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看你》第6-10集剧情介绍

第6集 苏芒误会郑楚人品 苏畅果果因宠物亲近
唐果果来找郑楚,非要郑楚明天陪着自己吃饭逛街,郑楚果断拒绝,果果拿出郑楚最崇拜的大师话剧票诱惑郑楚,郑楚依旧不为所动,楚楚拿出杀手锏威胁郑楚,他如果不去自己就跟狗仔们说他是自己男朋友,郑楚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但他转头就跟苏畅打了电话,让他跟着同去,苏畅为了彻底断了唐果果的念想,就给苏芒也打了电话,想利用她去绊住郑楚。 第二天,四个人在同一间密室逃脱中遇见了,经过一番吵闹,终于分成了两队闯关,郑楚和苏芒分到了一队,果果被苏畅拉走去另一边,两队相约比赛,输的请客吃饭。郑楚和苏芒一路互相合作,虽然少不了吵架斗嘴、互不服气,但是还是顺利走到了最后一关。为了够到放在高处的要是,郑楚不顾苏芒反对抱起了苏芒,虽然闯关成功,代价却是被苏芒一顿好打。而苏畅那边却出了一点小状况,密室里的电路突然断掉,怕黑的唐果果吓得一把抱住了苏畅,苏畅温柔地安慰她,果果心有余悸地跟他说起自己小时候孤独的往事,两人渐入佳境,最后情不自禁地拥吻。 就在两人刚要接吻的时候,电路突然修好,果果窘迫地夺门而逃,看到郑楚和苏芒早就出来,硬拉着郑楚让他陪自己去看话剧,郑楚却将她推给了苏畅,自己则替苏畅强行带着苏芒回去了。苏芒还在生气郑楚强抱自己的事情,就在半路把他骗下车,自己开车溜走了,郑楚见状无奈苦笑。 严晓秋看到父亲的账单后很犯愁,就偷偷打电话向郑楚借钱,唐明在背后听到后就悄悄替她缴了费。 苏芒这两天突然就不孕吐了,她觉得很奇怪,担心是不是宝宝有什么问题,决定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正好出门碰见要外出的郑楚,便自然而然地让郑楚开车载自己去,郑楚本是打算去医院给晓秋送钱,他不知道苏芒也要去医院,就直言说自己有事今天送不了她。郑楚到医院给严晓秋送钱的时候苏芒也赶到了医院,正巧看到郑楚给苏芒钱的一幕,凑巧不巧的,两个人还是在妇产科门前碰面,这让苏芒先入为主地以为是郑楚害人家怀上了孩子要打胎,一时间将郑楚定位成了渣男。 严父的手术费还差了些,郑楚跟苏芒申请想预支自己两个人的工资,苏芒以为郑楚这是要为自己的风流债擦屁股,郑楚百般解释,苏芒就是不信,还口口声声说他是渣男,但是苏芒还是将自己的钱借给了郑楚,郑楚看着自己的解释苏芒也不听,便只好暂时作罢。 苏芒回到家后把来给自己做饭的郑楚赶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却因为饿得捱不住,就又打电话把郑楚招了过来。郑楚做好饭之后见苏芒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就在她的床上躺了下来,一直到了第二天清早,苏芒迷迷糊糊醒来想要上床去睡,这才发现了躺在自己床上的郑楚,不禁大惊失色,两人正在吵闹,苏畅开门进来,见到这一幕想当然地以为两人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郑楚和苏芒再三解释,却是越描越黑。 苏畅偶然收留了一只流浪犬,他给狗狗取名叫可乐,把它放在了代养犬舍里代养,一次他去找唐果果的时候看到可乐跑了出来,就抱着它拉着果果一起去代养犬舍玩,果果和那些狗狗玩得很开心,跟苏畅的关系也在不经意间亲近了许多。 严晓秋得知唐明替自己代缴了住院费,对他十分感激,心中不由对他暗暗萌发了爱意,便想要选一件礼物来送给唐明。她在一家花店看花的时候偶遇一个到上海来旅游的女孩,女孩告诉她说她看上的那盆花叫做姬金鱼草,花语是请察觉我的爱意,严晓秋闻言觉得这花很适合自己的心意,不禁欣喜不已。两人相互自我介绍了一番,女孩说自己叫小路,就快要结婚了,得知严晓秋是个珠宝设计师,就请她帮自己设计婚戒,严晓秋欣然答应。 晓秋告诉郑楚有个好心的医生已经把严父的医药费都交齐了,郑楚逗趣晓秋说,那这个医生应该做晓秋的男朋友才是。郑楚来医院看望严父,苏芒也正好来医院给宝宝体检,苏芒看到郑楚便好奇的跟了上去,这才知道郑楚和那个女孩子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心情大好的苏芒拉着郑楚去跟自己逛街 ,顺便买了很多东西,苏芒告诉郑楚自己要带他去一个地方。 唐果果应邀去苏畅家那个像个儿童乐园似的老房子里玩,结果正巧遇上苏芒带着郑楚也来了,果果担心郑楚看到自己和苏畅在一起会有什么误会,就拉着他躲了起来。苏芒和郑楚差点把躲在帘子后面的两人当做小偷给打了,等发现是一场乌龙之后,郑楚劝下了非要拉着自己离开的唐果果,让她留在这里吃饭,最后,两个男人去做饭,留下果果和苏芒两人充满敌意地大眼瞪小眼。
