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电影剧本1

序幕:山间公路  白天

(巍巍群山,沟谷纵横。一条盘山公路,蜿蜒纵深。一辆标有“涿鹿秧歌角剧团下乡演出”的简易舞台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推出片名:追梦人)

(时光倒回到本世纪初。)

 

01、县城外景  傍晚

(夕阳下,涿鹿县城旧貌:古老的院落纵横交错,炊烟缭绕;狭窄的街道人来车往,十分拥挤。鼓楼在夕阳照耀下,显得更加金碧辉煌、古朴典雅。远远望去,几处建筑工地,塔吊慢慢旋转……)

 

02某建筑工地工棚外  晚上

(吃罢晚饭,工友们聚在一起,有的打麻将,有的玩扑克,有的下象棋,有的喝高了酒胡吹滥侃,有的围在一旁观看起哄,吆五喝六,一片混乱……)

(某工友甲、乙二人因打麻将诈和争吵了起来,粗话脏话不断,俞吵愈烈,动起手来,相互撕扯在一起,工友们煽风点火,呼喊喝彩……)

(工长从工棚跑出来喝止,将二人拉开……)

 

03某建筑工地  上午

 (建筑工地一派繁忙景象。)

闫祥:(头戴安全帽,手推小车,嘴里唱着)哥哥呀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手拉着那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歌声引得工友们刮目相看)

姚平:闫哥,唱得不赖啊!(边搬砖)真没想到咱这打工队伍中还有这人才呀!

邓海:(边铲水泥)是啊,正宗的坝上二人台口味!

姚平:闫祥哥老家就是坝上的嘛!要不要老弟给你二胡伴奏啊?

邓海:姚平,你会拉二胡?”(似乎不相信地)你会拉二胡,我还会吹笛子咧!

姚平:邓海,你甭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撇了撇嘴)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乡里过“六一”演节目,我的二胡独奏《赛马》就得过一等奖哩!

邓海:咳,那有啥了不起的!”(不甘示弱地)那一年我二年级,在县里举行的中小幼文艺汇演中,我的笛子独奏《牧羊曲》把教育局长都给震撼了,还和我拍照留念呢!闫祥:(兴奋地)好啊,你二人一个会拉二胡,一个会吹笛子,等晚上咱仨人搁套搁套!

姚平:(叹了口气)只可惜我的二胡在家里没带来!

邓海:我也是,光想着咱是来打工出苦力的,带笛子也没用。

工长:哈哈,没带来怕啥?今儿中午我带你们去买!

姚平:好啊!可……可没开资,我也没钱买呀!

邓海:谁说不是呢?

工长:钱,你们甭操心,我给拿。

姚平、邓海:啥?你给拿?

工长:(兴致勃勃地)你们要能搁套好,晚饭后给工友们来上几段,乐呵乐呵,省得大伙儿无事生非,我不也就歇心了嘛,哈哈!

 

04某建筑工地工棚外  晚上

(姚平坐在一摞砖块上拉着二胡,邓海站在一旁吹着笛子,闫祥唱着二人台《走西口》,一人二角,既唱男声又唱女声,男声音色洪厚响亮,女声音色甜美细腻,引得往天打麻将、玩扑克、下象棋的工友们,纷纷围拢过来。一段唱完,鼓掌声、喝彩声、呼哨声不断……)

(有一工友喊道:来一首流行歌唱唱,大伙儿说好不好啊?“好——”大家鼓起掌来。)

闫祥:(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好吧,那咱就唱一首今年最流行的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工长:(从人圈里钻出来,长吁了口气)这回可好了,这几个人搁套好了,每天娱乐娱乐,能少好多麻烦啊!

 

05某建筑工地工棚内  夜间

(工棚内,工友们鼾声如雷,闫祥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姚平:(爬起来)闫哥,想什么呢?天都快亮了还不睡?

闫祥:你不也没睡吗?(坐了起来)唱了半夜,大脑兴奋得睡不着啊!真没想到,咱们的演唱这么受欢迎啊!

姚平:是啊,工长也真够意思,拣古郡文化用品商店最贵的二胡给买的,挺好用的。

邓海:我那笛子也不赖。(悄悄地凑了过来)要不咱们能搁套得那么好?

闫祥:咱们也可以说是‘高山流水遇知音’了。咱们有空得好好练练,好好为工友们展示展示,也不负工长的一片苦心啊!

姚平:咱们一演唱,那些打麻将的、玩扑克的、下象棋的都不玩了,给工长省了不少心啊,听说以前因为赌钱打架还差点儿出了人命呐!

邓海:这么说,咱们也算是做了好事一件啊,我怎么感觉就像是做梦呢?

闫祥:咱新世纪的年轻人是该有自己的梦,并且要争取梦想成真!

姚平:城里正流行卡拉OK,咱们抽空也去开开眼,借机会练习练习。

邓海:好啊,咱明天就去。

闫祥:行了,不早了,都过上明天了,咱还要干活哩!先睡吧!

