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41-45集剧情介绍


第41集介绍:
 
  经过晏大夫的调理,梅长苏的身子好多了,而到现在还没有童路的消息,交代甄平一定要尽早找到童路的下落。今日在正阳宫,皇后羞辱静妃,说静妃医女出生没有资格抄写佛经,梁帝知道后决定替静妃教训皇后。如今废太子已经折为献王离京,而越贵妃仍居嫔妃之首实为不妥,但降位太多也不合适,梁帝决定将越贵妃降为贤妃,静妃不解为何太子被废,贵妃就必须要降。
 
  听静妃说起惠妃被皇后为难之事,又说起惠妃的儿子宁王景亭,梁帝想起关于悬镜司的案子,要是交给靖王不合适,干脆就交给景亭审理悬镜司一案。蒙挚告诉夏江说梁帝对他递上去的口供不满意,夏江指出要是梁帝知道连蒙挚都是靖王的人会怎么想,蒙挚并不担心,因为夏江口供中指认梅长苏和靖王勾结,梁帝看了都不削一顾,现在可是不想多听到关于夏江的任何消息,而从蒙挚口中,夏江知道梅长苏的乌金之毒解了,很难相信。
 
  梁帝下旨削去朱樾的职位和爵位,而梅长苏这次因为靖王无缘无故被卷了进去,梁帝命靖王多去探望梅长苏并请教,靖王提议带上沈追和蔡荃一同前去,梁帝发现靖王是不解他的用意,不过也算了,就按靖王说的做。誉王被降为双珠亲王,退府幽闭三月,以观后效,越贵妃被降为二品贤妃,唯有静妃升为贵妃。靖王巧遇穆青,得知穆青刚见梅长苏回来,多次开口想问卫峥是否在穆王府,但穆青就是不让靖王有说出口的机会。
 
  梅长苏悠闲的看着飞流和蒙挚比试打闹,晏大夫让梅长苏不要看了,赶紧将药给喝了。靖王带着沈追和蔡荃一起来苏宅,梅长苏明白靖王这是为了以后大业完成后为他铺一条晋身之路,因为沈追和蔡荃以后会是委以重任的栋梁之才。誉王被降为双珠亲王很是消极,般弱劝说誉王要振作起来,而三月春猎则是反击的绝佳机会,可誉王还是很消极。
 
  中正官十八个副中正就按蔡荃为模版,至于中正官的人选梅长苏推荐程知忌,虽然其年纪已老,但绝对能当选此职。般弱偷偷潜进地牢告诉夏江说誉王要放弃,虽然誉王放弃,但夏江可不能放弃,他不甘心,知道璇玑公主给般弱留了个锦囊,喊般弱现在就打开那个锦囊。
 
第42集介绍:
 
  锦囊里是给誉王的一封信,写信的不是璇玑公主而是她的姐姐玲珑公主。般弱又回去找誉王,告知誉王背负的不仅仅是他的抱负,更是滑族的抱负,因为他身体里一直流的是滑族的血。
 
  朝中说誉王涉悬镜司和私炮坊一案责罚轻了,梁帝问高湛是否真的是这样,其实梁帝就怕誉王像其生母祥嫔一样偏执不化,听梁帝提起祥嫔,高湛有点紧张,梁帝明白祥嫔的身份这个秘密只有他和高湛知道,当初对誉王是有制衡太子之心,但誉王若是能够超越太子,天下何尝不能交誉王手下,可现在梁帝怎么能放心,这一切都是誉王咎由自取。
 
  看了信的誉王才知道他的生母祥嫔的身份,终于明白无论多么努力梁帝总对他忽近忽远,因为他永远无法成为储君,只是一颗棋子,以前压制太子,现在制肘靖王,当年梁帝是怎么得到皇位的,誉王一样可以做到,让般弱告诉夏江他会准备好三月春猎的计划。梅长苏交代穆青给他府上的客人也就是卫峥带句话,今天会带人去接他。卫峥来到苏宅见到梅长苏,一会靖王会来,梅长苏交代卫峥不要让靖王觉察出他的身份。
 