第7集 苏芒郑楚考察路线流落野外 苏畅假扮果果男友被唐父怒斥
严晓秋和唐明约着一起去公园跑步,两个人发现彼此有很多的共同兴趣和爱好,以前两个人都是一个人跑步,如今身边有了人陪伴,跑步这项枯燥的运动反而变得有趣很多。跑到一半,两个人都已经气喘吁吁,晓秋看到旁边有小姑娘们在玩跳绳,便加入进去,唐明看着跳跃中的晓秋,脸上洋溢着那般温暖的笑容,就像春日里明媚的阳光打开自己的心房。 苏芒苏畅童年的房子里,郑楚苏畅两个大老爷们在楼下择菜准备午饭,苏芒和果果两个女人留在房间里针锋相对,果果警告苏芒离他们家郑楚远一点,苏芒对果果的进攻巧妙回击,让果果哑口无言,两个女人面漏凶光正僵持着,突然尖叫一声,各自都慌忙拿起枕头等物件扔向彼此,郑楚苏畅听到尖叫声和打闹声,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两个女人真的动起手来,结果等跑进去才发现她们是看见了蟑螂受到了惊吓。郑楚做好饭菜,本以为四个人终于闹也闹了,吵也吵了,可以安静的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结果没想到,这女人在哪里,战场就在哪里,果果和苏芒暗自较劲,这顿饭吃的,让郑楚和苏畅无奈至极。 晓秋和唐明运动结束,天色已晚,在回家的路上,晓秋羞涩的送给唐明自己准备的小礼物,是以姬金鱼草为原型做的一枚胸针,精致典雅,晓秋将自己对唐明的丝丝情愫也放在了这枚胸针中,唐明问晓秋这是什么花,晓秋低头羞涩的让唐明自己回去查吧,晓秋为唐明别上胸针,广场旁边的喷泉突然开放,两个人在喷泉中央起舞,空气中涌动着丝丝不言而喻的情意。 第二天郑楚在公司会议上的策划案做的非常好,让同事们都不禁对之崇拜,苏芒前来通知郑楚,既然策划案做的这么好,那这次实地考察便跟着一起去吧,郑楚一问才知道这次实地考察几乎旅游部的人全员出动,就连苏芒都要去,苏芒解释道自己听了郑楚的意见,作为领导不能只是从上往下看,有些时候也要亲力亲为,郑楚苦笑着问这也算给自己的奖励吗,苏芒淡淡一笑道,错,奖励是你不用在公司打杂了,郑楚一脸坏笑的告诉苏芒,那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了,苏芒不以为然。 郑楚和苏芒等人到了绍兴考察项目,苏芒安排众人分头行事,她和郑楚前去舜王庙找一个守庙人,半路上果果鬼哭狼嚎的给郑楚打电话,喊着她爸要给她安排相亲,郑楚搬出苏畅当挡箭牌,让果果去找苏畅帮这个忙,苏畅一定很乐于帮忙。苏芒抱怨郑楚,苏畅认识他算是最大的不幸了,两个人正斗嘴呢,车突然坏在了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个人只好下车走路赶紧找户人家,这一路两个人打打闹闹,倒也融洽的很。 苏畅接到郑楚给自己通风报信,屁颠的赶紧给果果打电话要去帮她救场,果果眼下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只好拿着苏畅凑合着用了,苏畅店里来了一对男女,苏畅不小心将饮料洒在了那女的身上,没想到那女的十分矫情,男的呢,又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嘴上喊着这女的宝贝儿,结果一会还要去走个相亲的形式,这种人苏畅实在看不上眼。 苏芒郑楚两个人走着走着天就黑了,终于找到有人住的房子,房子里住着一对中年夫妇,郑楚向这对夫妇打听他们要去的地方,结果离这里还有十几里地,看样子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赶不过去了,这对夫妇好心的借给郑楚两个人一个帐篷,看到饥肠辘辘的两个人,夫妇将自己养的鸡送给他们一只,郑楚和苏芒终于找到了今晚的安身之地。 