪在空桑山,她们都不会来拿自己的法宝,张小凡怀疑锦绣坊的老板大有可疑。这时,他突然看到那个熟悉的绿衣女孩从锦绣坊出来,张小凡急忙偷偷地追了过去,扯下面纱,这才认出是碧瑶。
碧瑶看到身边的鲜花,一时喜欢折了下来,张小凡这才明白当日是碧瑶用花瓣救了自己,连忙表示谢意,接着向碧瑶索要法宝,碧瑶让张小凡找林惊羽来要法宝。
这边,小环过来让张小凡参加竞选渝都城城主,帮自己把戏演下去,否则自己就要嫁给李洵了。无意渝都城主之位的曾书书也劝张小凡参与渝都城主的竞选,张小凡急忙推辞。小环告诉他们,李洵为了争得城主之位,自告奋勇地要解决河水染毒之事,执意去炸山拦河。曾书书急忙去劝阻李洵,李洵以保护百姓为由拒绝。张小凡告诉李洵,经过调查,河水污染的源头在于空桑山上的泥沙,炸山拦河无济于事。李洵质问是否还有其他办法,曾书书急忙说有办法,不过要再等几天时间。早已急不可耐的李洵不顾劝阻,施展法术炸山拦河,曾书书冲过去拦住李洵,一时间二人僵持在那里。这时,陆雪琪和林惊羽赶到,陆雪琪挥动天琊剑逼退李洵,这才解决了眼前的危机。
治毒迫在眉睫,卫城主让曾书书和李洵分别想出一个办法,到时候根据优劣取舍。卫城主看到陆雪琪和林惊羽都是曾书书在青云门的好友,让他们住在城主府。曾书书讨好地领着陆雪琪去雅房居住,而让林惊羽和张小凡住在一个房间。晚上,张小凡告诉林惊羽,碧瑶也在渝都城,当日曾从锦绣坊出来,林惊羽不相信鬼王宗只会派碧瑶一人前来,锦绣坊一定大有文章。原来,林惊羽下山之前曾向师父打听过魔教的情况,得知魔教之中有个门派为合欢派和炼血堂关系密切,派中没有男子,本代首领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妙公子,不过,十多年前,妙公子因为一场魔教内斗,带走合欢派,其后边不知下落。林惊羽根据金瓶儿凭借一己之力竟然弄够打退天音阁和青云门弟子,推断锦绣坊一定和莫名其妙消失的合欢派有关系。
曾书书领着陆雪琪前往雅房时,遇到小环和金瓶儿一起进入城主府,曾书书询问小环得知,金瓶儿和卫城主是忘年交。陆雪琪注意到金瓶儿手中的五花酿,小环告诉她,这是金瓶儿酿制用来给卫城主强身健体的药酒。
陆雪琪怀疑金瓶儿是魔教中人,为了避免冤枉好人,他们准备搜集一些证据给老城主看。这时,大家关注的目光都集中在张小凡的身上,张小凡决定兵分两路,由自己和林惊羽盘查魔教底细,曾书书和陆雪琪负责解决水源问题。
 
第13集剧情介绍
 
正魔六派齐聚渝都 修渠除毒筹集资金
小环告诉陆雪琪,金瓶儿独自撑起锦绣坊,还收留了很多居无定所的落魄女子,实属不易,陆雪琪意识到小环的目的在于打消她对金瓶儿的疑虑。小环告诉她,六年前自己和爷爷路经湘南,爷爷不慎受了风寒,又遇到流寇的袭扰,幸亏金瓶儿不顾自己身体有伤出手相救他们祖孙二人,小环和爷爷才保住性命,小环据此认为金瓶儿不会危害渝都,更不会危害卫爷爷。
狗爷自从炼血堂被摧毁之后,四处流浪,无家可归,幸亏遇到鬼先生,鬼先生出手治好了他们身上的伤。狗爷接受鬼先生指点,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央求碧瑶收留炼血堂残留弟子,这样也好协助鬼王宗夺下渝都城,找到万蝠窟。碧瑶认为狗爷是假借投靠鬼王宗之机重振炼血堂,狗爷一番发誓之后,流露出确实有这个想法。碧瑶根本看不起这些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残兵败将,询问狗爷到底能做什么。狗爷告诉碧瑶,在形势复杂的渝都城内,炼血堂教祖黑心老人和合欢派的金铃夫人情深义重,合欢派顾及到这一点,多少会给自己一个面子,这样可以扩大力量和正道抗衡,碧瑶同意了狗爷的请求。
 