  靖王心中有很多疑惑,梅岭一役是否还有幸存,而单凭谢玉和夏江的十万大军赤焰军怎么可能被打成那样。静妃睡不着,起身对着在天上的宸妃说不知今晚靖王会听到什么样的真相,而小殊当年又到底经受了什么。当年击退大渝二十万大军力保北境防线不失是赤焰军的功劳,靖王没想到远在帝都金陵的梁帝却仅凭谢玉和夏江的密报和一直以来对赤焰军的猜疑和忌惮,灭掉了赤焰军。
 
  当时赤焰军本以为会等到聂锋,然而却等到了谢玉的十万大军,而赤焰军全都死在谢玉带来的十万大军自己友军的刀下,当时战场有多惨烈,血流成河,靖王听了愤怒又痛苦,知道他的小殊是真的再也回不来了,整整十三年了,他多想为此案昭雪,此案皇上钦定牵连甚广,不是说翻就能翻的,梅长苏劝靖王为今之计当暂压悲愤徐缓图之,只要靖王目标坚定,就不要担心此事不成,如果靖王想要达成最后的目的,梅长苏交代靖王此刻不能提重审赤焰一案,靖王也提醒梅长苏他最后的目的就是昭雪此案,其他可以靠后。
 
  四姐假装要放了童路一起逃跑,提醒童路不能再回江左盟了,因为他的主人梅长苏已经死了,在悬镜司被人下了毒,童路不相信,要知道梅长苏当年那么凶险的火寒毒都熬过来了,此时般弱出现,童路这才知道他心中的隽娘四姐是背叛他的。此次春猎靖王,梅长苏和静妃同梁帝随行,梁帝发现靖王最近好像没什么精神,有心事似的。
 
  到了营地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静妃要靖王请梅长苏去见她,等待的期间,静妃很是焦急,当靖王带着梅长苏前来时,看着梅长苏的静妃都失神了。听说梅长苏怕冷,静妃还说落靖王要给梅长苏的帐子里多安些炭火,而梅长苏冒风前来,静妃要给梅长苏沏姜茶,靖王很是疑惑静妃为何如此关心梅长苏。静妃故意打翻茶水想要看梅长苏手上的痣,只是结果却很失望。
 
第43集介绍:
 
  静妃提出为梅长苏切脉,靖王不解,梅长苏身边可是有名医,静妃告知作为医者想多看些病例。为梅长苏切脉时,静妃忍不住难过,导致情绪波动大,借口要靖王去给梁帝请安,靖王才跟梁帝请过安,再说此时梁帝正休息,但明白静妃这是支开他。
 
  静妃难过哭泣,忍了那么些年,终究是忍不住了,知道梅长苏中了火寒之毒,这可是奇毒之首,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可小殊以前长的那么像林帅,虽然容貌变了,但梅长苏他一直是林家的儿子,要还林家一个清白,也希望静妃为了他好,千万不要告诉靖王他的身份,现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了,他有分寸,会好好照顾自己。
 
  静妃从来没有如此失态过,可靖王又不想让静妃担心,问梅长苏和静妃到底谈了什么,梅长苏只说静妃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而靖王不问也是一种孝道,梅长苏是绝对不会说,若是靖王实在好奇就去问静妃。梅长苏有点后悔去见了静妃,如此一来靖王自然起疑心,蒙挚建议梅长苏直接告诉靖王他的身份,但梅长苏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皇后不同意誉王举兵造反,但目前的形势誉王必须这样做,并要皇后下诏接管接管为他所用,而他攻打九安山的计划一定能成功。
 
  豫津跟梅长苏说起庭生长开了,纪王爷都注意到庭生了,正说着时听到了营帐外有声响,梅长苏看见了宫羽,原来宫羽放心不下梅长苏因此女扮男装混进禁军队伍中,但禁军里已经安排了盟里的兄弟,梅长苏希望宫羽回去。四姐将童路放了,让他想办法告诉他盟里的兄弟说誉王要谋反,可四姐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童路跟甄平汇报说誉王正联络庆历军要攻打九安山,甄平一路杀出城外去了九安山跟梅长苏汇报。
 