郑楚七下八下的把帐篷支好,把鸡烤上,郑楚告诉苏芒,这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一会觉得烤鸡好吃就多吃点,苏芒和郑楚两个人商量彼此轮换着睡帐篷,可是郑楚不忍让苏芒一个孕妇守夜,等到轮换的时间到了也没有叫醒苏芒,后半夜郑楚实在又困又冷,只得进了帐篷,苏芒睡梦中一直喊着冷,郑楚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苏芒盖上,为了防止第二天苏芒找自己麻烦,郑楚有先见之明的录下了苏芒喊着冷的录音。早上小顾他们收到郑楚发来的消息,赶忙前去寻找苏芒和郑楚两个人,而此时的帐篷里,苏芒醒来看见郑楚搂着自己,质问郑楚为什么会抱着自己,郑楚跟苏芒解释是她自己说梦话冷才抱着自己的,郑楚庆幸自己留了录音作为证据,这才让苏芒作罢,结果小顾他们找到郑楚,正好看见郑楚从帐篷里出来。 苏畅赶去果果相亲的饭店,结果在房间门口,遇到了刚才在自己店里的那个富二代,原来这个富二代就是果果今天相亲的人,果果当着唐父和众人的面,宣称苏畅是自己的男朋友,唐父对不请自来的苏畅自然没有好脸色,苏畅对那个男的也是没有好脸色,经过在自己店里那一幕,就知道这是个不靠谱的公子哥,相亲会不欢而散,唐父对果果的做法很震怒,苏畅没有听果果的话,向唐父编造自己是什么国际大集团的继承人,面对怒目的唐父,苏畅实话实说,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魔术师,唐父气愤离席。 郑楚和苏芒终于找到了舜王庙的守庙人,守庙人给两个人讲青鸾舞镜的传说,由这个传说引出了渐离与舜帝之间的传奇故事,两个人从老先生的嘴里听到的这个故事让他们对这条线路有了新的灵感,苏芒决定提前结束假期返回公司。
第8集 苏芒郑楚陷入流言风波 陈姗姗对唐明投怀送抱
苏芒和郑楚回到上海,第二天早上,郑楚来给苏芒送早餐,苏芒穿着睡衣蓬头垢面,迷迷糊糊走到门前,正要开门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形象,赶紧跑回屋子里,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整理好妆容这才给郑楚开门,郑楚嘲笑苏芒刚睡醒就这身打扮,是不是屋子里藏人了呀,苏芒慌慌张张的拿了早餐,让郑楚赶紧出去,赶走了郑楚的苏芒,不明白自己现在这是在干什么呢。苏芒正在享受郑楚带来的美味早餐时,听见果果来敲郑楚家大门,苏芒看到果果在郑楚家门前各种摆姿势,偷偷嘀咕就这身材怎么摆都一样。眼看着果果进了郑楚的家,苏芒这心里实在压不住,就想知道这两个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干什么呢,也许连苏芒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郑楚态度的悄然改变。 早上两个人来到办公室,正听见同事们对两个人睡在一个帐篷的事情乱嚼舌根,苏芒不知怎么回事,又开始孕吐,心中很纳闷,对于外面同事的嘀嘀咕咕,苏芒拉着郑楚到了大家伙面前,疾言厉色的告诉大家如果再敢乱传流言,自己一定会严处。晚上蔡玲给苏芒打电话关心她和郑楚的流言,怎么会传的这么大,都传到英国这里了,苏芒肯定的告诉蔡玲郑楚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所以才会让他安心做自己的保镖兼保姆的。可蔡玲却不这么认为,她告诉苏芒一句话,这要想抓住一个人,就得先抓住一个人的胃,苏芒听见这句话,不禁愣神。 此时郑楚正和唐明在拳馆打拳,郑楚表现的很不冷静,一拳接一拳的打在沙包上,原来郑楚是因为公司里大家伙乱传他和苏芒的事情,害的苏芒不仅在公司对自己冷个脸,回到家里也是没好脸色,唐明告诉郑楚女人疏远男人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这个男人一定对自己做了什么不轨之时,郑楚欲言又止,没有将他和苏芒在帐篷中共度一晚的事情说出口。 