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看你》第21-25集剧情介绍

第21集 郑楚为爱决定接手艾美 姗姗自杀逼迫晓秋离开
郑楚告诉苏畅陈嘉明逼苏芒还债的事情,苏畅为自己没能保护好姐姐而内疚,他要跟郑楚一起想办法。晚上郑楚从苏畅那里拿来苏芒家的钥匙,他担心苏芒,趁着苏芒睡下了偷偷进了苏芒家,这些天的烦恼让苏芒总是做噩梦,郑楚看着苏芒,心一阵疼。苏芒睡不踏实醒来看见郑楚,吓了一跳,二话不说的把郑楚赶出了家门。早上郑楚追上苏芒的车,想跟苏芒解释自己只是担心她才进到卧室的,苏芒此时就像一只刺猬一样,树立起自己所有的保护刺,暴躁地拒绝任何人的靠近,郑楚咨询专家,对方告诉他根据他描述的孕妇这个时候有这些异常的表现,可能是患有孕妇忧郁症了,郑楚心忧。 郑楚求郑美玲帮忙借给自己500万,郑美玲对郑楚的突然借钱并不意外,原来郑美玲早就知道了苏芒最近在筹钱,甚至到了卖车卖房的地步,郑美玲告诉郑楚,以苏芒的个性这钱她是不会收的,郑楚着急地拜托姑姑能再想想办法,郑楚说这几日苏芒的压力太大,都有些抑郁了,郑美玲看着郑楚,认真的说自己可以做那个买家,全款买下苏芒的房子,可是郑楚必须接手艾美集团,郑楚听到这里,踌躇起来,郑美玲给郑楚时间,让他回去想清楚,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 郑楚一路紧紧跟着苏芒,生怕她有什么闪失,苏芒下车去走走,郑楚跟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终于下定决心给姑姑打电话,他同意了郑美玲之前的提议,自己会接手艾美集团,也希望姑姑能尽快买下苏芒的房子。苏芒回家就接到买家的电话,对方一口价同意全款买下苏芒的房子,苏芒终于松了一口气,郑楚听到苏芒打电话,回到自己家里,无力的靠在墙上,神色复杂。 姗姗开始接近唐明的母亲,陪着唐母逛街,给唐母哄的很开心,唐明终于下定决心给姗姗打电话,告诉姗姗自己不能再和她假扮情侣,姗姗着急地问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了,还是唐明有喜欢的人了,唐明如实答复姗姗自己喜欢的人是晓秋,之所以决定跟姗姗说清楚,也是不想因为自己再影响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了,姗姗听到晓秋这个名字,心中恨意骤增,她暗暗告诉自己,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的。 唐明在老酒吧精心为晓秋布置惊喜,他要在今天跟晓秋正式告白,准备就绪后,唐明紧张又幸福地等待着,时间慢慢过去,唐明给晓秋打电话,晓秋已经到酒吧门口,唐明眼神中满是期待的目光坐在座位上等待心上人的到来。姗姗突然给唐明打电话,姗姗在电话里威胁唐明,如果自己现在看不到他,那么就自杀,唐明惊讶,晓秋正好这时候进来,唐明慌忙的告诉晓秋姗姗要自杀,说完唐明飞速离去,晓秋呆了两秒赶紧转身奔去。 唐明和晓秋到了姗姗家,此时姗姗站在楼顶边,再往前一步就要掉下去,这一幕把晓秋吓得整个人脸色唰白,唐明紧张的安抚姗姗的情绪,让她先下来他们好好谈谈,姗姗故作眼神迷离状说自己不儍,如果自己下来,唐明和晓秋就会双宿双飞,哪还有自己说话的份,晓秋安抚姗姗说从小到大,她要什么自己都会让给她,现在只要她下来,自己什么都答应,姗姗趁机告诉晓秋,让她离开唐明,永远离开唐明,晓秋答应了姗姗,唐明不可置信的看着晓秋,可是晓秋只是紧紧盯着姗姗,避开了唐明的目光。