  夏江实在想不通,梅长苏没有拿到乌金丸的解药怎么就解毒了,般弱问是否跟梅长苏中的火寒毒有关。誉王已经控制住了京城的禁军,还前去调动庆历军,借口说是靖王劫持了梁帝谋反。梅长苏不建议此刻将誉王谋反之事告知梁帝,因为这样梁帝就会起身回京,誉王知道后就不会前行,这样根本没有证据证明誉王谋反,虽然消息不能禀报给梁帝,但得到消息后他们最起码能提前布防,梅长苏突然从靖王腰间拔出刀剑,这一熟悉的动作让靖王想起了林殊。
 
  誉王谋反率庆历军沿途袭击禁军警哨已向猎宫杀来,梁帝听了愣住了。梅长苏要靖王去调纪城军前来才能解如今困境,虽然说了回程,但蒙挚想知道出口都被庆历军堵死了,靖王怎么出去,靖王可以出去,后边有个陡坡,只有他和小殊知道,但从梅长苏的计划来看是知道这个地方的,问梅长苏说不会又是霓凰告诉他的,梅长苏回答确实是霓凰说起,没想到在此时起了作用,但靖王还是有所怀疑的。
 
  梁帝急召靖王觐见,要为靖王写诏书,靖王告知没有兵符是调不动纪城军,梁帝好奇为何要调纪城军,靖王告知了此时的形势,梁帝将兵符交于靖王,江山社稷可系靖王一身,靖王保证三天时间内一定能赶回来,定不辱命。靖王在三天内定会回来,只是担心还在山上的梅长苏他们,梅长苏希望靖王此刻要以江山社稷为重。
 
第44集介绍:
 
  猎宫这边他们只有三千禁军,梅长苏知道此刻只能主动出击打乱誉王的计划来个先发制人,否则他们必败无疑。庆历军惨败,誉王没想到靖王倒是会主动出击,决定就地安营扎寨,听此消息,梅长苏不相信誉王不会过来,知道这只是誉王制造的假象,而誉王肯定会包抄他们,安排蒙挚拂晓前在山腰设伏,决不能让他们形成合围之势。梁帝早就料到会有誉王举兵反叛的这么一天,誉王毕竟是玲珑的儿子。
 
  庭生想要上战场杀敌,于是梅长苏给庭生布置了一个任务,就是和宫羽赶往猎宫保护梁帝他们的安全。因为有所防备,大家已经撤出营帐并设了埋伏,庆历军伤亡惨重,誉王明白靖王单单撤退已经来不及了,而弃营肯定是去搬救兵,但不管如何,誉王一定要拿下猎宫。已经第三天了,甄平不知靖王能否在黄昏前回来,但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倒下,梅长苏告知他们都不会倒下的。
 
  蒙挚带着三千禁军守住宫墙,庆历军已经越来越逼近城门,蒙挚下令放箭。猎宫里的梅长苏听着外面杀敌的声音,心里很是不安。庆历军朝猎宫里放带火的箭,战况十分惨烈,很快誉王的重甲兵上来了,可禁军的弓箭和石头都用完了,但静妃相信靖王一定会来的。存亡之际,梁帝呼吁众大臣同力杀贼。叛军最终砸开了宫门这个最后一道防线,蒙挚和甄平带领禁军一起奋勇杀敌,而豫津,飞流和宫羽也在沙场杀敌。
 
  算算时间,梅长苏知道靖王就快赶到了,此时援军到了,是霓凰带兵前来,禀报梁帝说靖王正在清扫各路叛军,很快就会跟梁帝复命。誉王现在已经无路可退,靖王劝他还是降了。宫羽受了点皮外伤,梅长苏安排豫津将宫羽带到后面去让医官照料。梅长苏关心蒙挚的情况,蒙挚没事,只是兄弟们伤亡惨重,活下来的已不足三成,梅长苏知道此役虽然凶险,但此后是没有人能阻挡靖王了。
 
  靖王回来了,静妃心疼受伤的靖王,靖王回答只要梁帝和静妃安全,自己受的皮外伤根本不算什么,梁帝决定纪成军还是交由靖王支配,让他好好休息,只是外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靖王要等料理清楚再休息。靖王已经将誉王关押,梁帝亲自提审誉王,痛骂誉王举兵谋逆,就他那样的品行还妄想当储君,真是瞎了眼才宠爱誉王这么些年,誉王回答玲珑瞎眼当年才看上了梁帝。
 
