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总动员 》还记得胡迪警长和巴斯光年吗?

Day 338 还记得胡迪警长和巴斯光年吗?

原创 2017-11-06 卫西谛 卫西谛照常生活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第338天

2017年11月6日星期日
片名:玩具总动员 Toy Story (1995),约翰·拉塞特
南京,家


从1995年的《玩具总动员》到2015年的《头脑特攻队》,这二十年间,我是非常迷皮克斯(PIXAR)的。这些动画作品,每一部都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小世界。我们可以数一下:玩具的、昆虫的、怪物的、超级英雄的、汽车的、机器人的、海底世界的、乃至人的脑海。

皮克斯总能创造出具有成熟魅力的角色人格和虚拟世界来,所以即使是成年观众也能和动画作品本身产生沟通,而不至于矮化自己。

我昨晚跑到电影院看完IMAX版本的《雷神3》,回头坐在自己家里再看《玩具总动员》,比较而言,显然漫威世界的超级英雄的价值观更为幼稚,而玩具世界的玩具们反而能“表达自己更复杂的感情”——并且任何观众都能感受得出来角色的成长。当皮克斯表现上乘时,看完他们的动画片自己的内心就像也增长了点什么,有可能是一种可贵的温柔和宽容。

《玩具总动员》被载入动画史,首先是因为技术原因:它是第一部完全用电脑制作(CGI)的动画长片。诚如动画专家们所言,玩具角色真是这一技术突破的完美载体。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部动画片时,为玩具们表面的光滑质感而惊叹。

尽管在我说的二十年内,皮克斯对自己的技术所长非常有自信,但他们更厉害的显然是对电影主题的设定。笼统的说来,在过去多数皮克斯电影中,“自我身份认同”一直是中心的话题。也就是皮克斯的角色,都会真诚地追问自己“我是谁”,以及“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比如说《超人总动员》中超人一家如何由“等待社会认同”转变为“实现自我认同”;而《玩具总动员》里巴斯光年如何从一个“宇宙巡警”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儿童玩具”,并接受这一身份。

当我重温这部动画杰作时,几乎忘了我曾经看过无数遍。当胡迪警长发现自己的中心地位被取代时的失落;当巴斯光年发现自己不过是儿童玩具时的绝望,仍然能引起我的共鸣。如果我们要从《玩具总动员》里面看到什么的话,就是当一个人的雄心壮志遭遇沉重打击时,能如何从愤怒和迷失的堕落中拯救自己。

关于这一点,保罗·威尔斯说得最好:虽然他们不能真正地飞起来,但他们能够展示自己复杂的情感,自己的抱负心、妒忌感、孤寂感、遗弃感、尊重和深情,他们能够为孩子们,为所有年龄的“孩子们”展现出成年人是个什么样子。

这一周也许是“和电影生活在一起”开始以来,最为轻松的单元了。动画大师能将真人电影中沉重的情感和深刻的主题,用艺术化的动画手段,简洁的、充满美感地展现出来。之前所看的作品,大多数弥漫了怀旧气氛,让我连续看完之后,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一方面是因为这些动画作品的共同主题(过去的田园生活),另一方面也许是因为它们制作时(无论是绘画还是粘土)都会表现出一种手工感来。

但是计算机技术制作的皮克斯作品,却带着一种天生的美国式的乐观精神。他们所创造的角色,更新也更向前看,到最后总能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且凭借爱和友谊走到一起。但除此之外,皮克斯的创作者们太了解人类真正失落的时刻,是我们发现自己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个人的时刻。也就是我们意识到自己没有那么强大、甚至也没有那么善良的时刻。

虽然皮克斯的正能量也有给过头的时候,但是想想胡迪警长和巴斯光年,或者想想瓦力一个人的孤独,就总能安慰我们作为普通人的脆弱时刻。


第48周 不可能的艺术

10月30日(星期一)天空之城(1986),宫崎骏
10月31日(星期二)百变狸猫(1994),高畑勋
11月1日(星期三)故事中的故事Tale of Tales (1979),诺尔施泰因
11月2日(星期四)摇椅Crac!1980,弗雷德里克·拜克
11月3日(星期五)对话的维度Dimensions of Dialogue(1982),史云梅耶
11月4日(星期六) 超级无敌掌门狗:神奇太空衣 Wallace & Gromit: The Wrong Trousers‎ (1993),尼克·帕克
11月5日(星期日)玩具总动员 Toy Story (1995),约翰·拉塞特

卫西谛照常生活 · 微信号:iweixidi
【2016.12.3 - 2017.12.2】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距离项目结束还有 27 天


    A+
发布日期:2017-11-09 19:22  所属分类:动画佳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