姗姗见晓秋答应自己,便从天台走了下来,晓秋看到姗姗安全,面无表情的告诉她,要记得答应自己的话,珍惜生命,说完晓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唐明告诉姗姗,用死亡逼迫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姗姗不信地问道刚才他那么紧张自己不就是证明唐明喜欢自己吗,唐明不愿跟姗姗解释,转身去追晓秋,姗姗在身后表情扭曲暗道,我会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的。 唐明追上晓秋,他紧紧抓着晓秋的胳膊哀求她不要走,晓秋低头努力不去看唐明的眼睛说道,自己只有姗姗这一个妹妹,刚才唐明那么紧张姗姗也说明他心里是有姗姗的,那就好好爱姗姗,把自己的那一份爱也都给姗姗吧,唐明急切地解释道自己是个医生,任何人自杀自己都会紧张,晓秋狠心推开了唐明的手,只留下一句什么都不重要了,唐明,不要再找我了,决然离去,唐明看着晓秋离开的背影,自己的告白还没有说出口,可是却要失去心爱的人了。 苏畅决定为了帮苏芒挺过难关,决定把魔术馆卖掉,果果陪着苏畅在魔术馆里环视留恋,果果心疼地问苏畅一定要卖掉吗,苏畅笑了笑说道,从小都是姐姐罩着自己,现在自己长大了,该是他保护姐姐的时候了,这魔术馆是自己唯一的宝贝儿,也是自己最值钱的东西吗,果果娇嗔道难道自己不是他的宝贝吗,苏畅扶着果果的肩膀,眼神坚定道自己是个男人,就要顶天立地,果果看着苏畅,眼神中都是爱慕的光芒。 苏畅来找苏芒,看到苏芒家里都打包好了东西,连沙发都用白布盖上,苏畅惊讶,苏芒告诉苏畅,自己不再反对他和果果了,苏畅颇有担当道让苏芒把房子买回来,钱的事他来想办法,苏芒无奈道如果但凡有办法自己也不会卖这个房子,自己暂时可能要住到魔术馆去了,苏畅支支吾吾道为了筹钱自己已经把魔术馆卖了,苏芒心中一阵难过,她坚持让苏畅把魔术馆买回来,苏畅赶忙嬉皮笑脸地安慰苏芒,自己手艺还在,分分钟几场魔术就赚回来了,苏芒破涕而笑。 陈嘉明给苏芒打电话要钱,苏芒让他等着,自己马上就到,苏畅要跟着一起去,被苏芒拒绝了,苏芒走后,郑楚回到家中,苏畅告诉郑楚他姐去给陈嘉明送钱了,郑楚不放心要去追,他临走告诉苏畅,等苏芒回来告诉她买房子的人说了她可以暂时住在这里,不用着急搬走,苏畅明白了,这个房子这么顺利找到买家,这幕后肯定是郑楚在帮苏芒。郑楚只告诉苏畅,这房子是自己姑姑买下的。苏芒来到约定地点,陈嘉明拿到钱还不罢休,他要让苏芒跟自己复婚,苏芒觉得这种人渣简直不可理喻,苏芒不想再废话转身要走,陈母却出现,强拉着苏芒要她跟自己回英国给肚子里的孩子做个DNA检查,陈嘉明告诉陈母那个孩子不可能是自己的,可是陈母就是不信,苏芒实在看够了这对母子,陈母还要强拉苏芒,郑楚赶了过来,把苏芒护住自己身后。 陈嘉明扬言苏芒最好是跟自己复婚,不然他过的不幸福,也不会让苏芒得到幸福的,郑楚实在忍无可忍,上前重重给了陈嘉明一拳,陈嘉明吃痛,他无耻地告诉郑楚,苏芒的孩子是买的精子,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苏芒想要阻止他,可还是晚了,郑楚听完震惊。陈嘉明看着郑楚的反应,得意的告诉苏芒,本来她替自己解决了债务,想要告诉她一个秘密,可是现在却不想说了,按照苏芒遇事就躲的性格,她在国内也过不下去了,自己在英国等她。 苏芒开车在路上疾驰,郑楚骑着自行车在后面狂追,苏芒从后视镜中突然看见郑楚翻车摔倒在地,赶紧停车奔跑过来,苏芒骂郑楚不要命了吗,郑楚抱住苏芒,苏芒歇斯底里地喊着郑楚是不是故意摔倒的,自己的死活和他没有关系,自己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郑美玲让自己在郑楚和前途面前做选择,自己选了前途,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郑楚突然吻住苏芒,紧紧搂住她,他告诉苏芒自己根本就不相信是因为姑姑开的条件她离开自