第45集介绍:
 
  当年玲珑公主率滑族助梁帝登基,最后只能选择让玲珑跟滑族一起消失,而誉王的生母是祥嫔,誉王听了都要疯了。誉王谋逆,罪大恶极,梁帝下诏将其单独关押,任何人不得接近。誉王败了,誉王妃请求皇后替誉王说情,皇后自身难保,能拿什么救誉王,祁王是梁帝的儿子,可当年梁帝照样杀了祁王。
 
  梁帝决定将那些参与举兵造反的将军和士兵统统就地处死,靖王以为兵士并不知情,只是听从将军的号令,请求梁帝开恩,最终梁帝决定那些士兵的死罪暂免。金陵城还有七千禁军,蒙挚决定先带十万兵马回金陵城,待情况稳定后梁帝再回城。听说九安山消息有变时,霓凰就很担心梅长苏,还说起宫羽,梅长苏解释并不是他叫宫羽来的,是宫羽自己混进禁军,霓凰决定之后梅长苏的帐前看护就由自己负责。
 
  梁帝给靖王看了夏江的口供,夏江非说梅长苏是祁王的旧人,梅长苏跟靖王解释是他告诉夏江的,为的是激怒夏江,让夏江不稳露出破绽。戚将军抓了一年多的怪兽今日终于抓到,梅长苏想看那所谓像人的怪兽。那满是毛的怪兽看见梅长苏后躲了起来,梅长苏和声细语的劝毛人不要害怕不会伤害他,让他抬起脸,梅长苏抓住毛人的手,只要相信他,有他在一定会好起来。突然毛人眼睛红了,戚将军担心毛人会吸血,但梅长苏相信毛人不会伤害他,请大家帮他将笼子打开,他要带着毛人照顾。
 
  列战英跟靖王汇报说梅长苏一直安慰那个毛人,喂他吃了药,命人抬水给毛人洗澡,还割了自己的血给毛人喝,靖王实在是不解。今天发生的事让霓凰很担心,特地前来看梅长苏。梅长苏知道毛人手上戴着赤焰军的手环,上面会刻着名字,就想知道这个毛人是不是他常常惦记的那个人,梅长苏看了手环上的名字,这人真的是他一直惦记的聂锋,十分痛苦,告诉说他是小殊。梅长苏对靖王有个不情之请,恳请静妃为他医治毛人,因为目前的状况只有静妃才能医治,已经夜深,靖王答应明天会跟静妃说。
 
  静妃诊断过,聂锋的毒性不深,只是火寒之毒为奇毒之首,再说中毒已久。梅长苏写了封信,派甄平给蔺晨送去,可飞流却将信鸽给抓了回来,飞流是担心甄平欺负他,甄平解释是真的有正事,飞流这才放了信鸽。静妃为聂锋扎了针,知道梅长苏认识解此毒的人,梅长苏已经给那人写信了,但毕竟路途遥远,静妃表示这段时间聂锋要是反复,可随时喊她过来。靖王见梅长苏和静妃不像刚认识,静妃解释是才知道梅长苏是故人之子,久在还在学医之时。
 
  靖王还是疑虑不解,相信每个人都有秘密,可他觉得他被孤独起来,时常想起过去,有祁王,有小殊,静妃觉得靖王心头的重负,只有他自己能承担,但以后回过头会发现现在在他身边也是有朋友扶持的。梅长苏知道聂锋历经千幸万苦就是为了见到夏冬,答应回到京城会安排他们见面,并安慰聂锋不要担心,相信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夏冬都不会嫌弃他的。梅长苏将他的药给了聂锋,导致他的身子受不了,飞流找来了靖王,靖王看见梅长苏那样很是担心,赶紧前去请来静妃,静妃看了后,梅长苏的情况算是稳住了,而迷糊中的梅长苏喊着父帅,还喊着靖王的名字让他不要怕。
    A+
发布日期:2016-12-28 16:07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