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阶梯》第46-50集剧情介绍

第47集 得知张明山死讯 张家陷入巨大悲痛
孙惠芳接到医院的通知,得知张明山已经遭遇车祸身亡,她在皓天、乐美及安妮的陪同下赶往医院,不肯接受现实的她一直声称是医院搞错了,于是安妮先让皓天去停尸间里看一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皓天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的白布一角,惊惶地发现冰冷地躺在他眼前的人真的是爸爸,皓天一声痛哭,孙惠芳、乐美及安妮也循声进入停尸间,孙惠芳看到死去的丈夫,情绪彻底陷入崩溃,乐美也哭着跪在了爸爸的遗体旁。路风来到沉浸在一片悲伤中的张家,乐美正拼命责怪自己不听爸爸的话坚持要嫁给路风才会害死了爸爸,耀辉因此安慰乐美说,张叔叔生前那么和善,又那么疼爱乐美,他一定不希望看到乐美这样自怨自艾,而路风听到耀辉的话却借题发挥,说张明山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就是耀辉,搞不好就是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害死了岳父,路风这种厚颜无耻的“嫁祸”实在令人恶心,但却没有人知道真相,揭穿他丑陋的面目。 子杨连日来贴心陪同秋妍去医院,他劝秋妍保持乐观的心态,并接受化疗,可秋妍却担心化疗不一定能治好自己,还会让自己掉头发变丑,她不希望自己在最后的一段生命中留下不美好的形象,子杨为了让皓天了解秋妍的病情,不顾秋妍的反对坚持打电话给皓天,可此时正因为突然失去爸爸而痛苦抑郁的皓天却根本没有耐心听子杨说任何话,于是他就这样错失了了解秋妍的苦衷的机会。 皓天带着乐美去感谢耀辉这些天帮忙打理爸爸的丧事,皓天问耀辉,那天爸爸在临死前见他都对他说了些什么,耀辉说叔叔那天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话,无外乎就是些不想让乐美嫁给路风的话,但他怀疑叔叔出车祸前可能是去见了什么人,而他见的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路风,因为他不同意让路风和乐美结婚,那么他就有可能去阻止路风参加婚礼,况且路风在婚礼当天的确也迟到了,但没有证据,这一切也只能沦为猜测,皓天和乐美也都无法贸然相信路风会害他们的爸爸。
第48集 楚振华打伤亲生女 秋妍隐秘身世被揭露
子涵获知秋妍又和哥哥子杨在一起了,她因此怀疑秋妍的人品,因为秋妍竟然将对她情义深重的皓天说抛弃就抛弃了,而此时的皓天又正处在天成被龙威收购的一贫如洗的状态,子涵更因此觉得秋妍是为了他们家的钱才和子杨在一起,她对子杨直言,自己绝不会接受秋妍这样朝三暮四、嫌贫爱富的女人做她的嫂子,子杨却说秋妍够不够资格做她的嫂子只有他自己说了算。为哥哥打抱不平的子涵怒气冲冲地来到“一叶知秋”要找秋妍算账,她在店里大呼小叫,看不惯她的娇小姐脾气的安妮拿起笤帚把她往外赶,可子涵却还是很跋扈,安妮于是忍不住要教训她,可当她刚扬起手来,就被替楚振华来给丽娜送东西的路风拦下,路风不顾安妮是自己老婆的亲小姨,不仅胳膊肘往外拐,还轻佻地说自己最看不惯美女被人欺负。 路风再次对子涵英雄救美,子涵因此更加对他有了一些不寻常的心思,两人一起去了夜店,子涵问起路风去给夏丽娜送东西的事情,路风一开始言辞闪躲,子涵于是傲娇地说她要走,就在这时,路风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语气暧昧地告诉她,那是楚田心的精彩照片。两人正耳磨丝鬓,却被杨文鹏看见了,杨文鹏不想看着自己的女朋友继续被路风诱惑,于是要带她回家,可子涵却对文鹏吵吵嚷嚷,路风最是一个见机行事的人,他知道今天不是和子涵深入“了解”的时机,于是自己先回家了。路风回到家里,却对新婚妻子乐美“敬而远之”,乐美也早已察觉到路风近来对她态度冷淡,生性软弱的她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才让路风不高兴了,但事实上,都是路风自己心里有鬼,乐美每一次靠近他都会让他想起张明山的死,他因此无法面对乐美,更无法面对自己。路风厌倦了家里这个柔弱妻子的关心和念叨,于是他刚一回到家就又出去了,他再次回到夜店,遇见还在买醉的子涵,空虚寂寞的两人互相挑逗,并在酒店发生了一夜情。 