己,他要怎么做才能让苏芒相信,自己愿意做这个孩子的爸爸,哪怕他们以后只有这一个孩子,自己也愿意,苏芒眼中聚起泪光,她深情回望郑楚,可是郑父和郑美玲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响起,把苏芒心中的爱意又强压了下去,苏芒眼中的依恋渐渐暗淡道,自己不相信郑楚会像爱亲生孩子一样爱自己的孩子,自己是个母亲,在郑楚与孩子之间,自己更爱孩子,说完苏芒头也不回的往车那里走,郑楚在身后楞了一下,冲着苏芒喊道,苏芒,我不会放你走的!转过身的苏芒,早已泪流满面。
第22集 郑楚黯然离职苏芒压抑自己 姗姗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果果要参加比赛,心情紧张,来到狗舍跟可乐玩耍,苏畅找到果果,在苏畅的鼓励下,果果决定努力拼一把。托尼和苏畅陪着果果来公司,没想到还有果果的粉丝群在公司门前等着果果,为她加油,给予她鼓励,果果感动到不行,她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即使自己只有一个粉丝,也要为了他们拼尽全力,成为他们的骄傲。 苏芒回到家,白天她对郑楚说的那些狠心的话,在苏芒的脑海里一遍一遍过,苏芒看到桌子上的纸条,上面写着“You jump,I jump ,Mr chu,”正好苏畅打来电话,苏芒一看那破字就知道是苏畅写的,苏畅告诉她买家要出国,暂时不会住在这里,让苏芒可以继续住一段时间,苏芒不解问道既然都要出国,为什么还要买房子,苏畅赶紧掩饰道有钱人的心思谁知道呢,苏芒没有继续问下去,苏芒认真的嘱咐苏畅,既然认定了,就要和果果好好在一起,自己这个做姐姐的支持他们两个,苏畅觉得苏芒这样有点怪怪的。 郑美玲跟郑楚视频,问他什么时候辞职,只有他接受艾美,自己才能安心回去治病,郑楚答应姑姑,明天就去辞职,苏畅给郑楚打电话,他觉得苏芒这两天怎么跟自己聊天像交代后事似的,郑楚知道苏芒为了孩子也不会乱来的。晚上郑楚给苏芒做好了饭,放在苏芒门口,敲了门,转身离开了,苏芒开门看见地上的保温盒,抬眼看了看对面紧关的房门,神色落寞。 苏芒把饭盒拿回家里,一边吃一边跟蔡玲通话,苏芒告诉蔡玲自己要回英国,她会尽快忘掉在国内发生的一切,蔡玲叹气道,陈嘉明还真说对了一句话,苏芒真是个遇事就逃的性格,蔡玲告诉苏芒,自己会帮她安排相关事情,她把工作交接好就可以了。苏芒一口口吃着郑楚为自己做的饭,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郑楚在家一遍一遍的教着伯爵说着“苏芒,郑楚爱你,苏芒,郑楚爱你”。苏芒开窗户,伯爵飞了进来,苏芒听到伯爵学舌,泣不成声,她哭着说傻瓜,你会遇见更好的,自己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结果伯爵回家后,就只记得了傻瓜两个字,郑楚偷偷给苏芒准备一双她很早就看上的鞋子。 第二天,费奕来到苏芒办公室,费奕实在看不过去苏芒这样压抑自己,他建议苏芒应该出去走走,散散心,两人正说着,郑楚面无表情的进来,苏芒故意冷淡着说艾美之旅做的不错,自己会跟公司请示给他加薪升职,郑楚将辞职信放在了苏芒的面前,苏芒问原因呢,郑楚盯着苏芒道,我已经没有待下去的理由了。苏芒刻意回避道自己倒是忘了,郑楚马上就是艾美集团的接班人了,当然不需要在MG这样的小地方练手了,郑楚无所谓地笑笑道,随便你怎么想吧。郑楚说道如果当初她没有不让自己辞职,也许现在结果会不一样,苏芒强装淡定道辞职信拿去人事部,不必给自己,不久自己也要离开了,郑楚惊讶问她去哪,苏芒故作轻松说听费总的,去休假,费奕惊喜道自己可以陪着,苏芒打断他的话,叫着郑楚去跟同事们告个别,郑楚离开前低声跟费总道,我的女人我来陪。 