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阶梯》第61-65集剧情介绍

第62集 秋妍归来 田心婚礼成泡影
皓天为了安抚田心、也为了回报田心对他的深情厚谊,答应要娶她,可是他却不知道,此时另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涅磐重生的秋妍,正在他们三个月前约定好的教堂前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等待他出现。皓天又怎么会想到,秋妍的“病逝”只不过是秋妍为了让大家将她遗忘所编织出的谎言呢?而秋妍不但没有死,她的病情也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以她才有了信心来和皓天见面的。命运蹉跎,皓天和秋妍这对苦命鸳鸯终究是没有再见。 凯文将他自己给皓天和田心拍的婚纱照洗好拿到皓天家给大家看,可他却悄悄地将其中一张藏到了裤兜里,不过他这一个扭扭捏捏的小动作却被安妮看到了,安妮从他手里抢过照片,看了之后却被照片里的一个身影吓得叫出了声,照片也顺势掉到了地上,原来照片里竟出现了秋妍的身影,可是秋妍不是已经死了吗?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皓天和田心的婚纱照里呢?这实在太灵异了,随后乐美拿起照片来看,发现照片里确实是有秋妍。皓天听到她们这么说,立马拿过照片来看,他看到有秋妍的照片,又想起那天拍婚纱照时在汽车后视镜里看到的秋妍一闪而过的身影,确信秋妍还活着,于是他不顾未婚妻田心的感受冲了家门去找子杨确认,子杨为了遵从秋妍的意愿,仍然坚决否认秋妍还活着的事实,皓天也就无从得知秋妍到底是生是死,只能半信半疑地继续准备和田心的婚礼。 田心在和皓天结婚的前一天去商场给皓天买结婚用品,她走进一家男装店,一眼就看中了一件刚刚才被上一位顾客看过的衬衣,她爽快地将衬衣买了下来,并继续在商场里逛着。突然,她背后有一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一看,却惊讶地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姐姐陈秋研,原来姐姐没有死。于是她怨怼地问秋妍,为什么要“假死”让她和妈妈那么伤心?转念她又想到,难道姐姐是为了成全她和皓天才故意这么做的?但她告诉秋妍,爱不是怜悯、不是施舍,是不能让的!说完田心就激动地跑出了商场,留下已经泪流满面的秋妍站在原地无力辩解,秋妍真后悔自己再折回来要买那件衬衣,否则她也不会遇见田心,让田心知道她还活着。
第63集 皓天秋研相见 田心逃婚
田心得知姐姐还活着,她无法不顾姐姐的感受,和一个当初差点成为自己姐夫的人结婚,因为她如果这样做了,对于姐姐她就是无情无义,而皓天如果知道姐姐还没有死,更加会因此以为是她为了和他结婚在欺骗他。就在几分钟前,她还沉浸在即将嫁给皓天的幸福憧憬里,而现在她却觉得一切的幸福都破灭了,她心如死灰地给皓天打了电话,告诉皓天,她不想结婚了,说完这一句话她就挂断了电话,因为仅仅是这一句话就需要她用尽所有的决心和勇气。 皓天听到田心突如其来的拒婚,对田心的状况感到很是担忧,于是他立刻开着车出去找她,他在一条条田心有可能经过的街上缓缓地移动着车子,一路上四处打量,都没有发现田心的身影。但是,像在做梦一样的,他在某条街道上,透过后视镜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这次他没有打草惊蛇,而是小心确认,确认那个坐在路边长椅上的人就是他朝思暮想难以忘怀的秋妍,他下了车,小心翼翼地走到秋妍面前,生怕稍一轻举妄动,秋妍就会再次逃跑。看着手机里以前皓天给自己拍的照片出神的秋妍,发觉有个人定定地站在她的面前,她警觉地抬起头,却对上了皓天柔情炙热的眼光,那眼光就像看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既欣喜又心疼,但此时此刻的秋妍却无法容许自己沉沦在这样的眼神里,她蓦地站起身,却被皓天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她努力地挣脱了皓天的怀抱,理智地对皓天分析着她和皓天不可能再在一起的种种理由,如果说那天在教堂他们如期相见了的话,他们或许还有重新在一起的可能,可是现在皓天已经给了田心承诺,秋妍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妹妹,而皓天也不应该随意地背弃他的诺言。