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小黄人,不要“神偷奶爸”



原创 2017-07-11 独步无尘 悦读电影

若问小黄人有多红,看看送餐的就知道。近日,我们的写字楼底下新设了一个自动售餐机,乍一看,我还以为是《神偷奶爸3》的电影宣传做到办公室了呢。那机身,整个喷上小黄人标识性的牛仔蓝以及潘东色彩学院专门设计的“小黄人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蹭小黄人的人气。

好像还没有一个人,像小黄人那样,要发型没头发,要造型没身材,却受到全球热爱,不仅电影最赚钱,周边产品更是从衣服到手机壳再到手机游戏,都是影迷的心头好,从而形成了“小黄人经济”。“神偷奶爸”就打着小黄人的旗号,趁机推出第三部电影。

按照好莱坞的套路,续集电影无非是继续挖掘主角本身,要不然就转移到与主角相关的新人物身上。显然,光溜溜的“神偷奶爸”格鲁浑身上下已没东西可看了,《神偷奶爸2》就让他遇见了新恋人露西,而《神偷奶爸3》则突然冒出一个双胞胎兄弟德鲁。

令人尴尬的是,德鲁除了比格鲁头发多,还没有格鲁聪明呢——格鲁是聪明绝顶。德鲁唯一的贡献就是说服格鲁继承家族“优良”传统重操旧业继续干坏事,可是由于他的笨拙,反而破坏了格鲁为追踪过期的坏蛋明星布莱特而表现的努力与神奇,分散了观众的注意力。

那个被好莱坞抛弃的童星也是悲催,除了紫色连体衣、超长垫肩以及经典飞机头造型,惟一让人记得住布莱特的地方就是以霹雳舞或太空步出场并自带BGM,都是80年代的流行的金曲,干坏事时是迈克尔·杰克逊的《Bad》,与格鲁斗舞时则是麦当娜的《Into The Groove》——你还能把更多经典音乐玩坏么?

两个新增的逗比就将格鲁原有的家人置于没故事的地步。他家的三个闺女,除了最小的丫头还保留了其天真可爱之外,二丫的调皮、大丫的青春期都不见了。至于露西怎么做后妈的,三言两语就交待完毕,这感情线真是弱暴了。说好的合家欢呢?

别慌,好在有小黄人!这些没脖子没腰甚至没脑子的黄色小胖子,别的本身没有,就会蠢萌干坏事,其拿手好戏是抢镜。小黄人在《神偷奶爸》第一部里还只是小角色,第二部就集体显身,到了第三部,基本算是一个主角群体,单独成一条剧情线,而且还有话语权——他们都敢造反了!

在“It’s good to be bad”的人生哲学指导下,小黄人们一听说“神偷奶爸”格鲁改邪归正,弃暗投明,不干坏事了,就觉得跟错了人,叽叽喳喳一番抗议无效后,决定离家出走,另找山头。毕竟,贤臣择主而事嘛。

这一走,属于小黄人的高光时刻就到了,各种萌贱蠢层出不穷,成为影片的搞笑担当,让人笑掉大牙。

先是莫名其妙出现在《欢乐好声音》歌唱选秀比赛舞台上,用“小黄人语”演唱了一首经典老歌《老子就是现代将军中的典范》(I Am the Very Model of a Modern Major-General)。这首类似快板的滑稽歌曲,节奏飞快,大段歌词如同绕口令,小黄人声嘶力竭地唱完,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听不懂没关系,重点是人家的演唱够深情,一群小黄人组成的合唱天团,还卖萌跳起卷筒纸舞蹈,嬉笑打闹,车祸不断,其中三只小黄人化身百老汇舞女大摆舞裙,撅起屁股露出衣服上的笑脸。在歌曲接近尾声时,小黄人们向天空抛出粉红色的卷筒纸,留下浪漫绚丽的弧线,并围出一个大大心形,温暖收场,令评委们目瞪口呆,大概是被你们彻底萌翻了。

然后,小黄人就莫名其妙地被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不怕,咱就喜欢与坏人在一起,咱就喜欢到处搞事情。穿上条纹监狱服的小黄人仗着人多势众要做监狱老大,霸占地盘,集体纹身,一只小黄人还“无节操”的脱掉裤衩,要纹在自己的屁股上。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发起监狱风云,用囚服、洗衣机、马桶和浴缸等制作成飞机越狱逃跑。果然是人贱则无敌啊!

可以说,从片头小黄人放屁搞笑报出“照明娱乐”的厂牌开始,观众就是看在小黄人没心没肺的卖萌与犯贱的面子上,才忍不住傻笑乐呵的。

然而,勤俭节约的照明娱乐,在如今动画大电影动不动就上亿甚至两亿美元的制作成本情况下,其严格控制的8000万预算实在太紧张了,简直因陋就简,反映出来的动画制作水平也略显平庸,就像布莱特报复好莱的手段与场面,卡通得不忍直视。大概是格鲁夫妇失业了,必须节衣缩食,全片的服装好像就没换过,反倒是德鲁的那辆金色豪华炫酷战车,华而不实,浮夸得亮瞎人眼睛,明显趋于幼龄化了。

就连曾经为前两部《神偷奶爸》创作和演唱主题曲,并凭借一首《Happy》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提名和第57届格莱美最佳流行艺人奖的法瑞尔·威廉姆斯,再度为《神偷奶爸3》献唱了《There's Something Special》及《Yellow Light》,也表现平平,让人“Happy”不起来,甚至都没有注意听。

讲良心话,与其靠小黄人顺带赚钱,还不如趁早结束“神偷奶爸”系列,转而开创真正的“小黄人”系列,让《小黄人大眼萌2》早点上映吧!


    A+
发布日期:2017-07-15 19:56  所属分类:动画佳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