郑楚和众人不舍告别,收拾好东西,静静的站在苏芒办公室外面,苏芒知道郑楚就在那里看着自己,她强忍着不去看他,脸上还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郑楚深情望着苏芒,想着这一路走来两个人之间的点点滴滴,郑楚知道这个女人的所有坚强,所有脆弱,所有隐忍,所有可爱,郑楚转身潇洒离去,苏芒追着郑楚的背影,眼泪悄然滑落。 郑楚在楼下碰见苏畅和果果溜达,苏畅告诉郑楚,他和他姐的事情包在自己身上,郑楚嘱咐两人,苏芒可能要休假一段时间,让他们两个人这段时间多陪陪苏芒。苏芒告诉苏畅两个人,自己决定回去英国了,苏畅和果果都强留着苏芒怎么着也得过完生日再走,苏畅和果果决定到时候就是绑也要把郑楚绑来。 郑楚唐明两个失意的男人,在拳馆挥汗如雨,直到瘫倒在拳台上。两人打完拳去喝酒,唐明将这些天他和晓秋还有姗姗发生的事情告诉郑楚,郑楚听了觉得不可思议,他问唐明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姗姗的事情,都能让姗姗为他去自杀,唐明惆怅道自己跟姗姗只是朋友,本来都准备好跟晓秋告白了,这么一来,自己根本就联系不上晓秋了。郑楚鄙视唐明道,他明知道姗姗喜欢自己,可是却分不清朋友和情人的界限,他这样犹豫来犹豫去,才是对她们姐妹两最大的伤害,唐明沉默片刻,像是想明白了什么,高举酒杯喊着自己明天就去找晓秋,要完成那天的告白,兄弟两个人碰杯畅饮,不一会就醉倒在桌子上。 姗姗给唐明打电话,郑楚听见顺手接了起来,郑楚迷迷糊糊的把姗姗的声音听成了晓秋,告诉晓秋唐明明天要去跟她告白,要追她到天涯海角,姗姗心中恨意肆起,她从郑楚那里问来了地址,她决定要抓住这次机会。 姗姗将唐明带回自己家里,她故意给晓秋打电话,让她明天无论如何来自己家里一趟,姗姗把家门上的密码告诉晓秋,让她明天自己进来。 酒吧老板给苏芒打电话,告诉她郑楚在自己这里喝的不省人事,郑楚手机里她的号码拨出去的最多,想让苏芒把他接回去,苏芒挂掉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给郑美玲拨了过去,告诉她郑楚喝多了,希望郑美玲可以去接他。苏芒知道自己既然决定跟郑楚彻底断了,就应该断的利落,可是,想的清楚和能不能做到是两回事。早上郑楚依旧是将饭盒放在苏芒门口,敲了门人就回去了,苏芒开门看着放在地下的饭盒,默默无言。第二天郑美玲约见苏芒,她告诉苏芒,自己就要回英国了,苏芒承诺自己也马上要走了,所以不会再和郑楚发生什么了,郑美玲也敞开心扉告诉苏芒,其实没有这个孩子,她不会阻拦她和郑楚,苏芒淡笑道自己不会放弃这个孩子的。
第23集 郑楚命运重演求婚再次失败 珊珊计谋得逞唐明同意结婚
清晨,晨光熹微,晓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珊珊在电话里一定要自己今天来一趟,可是既然她决定离开,还是忍痛想给予唐明珊珊祝福,晓秋进了珊珊家,眼前的一幕让她整个人目瞪口呆,珊珊卧室的床上,唐明珊珊赤身裸体紧紧抱在一起,珊珊醒来看见晓秋,故作惊讶状,唐明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一脸惊愕的晓秋站在自己面前,而自己身边居然躺着珊珊。 晓秋转身跑走,珊珊去追晓秋,唐明也起身穿上衣服想去追晓秋,结果出门看见晓秋扔下的礼盒,里面是一对镯子,还有张字条,上面写着她祝福唐明和珊珊。珊珊追上晓秋,晓秋不愿多说,只告诉她自己死心了,也会离开上海,说完晓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珊珊在身后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唐明还是没有追上晓秋,他回到珊珊家,满是疑惑地问道自己昨天晚上和珊珊到底发生了什么,珊珊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道自己只是想跟他在一起,还没有想到结婚,可是万一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怀孕的话....