想拉拢锦绣坊的还有焚香谷的李洵,来到渝都城就给锦绣坊下了一笔很大的订单。金瓶儿自然懂得投桃报李,借卫城主之名连夸李洵行事规矩有名门之风,希望李洵接任渝都城城主之位后,多多照顾锦绣坊。原来,金瓶儿早就看透李洵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不过曾书书根本无意渝都城城主之位,只能寄希望于李洵能在将来复杂的形势下继续给锦绣坊提供庇护,让锦绣坊姐妹平平安安,不再卷入正魔之争。这时,碧瑶拿着鬼王令又来争取金瓶儿。原来,金瓶儿就是十多年前带着合欢派离开玉霄宫的妙公子,妙公子以保全合欢派为由拒不接碧瑶拿出的鬼王令。狗爷急忙站出来提醒妙公子,一定要记得和炼血堂的百年盟约,妙公子以炼血堂已经覆灭为由婉拒狗爷。狗爷告诉妙公子,炼血堂此时已经投靠鬼王宗,希望合欢派在炼血堂危难之时出手相助。妙公子提出只要碧瑶能够拿出炼血堂和合欢派的噬血珠和金铃这两件信物,合欢派自然会遵从合约听从持有者号令,否则一切免谈。
碧瑶从锦绣坊出来回到驻地山海苑,看到林惊羽和张小凡正在等她,林惊羽首先向碧瑶表达救命之恩,接着想要回张小凡的法宝。碧瑶让张小凡离开之后,突然反悔不同意归还张小凡的法宝,并让林惊羽滚开。狗爷也狗仗人势让林惊羽滚开,这时阿相告诉狗爷,山海苑是邝家产业,让狗爷滚开。
已经在曾书书那里得知阿相情况的林惊羽指责他作为天音阁弟子竟然让魔教在此作恶,阿相告诉林惊羽,渝都城的规矩是,只要不在渝都城作恶,不管正魔哪道都可以在渝都城居住。正因为渝都城历代城主认为众生平等,没有门户观念,才繁华至今。这时,丁玲前来山海苑找阿相,原来,丁玲听了金瓶儿的一番话之后,想帮助锦绣坊巩固这块安身立命的地方。阿相听丁玲受金瓶儿相劝才来看望自己,指责她没有主见,还加入魔教,自己没法向师门交代。丁玲听闻此言,坚决要求退婚,这样阿相就可以向师门交代。
曾书书精心制作渝都城的沙盘,想据此找到治理河水污染的问题,陆雪琪劝曾书书充分利用自己的才能治理渝都城,内心渴望自由的曾书书根本不愿意留在渝都城,陆雪琪告诉曾书书,为人要负得起责任。这时,张小凡和林惊羽从外面匆匆跑了进来,他们把渝都城错综复杂的形势告诉了陆雪琪和曾书书。推测碧瑶以及合欢派应该和河水污染无关,张小凡突然想起了万毒门弟子。此时,青云门、天音阁、焚香谷三派正道,合欢派、鬼王宗、万毒门三大魔教齐聚渝都城,全为空桑山万蝠窟而来。
曾书书向大家展示自己根据都江堰理论设计的水利工程,只要这样处理,河水就会除去毒性,百姓就可安居乐业,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筹集足够的资金。因为渝都城卫城主乐善好施,渝都城中并没有多少钱,而是藏富于民。陆雪琪想到在中秋之夜,通过演戏向老百姓筹钱来解决这个问题。
林惊羽和陆雪琪到牢中发现,那名万毒门弟子已经死亡,忙让颜护卫带着他们到第一次发现万毒门弟子的地方。陆雪琪发现污染源应该在这条河的源头,颜护卫告诉他们,空桑山溪水纵横交错,支流繁多,很难有所收获。这时,陆雪琪发现随着水流出现了一些红色的花瓣,突然想起了当日在空桑山见到类似的花瓣,决定自己进山查找一番。颜护卫听闻此话,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
