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创作是怎么写动作戏的

剧本是怎么写动作戏的?
是“俩人激战半天”一笔带过,还是具体一招一式分解?我猜可能要分情况,假如是对剧情有特别意义的动作戏,编剧的描写设计和拍摄中的动作指导的设计会不会有冲突?怎么分工呢?
 
作者:Roc Lee
文学剧本里,应该只描述「不得不描述的动作」,或者说,只写关系到人物刻画和情节推动的关键动作,其它的部分,完全交由动作指导去做。

比如《倚天屠龙记》里这一段:
张无忌侧身让开,左手一带,右掌拍的一下,正中他后心要害。他得金毛狮王谢逊传授武功秘诀,又自父亲处学得武当长拳,这几年中虽然潜心医术,没有用功练武,但生平所习所见尽是最上乘的武功。这一掌奋力击出,便是习武多年的武师只怕也不易抵受,何况一个寻常村汉?那汉子哼了一声,俯伏在地,一动也不能动了。

张无忌立即纵身跃到杨不悔身旁。那汉子喝道:“先宰了你!”提起尖刀,便往他胸口插下。张无忌使招武当长拳的“雁翅式”,飞起右脚,正中那人手腕。那人尖刀脱手飞出。张无忌一招鸳鸯连环腿,左右跟着踢出,直中那人下颚。那人正在张口呼喝,下颚被踢得急速合上,将自己半截舌头咬了下来,狂喷鲜血,晕死过去。张无忌忙扶起杨不悔。

在剧本里,只需要这样写:
张无忌仅用一招便将那个村汉打倒,然后跃到杨不悔身旁。
杨不悔身旁的汉子喝道:先宰了你!
那汉子提刀来袭击张无忌。张无忌三拳两脚将其击晕,然后扶起杨不悔。

因为张无忌用的是什么招式,先出拳还是先出脚,击打的是对方什么部位,对于人物、情节都没有任何影响,在这个情境里,只有结果重要。所以编剧只需要写出「仅用一招」「三拳两脚」这样的关键内容和最终的结果即可,剩下的部分,就不要给动作指导加条条框框了

再看引用的这段《卧虎藏龙》:
37(38)外 场景:京城瓮城 人物:俞秀莲,黑衣人 罗小虎 时间:夜
俞秀莲与黑衣人飞入瓮城相峙。
俞秀莲:宝剑物归原主,现在话还好说。
黑衣人听罢缄口不语,只稍稍移动了一重心。
俞秀莲抡刀便砍,而黑衣人则将进刀一一招架回去。
俞秀莲:你是武当派的门人?
黑衣人仍一不发,但却跳到另一重屋檐上。
俞秀莲也跃上,追赶上继续一刀接一刀闪电一般向黑衣人砍去,黑衣人流露出无心恋战的神色,内劲一发,俞秀莲刀被打折。正当俞秀莲抽出另一把刀时,突然一支小箭从暗处向她射来,俞秀莲险接住箭。黑衣人趁势施展轻功跑走。
俞秀莲从房脊上飞落下面的夹巷内。她停下脚步,握了握手中的箭,然后又继续前进。
在夹巷暗处,罗小虎躲在那里观望。
这里面的动作描写就很丰富,但都是带着关键信息而写的。「抡刀便砍」,不是横劈,不是直刺,因为由上而下的「砍」最能强化对方的「招架」动作。「一刀接一刀闪电一般」,只是强调动作的快,至于怎么个砍法,动作指导您随意。断刀,是贴合「无心恋战」。

当然,写得这么细致最后也是徒劳。最后成片里的动作是什么样的,大家也看到了——跟这剧本里写的完全不一样。

不过,这是否意味着编剧白写了?也不是。最后成片里的动作设计虽然和这剧本里的描写大不一样,但是对战的发展、双方的心态还是保留了原貌的——这就是最初这些动作描写的最大用途。

总的来说,编剧写动作戏写得越简约,其实越是替自己省工夫。

这当然是讨论《卧虎藏龙》这种文武紧密结合的戏时用的标准——武戏是给文戏铺路的,所以武戏要多点讲究。
在纯粹的打片里,具体的动作常常跟人物层次、情节铺垫没什么关系。当然有很多因素会影响这些动作的设计,比如成龙的电影里有一个喽罗从三楼跳下来,原因是洪家班刚刚玩了一个跳二楼——那么下一次洪家班就要跳四楼……

我记得叶伟信也在某部电影的花絮里说过,剧本最后的大战,就是一个「打」字。怎么打,就全交给甄子丹了。

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倒不用非分出什么高下。《卧虎藏龙》和《警察故事》《杀破狼》的卖点当然不一样。选对风格才是最重要的。

《无间道》的例子又比较特别。动作指导林迪安(在片中饰演迪路)知道最后有一场天台对决之后很兴奋,带人上天台精心设计了一段打戏,结果刘德华和梁朝伟的替身在快乐地练习着各种高难度打斗动作时,导演叫人带话过来:最后一场,不打……

林迪安气得立刻打电话去骂麦兆辉。

所以,说到打戏,不但动作指导会无视编剧,编剧也有无视动作指导的机会。

写完这些,我又看了一下自己写的渣渣:
第95场 海上 闽福渔6288 夜 外
麦子炜和乐玉成有说有笑地往船长室走去。
他们在舷梯口遇到了伦从善。伦从善身后两米处是穆芬。穆芬身后是孔富取。
麦子炜笑了一下,从腰后抽出刀递给伦从善,然后回过头。
麦子炜:乐哥啊……
伦从善一刀捅进麦子炜背部。
麦子炜一脸震惊地回过头。
乐玉成从腰后抽出藏着的刀,也一刀砍过去。
孔富取从怀里掏出藏着的刀,递给穆芬。穆芬接过刀,脸色阴沉地向麦子炜走去。
麦子炜翻过栏杆跳落到甲板上。
伦从善、穆芬、乐玉成从舷梯追下去。
 
第97场 海上 闽福渔6288 夜 外
伦从善、穆芬和乐玉成追上了行动不便的麦子炜。
伦从善一刀砍了下去,麦子炜一把抓住了刀刃,试图用双手把刀夺下来。乐玉成冲上来一刀捅去,麦子炜腾出一支手抓住了乐玉成的刀刃。乐玉成双手持柄使劲往前一推,刀深深捅进了麦子炜的身体。
麦子炜失去了力气,抓着刀刃的双手都松了。
乐玉成抽出刀,看着刀上鲜血淋漓,呆在了原地。
伦从善和穆芬追上去要捅麦子炜。
麦子炜一声大吼,挣扎着站起来翻身跳入了大海。

这是用我的最高票回答那个故事改编的。这里面的动作,也是考虑了很多细节的。因为是群像,要描写每个人的不同状态。谁在主宰,谁被陷害,谁在主动拥抱撒旦,谁在突破人性底线,谁又在唯唯诺诺中踌躇不前……都在这些动作里。

当然,这些描写在动作指导的眼里很可能又是一堆渣渣。

当然,从最近的风头来看,这个故事在可预见的很长一个时期内是没法在国内搬上大银幕的。

 
    A+
发布日期:2016-11-06 21:31  所属分类:剧本创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