唐明实在头疼,他告诉珊珊自己会对她负责任,但是现在自己需要时间静一静。 苏畅和果果决定借着给苏芒准备的生日派对,让郑楚向苏芒求婚,郑楚觉得这是自己挽回苏芒最好的机会,于是他精心挑选了钻戒,这次他不会再让苏芒离开。郑楚从艾美开完会在地下车库碰到了唐明,结果唐明二话不说给了郑楚一拳,唐明怒骂郑楚,他想关心珊珊为什么不自己去,还把自己塞给珊珊,他明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晓秋啊,郑楚被唐明这么一骂,也是蒙圈了,郑楚解释自己昨天晚上接到的明明是晓秋的电话,自己还告诉晓秋唐明要跟她告白来着,结果郑楚打开唐明手机,来电上赫赫写着珊珊的名字。郑楚看着万念俱灰的唐明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唐明紧紧握着晓秋留下的对镯,眼角滑过硕大的泪珠,最后唐明似乎下定了决心,转身离开了。 晓秋陪着苏芒到了生日派对上,晓秋看出气氛的不一样,她担忧着看向苏芒,苏芒只道自己这个主角走了,戏还怎么演,派对上,苏畅提议玩天黑请闭眼的游戏,灯灭了,旅游部的同事们用幻灯片在大屏幕上放着郑楚和苏芒的一张张照片,苏芒看到早已泣不成声,结果游戏的最后郑楚要跟苏芒求婚,却发现苏芒已经跑掉了。 苏芒转身跑出大厅,郑楚拿着戒指追了出来,苏芒带着郑楚去了老房子的展览厅,郑楚疑惑问道为什么带自己来这里,苏芒冷然道自己是在这里喜欢他的,也就从这里结束吧,一段不被祝福的感情,是无法坚持下去的,郑楚把自己精心为苏芒准备的鞋子送给苏芒当作生日礼物,苏芒忍住心痛收下礼物准备离开,郑楚突然单膝跪地拿出准备的戒指,一字一句地对苏芒说,自己会让她看见幸福的,苏芒狠下心一手打掉了郑楚手里的戒指,声嘶力竭地喊道,自己不爱他了,不爱了,说完,苏芒离开,留下郑楚一个人在原地怔住。 苏芒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苏畅在家里等着她,苏芒拿起桌子上的蛋糕就往嘴里塞,苏畅拦不住她,只能心疼的看着苏芒,苏芒告诉苏畅自己明天下午六点的航班回英国,苏畅求苏芒,明天是果果魅力好声音的比赛,希望苏芒可以去给果果加油,苏芒答应了。 唐明去找珊珊,他质问珊珊昨天晚上郑楚是以为电话里的人是晓秋才告诉她地址的,是不是,珊珊知道瞒不住唐明,只好承认自己是担心他,才不得已冒充晓秋的,珊珊故意说自己不会强迫唐明,如果他反悔可以不对自己负责任,唐明心中十分烦躁,开着车在路上疾驰,珊珊坐在副驾驶也吓坏了,终于唐明冷静下来,决定带珊珊回家。 唐父听到唐明说要娶珊珊,顿时暴怒,坚决反对唐明的这个决定,果果回到家知道唐明的这个决定,更是跟唐父一起反对,珊珊实在听不下去,将自己和唐明发生关系的事情告诉众人,唐母听到珊珊可能会有唐明的骨肉非常欣喜,最终唐父还是同意了唐明和珊珊的婚事,只有果果始终觉得这是珊珊使得阴谋诡计,可是看着懦弱的唐明,果果也是无计可施。 珊珊兴致高昂的研究婚礼宾客名单还有婚纱,唐明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珊珊跟唐明撒娇让他给自己做参考,唐明告诉珊珊她喜欢就好,自己在想果果比赛的事情,唐明把果果比赛的门票给了珊珊,告诉她如果有时间去给果果加油,至于宾客不必太紧张,一场婚礼而已,说完唐明就离开了,珊珊恨恨地将门票撕碎,暗自道自己一定会让这些宾客都知道,她陈珊珊是唐明的妻子,她的地位不可取代。 