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纪录片《苏东坡》影评:世间若无苏东坡


原创 2017-07-26 西窗 忘言录
因为央爸热播的纪录片《苏东坡》,我男神苏又成了酷夏里的热点。
纪录片分六集:雪泥鸿爪、一簔烟雨、大江东去、成竹在胸、千古遗爱、南渡北归。
好几次眼泪脱眶而出。画面很美,浓郁的古风,可惜谈得比较浅,每集半小时不到,太过局促,意犹未尽,也难怪,康震在百家讲坛两次讲东坡,共几十集都还不尽兴。

苏东坡是天下的,是世界的,也是个人私藏的,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会在不同的境遇里,与他相遇——比如我,苏的迷妹,粉末儿,爬个珠峰东坡,也要暧昧一把。

六神磊磊写过《如果没有李白》,如果没有李白,我们的生活会怎样?好像对普通人的生活也没多大的影响呀。但真的是这样吗?你根本想不到,李白已成文化基因,不知不觉潜入所有人的血脉细胞,你说出的好多话原创都是李白。李白的诗是明月,也是故乡。没有李白的中国,还能叫中国吗?

苏东坡更是。

林语堂给苏东坡罗列了19个头衔,他的许多发明创造直接影响了千年后的普通生活。没有苏东坡,地球照旧转,但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发生一些小小的改变,不是变好了,而变得乏味了。


如果没有苏东坡,虽不至于“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但月亮定会缺一半。另一半是李白的。李白的月亮是孤独的,苏东坡的月亮是哲学的,既是“明月夜短松冈”的抒情小夜曲,也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交响乐。去KTV就唱不了《明月几时月》,许鞍华就拍不了《明月几时有》。

没有苏东坡,西湖只是城西的湖,不会叫西子湖,就没有苏堤春晓,也没有三潭印月,更不会有惠州的西湖,惠州人民不会提前一千年喝上自来水,“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惠州人说惠州时少了份骄傲,少了张文化大名片,荔枝就只是普通的水果。黄州更会名不经传,赤壁不过一块石头。黄州是苏东坡的,苏东坡是黄州的,黄州是他最难过、最辛苦、最悲剧的时候,也是他生命最领悟、最超越、最升华的时候,他的新生命是黄州赋予的,他和黄州相互接纳,彼此成全,演绎出最完美的历史传奇。

没有苏东坡,中国的文化地图就小很多。没有人比他走得更远,他是第一个被贬谪到大庾岭以南的人,那才是“西出阳关无故人”。大宋帝国的地图上,留下他无数的折返线。有人曾用“8341”来总结苏东坡的一生:“8”是他曾任八州知州,“3”是他先后担任过朝廷的吏部、兵部和礼部尚书;“4”是指他“四处贬谪”,先后被贬到黄州、汝州、惠州、儋州;“1”是说他曾经“一任皇帝秘书”。但他最想夸耀的不是身处高堂庙宇的辉煌,而是黄州、惠州和儋州的流离岁月。




没有苏东坡,唐宋缺文魁,词坛无宗师,书坛少一派。宋词还在花街柳巷兜兜转转,到了苏东坡手里,才真正冲破“艳科”的藩篱。元好问在《新轩乐府引》中言道:“自东坡一出,情性之外,不知有文字,真有‘一洗万古凡马空’气象。” 是老苏将闺怨词开疆拓土,谈道,谈禅,谈人生哲理,它不是为朝廷、为帝王写,而是为心、为一个人最真实最纯粹的存在而写——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辽阔,因而更朴素、更诚实,也更干净、更穿心入骨。

没有苏东坡,吃货们的逼格就会降好几档。猪肉不会发扬光大,河豚蒌蒿竹子就是俗物。还有海南的东坡笠申不了遗。

没有苏东坡,大树底下老爷爷老婆婆们就少了很多闲聊故事,比如他与佛印斗法的故事,苏小妹的故事。就没有一堆成语、习惯用语,表达上会遇到好多困难。兄弟情基友情不会想到“对床夜雨”,怕老婆不会用“河东狮吼”,赞妹纸无法用360度无死角的“浓妆淡抹”,失恋时无法安慰“天涯何处无芳草”。人生如梦也不能用了,不合时宜没有了,明日黄花、胸有成竹、雪泥鸿爪、水落石出、出人头地、春梦无痕、大江东去,这些成语都不会有了。此外还有“不识庐山真面目”,“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些都和老苏有关的,也将统统没有了,你连说话都会变得嗑嗑巴巴。




不会说话,我就呵呵。对不起,“呵呵”也被早被老苏申请了专利。老苏留下大量书简,短则十余字,长则百字,内容是军国大事加上鸡毛蒜皮,都喜欢写“呵呵”以资调味。比如他给好友陈季常写信:“一枕无碍睡,辄亦得之耳,呵呵。”他的呵呵,不是尬聊,不聊死,而是幽默,自嘲,一派天真烂漫的萌萌哒。

“神马都是浮云”这句网络流行语也没有了,什么周公瑾诸葛亮曹孟德,再风云的人物,都终被这东去的江水淘洗干净。你无法淡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无法品尝出“人间有味是清欢”。 蒋勋先生说他:“可豪迈,可深情,可喜气,可忧伤”, 他既乐天,又悯人,敬天,敬地,敬物,敬人,煮两枚芋头,都是美味。在小人堆里穿梭,也无酸气的怨。还带着点“我有你没有”的孩子气。“身行万里半天下”,不管在哪里,他都能得到一种不曾体验过的美,好的生活品其甜,坏的生活味其苦。如他在寒食帖所写“泥污燕支雪”,他是石,是竹,也是尘,是土,三分流水。他不仅让我们见证了世界的荒谬与黑暗,也让我们看到创造精神世界的奇迹:笑纳生命中的所有阴晴悲欢、枯荣灭生。

他是宋代这只炉子里冶炼出来的金丹,空前,绝后。

坡公如雨虹,遇见方信有。

王安石曾慨然发出这样的长叹:“子瞻,人中龙也。”“不知更几百年,方有如此人物!”

他是从天上下界到人间暂时作客的神仙。

可是,想到他受这么多苦,宁愿不出苏东坡。

2016年是我苏诞生980年。我和他的农历生日同月同日:12月19日。

等你点蓝字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A+
发布日期:2017-07-29 10:26  所属分类:纪录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