唐明晚上要参加一个酒会,缺了一个女伴,正巧陈姗姗的航班刚飞走,唐明在医院门口碰见来替严父取药的晓秋,便向晓秋请求可不可以今天请假帮自己一个忙,唐明带着晓秋去了礼服店,唐明没有直接告诉晓秋自己是要带她去酒会,只是解释道自己要送一个朋友礼物,希望晓秋可以帮自己试穿一下。晓秋身着一身黑色晚礼服出现在唐明面前,在晚礼服的装饰下,晓秋显得典雅端庄,美丽动人,唐明惊叹晓秋的美丽,晓秋包里正好有一套自己设计的首饰,唐明让晓秋带上它们,以自己女伴的身份出席上海商会。唐明带着晓秋在舞会上翩翩起舞,郎才女貌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果果看到唐明的女伴是之前自己在片场碰见的那个女设计师,果果很喜欢晓秋,对于她是自己哥哥的女伴,甚至觉得以后晓秋是自己哥哥女朋友的话,自己都很开心。 苏芒让郑楚去负责和市场部对接,郑楚被公司的流言蜚语弄得心情很低落,郑楚去苏芒办公室问她为什么让自己负责去对接,苏芒告诉郑楚,虽然自己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杭州这一趟考察中,郑楚是最心思缜密的,由他对接是最合适的,郑楚加班把方案整理出来交给了市场部费奕,费奕以为郑楚附在方案后面的推文是在干涉市场部的事情,略有不满,郑楚提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他觉得各个部门之间就是应该互帮互助才可以更好的完成工作。 陈姗姗参加公司聚会,新同事姜强趁着姗姗喝醉有意强奸她,姗姗奋力挣脱跑了出来,第一时间给唐明打电话,姗姗一脸柔弱样儿,唐明要离开的时候,姗姗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唐明,央求他留下来,声声称自己害怕,唐明没有推开姗姗的手。 郑楚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可以清闲休息,可果果却缠着郑楚让他陪着自己逛游乐园,正好姗姗拜托唐明去游乐场那边的海鲜市场给自己买海鲜,唐明路过游乐场时看到妹妹在这里和郑楚死缠烂打,上前和两人打招呼,唐明也没有瞒着大家,告诉苏芒和郑楚姗姗生病了想吃海鲜,所以自己来给她买回去,果果一听见陈姗姗的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和唐明闹着呢,苏畅和苏芒也凑巧路过这里,结果五个人是闹成一团,掰不明理不清,结果,五个人居然坐在了同一个摩天轮里,场面滑稽极了。
第9集 郑楚苏芒联手解决突发事件 苏芒生病郑楚贴心照顾
苏芒和郑楚从游乐场回家,苏芒脸色苍白,心慌的厉害,郑楚关心苏芒才知道原来她恐高,不禁责怪苏芒知道自己恐高还上摩天轮,郑楚嘴里不停的念着“你现在要时刻提醒自己是个孕妇,要对宝宝负责,”苏芒问郑楚自己这两天对他这么冷脸,干嘛还对自己这么好,郑楚愣了一下,恢复嬉皮笑脸的模样道,这全楼上下都知道自己是个烂好人,照顾她不足为奇。 翌日,在MG公司旅游部内,大家伙都围着佳佳的电脑,网站上“古镇魅影——守护之灵”的旅游线点击量出乎意料的高,众人包括郑楚都没想到这条线路会这么受欢迎,大家伙都在欢呼这次方案的成功。苏芒进来笑起来说“今天晚上开庆功会,我请大家吃饭”,全场愣住,办公区又爆发一阵欢呼声,小顾过来调侃郑楚说,“楚哥,我没看错吧,黑蜘蛛居然笑了。”郑楚浅笑望着苏芒的办公室的方向愣神。 唐明办公室里,陈姗姗来看唐明,唐明满脸歉意道“姗姗对不起,昨天晚上......”陈姗姗笑了笑道“没关系,你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搁了,我能理解,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下次再做饭给你吃好了,”姗姗转身离开,脸上是与刚才和颜悦色完全不同的愤恨表情,握紧拳头暗道“唐明,昨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忽略我。” 