苏芒拉着晓秋去坐摩天轮,晓秋不理解苏芒那么恐高为什么还勉强来做这件事,苏芒坐在渐渐升高的摩天轮里,略带紧张的告诉晓秋,自己要克服恐高症,就像克服掉郑楚一样。苏芒告诉晓秋自己要回英国了,晓秋同样也准备离开上海回去丽江开客栈,晓秋问苏芒走之前不打算跟郑楚告别吗?苏芒黯然道不必了,苏芒感叹晓秋太软弱,才会让珊珊有机可趁,两个难姐难妹,感叹着可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果果的比赛现场,苏畅深情望着台上的果果,郑楚则在观众席中四处寻找苏芒的身影,果果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独特的嗓音最终赢得了导师的认可。郑楚终于在人群中看到苏芒,可是一晃神的功夫,苏芒就不见了,郑楚问苏畅这两天苏芒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苏畅反应过来说道,苏芒这会儿没有出现该不会是把航班提前了吧,郑楚这才知道苏芒决定离开上海回英国的事情,郑楚不顾一切的往机场赶去。
第24集 苏芒狠心离开上海 唐明决定丽江追爱
机场里,两对深爱彼此却又不能在一起的情侣,连分手都如此心酸,唐明知道晓秋要离开上海,疯狂的在机场寻找晓秋,终于晓秋接了唐明的电话,只说了一句,唐明再见,唐明再打过去,已是无人接听。 苏芒在候机处,手里抱着郑楚送给自己的接吻鱼抱枕,有个小姑娘提示苏芒,这个鱼身上的二维码也许会是一封情书,苏芒扫开二维码,果然郑楚真的写了一封情书,苏芒泪流满面读着情书里的一字一句,和郑楚在一起的所有回忆都在苏芒眼前回放,苏芒知道纵使自己走到天涯海角,在内心深处,永远都忘不掉郑楚,因为那是自己深爱的人,可正是因为深爱,苏芒明白自己必须要离开。 等郑楚拼命赶到机场,还是晚了一步,苏芒的航班已经飞走了,郑楚在机场遇到同样低落的唐明,兄弟两个人互相嘲笑,就连两个人心爱的女人都在同一天离开。唐明和郑楚去喝酒,郑楚接到费奕的电话,就把他也拉来一起喝酒,费奕看着两个人喝的状若疯癫,他拉着郑楚道自己是来跟他谈谈苏芒的,如果郑楚不去追,那自己可去了,此时的郑楚喝的醉醺醺,根本听不清楚费奕说了什么。 唐明给自己喝到吐,厕所里,唐明接到了珊珊电话,唐明带着嘲讽跟珊珊说道,晓秋已经回丽江了,她还担心什么,珊珊强压下怒气要去接唐明,唐明不让,嚷着没事自己就挂电话了,珊珊顺势将电话扔到一边,小姐妹在旁边问珊珊那天晚上她和唐明的好事怎么样,珊珊苦笑道哪有什么好事,唐明喝的烂醉,两个人根本什么都没做成,小姐妹安慰珊珊反正都要结婚了,等婚后还怕没有孩子嘛,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唐明并没有挂掉电话,这一番话让唐明一下子就清醒了,唐明拿着手机的手禁不住的颤抖,心中懊恼自己就这样错过了晓秋。 第二天唐家婚礼上,珊珊精心打扮,她要让自己今天成为全场的焦点,唐父虽然极不情愿这门婚事,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接受了。郑楚来给唐明做伴郎,结果所有都准备好了,唯独唐明这个主角迟迟不到,果果跑上红毯告诉众人,珊珊用计骗取唐明跟她结婚,这个婚不能结,珊珊怒斥果果欺人太甚,场面一时间出乎众人意料。 就在这时,郑楚喊道唐明回来了,只见唐明没换礼服,面带怒气地走向珊珊,唐明质问珊珊自己听见了她昨天晚上和朋友的对话,也知道那天晚上他们两个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珊珊没想到自己唾手可得的幸福这么快就要破灭,珊珊哀求唐明的谅解,声声称自己是因为太爱他才会这么做的。 唐明不愿意再理睬珊珊,他走到唐父面前,真挚地跟唐父道歉,怪自己没听唐父的建议,唐父看着自己的儿子,直叹气。