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英里》电影剧本二


7.外景,底特律街道,夜晚
贫穷的底特律。吉姆跑步穿过他生活中充满妓女和死胡同的街道。他拿着装着衣服的垃圾袋,头上戴着耳机。在夜晚的寒气中,他呼出的白气清晰可见。他和呼出的白气是黑夜中仅有的白色。我们仍能听到主题音乐。
吉姆奔跑。跑过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向右转入一个肮脏的拖车公园入口,继续沿着街边奔跑。最后在一个大空地上停下来。这是一块市内荒地。地上是一片即将枯死的草。一堆废弃的购物推车,破烂的电器,用过的注射器,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吉姆停下来。用他最大的音量尖叫。声音洪亮而悠长。
然后他跑到空地边铁链子拴着的栅栏旁,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看到他,然后单腿跳过栅栏。
 
8.外景,拖车房子外,夜晚
吉姆穿过拖车公园。
特写:一幢土褐色的狭长拖车房屋。一辆林肯大笨车停在外面。
前景,林肯车。
 
9.内景,拖车房子里面
吉姆进门,放下垃圾袋。他很冷,对着手掌哈气取暖。这个地方像个垃圾场。都是白色垃圾。
主题音乐始终在他的耳机和影片的音轨中回荡。
吉姆:妈妈?
他朝他妈妈的房间走去。当他走近时,我们听到一些声音:呻吟、哼唧声和喘不过气的尖叫。我们听到了性爱的声音。声音很大,很原始。
而吉姆听到的只是他的音乐。
吉姆:妈妈?
他慢慢推开房间那扇快坏了的门,看见他的妈妈正在和别人做爱!她骑在上面。
吉姆摘下耳机,主题音乐停止了。
吉姆(震惊):妈妈?!
斯蒂芬妮:兔子?
 
10.内景,拖车房子里,晚些时候
吉姆在拥挤的厨房里吃东西,没有牛奶。一个小电视机、几个啤酒瓶和一些漫画书散放在厨房的台面上。一个生锈的电热器散发着热气。这是电影中第一次寂静的时刻。
他的妈妈斯蒂芬妮悄悄地从房间溜出来。她只穿了一件超大号的“奥式博尼牌”毛衣,头发很乱,很性感。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她说话含糊不清。她刚40岁,在漂白的拖车房子中可以说显得娇小而性感。
斯蒂芬妮:宝贝,你还好吗?我给你拿点什么吃的?(拨弄了一下他的头发)你不觉得应该先敲门或者是叫一声吗?
吉姆:电话接不通。
斯蒂芬妮(辩解的口气):是的,我知道,兔子。我知道。我正打算明天去电话局。
吉姆(满口的干麦片):没有牛奶了。
斯蒂芬妮:宝贝,你知道的,我很忙。
吉姆:是去赌钱吗?还是已经找到工作了?
一个白人混混格雷格·麦诺蹒跚着走进厨房,好像这个地方是属于他的。他比吉姆大几岁。不同的是,格雷格刚长出胡须。他穿着“奥式博尼”牌的毛裤,露出一排黄牙———
格雷格(拍吉姆的后脑勺):兔子,你他妈的在这儿做什么?不能敲门吗?
吉姆没答话。他太累了,没有力气反驳。很明显,格雷格弄得他很不舒服。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有格雷格在场,吉姆感觉自己变小了。
吉姆(转向他的妈妈):珍妮和我掰了。
斯蒂芬妮:宝贝,那些女孩都不适合你。她说她怀孕了?
吉姆点头。
斯蒂芬妮:对了,我打赌她也把车开走了。
吉姆(并不想谈论这个,起身):我早晨要上班。
斯蒂芬妮:你和夫确还在沃伦那个小恺撒斯酒吧吗?
她点了一支烟。格雷格从她那儿接过烟,自己抽了起来。
吉姆:不,我,嗯,我———
格雷格:别解释了,伙计。你被小恺撒斯开除了,是不是?没人会被小恺撒斯开除的———
吉姆:———我很累,没功夫听你这些屁话。
斯蒂芬妮:宝贝,你要待在这里吗?
吉姆:就几个礼拜,等我攒够钱,找到自己的地方。
格雷格:就像鲍勃·佐罗斯基一样。你的朋友们都还住在家里吧,是不是,兔子?(笑)你们这帮人就是他妈的失败者。
吉姆拿起啤酒瓶朝格雷格的脑袋砸去。格雷格闪开了,嘴里仍叼着烟。瓶子砸到墙上,碎了。吉姆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暴力开场了。
斯蒂芬妮跳到两个人中间。
斯蒂芬妮(对吉姆尖叫):停下!小詹姆斯·史密斯!现在给我停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天使出现在厨房的门口,是六岁的莉莉,吉姆同母异父的小妹妹。她看见吉姆,很开心,并向他跑来。
他抱住了她。暴力结束了。格雷格笑了,从冰箱中拿了一瓶冰啤酒。
吉姆:莉莉,现在应该睡觉了吧?
莉莉:你把我吵醒了。(对他耳语)你会唱歌给我听吗?
吉姆:来吧,睡觉吧。很晚了。
 