这边渝都城中,张小凡和喜欢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排练中秋的节目,期间小环以衣服太大要到锦绣坊让金瓶儿给改动一下,曾书书想让林惊羽前去借此和金瓶儿缓和一下关系。林惊羽和金瓶儿因为对正魔两道的不同态度产生口角,这时,狗爷以炼血堂堂主身份带人逼迫金瓶儿接受鬼王令,想让合欢派和鬼王宗合作。狗爷见金瓶儿执意不合作,立即拔出刀来逼向金瓶儿。路见不平的林惊羽劝阻狗爷遵守渝都城规矩,狗爷要和林惊羽比试一下。只用几招,林惊羽打败狗爷。林惊羽跟着狗爷见到碧瑶,指责她纵容手下在渝都城闹事,再次向碧瑶要回张小凡的法宝。碧瑶让林惊羽答应自己一个条件,那就是中秋之时和自己在清河边见一面。
从空桑山回来的陆雪琪拿出那种红色的花朵让大家辨别,张小凡确认就是这种味道,大家决定中秋后一块进山查明真相。
张小凡拿到失而复得的法宝,惊喜不已。当晚,张小凡发现自从来到渝都城之后,法宝和自己的内息常有异动。
 
第14集剧情介绍
 
狗爷捣乱不误演出成功 竞选城主李洵故意破坏
张小凡根据陆雪琪带来的花瓣推测,应该是有人在空桑山栽种毒花,那名中毒身亡的万毒门弟子就是他们拿来做实验的牺牲品。陆雪琪决定前往空桑山查找万毒门的弟子,看到张小凡分析得头头是道,陆雪琪抛开了对张小凡的成见,感觉张小凡好像一下子变聪明了。同样,张小凡也觉得平时冷冰冰的陆雪琪竟然能想出用演戏筹款的方法,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陆雪琪告诉张小凡,自己是受塞外马戏团的启发,不过不愿回答张小凡询问自己是否去过塞外这个问题。
金瓶儿以给小环送衣服为由找到李洵,请他帮助解决锦绣坊近几日遇到的麻烦,李洵自然慷慨答应下来,并借机告诉金瓶儿,自己本来打算炸山截渠,快速解决水源问题,哪像曾书书那样花费大量人力物力修建水渠,惹得天怨人怒。李洵想找个理由让曾书书知难而退,打消修建水渠的念头,一心想找李洵做靠山的金瓶儿自然一口答应下来,全听李洵安排。金瓶儿刚从李洵那里离开,遇到曾书书,曾书书希望金瓶儿能在关于渝都城新任城主的问题上,一定要为渝都城百姓着想,慎重抉择。金瓶儿告诉曾书书,只要他有意渝都城城主之位,自己也会全力支持,否则自己就不存在支持不支持的问题。
中秋之时,林惊羽前来清河岸边履约,他质问碧瑶,张小凡的法宝出现了一些蹊跷的问题是否和她有关。碧瑶告诉林惊羽,即使自己在法宝上使用什么样的手段也不能干扰到张小凡的内息,出现问题全是张小凡自身的事情。接着,碧瑶问张小凡来渝都城的目的,林惊羽据实相答,说是防备魔教。碧瑶指责所谓正道人士对鬼王宗的误解,深受正道人士影响的林惊羽自然和碧瑶产生争执,劝碧瑶弃暗投明,离开鬼王宗。碧瑶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开,林惊羽这才意识到殊途不同归。
张小凡得知林惊羽和碧瑶吵架的事情,以碧瑶和林惊羽都是心不对口这一相同点劝说碧瑶,接着邀请碧瑶到戏台看曾书书排练的戏,到时候她自然会明白一切。
戏台之上,曾书书看到张小凡和小环扮相俊美,开玩笑说干脆让他们成亲,这样张小凡就可以成为渝都城主,名色双收,张小凡干脆说把曾书书给收了。陆雪琪突然受到启发,和林惊羽一起到城外找到颜护卫埋葬万毒门弟子的地方。他们发现尸首已经化为血水,渗入土中,陆雪琪一时想不明白这到底是哪种剧毒,不知道是否和捡到的花瓣有关系。
