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阶梯》第21-25集剧情介绍

第22集 秋妍为救挚爱甘当落跑新娘
秋妍就要和子杨步入礼堂,穿着一身美丽的白纱坐在婚纱店的梳妆镜前的她,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要娶她的人不是那个她深爱着的张皓天,失落的她缓缓地望向窗外,却意外地瞥见了皓天的身影,而皓天此时正遭受到两个男子的袭击,秋妍见皓天遇到危险,顾不得自己即将和子杨举行婚礼,冲了出去,为了皓天,她宁愿做一个落跑的新娘。 夏丽娜正打算带着田心去参加妹妹秋妍的婚礼,可楚振华却因为与宋家的过节不但自己不去参加小姨子的婚礼,还不让她们母女出门,就在这个时候,夏丽娜突然接到秋妍从报刊亭上打来的电话,秋妍说话很着急,她告诉夏丽娜皓天被两个人带去了一个仓库,请她一定要赶快帮忙请姐夫楚振华找人去帮忙,可楚振华因为皓天之前拒绝来龙威为他工作,还处处帮着天成跟他作对的事,不肯答应救皓天。路风来找楚振华,偶然听到皓天出事的消息,于是立刻跑到皓天家找张明山一起求楚振华出手相救,张明山为了救儿子,不惜给楚振华下跪,田心和路风见势也一起跪下请求,楚振华只好勉强答应三人去救皓天,但交换条件是皓天以后要到龙威上班。 皓天不肯就这样把宋天成的钱平白地交给两个来路不明的人,也因此遭到那两个人的毒打,秋妍见皓天被打,忍不住冲了出去用自己的身体护着皓天,两个人互相依偎,互相保护着对方。可一边的子杨却遭受到新娘逃婚的耻辱,他六神无主,只好回到秋妍家里等候消息,可当见到秋妍和皓天互相搀扶着一同回来的时候,他一时之间怒不可遏,冲上去就给了秋妍一个耳光。皓天一方面护着秋妍,一方面更忍不住指责子杨为了利益不惜竟对他这个多年的好兄弟下黑手。子杨听皓天这么说,有些一头雾水,难道这就是杨文鹏说要送给他的结婚大礼?可想不到,杨文鹏的多管闲事却恰恰破坏了子杨期盼已久的婚礼,秋妍也趁此机会向子杨说明了一切,她向子杨坦白,自己从来就不是真的爱他,而只是同情他,以及不敢伤害他。
第23集 子杨结识陪酒女bobo 致天成再陷绝境
子杨被秋妍逃婚后来又当面拒绝他的事伤透了心,住在酒店颓废度日,子涵见哥哥因为秋妍如此狼狈不堪,一时冲动要找秋妍算账。愤怒的子涵开着车看到路边抱在一起的皓天和秋妍,更加无法克制心底的怒火,竟开车径直向他们两人撞了过去,幸亏皓天眼疾手快,将秋妍一把抱起,躲过了子涵的冲击,可子涵竟不依不饶,掉过车头再来,皓天拉着秋妍再次躲开,子涵却因此开着车撞到了树上,好在皓天及秋妍将她及时送医,她也并无大碍。 子杨和一群酒肉朋友在一家高档KTV喝得酩酊大醉,KTV里一名新来的陪酒小姐bobo见子杨喝得太多,劝他保重身体,遭到了人生重大打击的子杨,因为眼前这个女孩的一句关心感到了一丝温暖。原本心地善良的陪酒女孩bobo,在获悉了子杨是天成集团董事长宋天成的儿子后,却好像若有所思,原来她的真名叫何雅——她就是当初在天成集团周年酒会上死于非命的何志远的女儿,路云的女朋友。亲眼见到爸爸惨死,一心想要为爸爸报仇的的何雅,决定趁子杨目前正遭受感情创伤心里防线虚弱之时接近他,利用他报复宋天成。 宋天成为了让子杨振作起来,不要再寄情于欢场,于是决定派子杨去香港方面谈判,解决香港园区复工的事。这件事关系到天成集团的生死存亡,子杨也因此很感激爸爸对自己的再度信任,意气风发地打算前往香港。子杨来到机场正要出发,却遇到了那天送他回了酒店的bobo,bobo得知子杨此番前往香港要做的事和天成集团的整体利益关系重大,心中盘算该如何破坏子杨的出行计划。她以自己要去孤儿院和孩子们一起过生日为由,拖住了子杨,让子杨陪她过生日。可当夜深人静,子杨在孤儿院熟睡了之后,bobo竟偷偷烧毁了子杨的护照和资料,子杨的出行计划不得不就此作废,香港方面也因为子杨没有及时出现与他们谈判大为恼火,取消了与天成集团的合作。而这个时候,楚振华还趁机利用媒体散布皓天是宋天成的私生子,以及宋天成贺敏夫妇感情失和的消息,借此打击天成,天成腹背受敌,面临内忧外患,几乎陷入绝境。
第24集 宋天成皓天父子相认 张明山路风叔侄决裂
天成集团面临内忧外患,几乎陷入绝境,宋天成为了平息舆论风波,缓解天成面临的危机,打算召开记者会。宋天成希望皓天也能出席记者会,澄清外界所说的他要回天成争夺财产的谣言,可皓天却碍于自己现在在为楚振华工作,以及顾虑到爸爸张明山的的感受,拒绝了宋天成的请求。宋天成在记者会上和夫人贺敏以及一双儿女子杨、子涵精心地伪装出一家和睦的假象,可记者们又转而问到有关张皓天是他的私生子的事,宋天成承认张皓天是他婚前所生的儿子,并且二十多年来都流落在外。就在这时,皓天也现身记者会,并向媒体说明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重回天成,并感谢宋夫人的大度没有为难过他,子杨也在媒体面前假装与皓天兄弟交好。 子杨因为花天酒地欠了一屁股债,又因为和爸爸闹掰而无力还债,离开了家庭庇护的子杨,不但流落街头,还被债主追债,子杨被追到公路上,正巧遇见田心开车经过,心地善良的田心看在她与子杨的往日情分上,决定帮他,还费了好一番口舌求动自己的爸爸楚振华替子杨还钱。 