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军魂》第26-30集剧情介绍

第26集 淑娟成功研制防毒面具 宝仲为色所迷
路金祥询问瑞年有没有什么对抗的办法,瑞年根据所学知识,大概的画出了一张防毒面具的图样。但是具体怎么做,瑞年还是摸不着头脑。淑娟知道后,利用化学专业特长,成功研制出土制防毒面具。冯竞先司令晋升淑娟为中尉,并将淑娟调往军需厂帮助工兵制作防毒面具,尽早给每名官兵配备防毒面具。 近藤琴音知道这个消息后,命令东昌城内的所有特工不惜一切代价将所有防毒面具都毁掉。晚上,瑞年到军需厂给淑娟送宵夜。路上,瑞年发现仓库的门虚掩着,察觉到仓库的异常,瑞年准备进仓库查看。谁知,瑞年看到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正在拿着汽油和火柴准备烧毁仓库里的物资。瑞年和黑衣人打了起来,最后一名虽然被瑞年击毙但是黑衣人手里的火柴棒已经掉在了易燃的物资上,当即燃起熊熊大火。淑娟等人知道仓库着火,赶紧带着人前来灭火。还好及时灭火,仓库的损失不算很严重。 瑞年怀疑城内有日本特务,冯竞先立马下令让人挨家挨户的搜捕可疑人员。接着,瑞年向冯竞先献策,今夜的日本特务都被杀掉了,日军方面肯定不知道军需厂的损失情况,可以将计就计,放出消息让日军以为防毒面具都已烧毁,然后趁他们放松警惕,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 近藤琴音从王存嘉的口中得知防毒面具全都被烧毁了,放心的让近藤敏夫照常进行毒气战。 近藤敏夫在与中国部队对战时,照例先投掷出一枚枚瓦斯炸弹,在以为中国军队都被瓦斯炸弹瓦解后,命令全部日军向前冲。而戴着防毒面具的中国军队,早已等候多时,等日军靠近时,突然举着枪站起身来,打得日军一个措手不及。近藤敏夫见日军处于劣势,只好下令撤回。 宝仲在去往天津的路上,突然一阵瓢泼大雨,一位好心的女人让宝仲坐上了她的马车。宝仲跟着女人回到了她的家,恰逢,族里的人闹着来找守寡的女人分家产。宝仲看不过,连打带骂的赶走了那群人。女人为了感谢宝仲的出手相助,亲手为宝仲做了一桌菜。本来两个人就已经看对了眼,席上又你来我往的多喝了几杯酒,两人胸中难免生出了一番缠绵之意。此时的宝仲已经忘记了瑞年布置的任务,沉醉在了美色当中。 刘瑾贤气冲冲的来到参谋处找路金祥,路金祥正好不在。瑞年见刘瑾贤脸色不好,于是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刘瑾贤告诉瑞年,湮城的第十三支队不接受县长的改编,甚至将县长杀掉了。而这件事情的领导者就是共产党。瑞年觉得奇怪,县长没有权利对军队改编。刘瑾贤告诉瑞年这是山东省委下的命令,他现在要采取措施,必要的话武力解决。瑞年表示都是抗日没必要分得清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现在日军在中国的领土上肆意妄为,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一致抗外而不是起内讧。但是刘瑾贤怎么可能听瑞年的话,他和路金祥一样是个顽固的国民党分子,在他看来,共产党就是异党,异党就要肃清。 路金祥和刘瑾贤一起商量对策。为了不让祸水引到自己的身上,路金祥相出一个办法,让刘瑾贤电请山东政府派遣保卫队对十三支队实行武力镇压。刘瑾贤听到这个主意,向路金祥佩服的表示,姜还是老的辣。
第27集 瑞年刘瑾贤起争执 瑞年官复原职
