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秋平 | 编剧秘笈:剧本是倒着写的


【编剧秘笈:剧本是倒着写的】
陈秋平/文

影视剧是正着看:从头看到尾;却是倒着写:从尾往头写。观众不知道结局,可有一万个猜测,增加观看乐趣;编剧不知结局,也会有一万个可能,那就让自己迷失而无法前行。不仅倒着写,还要反着写,结局是和解,前面就是误会;结局是顿悟,前面就是迷瞪,拧巴。总之,想好了最后一个高潮再下笔!
 
我把这个叫做“编剧秘笈”,可能许多人会反对。说是秘笈也许有些过了,这样说多少有点玩笑的意思,但也自然有我的某些道理。想听一听吗?
 
【道理一】有“彼岸”才有方向
从写作的经验来看,我们在编一个故事的时候,往往会写主人公要历经千难万险去完成一项任务,在这条漫长的奋斗路上,就如同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一样,会出现许多岔路口——三岔路口,十字路口,甚至树状岔路口,这时,我们的主人公面临着选择:到底走哪条路?与其说这是在考验主人公,不如说就是在考验我们编剧自己。
也许你会说,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时,我们似乎可以选择任何一条路。而且,每一条路都有不同的精彩,都可以看到不同的风景,为什么不呢?所以,我们不会介意去选择某一条路,或刻意否定某一条路。是的,我们沿着凭感觉选择的一条路快乐地往下走,这没有什么呀!很好呀!我们愉快地暗示自己,选择是不难的。可是,我们在不远处又遇见了一个岔路口。我们继续凭着直觉(甚至无意识)选择了其中一条路,接下去又出现的岔路口我们依照先前的做法继续走。走着,走着,忽然我们发现一个问题:迷路了!我们漫无目的地走,怎么迷路了呢?既然没有目的地,应该就没有迷路一说呀!但是,我们仍然感觉心里不踏实。因为,我们虽然出发的时候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但却希望我们的每一步都是有逻辑的,是走向某个必然的结局。事实上,我们用刚才那个方法,走出来的就是一条随机的路线,一条非逻辑、非因果的路线,就像一只漂在大海上的小船,随波逐流。更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居然无法回头了!找不到回家的路!在写作过程中,如果我们没有目标和任务,想回到某个岔路口重新选择,依然是盲目的,我们会出现选择恐惧症,无法做出选择。
正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我提出了“倒着写”的方法。说是倒着写,其实不可能真的从最后一个字或最后一个段落往前“倒着写”,而是倒着设计。就是先想好结局,然后想好最后一个高潮,然后倒着推,设计倒数第二个高潮,倒数第三个……一直到正数的第一个高潮。每个高潮(拐点)都是一个目标,冲着这个目标写,还是要正着写,当写到某个岔路口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哪一条路是正确的路了。即便我们走错了一个岔路口(有时也许是故意走错的),到了下一个路口也来得及折回来。更重要的是,当我们写完之后倒过来看人物走过的路,发现这是一条有逻辑,有因果的路,这才是真正的写作。
有人会说,我写剧本就不写大纲,更不会想好结局再动笔。开始写作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结局是什么。还有人会说,那韩剧呢?台湾剧呢?情景喜剧呢?美剧呢?他们都不知道结局,不是也写出那么多好作品吗?
是的,不知道结局,未必就无法写作。问题不在于是不是真的有一个结局,而是写作是不是有一个方向。这个方向有的时候表现为设计了一个总结局,有的时候是单元故事的结局,有的时候是作品的主题思想,有的时候是主人公性格的一贯性,等等。在写作实践中,的确也有许多作家、编剧是无提纲的,无结局的,但他们心中都有一个“彼岸”。他一定知道他要写向何处,主人公要去到何处。他一定知道他想表达什么,表现什么。我们反对的是无逻辑、无意识、无控制、无目标、无主题、无任务……的随波逐流式的写作。
此外,对于新手来说,我们提倡先想好结局和最后一个高潮再开始写作。即便真到了结局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推翻了最初的设计,但有这样一个结局,还是比没有这个结局更好。

【道理二】悬念的设置往往是倒置的
当我们看一部精彩绝伦的影视作品时,往往会由衷地佩服编剧给我们创造的那些牵肠挂肚的悬念设置、令人拍案叫绝的解套高招和震撼心灵的意外结局。这个编剧太高明了!他怎么想得出如此绝妙的解套方法?他是怎么做到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于是我们自卑了,我们自叹弗如,无地自容。
当然,不可否认,高明的编剧的确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和机敏,但是,他们除了天生冰雪聪明之外,也有一些技术和方法是可以学习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复制的!
    打个不是很恰当的比方,大家一定看过魔术表演。当我们看到魔术大师们精彩的表演,时而腾空飞起,时而大变活人;时而死里逃生,时而长城搬家……,那时看得我们所有的人都像小孩子一样张大了嘴巴哈喇子直流,惊呼不可思议。然而,假如,你有机会走进后台去看大师们的排练,去看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的设计,近距离观赏他们的道具,你会恍然大悟——啊,原来是这样!原来真相是如此地简单和明了!甚至,我们会发现,那个真相一直都在那里,是我们忽略了它,甚至全都没有发现它。而我们没有发现,不是那个真相是多么复杂,多么高深,多么的难以察觉,没发现的原因竟然是——对了,是的,正是魔术师所制造的迷障。也就是说,一个魔术大师的高明之处,并不是在于他发现了新大陆,找到了一个绝世的真相,而是他在我们发现真相大家道路上设置的障碍!
    这才是一个魔术大师和一个编剧大师要做的事:制造障碍、屏障、误导、假相!一个魔术师和编剧的水平高下,取决于他们制造屏障的本事大小。
这就是我所说的第二个道理,为什么我们要“倒着写”?如果我们不知道真相——结局,我们怎么可能制造发现真相的障碍和迷障呢?

【道理三】故事在于无常与变化
所谓变化,就是从常态变成非常态,也许还要从非常态再变回常态。所谓常态,就是有序,就是规律,就是习以为常。我们习惯于许多事物的正常演进,习惯了对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的猜测和预料。但是,如果我们的故事总是这样顺着写,总是让观众猜到了结局,就不好看了。故事就是你总有猜不到、料不到,想不到的变化。然而这些“想不到”,其实是从“想得到”演变来的。所以,我在说编剧秘笈是“倒着写”的同时,还说应该“反着写”,就是这个意思。
假如我们的结局是男主和女主结婚了,那先前就应该是差点没结成婚;假如我们的男主和女主结尾时分手了,那之前一定是差点就结婚了。他最终登上了那座山,那之前是差一点就放弃了;她最终在比赛中被淘汰,之前一定是差一点就成功……。要达到这个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戏剧效果,就得先知道结局是什么!
这样的方法常常被使用在我们的整个创作过程中:当我们想启动一个单元故事的时候,到底怎么写?我第一句要问自己的话就是,这个单元的最后结点是什么?当我知道了这个结点,就知道怎样达到这个结点。进而知道怎样让观众期待这个结点,并且不急不慌地引导观众朝着这个结点前进,还让他们一时半儿达不到结点。在最后即将达到的时候,再来一个大得几乎难以越过的难关,朝着错误的方向误导一下他们,最后才找到一个机缘,逆转了一切情况,达到那个结点。
    故事这样编,难道不是容易了许多吗?
 
    A+
发布日期:2017-03-01 16:23  所属分类:剧本创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