旅游部庆功会上,佳佳等人看到苏芒不喝酒,觉得这样不尽兴,使劲儿的劝苏芒喝酒,苏芒实在推脱不开打算抿一口意思一下,被郑楚夺了过去,借着万一苏芒喝多了谁买单的理由为苏芒挡了这酒,苏芒不爽的偷偷踹了郑楚一下,郑楚呢,把酒含在嘴里,发出嘘嘘的声音偷偷把苏芒逗乐了。 果果为了教训郑楚不接受自己的告白,还把自己推给苏畅的事情,趁着托尼不注意,偷偷发了一条微博,等托尼发现的时候,微博都已经发到了网上,托尼看了内容,差点没背过气去,微博写道“天空很蓝,想和你一起扬帆远航,我的Z先生,”托尼赶紧危机公关,让果果再发给微博说手机丢了,或是微博被盗了,总之要尽快控制住局势,可是果果不以为然,她唐果果决定好的事情,什么时候是能轻易改变的。 庆功会结束的第二天,郑楚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一个电话响起搅了郑楚的好梦,郑楚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结果听到电话里的内容,郑楚差点从床上蹦起来,飞快穿上衣服。费奕办公室里,郑楚拿着一份文件,皱着眉头在看,费奕在旁说道“这一周来我们接到投诉,说我们的导游私自带客购物,态度恶劣屡教不改,你们旅游部的导游安排是谁,把他叫过来,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郑楚也很诧异说道“我们公司的导游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虽然郑楚解释了一番,可还是说不通,费奕倒是说“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这个后期负责人怕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我还是去找苏总吧,”郑楚只好跟着费奕一起到了苏芒办公室。苏芒费劲口舌,才说动费奕再给旅游部一点时间,而且她相信郑楚可以解决好这件事情。 郑楚经过休息区的时候无意听见佳佳在打电话,电话里,佳佳故意压低声音,急切的说道“你跟佳敏说,让她别再私自带游客购物了,我安排她当导游不是让她贪小便宜的,”郑楚吃惊,佳佳看见郑楚吓了一跳,可是郑楚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就离开了。 郑楚又来到费奕办公室,他告诉费奕,自己是这个项目的后期负责人,自己应该承担所有的责任,费奕打量郑楚道“有责任心是好事,可是逞一时之勇,你很有可能被公司开除,”郑楚想了一下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是项目后期负责人,我会想办法解决,”费奕给了郑楚三天时间,郑楚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办公室里大家都在议论这次导游私自带客购物的事情,佳佳听到这件事整个人都惊慌失措,小顾知道这次导游负责人是佳佳,佳佳听到郑楚一个人把这件事担了下来,更是坐立难安。 郑楚被苏芒叫到办公室,苏芒开门见山问郑楚“去绍兴的时候你一直和我在一起,而且导游的事情我明明交给了佳佳,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下属出了错都要上司担责任的话,拿什么来警醒底下的员工?”郑楚忍不住还是泛起了同情心,只是称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不能说,因为是佳佳的隐私,苏芒不解继续追问,可是郑楚犹豫片刻还是不肯说,只是一句“我会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大不了我回家给你当专职保姆,”苏芒气呼呼地盯着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时,费奕走了进来,员工们都在外面议论纷纷,佳佳心神不宁的盯着苏芒办公室的动态,突然站了起来,被小顾按住暗暗道“你这会去承认错误不是添乱吗,苏总不会胳膊肘往外拐的,这下你看清楚了吧,楚哥可不是只会嘴上耍嘴皮子的人。”