秋妍劝皓天放弃她,他们不能在一起,不能做夫妻,他们共同经历的种种磨砺苦难,他们之间的一次次擦肩而过,或许就是命运对他们的安排。 皓天和田心都咬着牙勉强自己出席了他们两个人的婚礼,可是,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田心终于支撑不住,不仅主动放弃了她和皓天的婚礼,还当众说出了秋妍还活着的事实。田心潇洒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婚礼现场后就不知去向了,大家都着急地想要赶快找到她,生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来,秋妍更是因此自责不已,泣不成声。
第64集 田心远走异国 子涵自食恶果
从婚礼上逃走,和幸福失之交臂的田心,一时之间感到绝望和无助,最疼爱她的爸爸已经不在了,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来到哥哥耀辉的酒店房间门口,向哥哥哭诉她遭遇的这不公平的一切,而失踪多时的耀辉居然恰好出现在了他曾经住的房间门口,看到自己心爱的妹妹楚楚可怜的样子,耀辉心疼不已,而当他知道发生的一切之后,他却坚定地认为皓天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耀辉让皓天当着大家的面在秋妍和田心之间做一个选择,皓天则决定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他当着大家的面说出,自己最爱的人自始至终都是秋妍。可是秋妍听到皓天的真情告白却没有就此接受皓天,反而当众说自己不再爱皓天了。 田心不想让自己继续成为皓天和姐姐之间的阻碍,于是她决定离开这座城市,去了国外。皓天则在子杨的劝告下,决定暂时放下对秋妍的执念,不再继续纠缠于能否和秋妍在一起这件事,而打算重振旗鼓回朗悦上班,全力以赴为朗悦谈拢和宏扬的合作。 朗悦因为子涵的肆意妄为,平白地背上了五十亿的债务,这使得朗悦出现了巨大的财政赤字。贺敏发现朗悦的印鉴被偷,她很快想到偷印鉴的人极有可能是那天火急火燎地从她办公室离开的子涵,于是她立刻去找子涵对质,子涵一开始死不承认,后来无法再自圆其说就借机推到了贺敏,趁机溜走了。宋天成、贺敏夫妇以及子杨、皓天两兄弟来到龙威向路风兴师问罪,皓天说路风偷朗悦印鉴的行为属于商业犯罪,但罗珊却在旁边说明,偷印鉴的不是路风,而是宋子涵,可子涵到了这个关口,还是对路风一味护短,而宋家也确实碍于子涵才是直接偷取印鉴的人,不敢将路风这个卑鄙小人告上法庭。 路风故意不还利息给银行,这使得作为龙威的债务担保人的企业法人朗悦不得不承担这笔债息,面临银行讨债,朗悦却根本无力偿还这莫须有的债务,而天成的员工更因此跑到朗悦集团讨要工资,聚众示威。子涵发现情况不对,气冲冲地去质问路风是不是故意不还银行的利息,而将债务推给她的父母,路风一开始还巧言伪饰自己的卑鄙行径,但到后来子涵情绪激动,并和对她出言挑衅的罗珊打起来之后,路风就和她彻底撕破了脸,先是打了子涵一个耳光,随后又将意图反抗的子涵用力地推到在地。最后,路风毫不掩饰地告诉子涵,他的确就是为了利用她来击垮朗悦才和她结婚的,但如果子涵能就此安分守己地做她的路太太,他可以在人前人后都给足她面子,如果不能,那他也不排除会对子涵不客气。
第65集 路风鸠占鹊巢住进宋家豪宅
子杨见妈妈贺敏被讨债的人吓得躲在办公桌底下抽泣,他扶起妈妈,却发现昔日总是神采奕奕、风采不凡的妈妈今天竟被整成了这般蓬头垢面的狼狈模样,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妈妈,子杨不禁对路风那个恶人感到深恶痛绝,他一时冲动就要去龙威路风的办公室找他算账,贺敏怕儿子在龙威吃亏,赶紧叫大力去追回子杨,皓天来到公司,得知子杨去找路风,也立刻追了出去。如贺敏所料,子杨单枪匹马地冲到龙威,果然在路风面前吃了亏,被路风叫保安捉住之后重重的挨了路风一拳,还好皓天跟大力及时赶到,反将路风痛打了一顿。子杨和皓天两兄弟也就此重归于好,打算兄弟齐心,对付路风,拯救朗悦。 宋家破产,宋天成打算卖出宋家的豪宅来偿还一部分债务。