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拜文艺的“冈仁波齐”,无需跪求影院经理


朝拜文艺的“冈仁波齐”,无需跪求影院经理

原创 2017-07-15 独步无尘 悦读电影

作为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西藏以神一般的存在,一直令世人魂牵梦萦,包括善男信女、观光游客以及艺术家们。1991年,著名导演张杨第一次去西藏,就深深爱上了这个地方,为它拍摄影一部电影成为他心中无法解与释的情结。多年以后的现在,终于有了这部神一般的文艺电影《冈仁波齐》。

“冈仁波齐”在藏语里是神山的意思。生活在西藏芒康县普拉村的尼玛扎堆,为完成叔叔的夙愿,与他同村的亲朋好友一行11人,包括孕妇、老人、小孩和屠夫等,为赎去罪过,净化灵魂,前往拉萨和冈仁波齐,用一年的时间徒步跪拜走完两千公里的朝圣之路。他们朝发夕息,风雨无阻,他们翻山越岭,趟泥涉水,历经生,历经死,历经四季变化,历经波折与变故,也历经了途中人们的真善美,终于完成了生命的信仰之旅。

这么简单到朴实的故事,张杨采用了纪实拍摄手法,以求达到生活化的真实表达。整部影片没有程式化的剧本,只有大概的故事走向和人物设定,全靠从演员们在路上的日常生活中即兴挖掘故事和人物。而这11个演员,全部是生活中的朝圣者。摄影机就像一个默默随行的旁观者,跟他们朝夕相处,吃饭、睡觉、行走、磕头、念经……在一步一趋的重复中,用时一年,行程两千公里,完整记录下了这个关于信仰与远方的全过程。

这种为了追求艺术极致而苦行僧式的拍摄,开创了中国电影全新的尝试,值得点一万个赞。

影片全部使用有源声音,没用任何主观配乐,直到影片结尾出现字幕,在长长的祈祷声结束后,全片才缓缓响起了唯一的音乐——由朴树演唱的主题曲《No Fear In My Heart》。大美无声,静水流深,自然与内心本来就不需要渲染,只有以更加冷静客观的视角,才能本真呈现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朝圣故事,令人肃然起敬。

不过,《冈仁波济》看似平静至极,实则波澜壮阔,就像高原路边随风飘舞的经幡以及布达拉宫响彻寰宇的经诵。尤其是西藏震撼人心的沿途风光,足以令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感觉不虚此行,需仰视才行。在那样一个广袤、绵延而巍然耸立的地方,用固定机位,随便取一角,都是美到极致的空镜头——就算有人,在神圣的自然之中、天空之下,也是渺小的,生命只是一粒尘埃,最后留下一个“玛尼堆”,以此祭念。

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个充满喧哗与骚动的高度物化时代,《冈仁波齐》却在带人追求精神寄托和内心宁静的同时,默默地收获赞誉以及文艺片中难得的高票房。或许,那样长途跋涉的一步一叩首,心诚则灵,真的感动了神,还打动了上帝——观众,让本片票房在不知不觉中直奔亿元而去,相当了不起。

要知道,去年五月,《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的惊天一跪,好不容易才讨得了八千多万的票房,果真男儿膝下有黄金啊!从此,跪求排片成为文艺片的一种营销方式,纷纷被效仿。

今年五月,面对来势汹汹的《加勒比海盗5》57.43%的碾压式排片,有流量明星黄子韬加持的《夏天19岁的肖像》只得到了5.83%的零星排片,制片人安晓芬坐不住了,连夜发微博“求排片”:“这样巨大的差距,国产片真是死定了,给加勒比海盗降低一些排片,一点都不影响它的票房,而腾出的一点空间就给国产片一个生存机会。”

笑话!如果每部电影都跪求排片,只怕影院经理是千手观音,也无法安排。电影市场的事情,只能交给观众看着办。看看观众的评论,也是亮了,估计安小姐看了也会羞死:
多给《夏天19岁肖像》排片,一点都不影响他的票房。
原来《小时代》是你出品的啊,那就当现在是报应吧,带坏了多少青少年的价值观,还我弱我有理了。
看看现在国产电影的名字和题材,青春、爱情、逗比......拍来干嘛都不知道,还排片?早死早超生。
酒香不怕巷子深,人家同期上映的《摔跤吧,爸爸!》,自身质量过硬,还怕大片碾压?


最后搬出印度神片《摔跤吧,爸爸!》来,那意思就是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反观《冈仁波齐》上映时,前后还有《异形:契约》和《变形金刚5》两部商业大片夹击,后者的排片占比更是超过70%,而《冈仁波齐》则在小数点前后徘徊,却凭借观众的自来水口碑,以超高的上座率,走出了一条逆天上扬的票房曲线,直达文艺片的青藏高原——虽未至顶峰,却已然是高峰。

怪不得张杨把拍摄《冈仁波齐》看作是自己对电影的一次朝圣:“在通往好电影的路上,我也是信徒。柏拉图认为世间万物都存在于‘理想国’,完美只能努力接近,可能永远也无法到达。没有完美的电影,但能在艺术上给自己设定一座冈仁波齐,走在朝圣的路上去寻找自己心中的电影神山,已经足够幸福了!

是啊,文艺应该坚持有自己的格调,有自己的骄傲,与其屈膝跪求排片,不如匍匐前行,俯身朝拜艺术。突然想到片中一位路人长者对朝圣者的讲解:磕长头的关键就是心念虔诚,朝圣就是为众生祈福。希望电影人谨记!


    A+
发布日期:2017-07-15 20:02  所属分类:纪录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