费奕见郑楚和苏芒一时间也提不出来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便向他们提供了一个自己想出来的方法,他跟苏芒说道,“让郑楚一个人拦下所有的责任,然后由公司出面辞退他,对外就说他私下勾结导游带客旅游,已经辞退,这样那些投诉的人就不会把问题归咎到公司身上了。” 郑楚听到费奕的这个说法,一时没有缓过神来愣住了,苏芒听完,不屑地冷笑道“这就是你想到的好办法?你知不知道,如果这么做,郑楚会被整个旅游行业排斥,既然你说问题在我们旅游部,那首先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我这个总监,我是和他们一起去考察的,没有发现问题我也有责任,”费奕有些生气,还没等他开口,苏芒打断接着说“费总应该知道上下一心这个道理,我手下的人我自己操心,费总请回吧,我不会开除郑楚,也不会开除旅游部任何一个人,不是还有时间吗,我相信我的员工有能力解决问题。”郑楚稍感吃惊的望着苏芒,随即满是感动,转身对费奕道“没错费总,请回吧,之前你说的话我回送给你,各部门应该各司其职,还请费总不要插手我们旅游部的事情,”费总苦笑离开了。 苏芒和郑楚商量,晚上他们两个人挨个给这些游客打电话,苏芒自掏腰包赔偿这些游客的损失,苏芒和郑楚正在办公室商量后续工作,佳佳和小顾敲门进来,佳佳眼睛红肿,精神状态不好,她递交上了自己的辞职报告,并向苏芒道歉因为自己滥用职权,才给公司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她很感谢郑楚为自己担了下来,但是不想再连累别人了。旁边的小顾忍不住劝阻苏芒不能接受佳佳的辞职,原来如果不是佳佳挨家挨户亲自上门去道歉,只凭郑楚苏芒两个人打电话是不能这么快解决问题的,郑楚和苏芒都愣住了,苏芒深深看了一眼佳佳道“我说过,不会开除旅游部任何一个员工,更何况,是知错能改的好员工,从今以后我不想看到你的辞职信,除非你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无法胜任现在的工作,明白吗?”佳佳感动的热泪盈眶。 四个人为了庆祝这次事情的圆满解决,佳佳请客犒劳大家,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小顾负责送佳佳回去,苏芒的车拿去保养了,她在路口等着打车,可是迟迟等不到出租车,郑楚得意地骑着自行车在苏芒面前晃悠,没办法苏芒只得上了郑楚的自行车,灯影下,两个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这个夜晚,很冷又很暖。 第二天,郑楚发现苏芒一直不停的咳嗽,整个人都病怏怏的,晚上苏芒躺在床上,口渴难耐,脸色苍白,身体发冷,郑楚来敲门想借点醋回去,苏芒开了门不回答,郑楚看着苏芒脸色不对伸手摸了她的额头,惊道“怎么这么烫,苏芒快起来,别睡了,”郑楚想带着苏芒去医院,可是苏芒死赖着不去,含糊着说不去医院,也不吃药,打针吃药对孩子不好,郑楚拗不过她,只好给唐明打电话求助,唐明告诉他物理降温的办法,郑楚为苏芒量体温,敷毛巾,又用酒精擦拭苏芒手心给她降温,郑楚怕苏芒空着肚子,为苏芒熬了一碗白米粥,苏芒昏睡着不吃东西,郑楚没办法只好把苏芒支起来抱在自己怀里,想办法把粥喂进嘴里,苏芒没吃两口就熟睡过去,郑楚摸着苏芒好像是退烧了,可是没办法把手抽出来,只好这样抱着苏芒靠在床头睡了一夜。 唐果果在机场被粉丝围的水泄不通,正巧一抬眼看到也刚下飞机的陈姗姗,果果故意往姗姗的方向走去,呼啦啦的粉丝圈把姗姗挤倒在地,果果当着众人的面去扶姗姗,姗姗压低声音得意地告诉果果,自己明天约了唐明,而且唐明表示这次肯定不会放自己鸽子,果果反击姗姗道,行啊,看到时候是你重要还是我这个妹妹重要,果果扶起姗姗道这位果粉啊,接机一定要注意安全,果果利用姗姗好好的为自己树立了一个疼爱粉丝的明星形象,姗姗一脸怨恨的看着果果的背影。 第二天一大早,郑楚就起来给苏芒熬鸡汤,被压了一晚的胳膊还酸的不行,苏芒起床,浑浑噩噩的走出房间,看见厨房里俯身为自己熬鸡汤的郑楚,一时间愣了神。