刘瑾贤电请山东省政府派遣保卫队对十三支队实行武力镇压,十三支队几百人瞬间灰飞烟灭。冯总司令得知十三支队的事情后,心痛不已。但是碍于山东省政府和重庆政府,冯竞先只能真只眼闭只眼。 瑞年知道湮城事件后,与策划这起事件的刘瑾贤大吵起来。刘瑾贤告诉瑞年,为了国军的军法,为了除去未来的心腹大患必须这么做。瑞年是一个军人,对于刘瑾贤的论调嗤之以鼻,他告诉刘瑾贤,他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凡是杀我同胞,涂炭我家园者都是他的敌人。 湮城事件给王孝维敲响了警钟,他意识到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有个强有力的靠山。近藤琴音趁机劝说王孝维投靠亲日的汪精卫。虽然王孝维不想当汉奸,但是在权力和金钱面前,他已经没有了原则,他已经打算反水。近藤琴音通过王孝维拿到了鲁西游击区的兵力部署图,并立马派人送给了筱冢乙三。筱冢乙三决定对鲁西发起进攻,争取拿下鲁西。 另一边从天津回来的宝仲告诉了瑞年和甘子风自己在天津查到的有关情况。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关静宜的身份还是疑点重重。甘子风让军统出身的刘瑾贤帮忙监视关静宜的一举一动,设法查出关静宜的真实身份。 深夜,近藤琴音来到王孝维的司令处,下达日军给王孝维的指令。面对已经袒露自己日本特务身份的近藤琴音,王孝维倒没有过多的惊讶,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面带笑意的言语恭敬的让近藤琴音传达自己对皇军的支持。 近藤琴音今晚的行动完全在刘瑾贤的监视之下,刘瑾贤得知关静宜和王孝维秘密谈话后,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断定,近藤琴音就算不是日本特务也是汉奸。 冯竞先获悉,在历城的日军主力蠢蠢欲动,于是让瑞年官复原职,立刻回到三十一支队。
第28集 冯竞先亲守东昌城 王孝维反水
司令部紧急召集所属部队的长官 立刻赶到东昌参加作战会议,瑞年和甘子风意识到大战将至。瑞年从毛泽东所撰的文章中汲取了一些有效的战术,瑞年向冯竞先献策,由于敌我悬殊,就算所有的部队都调往鲁东一线也无法与日军对抗,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部队调到山区,到了山区,日军的装甲兵还有骑兵就派不上用场了。 但是重庆政府下令让鲁西游击区几万的官兵固守东昌城,冯竞先不能公然违抗重庆政府的命令。冯竞先将主力部队调到外线打游击战,冯竞先为了实行重庆方面的命令亲自率领几千人固守东昌。瑞年知道后,请求和冯司令一同坚守东昌城。 主力部队一点点往外线撤。刘瑾贤接到消息,关静宜和她的丫鬟到了东昌城西门王孝维部队处。到了这个时候,有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再重要,王孝维一旦反水,冯竞先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刘瑾贤当机立断抓捕关静宜。在此之前,刘瑾贤让甘子风带领一个小队来支援他的行动。 路金祥见形势不妙,带领一支部队从瑞年把守的南门出逃。瑞年看出路金祥是临阵脱逃,也不阻拦,爽快的给路金祥放行。 刘瑾贤来到东昌西门,威逼王孝维交出关静宜。此时,王孝维已经完全叛变而且已经得到筱冢乙三的保证,只要日军攻下东昌城,他就会成为鲁西的总司令,所以他不会将近藤琴音交出来。王孝维下令让士兵围住刘瑾贤并下了刘瑾贤和他两名手下的枪支。