唐明下定决心,转身离开,全然不顾珊珊在后面的哭求,郑楚拉住唐明问他打算做什么,唐明目光坚定告诉他,自己决定去丽江,他要把晓秋追回来。 此时在丽江,晓秋经营着一家客栈,在这里结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日子过的很轻,很淡,有来自上海的朋友,住在晓秋的客栈,他们邀请晓秋一起去虎跳崖爬山,虎跳崖地势险要,却也是爬山爱好者必去之地,晓秋欣喜答应了。 郑楚跟姑姑通视频,姑姑自从把艾美交给郑楚,便住院接受治疗,郑楚告诉姑姑自己想去英国看她,郑美玲嘲笑他道自己多少次叫他来英国他都不肯,现在自己却主动要来,什么原因,郑楚只好告诉郑美玲,苏芒去了英国。 郑美玲去接受检查,结果开门就遇到了同样来妇检的苏芒,虽然两人在国内很不愉快,但是郑美玲从心底还是欣赏苏芒的,之所以那么强烈反对她和郑楚,孩子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觉得苏芒太强势了,郑美玲真心建议苏芒把孩子的父亲找回来,苏芒笑了笑说道,当初她的前夫没有生育能力,这个孩子是自己买回来的精子,郑美玲吃惊,她叹道捐精中心是不可能告诉她这孩子的父亲是谁的。 郑楚一个人在苏芒家里,他抱着自己的那只接吻鱼,满脑满眼都是苏芒在这个房间里样子,他忘不掉苏芒,这份思念只会越来越浓烈。果果和苏畅双宿双飞了,唐明也去丽江追爱了,郑楚翻开手机,发现能找来喝酒的人竟然只剩下费奕了。 郑楚做了几个菜,费奕笑着说能让艾美集团总裁为自己下厨,真是荣幸啊,费奕告诉郑楚,苏芒的心里只有他,希望他可以去英国把苏芒追回来,郑楚沉默叹道,苏芒走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肯打,心里怕是早就没有自己了,费奕看着郑楚这个当局者迷的样子,劝解他道,先走的人不一定是不爱,是因为深爱怕对方为难,才会先离开的,费奕还嘱咐郑楚,艾美集团就在那里不会跑,可是这人要是跑远了,再追回来就难了,郑楚陷入沉思。
第25集 晓秋不幸遇难唐明痛失所爱 姗姗终于醒悟体会亲情可贵
唐明去丽江之前,虽然他痛恨珊珊欺骗自己,可是还是于心不忍,为了让珊珊不再误会,唐明拜托郑楚,如果有时间帮自己去看看她吧。 郑美玲知道苏芒在前夫不能生育的情况下,宁愿去买精子怀孕,也没有抛弃对方,这不禁让郑美玲对苏芒的好感又多了一分。郑美玲故意让苏芒留在身边照顾自己,就算是回报郑楚在国内照顾她的恩情,苏芒看着这般孩子气的郑美玲,也是哭笑不得,苏芒无奈道自己一个孕妇留下,到时候谁照顾谁好啊,郑美玲稳住她说,自己又不能让她干什么粗活,不过是自己在医院孤单,找个人陪着罢了,苏芒只好答应下来。 郑楚和费奕吃完饭之后,他一直在想费奕跟自己说的话,只是还是鼓不起来勇气去找苏芒,郑楚想起唐明临走前的嘱咐,他决定先去看看珊珊。 唐明赶到了丽江,他向严父请罪,自己不能娶珊珊,他和珊珊之间也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他真正爱的人是晓秋,唐明急切地问严父晓秋去了哪里,严父告诉唐明自己今天心里也很不安,晓秋带着游客去了山里,可是天气骤变,山里没有信号,现在根本联系不上晓秋,唐明焦急等待着。 此时山里突遇暴雨,雨势凶猛,引起了泥石流,晓秋和同行的旅客被困在了山中,危急时刻,晓秋用自己的生命救回了别人的生命。 救援队从山里把游客们送到医院,唐明疯一样的在医院里寻找晓秋的影子,结果,与晓秋同游的游客泣不成声的告诉唐明,晓秋遇难了,听到这句话,唐明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他的世界,一瞬间崩塌了。 