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青云志》第6-10集剧情介绍


第6集剧情介绍
 
水麒麟再次发怒 七脉会武小凡轮空
田不易得知田灵儿前往通天峰看望齐昊,那种愤怒简直是恨铁不成钢。这时,张小凡听到师父发怒,想偷偷溜过去,被田不易叫住好一通教训。
张小凡自知天赋不高,在厨房里自言自语。这时,被田不易禁足的田灵儿误以为是张小凡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了父亲,过来指责张小凡在父亲面前搬弄是非。张小凡赶紧辩解自己什么都没说,田灵儿又指责张小凡不会帮自己打圆场。从不说谎的张小凡劝田灵儿少和齐昊在一起,田灵儿生气地质问张小凡,自己和谁在一起不关他张小凡什么事。田灵儿大发一通脾气后,也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有点欠妥当,渐渐放缓了语气。田灵儿出去后,张小凡耳边又回响起田灵儿白天说过的那句话,心中更是自卑。这时,小灰拖着那根棍子送给张小凡,张小凡无意发现自己练成了第三重功法,他想起师父曾经说过,法宝是认主的,如今自己可以驱使这根棍子,也许它就是自己的法宝。
这时,外出游历的杜必书回到大竹峰,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法宝——色子。原来,杜必书在南方山水之畔发现一棵千年三株树,取其精华,练成了自己的法宝。田不易看到在弟子中间还算聪明的杜必书竟然练成这样的法宝,连连指责杜必书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田不易甚至能够想象到一月之后的七脉会武中,各脉弟子嘲笑杜必书的情景,到时候,大竹峰的脸面何在?苏茹叮嘱所有弟子做好七脉会武的准备。
 
张小凡得知自己也可以下山到大竹峰,兴奋地手舞足蹈,看到田不易阴沉的脸,张小凡立即收敛自己的笑容。原来,这次七脉会武分给各脉九个名额,大竹峰弟子加上张小凡和田灵儿才总共八人,无怪乎田不易同意法术尚未练成的张小凡参加。
齐昊来到大竹峰通知田不易七脉会武的消息,同时为了回报田灵儿的送药之恩,把一颗清凉珠送给田灵儿。田灵儿心中自然荡起阵阵幸福的涟漪,张小凡则站在一边默默注视这田灵儿。田不易看到女儿高兴的样子,很是生气,喝令弟子从第二天开始闭关修炼。
时光匆匆而过,众弟子都在勤修法术,张小凡也没有闲着,整日拿着那根棍子练习。师兄弟们聚在一起展示各自的法宝,杜必书终于找到了嘲笑的对象,张小凡竟然用厨房的烧火棍做法宝。
七脉会武的日子到了,宋大仁施展法术带着张小凡直奔通天峰而来。各脉弟子齐聚虹桥前面的云海,宋大仁前和小竹峰弟子文敏打招呼,引得大家直要喜酒喝。张小凡看到文敏旁边的陆雪琪冷若冰霜,禁不住朝她笑了笑。林惊羽发现张小凡,引得张小凡连忙向林惊羽招手。
齐昊风度翩翩站在虹桥上向大家宣布,凡参加七脉会武的弟子到玉清殿。田灵儿看到齐昊,笑靥如花,径直奔着齐昊而去。张小凡走在虹桥之上,发现大家都是步行,忙问林惊羽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惊羽告诉他,一是表示对掌门的尊重,二是自青云门建派初始,青叶祖师就在此设下诛仙剑阵,但凡有人想从这里闯过去,定会受到诛仙剑阵的诛杀。张小凡这才明白,连问林惊羽诛仙剑阵厉害的程度。
这时,他们看到伏在碧水潭边的灵兽水麒麟,自然想到五年前初到青云门的情景,急忙冲着水麒麟行礼。林惊羽听到张小凡还不能很好地驱使法宝,急忙安慰张小凡全当过来见识见识。张小凡听到连林惊羽也这样说,暗暗发誓要在比武中取胜,意念动处,那根棍子上的噬血珠瞬间起了感应。一直伏在水边的水麒麟突然站起来,连连怒吼,一时间天昏地暗。危机时刻,只见道玄真人凌空飞来,催动法术,水麒麟才慢慢平静下来,纵身跃向远处。苍松道长谎称刚才那可怕的一幕是灵尊对大家的测试,让众弟子前往玉清殿,道玄则要找灵尊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清殿内,庄严肃穆,道玄真人宣讲青云门的祖训之后,告知众位弟子,当年青叶祖师为了警醒各位弟子,让他们心怀天下,每一甲子举行一次七脉会武,至今已经二十届。如今青云门派兴旺胜于前世,年轻弟子出类拔萃者数不胜数,故此将比赛人数增至六十四位。苍松道长宣布抽签规则,红木箱子中共有六十三颗蜡丸,每人抽出一个拉蜡丸中的数字,确定自己的比赛对手,胜者晋级。田灵儿不明白明明有六十四人,为何只有六十三颗蜡丸,急忙询问苍松道长。苍松告诉大家,本来每派九人,长门多出一人,只是因为有一门只派出八人,故此只有六十三人参加比武,抽中一号的弟子将会首轮轮空。听到这里,大竹峰首座田不易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因为大家都知道苍松说的正是大竹峰一脉。
众弟子依次抽签,张小凡看到陆雪琪从自己身边缓缓经过,目不转睛地盯着陆雪琪。这时,杜必书拉着张小凡前去抽签,张小凡意外抽中一号签。苍松道长询问是谁抽到了一号签,张小凡怯生生地举起手,告诉苍松道长一号签为自己抽中,田不易看到弟子首轮轮空,一脸喜悦。
夜里,张小凡躺在床上,回想起自己两次见到灵尊都会发怒,忍不住想出去看看,突然发现田灵儿行色匆匆地走出房间。
 