郑楚忙前忙后的照顾苏芒,很长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扛着的苏芒,看到为自己操劳的郑楚,觉得有束春光照进了自己心里。 果果约着晓秋去逛街,唐明给晓秋打电话问她晚上有空吗,自己有东西要交给她,但是晓秋今天晚上要加班,唐明说那等她有空再说吧。晓秋撂下电话,果果就缠着晓秋想让她今天陪自己回家,果果说自己在娱乐圈都没有朋友,想体会一下那种闺蜜彻夜长谈的感受,晓秋解释道自己要加班,果果不由分说的拉着晓秋就走。 苏芒早上起来突然觉得自己肚子有点疼,害怕的去找郑楚,想让他带自己去医院,郑楚睡得蒙蒙的,听见苏芒说自己肚子疼,一下子精神了。郑楚猛踩油门带着苏芒去医院,一路上郑楚紧锁眉头训斥苏芒,是不是嘴贱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虽然是训斥,可是苏芒不知道为什么,反倒不生气,而且这心里还暖暖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笑容。苏芒做完检查,医生说是因为怀孕初期,这点小疼痛也是正常的,等适应了就好了,医生将郑楚误认为是苏芒的丈夫,郑楚刚要解释的时候,被苏芒挡了回去,离开医院,郑楚问苏芒为什么不让自己解释,苏芒故作淡定的说跟那医生又不认识,何必多此一举,两人有说有笑的从医院离开了。
第10集 地狱设计师道森空降 苏芒与郑楚姑姑闹不和
果果把晓秋强行拉到了唐家,晓秋看到这是果果父母家,本不想进去,可是拗不过果果的邀请,只好客随主便,跟着果果进了家门,果果把晓秋引荐给唐母,还将晓秋本来送给自己的项链转手送给了唐母,并解释道晓秋是个设计师,这项链是晓秋亲自设计送给唐母的,唐母看到项链,别致精美,喜欢的爱不释手,晓秋不明白果果为什么要把自己送给她的礼物说是送给唐母的,果果给晓秋使眼色,让她不要说话,果果为了让唐母对晓秋有个更好的印象,还告诉唐母,之前唐明送给她的对镯就是晓秋的作品,而且是晓秋推荐唐明买下的,经过果果这么一说,唐母对晓秋更是喜欢。果果悄悄告诉唐母,反正唐父也不喜欢那个陈姗姗,而晓秋要相貌有想相貌,要才华有才华,关键是她喜欢唐明,可是唐母为难道自己第一次见到晓秋,至于能不能当自己儿媳妇,她还要考察考察。 唐母拉着晓秋一起玩麻将,可是晓秋对麻将一窍不通,怎么学都学不会,唐母不禁抱怨晓秋在这方面脑子真是不灵,果果为晓秋打抱不平道这麻将不是果果强项,怎么能说人家脑袋不灵呢,晓秋为了缓解气氛,主动提议要去厨房帮忙,唐母来到厨房,看到晓秋贤惠的准备饭菜,在与晓秋交谈中,发现晓秋很为唐明着想,而且言谈恰当,举止得体,这都让唐母对晓秋很满意。 晚上唐明下班回家,发现晓秋居然在自己家里,想着之前打电话晓秋明明说自己今天晚上要加班,结果这时候出现在这里,这让唐明皱了眉头,唐母有意撮合晓秋和唐明,说晓秋有这么一手好手艺,很适合唐明,唐明很反感,十分不悦道全天下会做饭的女人那么多,难道拿出来一个就要做她的儿媳妇吗,晓秋没想到唐明看到自己会这么生气,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唐明没有理会晓秋,很生气的离开了家。 晓秋给唐明打电话,唐明一直不接,晓秋担心唐明有事,只好来医院找他,没想到唐明一脸冷漠地告诉晓秋,如果自己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让她误会的话,那自己道歉,而且自己只是拿她当朋友,如果她想通过自己的父母来达到某些目的的话,那这个朋友也没得当了,晓秋没想到唐明原来是这么想自己的,顿时心中委屈难当,晓秋将严父的药费还给唐明,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哭出来,转身离开了。 MG公司老总通知苏芒和费奕,CT公司请来了号称来自地狱的规划师道森,他亲自主持西藏及尼泊尔线路的开发工作,而且特意强调今天晚上的接机排场要有,但是不能太大,而且所有人都不能穿红色,不能带红色的首饰,因为这个道森有很严重的洁癖,苏芒把这个消息告诉郑楚,想让他跟着一起去接机,郑楚一脸愁容的说自己晚上有事去不了,而且来自地狱的可不只他一个,自己家里就有一个,苏芒只好作罢。 