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英里》电影剧本三


15.内景,公共汽车内,白天
吉姆在公共汽车上,看着窗外。贫穷,艰难和痛苦的景象。他戴上耳机,拿出笔,开始在脏手上写作。
特写:吉姆的手,歌词。
节奏开始。
特写:吉姆的脸,他闭上眼睛。
我们听到歌曲的开始几句,一个前奏。接着加入了节拍,低音部进入,接着进入高潮段落。
随着唱词和音乐在歌曲中合为一体,吉姆自由了。他睁开眼睛。
公共汽车,穷人,底特律。所有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的。在想像中,他是吉姆,是超人。他的装束,他的肌肉,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超级吉姆。他在为所有人唱歌。他跳起来,穿越公共汽车的窗户,飞向美好,逃离地心的束缚和单调的现实。超级吉姆在节拍中飞离底特律肮脏的街道,飞向太阳。飞得像火箭一样高,远远地把地面甩在后面。他围绕着地球一圈一圈地飞,越来越快。他发现一个污点。他要时间倒回到昨晚。
昨晚。超级吉姆飞回舞台上,一只手从李兹那里夺过麦克,另一只手立马把卢那梯克的头推开。超级吉姆面对观众即兴说唱,所有人都为之热血沸腾。
随着节奏他的血液在快速流动。观众鼓掌,尖叫,快要疯狂了,他们喜欢超级吉姆的一切以及他的全部音乐。他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然后飞向未来,飞向郊区和小镇的漂亮公园。
今天。小镇的漂亮公园。超级吉姆飞过一个五星级宾馆。它恢宏壮观。他仍在唱歌。他降落在宾馆的后面,穿过一个大窗户,飞向地下室的一个锁着的房间。
他俯冲下来,以超级速度脱去衣服,穿上那套制服:衬衫,领带,背心———
变成服务生吉姆。回到现实。
他摘下耳机,看着房间镜子中的影像,歌曲停止。
 
16.外景,旅馆大堂
吉姆快步跑到华丽的旅馆大堂,他的领带是脏的,领子是斜的,他迟到了。他偷偷溜到朋友切德·鲍勃旁边。一个叫做保罗的瘦瘦的黑人服务生正在门口迎宾,他三十出头。背景是古典音乐。
保罗(对吉姆):斯宾格先生想让你去他办公室。
切德·鲍勃(对吉姆):真他妈的!
切德帮吉姆把领带和领子拉直。
切德:你还好吧?
吉姆:你喝醉了吗?
切德确实醉了。
切德·鲍勃:啊啊———你昨晚还好吧?
吉姆:让昨晚去死吧。
 
17.内景,斯宾格先生的办公室
特写:吉姆,像是手里握着东西。
稍顿。
斯宾格先生(画外):这是你又迟到的原因吗,史密斯先生?
吉姆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它们仍然很脏,潦草地写满了歌词,有点像文身。他坐了下来,把手藏在两腿中间。
斯宾格先生(画外):史密斯先生,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斯宾格先生,一个肤色较黑的白人,将近五十岁,留着小胡子。他和吉姆面对面地坐在狭小的地下办公室中。斯宾格先生桌子后面的门没关严实。
吉姆:你可以叫我吉姆。
斯宾格先生:好的,吉姆。你知道我们原来对于是否雇用你有些犹豫不决,因为你是佐罗斯基先生的朋友,但是———你确定你能胜任吗,吉姆?
还没等吉姆回话,电话响了。斯宾格先生迅速拿起电话———
斯宾格先生(对电话):分机号。(变了语气)好的,嗯……我七点回家……好的,好的。当然我会的……什么?
正当斯宾格先生继续不厌其烦地应付他的妻子时,吉姆注意到办公室外坐着一个女孩。他挪了一下椅子,想透过门缝看得更清楚一些。他看见一个很甜美的女孩,十八岁左右,性感,漫不经心。她是放荡的,不可企及的,短发,长腿。哦,上帝……
斯宾格先生放下电话。吉姆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女孩身上,没法移开。
斯宾格先生:好吧,史密斯先生。我现在还有会要开。所以,如果你再迟到的话,我们会让你卷铺盖回家。你得表现得好一些。我知道你会是一个好的服务生的。
吉姆如梦方醒。起身,把脏手放进衣袋,出门。他必须忍气吞声———
吉姆:是的,先生。我会的。
他快走到门口时又折了回去。女孩正在他身后的门口站着。
吉姆:斯宾格先生,我想现在问加班的事不是时候,是吧?但是我,嗯,我真的需要钱。
斯宾格先生:我相信你需要钱。不过我们还是先看看这个星期的工作情况吧。吉姆,你说呢?
斯宾格先生示意女孩进来。
斯宾格先生:小姐?
吉姆羞愧地离开,不过当女孩进办公室的时候还是尽量保持微笑。出门后,他从衣袋里抽出脏手,向着斯宾格的办公室方向伸出中指。
漂亮女孩关门的时候看见了吉姆的轻薄动作,也向他伸中指表示回敬。
 