第7集剧情介绍
 
天书现正魔云集 择四强入空桑山
夜间外出散步的张小凡无意中发现田灵儿偷偷出门,他尾随而至,发现灵儿来到了碧水潭边。小凡正想现身,却看见他最不想看见的齐昊来了。齐昊对灵儿深情表白,灵儿也委婉地表示对他芳心暗许,两个人在夜色下幸福相拥。看着这一幕,小凡心里很难受。不多时,齐昊送灵儿回去,小凡一个人在碧水潭边,神色落寞。这时,碧水潭内的灵尊突然再次现身,吓得小凡跌坐在地,黑棍也从他的袖子中滚了出来。不过,灵尊对小凡和黑棍一番嗅闻之后,又回了碧水潭,潭水恢复了平静。
与此同时,青云门诸位首座正在玉清殿内商议灵尊突然发怒一事。这是千年来都未曾有过的蹊跷,道玄尝试用青云门的通灵术一探究竟,可惜灵尊睡着了,所以一无所获。随后,五年来一直卧底在炼血堂的萧逸才出现,将炼血堂方面的消息报告给了诸位首座。据传,谁能习得魔教的五部天书,就能一统魔教,而这天书,就藏在魔教先祖黑心老人的藏宝密洞万蝠古窟之内。萧逸才打探到,魔教的人已经发现了失传的天书的下落。
数月前,道玄也接到了焚香谷谷主云易岚的密信,知悉魔教万毒门和合欢门已经动身前往渝都城外的空桑山。看来这空桑山就是魔窟所在之地,焚香谷已经和天音阁联手准备阻击魔教。道玄与首座们商量后决定,将在此次七脉会武中胜出的前四强送往空桑山,也算是一场历练。
第二日,道玄隆重宣布,在大试中进入前四强的弟子,可获得青云门至宝乾坤九仪鼎传功。乾坤九仪鼎与诛仙剑并称青云门两大镇派之宝,鼎内还蕴含着一枚先天云胎,有着青云门最上层的内功心法,是许多青云门弟子都梦寐以求的。
当天,会武便开始了,田灵儿的第一场比试,完胜对手朝阳峰弟子。大家都为她高兴,她则忙着和齐昊讲话,分享她的喜悦。一旁的小凡眼里满是落寞,这时,曾书书跑来找小凡,他的第一场比试赢得轻轻松松,小凡的注意力全在灵儿的身上,根本没有心思回应他。
书书还在打小灰的注意,想拿自己的宝物跟小凡换。小凡与小灰早已有感情,当然是一口回绝。书书还是不肯死心,拉着小凡跑到风回峰的藏宝阁,本想让小凡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宝物就拿小灰来换,可却发现宝物全都不见了。这时,苍松和书书的父亲曾叔常拿着乾坤九仪鼎来到藏宝阁,原来是道玄吩咐他们来将宝鼎供奉在这供台之上。曾叔常给宝鼎下了禁制之术,防止他人偷盗,随后便和苍松离开了。
暗处的书书拉着小凡出来,给他讲这宝鼎的威力。门外突然传来哀嚎声,书书和小凡赶紧出去查看,发现原来是风回峰的刘师兄被打得遍体鳞伤。书书上前探问,得知是陆雪琪下的手。送完苍松离开的曾叔常一回来就看见书书和小凡在一块,他对书书这个调皮捣蛋的儿子实在无可奈何,不过见小凡能和书书打成一片,便邀请小凡留在风回峰吃晚饭。
当晚,小凡留在风回峰休息,可他躺在榻上,却是满怀心事。书书知道他忧心于第二天的比武,便鼓励他不要看轻自己。深夜,一名黑衣人擅闯藏宝阁,试图盗取乾坤九仪鼎。幸好对方并未能破开禁制之术的结界,最后仓皇逃走。听到声响的书书和小凡一路追击,遇到了在山顶之上练功的陆雪琪。可惜,黑衣人已经不见身影,他们只能回了风回峰报告曾叔常。曾叔常决定立刻去禀告道玄,他嘱咐小凡等几个后辈弟子好好休息,准备第二天的第二轮比试。
 