周一仙拉着卫城主去看戏,卫城主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他告诉周一仙,自己明明身体不适,不过却查不出病况。
曾书书找了很久也没有发现小环。眼看开演的时候到了,曾书书看到前来找林惊羽的碧瑶,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想让碧瑶代替小环演这出大戏。大戏如期开演,曾书书的开演辞之后,碧瑶和张小凡宛若凌波仙子从空而降,引得台下阵阵掌声,他们在台上演绎正道剑一和魔教凤梨的爱恨情仇,这部戏是曾书书以青云门往事为蓝本编写的。不料,碧瑶因为准备仓促,忘词之后,竟然径直回到后台。张小凡跟着碧瑶,突然,感到心中阵阵难过,眼中尽是血丝。碧瑶意识到张小凡受到了法宝的影响,张小凡执意坚持把戏演完。
金瓶儿用药酒迷倒守卫,和李洵一起趁着众人去看大戏的时间,闯进曾书书房间,看到他设计的水渠模型。李洵虽然口说曾书书游手好闲,只顾奇技淫巧,不过,还是让金瓶儿把这些全部毁掉。金瓶儿劝李洵,不过是给他们一个教训,不必如此绝情。金瓶儿话音刚落,曾书书研制的木鸟就鹦鹉学舌般地学会了金瓶儿的话。李洵想抓住木鸟,木鸟藏到了桌案之下,李洵一时束手无策。金瓶儿害怕被人发现,劝李洵抓紧时间离开,这时,她看到一只从未在渝都城见过的红色蜻蜓叮在花瓣之上。
此时戏台之上,张小凡和碧瑶的演出渐近高潮,碧瑶仿佛想起了自己和娘亲遭遇危险的情景,台上的真情演出引得台下哭声一片。这时,碧瑶入戏太深,呆坐在戏台上,曾书书只好把碧瑶喊过来。
继续演出,已经入戏的碧瑶根本不顾台词,拉着张小凡出演的剑一一起离开。舞台之上,只见碧瑶和张小凡手挽手突然升到空中,宛若一对神仙眷侣。
他们不知道的是,原来,小环在后台整理戏服时,突然遭到狗爷派出的人绑架,狗爷认为青云门弟子得罪了少主碧瑶,通过这样的方式给碧瑶出口气。小环推断出狗爷的过去和未来,狗爷急忙给小环松绑,小环骗过狗爷,趁机脱逃。狗爷没追上小环,想和手下到戏台后面捣乱,让张小凡他们演不成戏。狗爷正要施展法术放火烧了戏台,幸亏陆雪琪及时赶到,打伤狗爷,这才让演出顺利进行。
演出空前成功,虽然正魔不两立,但明辨善恶的林惊羽依然向碧瑶表示感谢。张小凡看到林惊羽不断放灯,不禁告诉陆雪琪草庙村遭屠时失去亲人的悲惨景象,陆雪琪明白这正是七脉会武之日张小凡心魔的根源所在。陆雪琪刚想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张小凡,这时,曾书书过来让他们一起放灯,整个渝都城一派热闹喜庆的景象。
 
第15集剧情介绍
 
图纸遭盗募银失窃 幕后黑手浮出水面
中秋大戏很成功,张小凡等人顺利募到了银两。现在,万事俱备,只要建渠,就可解决渝都城的毒水源问题了。这个时候,曾书书和林惊羽却发现,书书房内的图纸不见了。几乎是同个时间,护卫队的人来报,府中银库失窃,募银已经不翼而飞了。
堂堂城主府遭窃,卫老城主大发雷霆,立刻吩咐颜护卫追查图纸和募银去向。惊羽怀疑是碧瑶和野狗所为,但碧瑶又实实在在地在募银一事上帮了他们,而且野狗昨夜在后台捣乱,不可能跑来城主府偷东西。这时,陆雪琪突然独自离开,去了山海苑找碧瑶算账。她走后,书书在床底下发现了自己的木制鹦鹉,鹦鹉口中重复着一句话“公子,给他个教训。”由此,众人怀疑起了李洵。书书赶紧让鹦鹉报信,把雪琪叫了回来。