楚振华为了找周洋算账,不惜绑架他曾经最最疼爱的女儿田心以及小姨子秋妍来逼周洋主动落入他的圈套,而他之前给丽娜送的东西就是他虐待田心的照片,周洋、夏丽娜以及皓天一同赶去营救田心和秋妍,争执间,楚振华突然拿起棒子就要迎面打上皓天,而田心为了保护皓天,竟然挡在了皓天面前,而楚振华那一棒也重重地打在了她的后脑勺上,田心昏死过去,夏丽娜见楚振华如此丧心病狂,不得已说出了真相——田心真的是她和楚振华的女儿,而她和周洋的女儿是秋妍,这个真相既让楚振华感到万分后悔,也让秋妍感到不可置信——周洋竟然是她的爸爸,而她叫了二十多年姐姐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妈妈。 楚振华终于意识到自己被人欺骗了,他居然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打得进了医院,他质问路风,是不是他欺骗了自己,好让他失控发狂,害死田心,然后路风就可以自己接手龙威,面对楚振华的质疑,路风似乎早就想好了对策,他巧言狡辩,将瞒骗楚振华一事全部推到了罗珊身上。一想到罗珊的歹毒用心,楚振华就怒不可遏,他来到罗珊家里,见了罗珊就是一个耳光,并让她交出那份DNA检测报告,看到检测结果,楚振华内心一阵颤栗,他痛苦地悔悟道,这一切真是报应。
第49集 田心昏迷不醒 罗珊意外流产
田心被楚振华失手打伤后,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夏丽娜在女儿的病床前深深忏悔,她怪自己不该隐瞒真相,如果她早点对周洋和楚振华都说清事实,田心也不会受到那么多莫须有的伤害,更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楚振华虽然感到自己已经无颜面面对田心,可是得知田心还在昏迷,他非常担心,于是忍不住到医院探望女儿,夏丽娜见了他就让他走,而他看到田心这副憔悴的模样也很是心碎,他跪在田心的病床前,哭着祈求田心赶快醒过来,还说只要田心能醒过来他就会答应她的一切要求。 路风突然打电话给楚振华告知他躺在医院的田心不见了,楚振华在弄清田心的真实身份后,对田心比从前更加疼爱呵护,就好像这个女儿是他失而复得的,现在突然得知田心不见了,他心急如焚,要立马从罗珊家里出去寻找田心,可是罗珊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楚振华撒起娇来,不让他走,楚振华此时根本无心理会她的小伎俩,便一把甩开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可他这一甩手却让罗珊不小心摔在了地上,罗珊眼见着血从她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她乞求着叫楚振华回来送她去医院但却无济于事。罗珊从医院的病床上醒过来之后,只有路风陪在她旁边,她惊恐地问路风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路风直接告诉她,孩子没了,但好好养身体以后还能生小孩,罗珊因此十分痛心,路风则借机在罗珊面前煽阴风,让罗珊好好记住这一刻的伤痛,日后加倍地还到楚振华身上。
第50集 罗珊路风与周洋结盟 楚振华一败涂地
罗珊流产后,她对楚振华再没有一丝留恋,而一心只想报复他,让他也尝一尝一无所有、痛不欲生的滋味,于是她单独去找周洋寻求合作,邀请他和自己联手打倒楚振华,取得龙威的经营权,就在这时,路风也闻风赶到,心机深沉的路风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罗珊一个人“吃独食”而他却什么也捞不着呢?罗珊见到阴魂不散的路风,只好尴尬地将他认作盟友。相比起罗珊的简单报复思维,路风似乎将事情想得更加周全,他知道楚振华的特助闻俊早就对罗珊有意思,于是他就利用这一点将闻俊拉进了自己的阵营,为他所用。 子涵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对杨文鹏发火,两人大吵一架,杨文鹏再也无法忍受子涵对他的肆意羞辱,他决定不再像条狗一样被子涵呼来喝去,甚至还决定对付她。子涵和杨文鹏吵完架就跑到龙威找路风,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却偶然地被杨文鹏的“社会朋友”大力看见了,杨文鹏得知子涵和路风双双出轨,十分气愤,他本想指使大力给路风一个教训,可大力却建议他将事情弄得更复杂——将这件事传到一定会为路风的新婚妻子乐美打抱不平的楚耀辉耳朵里。 乐美问路风为什么在纪念她爸爸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他却没有出现,路风再次极不耐烦地以自己工作太忙太累为由反过来指责乐美不够体贴,并生气地离开了家,却在出门前不小心将西服口袋里印有某酒店名称的打火机掉在了客厅的地毯上,乐美捡起打火机,越看越觉得疑惑,路风不回家的时候不都是说自己在公司加班吗?他为什么会去酒店呢?难道是见客户吗?