第8集剧情介绍
 
黑棍驱使比试三连胜 一鸣惊人成众矢之的
七脉会武第二轮比赛这一天,张小凡一大清早便带着自己亲手做的绿豆糕去找田灵儿,却只看见了陆雪琪,得知灵儿已经跟齐昊晨练去了。他本想托雪琪把绿豆糕交给灵儿,却被雪琪呵斥他不务正业,他只能落了个扫兴而归。
小凡今天的对手是朝阳峰的楚誉弘,可他参赛时,却因大竹峰无人观战而遭到朝阳峰弟子的奚落,他亮出武器黑棍时更是惹来讥笑连连。小凡心中明了师兄们认为自己必输无疑,所以都去给灵儿助阵,也知道自己在众人眼中毫无作为,因此,他更想做出一点成绩,不让师父和师娘失望。
比赛过程中,小凡不慎受伤出血,再次唤醒了噬血珠的力量。小凡的脑海里闪现了很多画面,他看见灵儿和齐昊拥抱、听见所有人对他的嘲笑。只见小凡的黑棍发出幽幽蓝光,直击得楚誉弘手中的宝剑掉落在地,他本人也伤重吐血。最终,小凡赢得了比武。
赛后,小凡来到陆雪琪的赛场,陆雪琪也在三招之内击败对手,胜了第二场。同样赢了比赛的曾书书来找雪琪,与小凡不期而遇。他们三个人聚到一起,便想起了了偷入藏宝阁的那个窃贼。小凡提出今夜来个守株待兔,与书书一拍即合。当晚,他们一起来到藏宝阁,利用法术暂时破除了结界,将真的乾坤九仪鼎装入了书书自制的乾坤一气兜,把假的放回了结界之内。
可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黑衣人看在眼里,他们还没出藏宝阁,就被血鸦包围了。接着,黑衣人趁虚而入,打伤了书书,夺走了乾坤一气兜。雪琪追踪而去,受了伤的书书给小凡画了一个收复乾坤一气兜的符,小凡跟着追出了藏宝阁。他和雪琪在树林中与黑衣人展开混战,恰巧来寻小凡的林惊羽也加入其中,最后,小凡用手中的符咒收回了乾坤一气兜,黑衣人却逃走了。
折腾了一夜,小凡等人被苍松一通臭骂,幸好九仪鼎平安无事。等惊羽和小凡从苍松那里出来时,已经是会武第三天了,下午就是小凡的第二场比赛。惊羽答应去给他助威,要他好好地表现。小凡想起他打赢比赛之后还没回过师父那里,赶紧告别惊羽,回去复命。
小凡的六个师兄已经在前一天全部败下阵来,只有灵儿和小凡晋级第三轮。田不易气得将六个弟子都骂了个狗血淋头,而赢了比赛的小凡换来的却是师兄们有意无意的冷嘲热讽。
当天下午的比赛中,小凡一击制胜,观战的众人都怀疑他使用了妖术,而非青云门功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赢了比赛的。观战的惊羽在赛后提出和小凡切磋一番,他担心小凡在练习什么邪门歪道,急着要问清楚黑棍的来历。可他的不信任伤了小凡的心,小凡满怀失落地表示不能把黑棍的来历告诉他,接着便离开了。
第三轮比赛中,小凡对战的是风回峰修为最高的彭昌师兄。书书私底下拜托彭昌对小凡手下留情,还在赛场上大声为小凡助威。比赛开始时,小凡的六个师兄也到场观战。起初,小凡并无意还手,但彭昌误以为小凡在瞧不起他,小凡只好使出全力。
结果,噬血珠又一次汲取了小凡的血液,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将彭昌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小凡的惊人力量,众人都看在眼里,风回峰的人叫嚷着小凡又使用邪门歪道。书书为了保护小凡,头一个跳出来要揍他。大竹峰的几个师兄帮小凡挡住了风回峰的弟子,双方的人僵持不下。最后,还是曾叔常和田不易出现,才制止了喧闹。
回到大竹峰之后,田不易质问小凡是如何绕过了第三层功法,直接学会了驱使法宝的第四层功法。灵儿曾偷偷给了小凡第三层心法的法决,但小凡没有将她供出,从小到大,他没有出卖过灵儿。他不善撒谎,遇到不能说的事情就只会选择沉默。田不易对小凡的性子再熟悉不过,他简直无可奈何。这次,小凡犯下的是背师学艺之过,这是青云门大忌,轻则面壁数十载,重则废其道行,逐出师门。
 
