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诺》电影剧本十一

88.删略
 
88A.删略
 
89.麦高夫家,麦克的车,日
朱诺仪态不雅地爬上车。她发动引擎,又停下在包里寻找东西。她对着后视镜梳理头发,检查自己的仪表。她涂了点儿派珀博士润唇膏(注31),继续开车上路。
 
90.内景,洛林家,门口,日
马克开门,朱诺站在那里,看上去筋疲力尽。她拿着一叠CD。马克展露笑容。
马克:哇噢,衣服可真紧啊。
朱诺(秘密地):瓦妮莎在吗?
马克:不在,咱俩安全着呢。
他和朱诺不怀好意地笑着。
朱诺:棒极了。
马克:进来,我有些东西要给你。
他招呼朱诺跟着他进屋。
 
91.删略
 
92.内景,洛林家,地下室,中午
洛林家的地下室阴冷、潮湿、乱七八糟的,好像还没完工,并无特别之处,与保罗家的地下室大同小异。马克拉开简易灯。
朱诺:哦,马克!这是婴儿房吗?可真漂亮啊。
马克:你真搞笑,不是的。我的旧漫画都放在这儿,我想给你看其中一本。
朱诺:天啊,原来你是那种人……
马克: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保证。
马克在墙角一只纸箱中翻找着。
马克(拿出一本因年代太久而纸页变软的漫画):就是它。
他把漫画给朱诺看,《多仔妹由纪》,故事说的是一个怀孕的日本女孩,她功夫一流,名扬天下。
朱诺:《多仔妹由纪》?这是……天啊,她是个怀孕的超级英雄!
马克:很棒吧?我和乐队在日本演出时买的。她让我想起你了。
朱诺翻看着漫画。“多仔妹由纪”很像她。
朱诺:哇噢,我现在真觉得自己没那么像个蠢肥妞了。
马克:“多仔妹由纪”可是个狠角色,老兄。你该为跟她处境相同而自豪。
她朝马克做出一个空手道的踢腿造型,并伴之一声大喝。朱诺真的很开心。
朱诺:好啊,来点儿音乐如何?
墙角有台破破烂烂的CD机。朱诺蹲下,放进一张CD。
朱诺:第一张其实是慢歌,但因为是“马特虎伯”唱的(注32),所以旋律还挺震撼的。
朱诺放CD,屋中回荡起《所有年轻的花花公子们》这首歌。马克笑起来。
朱诺:怎么了?
马克:我听过这首歌。
朱诺:你听过?
马克:是啊,这首歌比我还老,你可能不信。中学毕业舞会上我还跟着它跳过舞呢。
朱诺:太有意思了,马克。你的舞伴是谁?
马克:她叫辛西娅·沃格尔,她真是个好舞伴,让我把手放在她屁股上。
朱诺:天啊,老兄,我能想象你跳慢舞的样子———像个呆子。
她嘲弄马克,手扶在他腰间,僵硬地前后移动。
马克:不对,我扶着你的腰。你手搂着我脖子。1988年我们就是这样跳舞的。
马克将手放在朱诺所剩无几的腰身上。她主动用手揽住他的脖子。
朱诺:好吧,就像这样。
马克:你从没参加过舞会吧?
朱诺:书呆子和老土才跳舞呢。
马克:那你是什么样的人?
朱诺:我不知道。
他们慢慢摇摆着,朱诺高耸的肚子贴着马克。
马克: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挡在我们之间了。
他们笑了。
朱诺将手放在马克胸膛上,他们安静地跳了一会儿,停下了脚步。马克尽可能地将朱诺拥进自己怀中,双手抱着她。
马克:我要离开瓦妮莎。
朱诺(起初还是小声地):什么?
马克:还没解决好,不过我在城里租了个自己的地方……我早就计划好了。这是我早就想做的事。
朱诺后退。
朱诺(大声地):不。
马克:不?
朱诺:不,不,你决不能这么做,马克,这真是太他妈的“不”!
马克:怎么了?
朱诺:我们不是这样协议的。你俩应该抚养……这个东西!你俩是被选出来的,是我肚里孩子的监护人!
她激动地指着自己的肚子。霎时间,马克这个老男人发现他对朱诺不甚了解。
马克:我以为你会很冷静的……
朱诺(打断他):我希望你俩领养这个小孩。我希望一切都很完美。不像别的家庭那样支离破碎。听着,一旦我生下孩子,瓦妮莎就会开心了,一切都将变好的,相信我!
马克:小孩可不是修补一切的灵丹妙药。还有,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准备好当爸爸了。
朱诺(吃惊地):你够老的了!
马克:我……你是怎么看待我的,朱诺?你为什么来这儿?
朱诺:我不知道。我只是喜欢做你的朋友,就像是你怪异生活中的一件家具那样。
马克:这……(他指着阴冷的地下室)这就是我生活的样子。东西都收在盒子里,都藏在地下。这对你来说很有吸引力吗?
朱诺:是啊,我想是的……这是我的错吗?瓦妮莎对你生气是因为我吗?
马克:这不是关键。我们只是不再相爱了。
朱诺:好吧,不过你跟瓦妮莎结婚时不爱她吗?如果你爱过某人,还是可以再爱她的,我知道。我朋友利娅与同一个男生分分合合好过四次。你们只是不去尝试罢了。
马克突然明白朱诺是什么人了———她就是个小姑娘。
马克:我是个白痴,我真是个白痴。
他慢慢走向墙,用脚轻轻踢着。
朱诺:求你别离婚啊!天啊,马克,就当帮我一个忙,和你老婆在一起吧。
马克:天啊,你太年轻了。
朱诺:才不是呢,我都16岁了。至少我能分清谁是个混蛋!
朱诺转身要走,以一种愤恨的眼神狠狠盯着马克。
朱诺:顺便说句,我买了“音速青年”另一张碟,它是我听过最烂的音乐了!它就是噪音,老兄!
她哭着跑回楼上。
 