还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所以他最近才会对她那么冷淡、那么暴躁?耀辉听说了路风和宋子涵在外面鬼混的消息后,来到乐美家里找她,耀辉问她路风昨天是几点回的家?乐美支支吾吾,耀辉就直接说出了昨天他的朋友亲眼见到路风和宋子涵在一起,看到乐美手上的打火机,耀辉更因此怀疑他们就是一起去的酒店,做过什么就可想而知了,路风做出此等败类之举,耀辉再次气愤难平。乐美听了耀辉的话,却不敢让自己相信这个事实,反而强行说服自己,路风不会背叛她。 路风在龙威的董事会上宣布由各位董事就是否由楚振华继续担任龙威集团董事长一事进行表决,楚振华愤然走进会议室,大声质问谁敢不让他当董事长,可路风却反讽他,劝他看清如今的形势,周洋一个人占有龙威董事会的两个席位,他不可能站在楚振华这边,而其他的老股东也不愿意支持楚振华,楚振华因此有些心灰意冷,这些曾经和他一起打江山的老股东们居然集体背弃了他。
第51集 挚爱难以挽回 皓天认命
路风、罗珊及周洋三人联手扳倒了楚振华,罢免了他在龙威的董事长职位,而路风这个总经理则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龙威的新任董事长,他的野心终于实现了,而他想到的第一个和他分享胜利果实的人居然不是妻子乐美,而是和他暧昧不清的子涵,他打电话约子涵见面,让她和自己一起庆祝他的成功。他刚刚挂断电话,乐美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里,乐美是来给他送饭的,可是她这一贴心举动却被心虚的路风曲解为对他的监视,他又一次对乐美大呼小叫,甚至反过来指责乐美之前去向宋子涵兴师问罪的事,乐美见路风发火,委屈地解释道,自己只是听耀辉这么说就有所不安,路风因此又将矛头指向了乐美和耀辉之间的关系,说他们背着他勾勾搭搭,乐美无言辩解,在和路风的争吵中,她永远只能占下风,爱得太深又爱得软弱的乐美在这场爱的角逐里始终受制于路风这个负心薄情的男人。 子涵被两个小混混灌得烂醉如泥,杨文鹏拿钱打发走两个小混混之后,打算将已经无力对他做任何反抗的子涵扛回家进行侵犯,子涵挣扎着喊救命,可是空旷的街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呼救,就在这时,路风开车经过,他看到子涵被杨文鹏抗在肩上不住的动弹挣扎,于是下车冲到杨文鹏面前让他立刻放下子涵,杨文鹏将子涵放下来之后,对路风出言挑衅,路风便一拳就打在了他脸上,不想吃亏又心虚的杨文鹏只好让路风带走了子涵。路风将子涵送到酒店安顿,子涵向他申诉杨文鹏想对她进行非礼,还满眼柔情地对路风说,每次当她遇到危险都是路风救他,路风则只是安抚她。 皓天约秋妍在教堂见面,他坚信这是他和秋妍和好的最佳时机,皓天率先来到空旷圣洁的教堂里,他紧紧攥着手中的戒指,打算再给秋妍戴上这枚象征着他对秋妍全心全意的爱的戒指。皓天感觉到有人走到他身后,他惊喜地转过身却发现面前的人是子杨,子杨在秋妍的请求下来劝皓天放弃对秋妍的执着等待,说完便离开了教堂。皓天凭着直觉判断秋妍一定在教堂附近,他跑到教堂外,一声声地呼唤着秋妍的名字,而秋妍却只是在角落里看着皓天茫然的样子不敢出声,秋妍也很想做皓天的新娘,可是她得了血癌,她告诉自己不能拖累皓天。皓天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堂广场一次次地呼唤爱人的名字却始终得不到回应,这一次他认命了,他觉得上天根本不会顾及他的渴求,而他最爱的新娘也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 周洋获知秋妍的病情后,对女儿的身体状况感到非常的担心,也很心疼女儿独自一人面对病痛,他提出让自己来照顾秋妍,他有能力也有信心让宝贝女儿恢复健康,秋妍虽然暂时还难以面对这个突然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父亲,但她也坦言自己从小对父爱的渴望,以及她第一次见到周洋时感到的亲切。 耀辉因为楚振华在龙威董事会上一败涂地而感到焦虑不安,事实上,他虽然一直对他这个亲生父亲心存怨恨,但血浓于水,父子连心,如今爸爸陷入了人生窘境,他也还是为他担心,凯文看出了耀辉的心思,于是想代替他去打探一下楚振华的近况,耀辉虽然嘴上不承认对爸爸的关心,却并没有真的阻止凯文去探听消息。 楚振华在董事会上遭遇人生的滑铁卢之后就失踪了,夏丽娜不得已请求贺敏帮他找到楚振华,因为他虽然犯下了很多罪过,但他毕竟还是田心和耀辉的父亲,可是她的这些话却被田心听到了。田心昏迷许久之后终于醒过来了,但她却因此变得心智不全,甚至疯疯癫癫,听到爸爸不见了,她受了刺激就跑了出去。
 

    A+
发布日期:2017-08-13 07:43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