子涵回到她和路风的家收拾行李,打算搬出去,却正巧被路风拦下,路风这只狡猾的狐狸,他不会就这样让子涵搬出他们的家,戳穿他们夫妻不和的内幕,来给他的“青年企业家”、“慈善家”的高大形象抹黑。不仅如此,他还要最后利用一次宋子涵,再给宋天成这只精锐的“大老虎”以沉痛的一击,他再次柔情蜜语地哄骗子涵,拿出口袋里一点五亿的现金支票,骗子涵说要对她的娘家解囊相助,子涵因此颇为感动,她天真的以为,路风是良心发现,要用这一点五亿买下宋家的豪宅回送给她的父母。但当子涵把路风带回宋家的房子之后,路风的狐狸尾巴才露了出来,他用各种极尽刻薄讽刺的言语侮辱岳父宋天成,并拿出他一早就弄到手了的购房合同在宋家的豪宅里宣誓主权,还让宋家的所有人都在两天之内滚出这所房子。子涵惊诧不已,她想不到自己又一次被路风无情地利用了,还因此给父母带来了这么大的屈辱。 罗珊这个自诩为路风最亲密的合作伙伴的女人,竟丝毫不知满足地搬出了当初楚振华送给她的房子,跟着路风搬进了宋家的豪宅。而路风则得意洋洋地拉着乐美来看他从宋家抢过来的豪宅,就在这时,子涵这个路风法律上的妻子也拎着行李箱搬了进来,路风没好气地告诉子涵,他已经向法院申请和她离婚了,而子涵也不是任路风捏来捏去的“软柿子”,她回敬路风一句,如果他愿意让他青年企业家、慈善家、儒商的假名声扫地的话,她愿意和他法庭上见。乐美早已对路风死了心,她更不愿意被搅入路风和罗珊、宋子涵之间的纠纷,只警告了路风不要再纠缠她,就离开了,剩下路风和罗珊、宋子涵继续在座豪宅里你争我斗,相互算计。
第66集 子涵迁怒伤乐美
宋家破产,宋天成不得不做出拍卖天成大楼的决定。天成大楼高价竞标,刘俊朗为了让路风付出高昂的代价,故意在竞拍会上抬高拍卖价格,而路风为了彻底踩死朗悦、击垮宋家,不惜下重本以拍卖底价的两倍买下了天成大楼。路风这一赌气举动让龙威再次“大出血”,他刚刚才用尽手段甩掉了当初从天成接过来的五十亿的大包袱,这回又亲手给龙威捅了一个三十五亿的大窟窿,虽然算不上得不偿失,但也可以说损失惨重。 路风对宋家一路苦苦相逼,先是害得宋家破产,后来又买下宋家的家宅,现在又不惜代价收购了天成大楼,他这每一步都是在把朗悦、把宋家往绝路上赶。没想到,宋天成在商场上征战多年,叱咤风云一辈子,如今却被路风这个卑鄙小人害得一败涂地,还一再受到路风的种种羞辱。宋天成受不了路风的刺激,在天成大楼前突然中风。子涵来到医院,看见爸爸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她既痛心又悔恨,她恨路风这个畜生害得她家破人亡,她发誓要让路风对他施加给宋家的所有伤害血债血偿。 子涵被路风的种种伤害弄得失去了理智,但是她又无法伤害到路风一丝一毫,更做不到一举扳倒路风,于是,她想到了伤害另一个人——张乐美来泄恨,她一方面觉得路风对乐美念念不忘让她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方面她更偏执地认为乐美肚子里怀有路风的孩子这根本就是一件罪孽。陷入疯狂的子涵不停地推搡着手无缚鸡之力的乐美,她一把将挺着大肚子的乐美推倒在地,乐美感到肚子剧烈地疼痛,血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惊惶的乐美恳求子涵理智一点,救救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子涵不但没有救她,还心满意足地走掉了。 乐美好不容易得到救助,但她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时,她和腹中胎儿的情况都已十分危机,孙惠芳、皓天、安妮、耀辉以及路风都焦急地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医生出来后,要求乐美的家人对保孩子还是保大人做一个抉择,这对她的家人来说实在是一个艰难的选择,路风始终坚持要求医生“两个都救”,而耀辉则不得已冷静地做出了“先救大人”的决定。但幸运的是,乐美以及她腹中的孩子都足够坚强,大人和孩子最终都保住了,孩子虽然早产但身体无碍,而乐美得知孩子平安地出生也放下心来。 路风因为被妻子宋子涵控告商业犯罪,陷入了舆论危机,就在他对守在公司门口的一众记者都故弄玄虚地说着无可奉告的时候,子涵却当众指责他撒谎,这一次,路风会在舆论的监督下受到法律的惩戒吗?
 

    A+
发布日期:2017-08-13 07:43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