珊珊还是走了极端,在家里划破了手腕,幸好郑楚来得及时将她送到了医院,等珊珊醒来她还是执迷不悟要给唐明打电话,她要让他后悔选择晓秋,郑楚告诉珊珊,唐明和晓秋是因为关心她才在乎她的生死,可是她如此一意孤行,如果他们不再在乎她,她的生死根本没有意义,用这种手段一味的伤害真心疼爱自己的人,只会错的越来越离谱。 郑美玲和苏芒在病房里聊天,郑美玲无意中告诉了苏芒她的房子是郑楚求自己买下的,也是因为这个条件,他才会答应接手艾美集团,苏芒大吃一惊,郑美玲将自己的往事说给苏芒听,苏芒也没想到,这个如此强势的女强人,内心深处也有她最柔软的部分,郑美玲告诉苏芒,自己和喜欢的人因为误会分开,是自己最大的遗憾,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有机会见面,苏芒也对郑美玲敞开心扉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自己一定会跟郑楚在一起,不管是总裁还是旅游体验师,郑楚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可是自己走的时候那般决绝,郑楚现在应该会恨自己吧。郑美玲拍了拍苏芒的手,拨通了给郑楚的视频通话。 郑美玲看到郑楚在医院和珊珊在一起,不禁皱眉问道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苏芒听见珊珊的名字,脸色难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郑楚正好看见苏芒的脸,也是一阵惊讶,他问郑美玲怎么会跟苏芒在一起,郑美玲没有回答,只是追问郑楚陈珊珊是怎么回事,还没等郑楚解释清楚,果果带着满腔怒气冲进病房,郑楚只好匆忙拜托姑姑照顾好苏芒,就挂掉了通话。 果果怒骂珊珊,要不是她,晓秋不会躲到丽江,也就不会遇到山洪,现在晓秋遇难了,她满意了吧,珊珊和郑楚听了果果的话,愣在原地。 珊珊坚持要出院,郑楚以为她还要去抢回唐明,不禁怒骂珊珊难道还要跟一个死人抢男人吗?珊珊满脸泪痕,歇斯底里道,那是自己的亲姐姐,自己只是要去找姐姐,哪怕是去给她收尸,珊珊最终还是走了,郑楚眼中满是泪水,他心里在担心苏芒,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好朋友遇难了,会有多难受,她哭的时候自己却不能把肩膀借给她。 唐明抱着晓秋的骨灰静静站在客栈的老树下,彷佛这一草一木,这阳光、云朵、尘埃都变成了晓秋的模样,在对自己轻轻微笑,就如同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珊珊回到客栈看到唐明,她忍不住哭道,自己割开了手腕,如果不是郑楚,也许此时自己跟着姐姐一起去了,是唐明的犹豫不决,是他给了自己一次次希望,害死晓秋的不是泥石流,是唐明你啊。此时唐明早已是泪流满面,他哽咽道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同时伤害了她们姐妹两个,唐明凝视晓秋的骨灰道自己会用余生去弥补遗憾的。 珊珊见到严父,她哭着跟严父道歉,是自己的错,如果能重来,自己愿意用一切来换回姐姐的生命,如果可以重来,自己一定会选择姐姐,而不是唐明。严父紧紧抱住珊珊,老泪纵横。 郑楚和费奕约着打拳,费奕知道了唐明的事情,他再一次劝说郑楚,灾难和明天谁都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如今摆在郑楚面前他和唐明两个活生生的例子还不足以让郑楚鼓起勇气去找苏芒吗?郑楚终于想明白了,谁都控制不了遗憾什么时候会发生,而自己能做的就是把握当下。
 

    A+
发布日期:2017-08-22 07:47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