近藤琴音走了出来让丫鬟用枪指着刘瑾贤的脑袋,这时,王存嘉进来,看见这一幕。刘瑾贤告诉王存嘉,关静宜就是近藤琴音,是个日本特务。王存嘉难以置信,质问近藤琴音。混乱之中,刘瑾贤摆脱了控制并和听到枪声冲进来支援的甘子风合力击毙了近藤琴音。 刘瑾贤和甘子风带领残兵向东昌西门靠近,力图在日军到达之前拿下西门的控制权,却被王孝维的部队打得节节败退。冯竞先知道王孝维反水后,发誓要亲自枪毙了王孝维这个叛徒。 王孝维的部队居高临下,冯竞先一时也拿他无法。在与王孝维对战的过程中,冯竞先不慎被炮火击中,倒在了地上。刘瑾贤赶紧命人将冯竞先带回司令部。
第29集 冯竞先以身殉国 瑞年得到八路军帮助
瑞年率领的炮兵小队坚守东昌南门,日军久攻不下,近藤敏夫派来飞机轰炸,瑞年部队损失惨重。日军猛攻东昌,眼见东昌失守,冯竞先下令撤退。瑞年接到,命令后建议从兵力相对薄弱的西门撤退。刘瑾贤负责在西门两侧用手榴弹炸死突围进来的日军,宝仲的手枪小队负责保护炮兵小队。刚开始还算顺利,但是日军突然开出一辆坦克,射出来的炮弹炸死了炮兵小队的全部成员。刘瑾贤不幸中弹受伤,宝仲也为救瑞年炸断了手臂。为了突围,冯竞先决定自己断后,孤军奋战的冯竞先的一己之力为瑞年的撤离争取了时间,近藤敏夫想要活捉冯竞先,但冯竞先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朝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以身殉国。 近藤敏夫见到近藤琴音的尸体,从王孝维口中知道近藤琴音死于刘瑾贤之手,发誓一定要杀了刘瑾贤为近藤琴音报仇。 瑞年率领的残余部队从东门突围成功后,遇到了来东昌协助冯竞先司令的冀南军分区八路军。 日军在运河沿线布下重兵,单凭瑞年十几个人想要突出重围与迂回部队汇合是不可能。为了兄弟们的安全,瑞年决定跟着八路军一起走。 外线的迂回部队已经知道冯竞先以身殉国,东昌失守的消息,那么原本准备里应外合的计划已然落空。三个支队的司令商量过后决定撤回大风山,不久上级下达的命令与他们商量的结果不谋而合。淑娟到司令部来询问瑞年饿消息,李司令告诉淑娟,瑞年和八路军在一起。当即,李司令带着淑娟到八路军部队接应瑞年和甘子风。 和八路军待在一起的刘瑾贤惴惴不安,他担心共产党会为了第十三支队的事找他算账,死在自己人的手里。瑞年安慰刘瑾贤,说共产党会既往不咎的。
第30集 铤而走险瑞年重回东昌城
瑞年担心刘瑾贤的安全于是为了找甘子风谈话,这时勤务兵李春来报,八路军要杀联络官。瑞年及时赶到阻止了八路军,保住了刘瑾贤的性命。鲁西游击区部队将整建改编为八路军编制,瑞年颇有微词,刘瑾贤更是坚决反对。 在刘瑾贤的恳求下,为了保证刘瑾贤的安全,瑞年趁夜带着淑娟刘瑾贤悄悄离开准备到湖南投靠薛岳将军,谁知半路上,刘瑾贤伤口感染引起高烧,瑞年将决定铤而走险带刘瑾贤到东昌看大夫。经过大夫的检查,刘瑾贤的伤口发炎,需要西药磺胺消炎,但是东昌城里的医院都被控制起来了,要想得到西药是十分困难的。 甘子风沿路寻找瑞年三人,一无所获。李司令通过分析得出瑞年三人很有可能在东昌。甘子风提出立刻带人到东昌城寻找瑞年三人却被李司令阻止。筱冢乙三师团出了东昌城,一直尾随鲁西游击区部队,意图一举歼灭鲁西游击区。因此大部队明天就会开拔挺进大风山。李司令知道甘子风和瑞年他们的感情很好,他告诉甘子风,他会让东昌城的地下党不惜一切力量保证瑞年他们的安全。
 

    A+
发布日期:2017-08-22 07:44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