18.外景,拖车公园,黄昏
夜色笼罩着脏乱的拖车公园。吉姆在林肯车的引擎盖下忙乎着。夫确在前座上向后踢。他们听到从房车中飘出的林亚德·斯凯尼德的《阿拉巴马,我美丽的家乡》。
吉姆:你应该见过这个女孩吧,夫确。她是———我的意思是,天啊,她太完美了。
夫确:完美?完美的名字?
吉姆耸耸肩,把连帽毛衣上的帽子戴起来。天越来越冷了。他们听到格雷格在拖车公园里开始与林亚德合唱。
夫确:这哥们儿是谁?
吉姆:这小子格雷格实际上和我妈住在一起。他们是在文思德赌钱时认识的。他俩都他妈的没赢过。
夫确:我们和他曾是一个学校的吧?
吉姆:他比切德·鲍勃大。我得攒点钱,然后离开这儿。
他们听格雷格唱歌。他唱得糟透了。听到他在里面把音响打开了。夫确开始放开音量自顾自地唱着,唱得有点怪异,并且自己编词。然后他开始用摇滚的节拍自由发挥。吉姆接着来,把《阿拉巴马,我美丽的家乡》变成摇滚节奏。他们随着音乐轮流唱词。
夫确:吉姆,下星期还有一次比赛。获胜的人将取代我主持的位子。我想让你上。
吉姆:算了。
夫确:你一定得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坚持住。只有这样你才能赢得其他的比赛。
吉姆:别推荐我了。我只是想听听而已。
吉姆继续在引擎下忙乎。
吉姆:现在试试。
夫确反复折腾,用脚踢,踢,踢。他妈的。吉姆继续弄他的车。
夫确:你得让那些人知道你不是玩玩的,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你知道那帮人说你什么吗?无能,无能,无能。
吉姆:去他妈的!我再也不想被轰下台了,夫确,这会要了我的命。温克说他认识王子。他说我可以在佩斯利公园录制唱片小样。
夫确笑了出来———
夫确:温克说他认识王子?王子和我们的音乐到底有什么关系,吉姆?温克只是说说而已。不可能,说说而已。
吉姆:不,他有照片为证。这可能是我的机会。
格雷格唱着《阿拉巴马,我美丽的家乡》,从拖车公园中一瘸一拐地走出来,看见吉姆和夫确在发动汽车。他们瞥了他一眼。他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唱着那首破歌。
夫确:那小子神经有毛病吧?
吉姆:伙计,他遭了车祸。估计很快法院就会判决了。
夫确:妈的。听说过温克叫自己什么吗?
吉姆:第三个人。
吉姆摆弄车子。
吉姆:再试试。
夫确:第三个人?放屁。我不想说泄气话,不过他不是什么好歌手。那个重金属音乐迷也不是什么好歌手。我宁愿听格雷格唱。
夫确努力发动汽车。它呻吟一阵,发出噼啪的声音,喷出尾气,启动了。吉姆微笑了,终于搞定了。夫确起身。
夫确:孩子,我们今晚出去吧。
吉姆盖上引擎盖———
吉姆:我不知道。人们都在胡说八道。你知道昨晚———
夫确笑了。
夫确:让昨晚见鬼去吧。
吉姆:我还以为昨晚你会和头儿搞好关系呢。
夫确:算了吧,今晚是星期六。
 
19.内景,林肯车,夜晚
帮伙所有成员都在79林肯车上。吉姆和夫确坐在前面。劣等收音机播放着嬉哈音乐。他们调到调频96.3。索尔、DJ李兹和切德·鲍勃坐在后面的座位上,很兴奋。
DJ李兹:小子,这是你妈妈给你生日礼物吗?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
吉姆急切地打断他———
吉姆:李兹,住嘴。
索尔抽烟,吐着烟圈。
索尔:伙计们,这样挺好的。我们得找点事做———赚点钱,出人头地。
切德·鲍勃从他的大衣里面掏出一瓶伏特加。
夫确:又偷你妈的东西?
切德·鲍勃:她没注意。她现在肯定睡了。温克在哪儿?
他喝了一口酒,把酒瓶递给旁边的索尔。
索尔:在那里等我们。我们得快点到纳维斯,还有好几公里呢。
切德·鲍勃:是啊,还有漂亮妞儿给我们呢。
DJ李兹:现在我们得省钱。如果我们想成功的话,就得每周都把我们的钱存起来。只能这样。攒钱,这样才能建立我们自己的工作室。录制唱片小样,然后上调频96.3。
夫确:李兹,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呢?
索尔(对李兹):我问你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兄弟?我们要打败那个重金属音乐迷,要好女人,还要车。而不是什么存钱计划,傻瓜。
吉姆:你他妈就只会说这些吗?(模仿索尔)我们得做点事。(模仿切德·鲍勃)给我们找漂亮妞儿。(模仿DJ李兹)把我们的钱存起来。(用自己的声音说话)别说废话了。我烦透了所有这些事。你们什么事也干不成。我们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子。(笑着问夫确)是不是,夫确?
索尔:小兔子,在这儿停下。
夫确:我正在和头儿疏通关系。(笑)还有重要消息。我也会和那个波霸玛丽搞好关系,伙计们,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吉姆:我知道了。
切德·鲍勃:我听说她得了性病。
索尔:那怎么了,黑鬼。我还是会干———
还没等索尔讲完,车子熄火了。停下来了。收音机,车灯,轮子,刹车,所有的,都像死了一样。吉姆努力发动车子。这帮人开始尖叫。
林肯79缓缓地停靠在了路边。
 
    A+
发布日期:2017-04-15 12:51  所属分类:经典剧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