(三人各自回铺位躺下。)

(野外传来一声声蟋蟀鸣叫声……)

 

06、县城街头  晚上

(县城某街头正在进行卡拉OK演唱,闫祥、姚平、邓海等几个工友挤在人群中观看。)

(一位留着披肩长发的年轻女子正在唱《青藏高原》,唱到最后拔高的调子,怎么也挑不上去。闫祥不由自主地亮开嗓门接着挑了上去。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闫祥这里,接着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女子:(放下话筒,跑过来一把拉住闫祥的手)这位大哥好高的嗓门啊,来,咱俩合唱一段好吗?

闫祥:我……我……(没带钱,又不好意思明说。)

女子:(似乎看出了闫祥的心思)不用你掏钱。我请客,咱俩唱。来吧!

(观众们也不约而同地鼓着掌,呼喊着:“来吧!来吧!……”姚平、邓海几个工友也推着闫祥上去,闫祥只好红着脸上去了。)

闫祥:(接过话筒)本人其实流行歌唱不好。

女子:那你唱什么最拿手?(好奇地)听你这口音像是坝上的,是不是唱二人台最拿手?

闫祥:差不多吧!

女子:好啊!我也爱唱二人台,咱俩来段《五哥放羊》咋样?

闫祥:可以啊!

(二人配合演唱了《五哥放羊》、《走西口》等二人台,观众们鼓掌、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

 

07、城外小树林  清晨

(城外小树林,枝繁叶茂,鲜花盛开。)

(闫祥在练嗓子,拔高音。)

(姚平坐在块石头上拉二胡。)

(邓海在棵树下吹笛子。)

(远处有晨练的人们……)

 

08、城内一大杂院  傍晚

(初冬,天气变冷,满目萧条。)

(这是一个满眼破旧的小四合院。院子里住着好几家人家,大都是租房客。)

(西屋门敞开着,闫祥正在生炉子,风顶着炉筒子一股浓烟冒出来,呛得他咳嗽着跑出屋子。)

女子:(从院门进来惊喜地)哎,你怎么在这里?自从那次卡拉OK后,一直没见到你……

闫祥:我刚在这租的房。你来这里是……

女子:呵呵,这里是我家呀!这院子的房,包括你租的房,都是我家的。

闫祥:哦,这么说,你还是我房东啦?

女子:咋啦,你不信?(着正房)妈——妈——

一位50多岁的妇女从正房出来:干啥呀,秀芳!

秀芳: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曾经和我一块儿唱卡拉OK的那位,叫……

闫祥:哦,我叫闫祥。

秀芳妈:噢,小闫,听秀芳说你挺会唱的?

闫祥:唱不好,瞎咧咧呗!

秀芳:拉着胡子过河,还牵须(谦虚)哩!噢,你叫闫祥,比我大吧?

闫祥:我虚岁二十三。

秀芳:大我三岁,我就叫你祥哥好吗?

秀芳:好啊,那我叫你……

秀芳:我叫刘秀芳,你就叫我芳妹吧!

闫祥:那……我还是叫你秀芳吧!

秀芳:也好!(转头对她妈)妈,我跟祥哥也算熟人了,就甭收他房租了。

闫祥:那可不行!人熟归人熟,房租归房租,两码事嘛!

秀芳妈:小闫,已经交了冬仨月的房租了。要不……再退回去?

秀芳:退回去!

闫祥:租房,不交房租算啥事?要退,我就搬出去,再找地方……

秀芳:轩辕路要向东延伸,这个院的房子很快就要拆了,就是住,也住不了多长时间了,还再找啥地方呀?祥哥要不让退房租,咱就用这钱买个VCD,等咱们练歌,你看好吗?

闫祥:也好!我还想着买个录音机练习呢,要有个VCD 就更好啦!

秀芳:祥哥,这回天气冷了,快上冻了,你们建筑工地不能干活了,你咋没回去啊?

闫祥:本县的几个哥们,刚领上工资,打算今儿个晚上大伙儿吃顿饭,明儿个就回去了。我离家太远,再说回坝上天气更冷,回去也是闲着,还不如在这里有人们装修房子的,或者其它什么活找个干的,也好多挣俩钱哩!

秀芳:也对,那你们打算去哪里聚餐呀?

闫祥:还没定呐!

秀芳:去我们吉祥酒楼吧,经济实惠。

闫祥:咋,你们还开了个酒楼呢?

秀芳:不是,我是在那打工当服务员呢。这不,刚回来取点东西,正好碰到你,我还得去上班呢,我给老板娘打个招呼,保你们花钱不多,吃好喝好!

闫祥:好,咱就定那里,回头我给哥几个打个招呼。

秀芳:祥哥,我们酒店老板娘叫张建华,以前在过县晋剧团,晋剧唱的挺不错的。

闫祥:噢,那好啊!待会儿你介绍认识认识。

秀芳:那还不好说?

    A+
发布日期:2017-10-17 16:25  所属分类:经典剧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