11.内景,莉莉的房间
吉姆抱着莉莉进了她的小房间。干净,整洁,床上堆着各种各样的动物玩具。他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我们能听到他很轻很温柔地哼唱着乐曲的节拍。他很好,真的很好。
突然他们听到斯蒂芬妮在厨房外面大喊———
斯蒂芬妮:兔子,你最好把这些东西弄干净,否则我会把你扫地出门。
吉姆和莉莉对视一眼,笑了。
 
12.内景,厨房,晚些时候
吉姆在狭小的厨房里收拾破啤酒瓶。斯蒂芬妮站在门口看着———
斯蒂芬妮:兔子,如果你想待在这里的话你最好和他和平相处,否则———
吉姆:我该怎么做?是他先挑衅的。
斯蒂芬妮:宝贝,别和我说这些。你不再是高中生了,对吗?
兔子用脚把最后几片碎玻璃推到墙根。这是一个很漫长的夜晚。
吉姆(讽刺地):好吧,别提这些事了。我喜欢格雷格。早上我能搭车去上班吗?
斯蒂芬妮走到厨房餐桌边,一把抓住钥匙扔给吉姆。
吉姆:你让我开车吗?
斯蒂芬妮:不,我给你。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吉姆:谢谢。我的生日两个星期前就过了。
斯蒂芬妮(笑,近乎轻浮的神情):你还是我的小兔子,不是吗?
 
13.外景,拖车房子外,第二天早晨
拖车房子外,天气晴朗而寒冷。吉姆努力发动一辆大屁股的79林肯车。他用脚踢,没反应。踢。再踢。这车没治了。
吉姆(跳出车,看表):该死的。
他迟到了。吉姆支起引擎盖,低头检查机器。这个时候,一个胖胖的白人溜达过来了。他叫温克·爱普斯汀,又叫第三个人。他刚二十出头,有点神经质,这倒和嬉哈风格相得益彰。
温克:小兔子,你回家了。
吉姆:温克,这不是我的家。你他妈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温克(微笑):拜托,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吉姆(猛地放下引擎盖):别告诉别人,好吗?(看了一下手表和自己的脏手)我得走了。搭我去上班吧?我他妈的要迟到了。
温克:我妈要用车。(用脚踢林肯车)你得踢这玩意。
 
14.外景,拖车公园,白天
吉姆跳过拖车公园边上肮脏的栅栏。温克摩拳擦掌。
温克:我们为什么走这条路?
吉姆(看了他一眼):你昨晚在哪儿?
他们一起穿过空地。
温克:我听说你被淘汰了。别人在嘲笑你,孩子。
吉姆走上街道才停下来。他把脏手在裤子上蹭了蹭,想要跑步甩掉温克,逃离昨晚、拖车公园以及他生活中的一切。
吉姆:他们说什么?
他在繁忙的十字路口四处看了看,确认没有人看见他,于是急忙离开了拖车公园。温克跟在后面。
温克:你只要机智地回应。你有这个权利,宝贝。他们只是嫉妒,就像珍妮一样。
吉姆:你和她说话了?
温克:别提了。在“避难所”失败了,就一无所有了。
吉姆:我还要做什么?
温克:孩子,在家待着。你别再去那家俱乐部了。你知道第三个人已经去那里了。
吉姆:谁?
温克:第三个人。(笑,拍胸膛)温克现在是第三个人。一定会一鸣惊人的,说真的。我正要说服你跟我搭档。
他们一起到了公共汽车站,有一些人正在等车。
吉姆:我们怎么做到这点?伙计,我现在要乘他妈的公共汽车去上班。
吉姆焦急地张望,等候公共汽车。温克把胳膊搭在吉姆的肩膀上,把他拉得更近———
温克:别告诉任何人,我正在佩斯利公园录唱片小样。
吉姆:佩斯利公园?
温克:和王子一起。那位艺术家。怎么样“第三个人”?这名字是他给我起的。
吉姆:你真是个十足的混蛋。你怎么认识王子的?
温克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
温克:伙计,他是李·达卢切的朋友。说真的,我在佩斯利公园录过了。
温克打开信封,给吉姆看一些照片。
特写:温克和王子的合影,在一个巨大的工作室控制间。巨大的控制台被明亮的灯光笼罩着。
吉姆(呆了):天啊,这真的是王子。你没有撒谎。
温克:我有一首歌会在调频96.3播放。听听吧。他们现在每周五录制一张当地的唱片小样。
吉姆的公车总算来了。冒着黑色的尾气。
温克(收起照片):兔子,你会是下一个。真的。去佩斯利公园录唱片吧。我们都能飞黄腾达的,知道吗?
 
    A+
发布日期:2017-04-15 12:49  所属分类:经典剧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