93.内景,洛林家,卧室,日
朱诺跑上楼梯,匆匆奔向前门,正巧碰到刚下班的瓦妮莎,她手拎公文包和一个新买的婴儿枕。他们撞在一起。
瓦妮莎:朱诺?出什么事了?
朱诺:没事。
朱诺湿润的眼眶和通红的脸蛋都说明她在撒谎。瓦妮莎有些害怕,面色苍白,然而她极力表现得冷静,和朱诺保持“统一战线”。
瓦妮莎(强作镇定):马克?朱诺怎么哭了?
朱诺:我没哭。我只是对高档装修的味道过敏,回见。
她冲向门口。
瓦妮莎:等等。
朱诺站住。
瓦妮莎:朱诺,到底怎么了?
马克:荷尔蒙作祟。是吧,朱诺?这只是怀孕的必经阶段而已。
朱诺似乎完全无法掩饰自己。她没有反应。瓦妮莎看到朱诺的表情,知道马克在撒谎。
瓦妮莎:你干什么了?
马克:我可是什么也没干……我只是……我一直在考虑。
这是一个男人所能说出的最糟糕的话了。
瓦妮莎(你一直考虑?):什么?
马克:考虑这样做对我们是否合适。
瓦妮莎:你指什么?
她非常清楚他指的是什么。
马克:我在想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瓦妮莎:我们当然准备好了。我们上了育儿课,书也买了……
马克:我知道我们准备好了。我只是不知道……我有没有准备好。
朱诺始终很沮丧,瓦妮莎注意到了。
瓦妮莎(对朱诺):朱诺,别担心这个。他只足有些退缩,男生都这样,书上也这么说。女人怀孕时就已经成为母亲了,男人得看到小孩后才成为父亲呢。他会成为父亲的。他会的。
朱诺并不买账。
瓦妮莎(对马克):我们先让朱诺回家,再来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马克: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我们在报纸上登广告。我以为至少几个月才有结果,然后呢,轰!才两个星期,她就站在我们客厅里了。
瓦妮莎(小声地):她是我们祈祷来的。
马克(忽略瓦妮莎的话):从那时起,它就像个嘀嗒作响的定时炸弹一样。
这句话打击了瓦妮莎,朱诺生气了。
    A+
发布日期:2017-08-11 07:46  所属分类:经典剧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