事实上,确实是李洵联合金瓶儿在大戏当晚潜入了书书的房间,偷走了图纸,毁掉了模型。由于证据不足,小凡让书书先不要惊动李洵或者卫老城主,找到募银才是当务之急。
另一边,小环到锦绣坊探望金瓶儿,无意中发现了院子中的笼子里有一只红色的蜻蜓。她出于好奇,上前打开笼子,蜻蜓顺势飞出,她便追着蜻蜓,一路来到了空桑山的寻幽谷,看见了一片开满花朵的花田。她毫无防备地上前摘花,却不慎被蜻蜓蛰了一下,当场昏厥。
她身后不远处的野狗赶紧将她救起,原来,野狗看见小环从锦绣坊出来,为了报那晚的戏耍之仇就跟踪她来到此处。野狗把小环带回了山海苑,遭到碧瑶恨铁不成钢的痛骂。毕竟,在青云门等正派人士看来,鬼王宗就是为非作歹的魔教,谁会相信他们是救了小环,而非下毒的罪魁祸首。
果不其然,碧瑶和野狗将小环送回城主府时,雪琪不由分说就对碧瑶拔剑相向,一旁的李洵直接打退野狗,将小环接了过去。直到小凡、书书和惊羽赶来,才制止了双方的打斗。
小环身中奇毒,昏迷不醒,城中大夫都束手无策。小凡寄希望于碧瑶,碧瑶要求雪琪向她下跪道歉。但雪琪认定碧瑶是下毒之人,不愿向她屈服。小凡劝说碧瑶以救人为先,碧瑶于是提出三个条件,第一还是让雪琪道歉,第二是让小凡他们在日落之前去空桑山找到一种名为崖燕草的草药,第三个她还没有想好,所以只要他们满足前两个条件,碧瑶就会出手救小环。
小凡让书书和雪琪留下,又吩咐惊羽去寻幽谷查探花田,他自己则去采摘崖燕草。惊羽来到寻幽谷时,遇见了同样前来寻找线索的金瓶儿。金瓶儿猜测是万毒门之人下的手,因为以鬼王宗的能耐,还办不到栽培毒花这件事。附近的蜻蜓停在毒花上时摄入了毒素,小环也是因为受了蜻蜓的叮咬才中毒以致昏迷。
寻幽谷的线索不足,惊羽和金瓶儿回到了锦绣坊,却发现颜护卫已经带人守在锦绣坊,准备捉拿她归案。原来,卫老城主也毒发昏迷了。只是,小环是骤然中毒,他中的却是慢性毒,是日积月累的。颜护卫怀疑金瓶儿在给卫老城主酿的药酒五花酿中下了毒,或者说是认定。
颜护卫在锦绣坊中找到了一瓶五花酿,这瓶五花酿被证实含有毒素,金瓶儿的下毒罪名证据确凿,惊羽只能看着她被颜护卫带走。虽然乍看之下,金瓶儿确实是最有嫌疑之人,但惊羽几次与她接触下来,觉得她并不像心狠手辣之人,而且与小环情同姐妹,对卫老城主亦是以朋友相交。最重要的是,如果金瓶儿真的有意篡取渝都,最先下手的不应该是小环,而是颜护卫颜烈。
结合各方面的分析结果来看,惊羽觉得最有问题的反倒是看似忠心耿耿的颜烈。如他所料,颜烈正是万毒门门主门下弟子——人称毒公子的秦无炎。他更名改姓,潜伏在渝都城内多年,为的就是配合门主试炼兽血蛊。为了挑起鬼王宗和青云等派的战争,他才借由老城主,来解决金瓶儿。
来到山里采药的小凡几经辛苦在悬崖边找到了崖燕草,但又不慎一脚踩滑,致使装着崖燕草的锦囊掉下了悬崖。同时,小凡发现了两个万毒门的弟子,从他们的交谈中,小凡得知万毒门门主最近正在提炼一种毒药,还经常拿万毒门的弟子来做药人。为了一探究竟,小凡暗中跟踪这两名弟子到了万毒门的老巢,不小心被万毒门门主察觉。小凡毕竟还是年轻弟子,门主大手一挥,他就失去了意识。
夜已深,小凡仍然没有消息,雪琪认为是碧瑶设下的陷阱,惊羽动身去找了碧瑶,但他并不觉得是碧瑶害了小凡,只是想问问崖燕草的来历。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1-03 10:22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