第9集剧情介绍
 
心魔控制张小凡 黑马受审玉清殿
田不易听师父说得如此严重,忍不住偷偷向田灵儿看去,不过仍没有承认他武功的来路。田不易勃然大怒,催动法术,凌空抓起张小凡,然后狠狠击向张小凡腹部,张小凡倒在地上,口吐鲜血昏迷不醒。田灵儿慌忙跑过去抱起张小凡,和一干弟子一起向田不易求情。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小凡终于醒了过来,反而感觉自己好了一些,前来给他送药的宋大仁猜测可能是师父那一掌把张小凡体内的淤血打了出来。宋大仁顾及张小凡的伤势,告诉他明天对阵陆雪琪的时候,随便打打就可以了,千万别牵动旧伤。张小凡听宋大仁说大竹峰弟子除了自己全军覆没,田灵儿为此还在后山哭泣,急忙起身赶往后山。
这时,恰好齐昊前来安慰田灵儿,田灵儿向齐昊倾诉自己心中的委屈,一则为了比武失利,另一面为了教给张小凡第三层功法受到父亲的责罚而伤心不已。齐昊看到田灵儿伤心,自己也很难过,轻轻地吻向田灵儿的额头。张小凡隔着竹林看到这一幕,眼前仿佛被水雾迷住,他不知道自己改如何办才好,转身离开,一霎时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涌上心头。
 