路风从张明山的日记上得知,他叫了二十多年叔叔的张明山居然就是当年帮宋天成收购他家工厂,导致他父母自杀的的“帮凶”,为此他甚至不惜向宋天成挑明他已经知道当年逼死他父母的人就是他宋天成,他更试图逼问宋天成当年的法律顾问到底是不是张明山。宋天成考虑到张明山现在是惠芳的丈夫,更是他的亲生儿子皓天名义上的父亲,不想让路风知道真相后报复张明山,和皓天兄弟决裂,于是不肯说出真相,但路风最终还是通过自己的调查获知了一切,并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会放过宋天成,也不会放过和他有深仇大恨还欺骗了他二十多年的张明山。就这样,皓天与路风二十多年的兄弟情也面临一朝破裂,谁让造化弄人,两个被路风视为仇人的人,竟然一个是皓天的生父,一个是皓天的养父。
第25集 张明山被刺伤 路风受怀疑
路风当面质向张明山并戳穿了他的谎言,当张明山因为路风已经知道真相而感到莫名的轻松之时,路风却扬言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宋天成在外面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别人,只好打电话给孙惠芳请她给自己送药,两人见面,聊叙旧情,宋天成向孙惠芳倾诉他所承受的精神压力,再次对她流露衷情,可孙惠芳却理智地不希望他再走入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孙惠芳突然接到皓天的电话,得知丈夫张明山被人刺伤了,急忙赶到医院和皓天会和。宋天成随后赶到医院看望张明山,并主张为张明山联系更大更好的医院,可路风却借机污蔑宋天成想加害于张明山,乐美听信路风的挑拨,不同意让她爸爸转院,就在局面僵持之时,皓天站出来坚决要给爸爸转院,接受宋天成的好意,也让爸爸能够接受更好的治疗。 宋天成回想起路风那天来找他问张明山当年给他做法律顾问的事,怀疑是路风故意伤害了张明山,于是他找到孙惠芳及皓天,叮嘱他们要小心路风这个人。宋天成告诉孙惠芳,路风已经因为父母当年被逼自杀的事去找过他,而且他早已认定张明山就是当年宋天成请的法律顾问,是间接逼死他父母的帮凶,皓天也由此获悉路风与他的生父及养父之间的家仇恩怨。皓天打电话给在医院照顾爸爸的乐美,得知乐美不在病房,而正在病房里照看爸爸的人是路风,皓天和身旁的妈妈都感到情况不妙,急忙往医院赶去,可难道路风真的会不顾和张家二十多年的情谊对张明山下黑手吗? 皓天赶到医院,一把拉开站在病床边上的路风,路风也因此察觉到皓天对他的不信任。路风说出去买水果,借故离开病房,皓天追了出去,并大声质问路风到底是不是伤害爸爸的凶手,路风因此非常气愤,两人打了起来,乐美赶来将两人拉开。最后,路风留下话,说如果皓天不相信他,就去公司查问他在张明山出事的那天是不是在公司。
第26集 田心为护皓天受伤
听过路风的解释,皓天仍然对他心存怀疑,于是他居然真的跑去公司调看监控录像,以此核实路风当天到底是不是在公司,可路风却亲眼见到了皓天的这一举动,他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和这个仇人的儿子彻底决裂。乐美去路风家里找他,可路风竟然突然对她提出分手,乐美虽然理解路风一时之间无法面对她这个“仇人的女儿”,但是她无法就这样切断和路风这么多年的感情,苦苦央求路风不要和她分手,可此刻的路风早已顾不上这些柔情蜜意,此时的他有的只是满腹的仇恨,于是他决绝地将乐美赶出了家门。 楚振华找到在旅馆颓废度日的子杨,对他恩威并施,几番挑唆就将子杨说得七荤八素,让子杨甘愿成为他的棋子,对付宋天成,搞垮天成集团。 宋天成为了补偿路风路云兄弟,亲自登门给他们送去五百万的支票并请求他们兄弟的原谅,路风虽然收下了支票,却根本不是想接受他的道歉,而是别有用心。路风再次向楚振华献计——将张明山被歹徒刺伤的脏水泼到宋天成身上,并捏造出宋天成为了夺回亲生儿子不惜伤害儿子的养父的谣言,而那张五百万的支票就是他收买路风的封口费。宋天成因此被警方带去录口供,而天成集团也因此又一次陷入舆论危机。 皓天要离开龙威,楚振华因此要伤害皓天,逼他断指,秋妍早就料到睚眦必报的姐夫不会轻易放过皓天,于是提前通知田心去阻止他爸爸伤害皓天。楚振华坚持要让皓天为他的“不识抬举”付出代价,田心见状,拿起刀子要替皓天“受罚”,楚振华的手下立即出手阻止她,可田心还是划伤了自己,楚振华看出田心对皓天有了特殊情感,为了不把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往绝路上逼,他决定放过皓天。 宋天成再次被警方带去接受调查,孙惠芳见他一时之间无法洗脱嫌疑,顶着自己会被家人误会的压力去给他作证,向警方说明当天她去给宋天成送过药,他们两个在张明山被刺伤的时候是在一起的。
 

    A+
发布日期:2017-08-13 07:41  所属分类:热门剧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