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语言的传统形式.txt

    戏剧语言是一部剧的灵魂,但是它们从有情绪的人物饱满激情中说出,与干瘪的念白出来,是有天壤之别的。西方有句谚语:“从饱满的心里用嘴讲话”,这戏剧语言来说,尤为的确切。
    戏曲语言从古到今,从元曲四大家到我们近代的曹禺杨兰春,这些创作中有一些传统程式,简单介绍如下:
    (1)引子,角色上场最初开口说的话的就是引子,一般是由小到大,由远到近。所以我们看很多喜剧的开头,一般都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或者与主要角色没有特别关心的外人,出来念这个引子。念引子有工尺,但只于念。引子的作用是说明剧本大意,或介绍人物身世,概括笼统,不着痕迹。一般引子只念两句,如《文昭关》东泉公一上场念:“门外青山绿水,黄花百草任风吹。”也有四句至六句的,称为大引子。这些引子看似与整个剧关系不密切,但是它是让观众带入的。
    (2)坐场诗,角色上场念完引子落坐后,接念四句诗,称为坐场诗,也叫定场诗。这坐场诗来源于说唱艺术,,都以诗词开场,说唱中有大书与弹唱两种,概括叙述说唱故事的大意。宋元戏剧是从说唱艺术演变来的,在杂剧称“楔一”,到传奇称为“开场家门”,到皮黄则都改成诗,一般四句,干念,无工尺。重要角色上场先念引子;再念诗,如果二人或四人同时上场,则往往开口便念诗,二人者每人念两句,四人者每人念一句。丑角上场数千板,与诗近似。
  (3)通名,上场诗念完后,就自己通报姓名。如不念诗,只念引子,那么接着就通报姓名。近代戏曲中一般都各自报姓名,但在元杂剧中,无论场上有多少人,只用一人代报。如一家人,则家长一人先出场,自报姓名,顺便提到家属,报完名,然后再唤家属出来,家属出来就不再报名了。
  (4)定场白,角色上场,念引子、诗和通报姓名后,就有一长段独白,名曰定场白,这定场白在昆曲、皮黄都用四六句,说明自己家世和本剧本折的详细情节。
背供,即背人招供之意,现在称为“旁白”。
  (5)叫板,在说白之后,未唱之前,必须有叫板。叫板就是说白与歌唱之间的桥梁,没有叫板,从说白转到歌唱就很突然,有时甚至使观众吃惊。叫板是音乐气韵的连接与转换的中间过渡,是造成音乐气韵连贯自然的必要手段。叫板有各种不同方法,有时将说白的最后一字声音拉长,有时用叫头,如“哎呀”,有时一抖袖,高叫一声。于是场面就响起音乐,准备歌唱。歌唱到最后一字或一句也须拉长,使场面知道已唱完,音乐也就停止,从唱再过渡到说白或动作。这样,气韵连贯,“无断续之痕”了。
  (6)歌唱,中国戏剧在元代院本中是以唱为主,至元明杂剧则以白为主,至明清传奇则唱白并重,至清末皮黄则又以白为主。歌唱比说白更容易抒发情感,在现代地方戏曲中,有的重唱,有的重白,有的唱白并重。古典戏曲一般是在人物有了感触以后才唱,很少平白无故地忽然唱起来。现代戏曲编剧往往为了说明情况而唱,或者无缘无故地突然唱起来,都不能恰当应用歌唱的感人作用,而失去了歌唱的意义。像我们看的传统戏剧,为什么很多人看的激情澎湃,甚至不自觉的也要吼两声,都是因为情绪跟着铿锵的歌唱挥发而挥发的。
  (7)下场对联,戏曲角色演完戏退场时一般都有下场对联,所谓“上场诗,下场联”。如两人以上同时下场,则共念四句诗,作为结束。这也是从说唱里移植过来。中国小说每一回有每一回的结语,有的用联,有的用诗。元杂剧全剧结束时用联,但每折结束不用。
  要真正写好戏剧语言必须下决心、下苦功,坚持不懈地长期努力,才能有所成就。剧作者必须不断努力做好以下三件事:
   (1)深入生活,广泛学习群众的语言。要真正学好群众的语言,首先必须了解、掌握他们的思想和感情,和他们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能设身处地地说出他们心里有真情实感的话来。
   (2)多读诗词歌赋和古典的杂剧、传奇,学习它们怎样用最浅显的语言说出丰富深刻的内容,怎样选字遣词,怎样运用音乐气韵,怎样调声协律。换句话说,从诗词歌赋和戏曲里学习古人提炼语言的艺术。
   (3)在深入生活和学习诗词的基础上大胆创造新的戏剧语言,做到能用最精炼、最生动、最新颖的语言来表达出新时代的思想和感情,使戏剧能通过语言发挥出它最大的作用。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戏剧的创作越来越式微,有的甚至都往遗产方向迈进,让人想来有一种黯然伤神,戏剧的这种表演形式,台上一分钟,台上十年功,是现在电影电视艺术所远远不能比拟的,希望我们的这种表演艺术形式能够有更多更有心的人好好的传承下去。因为行业有三百六十行,我们只要坚持一行,做强做精,最后都会是一种成功的,将来也必将赢得观众赢得掌声。
 
    A+
发布日期:2016-11-06 21:42  所属分类:剧本创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