次日七脉会武,张小凡对阵陆雪琪,青云门各脉首座一起观阵,苍松道长对田不易教出来的徒弟张小凡冷嘲热讽,田不易反唇相讥。张小凡站在擂台之上,看到田灵儿和齐昊在一起窃窃私语,心中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面对陆雪琪,张小凡准备彻底结束这一切。陆雪琪的天琊剑一出,威力无比,又施展青云门绝学御雷真诀,田不易担心张小凡招架不住。张小凡看到陆雪琪使用御雷真诀的样子,一时惊呆在原地。
原来张小凡发现陆雪琪用的这招和当日黑衣人与普智搏斗时的招数一模一样,他的眼前仿佛浮现了幼时欢乐的景象。恍惚中张小凡眼前好像看到了普智大师,普智质问张小凡是否学会了青云门法术,是否妥善使用噬血珠,普智告诉张小凡,噬血珠以血为祭嗜血成性,杀的人越多力量越大,法力也会越来越大,到时候踏平青云门就指日可待。
此时,张小凡眼中已经没有擂台,仿佛回到了草庙村,陆雪琪一直劝他控制心魔。但是普智让自己杀了陆雪琪的声音不绝于耳,张小凡突然不受控制地怒目圆睁,祭起烧火棍冲着陆雪琪狠狠杀来。陆雪琪看张小凡如痴如狂的样子,忙劝张小凡清醒过来,张小凡反而不退而进,天琊剑和烧火棍巨大的威力洞穿了擂台。天琊剑和烧火棍发出的光圈把整个擂台笼罩起来,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陆雪琪再提一口真气,重重击中张小凡,他的身子向后飞去,重重地撞在栏杆上,张小凡这才清醒过来。陆雪琪告诉张小凡,他已经困入回忆中,此时受心魔控制,必须想办法消灭心魔,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走出困境。张小凡这才明白自己心中一直放不下草庙村被屠一事,他决心战胜心魔,把陆雪琪平安送出去,张小凡恳求陆雪琪出去后把自己杀了以绝后患。
恍惚中,张小凡好像纵身飞跃在草庙村街上,苦苦抵御心魔。陆雪琪劝张小凡多想一些高兴的事情,这样就能击败心魔,但是张小凡却感觉不到一丝希望,陆雪琪告诉张小凡,但凡只有一个人和他并肩作战,也不可以放弃自己,陆雪琪的话让张小凡似乎明白了什么。
擂台上,二认看似平静对峙,实则凶险万分,受到心魔控制的张小凡终于在陆雪琪的劝说下渐渐平静下来。只见二人脸露难过之色,突然一齐向后飞身倒下。
田不易看到张小凡倒在地上,急忙对张小凡实施救治,一月之后,张小凡终于可以下床劈柴。田灵儿以张小凡内伤未愈为由急忙阻止,并告诉张小凡,幸亏爹娘尽心救治才帮张小凡捡回一条命。田灵儿还兴高采烈地告诉张小凡,父亲一直爱面子,原来打张小凡的那一掌其实是给他清理淤血。张小凡是近三百年来除了田不易之外第一个在七脉会武中威风八面的大竹峰弟子,田不易自然会对他关爱有加。说着说着,田灵儿不知不觉地说到了齐昊,把自己和齐昊两情相悦的心声全部告诉张小凡,还向张小凡诉说父母反对自己和齐昊交往带给自己的委屈,固执的田灵儿坚决和齐昊在一起,张小凡只好对田灵儿和齐昊进行祝福。田灵儿只知道张小凡了解自己、懂得自己,却不知道张小凡心中深深的痛苦。
伤愈后,张小凡拜谢师父田不易。田不易再次询问这根棍子的来历,张小凡得知师父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只好谎称自己在后山水塘中捡到的。见多识广的田不易告诉张小凡,此物为血炼之物,已经与张小凡血肉相连。血炼之物会吸食主人鲜血,一旦吸食鲜血,就会把此人认做主人。不过驱使血炼之物为青云门所不齿,只有魔教中人方知一二。张小凡听到师父所说,确认这根棍子是血炼之物,不过还是以自己父母全被魔教所杀、并且自己根本不知道血炼之物为由谎称自己根本没有练习魔教功法。田不易让张小凡跟着自己到通天峰向掌门和其余各脉首座解释清楚。
通天峰玉清殿,道玄和苍松道长启用驱邪阵法以灵尊兽鳞检测张小凡身上是否具有魔教功法,结果证明张小凡身上并没有魔气。田不易闻言哈哈大笑,苍松仍然认为张小凡奸邪无比,定是魔教奸细。护犊心切的田不易以张小凡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这根棍子为由反驳苍松道长,二人在玉清殿尽逞口舌之利,还是道玄出面二人才停止争吵。面对苍松咄咄相逼,小竹峰首座水月再也看不下去,极力为张小凡开脱,指责苍松看不得别派出现出色的弟子。
青云门内部对张小凡的处理分成两种意见。田不易以性命担保张小凡和魔教无关,道玄也认为张小凡不像是魔教中人,何况这根棍子内敛其中,和魔教的凶物凶相毕露有所不同。苍松以魔教凶狠无比为由坚持宁可杀错不可放过,引得道玄厉声斥责。
道玄掌门决定兑现诺言,让张小凡留下黑棍,同时让萧逸才带领获胜的四人到风回峰修炼九仪鼎中的青云功法。张小凡走后,道玄指出苍松刚才所为与魔教根本没有区别,苍松近十几年来戾气渐重,实在令人担忧。苍松固执地认为张小凡和这根黑棍接触时间已久,以害怕张小凡到时候入魔为由要把张小凡逐出师门。田不易以张小凡是大竹峰多年才出现的杰出弟子为由据理力争,曾叔常想出一个折中方案,让自己的妻子和曾书书仔细研究之后,如果没问题再交给大竹峰。
鬼王宗门下,鬼王宗潜入青云门的密探告诉鬼王,青云门七脉会武胜出的四强分别为林惊羽、曾书书、陆雪琪、张小凡。旁边的碧瑶根本不敢相信张小凡这样不堪一击的青云门弟子竟然能入四强,由此看来青云门后辈乏人。密探告诉鬼王,张小凡是凭借一件奇怪的法宝才与天琊剑战成平手,鬼王认为张小凡能得此珍宝,定有不平凡的机缘。碧瑶听说这四人休养之后将前往空桑山,立即想去空桑山凑个热闹,鬼王想等待时机后发制人。
 