苏芒和费奕带着小顾佳佳他们去接机,没想到道森的飞机还提前到了,众人急急忙忙的往里赶,苏芒不小心和一位女士撞在了一起,两方的礼盒都散落在地,苏芒告诉这位女士他们赶时间,如果物件有损坏,自己会赔偿的,可是这位女士却认为苏芒撞到了自己,却没有第一时间道歉,很不高兴的样子,两方人不欢而散。 苏芒和费奕终于接到了道森,可谁想,道森看到小顾手上拿的礼盒,顿时大怒,苏芒和费奕转身才看见,刚才和那位女士撞到,不小心把对方的红色礼盒混在了送给道森的礼盒中,老总千叮咛万嘱咐这个道森最不能看到红色的东西,结果第一印象就这样崩塌了,苏芒和费奕都惊慌失措,费奕稳住苏芒道,毕竟他们是主,道森是客,应该有机会挽救的,说着众人赶紧追着道森去了酒店。 就这同时,郑楚也来机场接人,郑楚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和苏芒撞在一起的那位女士,这位女士叫郑美玲,是郑楚的亲姑姑,同时也是中国时尚艾美集团的总裁。郑美玲让郑楚送自己回酒店,郑楚诧异姑姑不住家里吗,郑美玲打趣郑楚说自己要是住在家里,他一个大男孩,万一带回女生那多不方便。 道森回了酒店,就把费奕和苏芒拒之门外,不仅不听苏芒他们解释,还故意羞辱苏芒等人,大家无奈只好回去再想办法明天的会议该怎么应付。小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个红色的礼盒,苏芒接了过来想着总要找到它的失主。偏偏那么巧的是,郑美玲也住在这个酒店,苏芒上厕所的时候,和郑美玲碰了个正着,两个人难免一番口舌之战。 道森对苏芒他们提出的方案表示不满意,不仅如此,还将之后的行程全部推掉,众人一筹莫展,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撬开道森的嘴,让他对方案提出意见,要不然不管他们怎么做,都是一张废纸,郑楚提议自己倒是有个主意,但是有些冒险,弄不好容易出大乱子,可是眼下也实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果果作为艾美的代言人,在时尚周的后台见到了郑美玲,两个人很投缘,郑美玲很喜欢果果,她觉得果果很像自己小时候,果果也觉得郑美玲虽然被称为时尚女魔头,但是给自己的感觉却很亲切,丝毫没有疏远感,两个人建立了很友好的关系。 郑楚去找道森,道森趾高气扬的表示自己不会再看他们那么糟糕的方案了,希望大家好聚好散,给自己好好的送回去,还没等道森说完,郑楚把事先准备好的一盆脏水倾盆而下,道森整个人都惊住了,郑楚告诉道森,他们公司请他来不是让项目起死回生的,而是要为这个项目锦上添花的,而道森作为这个项目的首席执行官,却无作为,就像这盆脏水一样泼在了这个项目上,让项目停滞不前,顺便郑楚将策划案塞到了道森的手上,告诉道森,他要是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自己叫郑楚,是这个公司的旅游体验师,欢迎他随时来找自己麻烦,说完郑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郑楚在办公室苦等道森的结果,郑美玲带着晚餐来看郑楚,众人认出郑美玲就是艾美集团的董事长,没想到这样的大腕居然是郑楚的姑姑,而苏芒和郑美玲的又一次见面,都让两人不约而同的觉得真是冤家路窄呢。 郑楚的激将计果真对道森起了作用,道森改变了自己之前对MG公司的印象,决定与其合作。郑楚和苏芒下班回家,对道森的事情都松了一口气,郑楚把原本姑姑送给自己女朋友的礼盒送给了苏芒,想着应该是女生用的东西,自己现在没有女朋友留着也是没用。郑楚进了家门,回身吓了一跳,发现郑美玲正坐在客厅里,郑美玲说自己还是觉得回家住的好。苏芒回家发现家里的鱼食没有了,给郑楚打电话,郑楚只能偷偷背着姑姑接苏芒电话,借着出去买菜的借口给苏芒买来鱼食,没想到还是被蔡美玲发现了两个人是邻里的事情,两个女人一见面,少不了唇枪舌战,郑楚被这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真是脑袋大。
 

    A+
发布日期:2017-08-22 07:46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