第10集剧情介绍
 
青云门藏有大内奸 张小凡历练赴渝都
按照约定,曾叔常催动法术,根据每人修行的功法不同把九仪鼎中的神功传给在七脉会武中取胜的四位弟子。曾书书获得的是可以降服灵兽的青木法咒,喜爱养小动物的曾书书自然欣喜若狂,林惊羽和陆雪琪也受功完毕,只有张小凡没有反应。曾叔常再驱法术,张小凡终于接受九仪鼎神功,他感觉以前身体里面相互冲突的青云法术和大梵般若功法融合在了一起,自然心中窃喜。传功完毕,曾叔常叮嘱他们四位勤加练习,然后让萧逸才和自己一起去安置九仪鼎。事成之后,曾叔常发现萧逸才脸色不对,急忙让萧逸才先回去休息。原来,萧逸才是鬼王宗在青云门的内应,前次到鬼王宗报信时,鬼王让萧逸才喝了兽神之血,提高他的功力,同时萧逸才要为此付出代价——月圆之时会短暂地变成嗜血怪物,眼中只有杀戮。此时,萧逸才的身体开始有了一些反应。
曾叔常走后,曾书书和林惊羽两人急忙为七脉会武期间对张小凡做的事情道歉,他们自然谈起了张小凡那根神秘的棍子,曾书书以青云门功法中的“天地万法,殊途同归”为由批评林惊羽不分善恶。曾书书告诉林惊羽,功法不分正魔,人心才分善恶,只要时时注意控制心魔,修身养性,就不会被法宝控制,旁边的张小凡若有所思。
 
为了张小凡补身子,曾书书拉着林惊羽和张小凡一起喝药酒。结束后,张小凡和林惊羽走在山路上,张小凡告诉林惊羽自己和陆雪琪比武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心魔,仿佛回到草庙村被屠的时候,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事另有隐情。这时,他们发现一个黑影从身边一闪而过,林惊羽一方面用信号告诉师父,另一方面和张小凡一起追赶。突然,一个人面兽身的黑影冲了过来,挠伤了林惊羽,情急之下张小凡急忙驱使法术和黑衣怪兽抗衡,他意外发现自己功力大进,已经可以驱使法术。这时,苍松道长得到信号,匆匆赶来,黑衣人仓皇逃跑。苍松让张小凡把林惊羽送回山,自己继续追赶黑衣怪兽。眼看就要追上黑衣怪兽,突然一个人拦住了苍松的去路,这人告诉苍松,自己知道炼血堂旧事,鬼王宗宗主会来找他,苍松沉思半晌,眼睁睁地这人离开。
这人追上人面兽身的怪物,发现他奔跑一番之后,已经还原成萧逸才的模样。此时的萧逸才后悔喝了威力如此强悍的兽神之血,挥手向那人打去,反被那人制住。原来鬼王早就发现萧逸才有问题,这才让他喝下兽神之血,同时让这人帮助萧逸才。面对歇斯底里的萧逸才,这人以萧逸才的名誉和解除兽神之血的控制为由威胁萧逸才,让他为鬼王宗所用。
苍松回来,发现张小凡和林惊羽在一起商量兽人的身份,谎称自己已经重伤兽人,同时警告张小凡千万别再对其他人说此事。
曾叔常向道玄汇报九仪鼎的相关问题,道玄隐隐感觉盗宝贼非同凡响,向苍松询问盗宝贼的下落,苍松谎称青云门戒备森严,黑衣蒙面人也许知难而退。道玄提醒他们居安思危,严防魔教入侵。苍松信誓旦旦保证不会让青云门落入危险境地。
张小凡和师兄弟一起练功时发现田灵儿拿着齐昊送的清凉珠入神地看着。趁着休息的时间,张小凡想劝劝田灵儿,发现田灵儿怒气冲冲地从师父的房间里冲了出来。田不易告诉张小凡,自己之所以看不上齐昊,不是因为他是通天峰弟子,而是因为齐昊目中无人、狂妄自大、心地不纯、难堪大任。田不易指责张小凡不争气,不敢追求青梅竹马的师姐田灵儿。张小凡以师父和师母之间的爱情为例劝师父为了田灵儿的幸福,让师父成全田灵儿和齐昊。
得知父亲同意自己和齐昊的婚事,田灵儿高兴地找到张小凡,一把抱住他表示感谢。
为了心爱的人幸福,张小凡舍弃了自己的幸福,舍弃了自己心爱的师姐田灵儿,自然是垂头丧气、郁郁寡欢。这时,曾书书前来安慰小凡,并以看望自己的外公渝都城城主为由怂恿张小凡跟着自己到空桑山探寻魔教的消息。张小凡顾及到自己的法宝已经被没收,曾书书马上拿出张小凡那根黑乎乎的棍子,原来,曾书书发现戒律堂几个月也没有找到这根棍子的破绽,鼓动彭昌等人起哄说戒律堂霸占青云弟子的法宝,苍松道长这才把棍子还给张小凡。
张小凡找到师父,还没有来得及表明下山的意思,田不易按照青云门门规就同意让张小凡下山历练,但是叮嘱张小凡记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原则,为师门争光。临别之时,众师兄和田灵儿依依不舍地送别张小凡。
二人乘着鲁班鸢一路前行,遇到一群飞鸟,鲁班鸢坠落在地,张小凡腿部受伤,曾书书只好搀扶着张小凡前行。他们走进一座破败的院子,发现狗爷和炼血堂逃出的弟子正准备前往渝都城中抢劫钱财。曾书书准备好好地教训他们一番。狗爷迷糊中发现好像有个鬼魅似的人影从跟前一闪而过,原来是曾书书和张小凡配合着用一些自制的机关法宝把狗爷等人吓得屁滚尿流,逃出这个院子。二人高兴地忘乎所以,一转脸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曾书书吓得魂飞魄散。镇静下来之后,那人称自己一直在江湖行医,因为面部有残疾,为了避免吓到孩子,这才戴着面具。此人发现张小凡腿部受伤,几下就把张小凡的腿治好。此人自称鬼先生,以这处义庄为家。
次日一早,鬼先生给曾书书二人指出前往渝都的道路,二人刚出院子,背后的门就吱的一声关上了……
    A+
发布日期:2017-01-03 10:20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