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电影简史

       
      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伊朗电影在国际上举办的各类电影节上屡屡获奖,大放异彩,这与其核问题频引国际纷争有很大不同,伊朗电影所树立的更多的是一种温馨感人、质朴纯洁的良好的形象,但是国内有关伊朗电影的资料少之又少,有鉴于此,似乎更需要整理出一份简明的伊朗影史(本文主要简要阐述早期伊朗电影史,即1979年革命之前的历史,并未对重要电影人作详细表述,近二三十年出现的重要电影人及其作品会在以后的伊朗电影系列里进行梳理)。
       电影最早进入伊朗要追溯到1900年,当时的国王摩扎法尔-丁受邀出访欧洲,在参观巴黎博览会时接触到了电影术,后由宫廷摄影师米尔托-伊伯拉希姆-汗-阿卡斯-巴希(ebrahim khan akkas bashi)为他放映了几部影片,兴趣盎然,于是国王下令让阿卡斯-巴希购买一批摄影器材。在比利时参加花会期间,阿卡斯-巴希尝试拍摄了几个片段记录国王的起居,这些片段被认为是伊朗的第一部影片。        开始时,电影仅局限在皇亲国戚的小范围内流通,供皇室消遣。1904年电影才开始面向大众,沙哈夫-巴希(sahaf bashi)率先从欧洲带回爱迪生电影放映机放映电影,次年他在德黑兰开设了第一家电影院。设施简陋,没有椅子,观众只能席地而坐,当时来看电影的也多是上流人士,因为沙哈夫-巴希思想激进,宣扬君主立宪,影院不到一个月就被迫关门大吉了。1906年以后,一些俄国和亚美尼亚的移民在伊朗兴建电影院,因和皇室关系密切,俄国后裔卢西-汗(russi khan)在新德里开设的影院最为成功。1909年国王摩扎法罗的继承人穆罕默德-阿里倒台,卢西-汗顿时失去了保护伞,他的影院也随之倒闭。
      为国王效力的汗·巴巴·穆塔扎迪(Khan-baba Khan Mo'tazedi)也拍了大量宫廷生活纪录片,现存最早的有《召开议会创始人会议》和《礼萨国王登基典礼》。二十年代,莫塔柴迪也创建了他自己的影院,他是最早为进口电影配上波斯语字幕的人,同时,他也是第一个专为女性作公开放映的人。
      1925年曾留学莫斯科电影学院的亚美尼亚裔人奥瓦尼斯-奥哈尼安(ovanes ohanian)在德黑兰创办了第一所电影艺术学校,1929年他执导了处女作也是伊朗第一部故事片《阿比与拉比》(Abi va Rabi),公众对这部片子好评有加,但随后制作上映的影片受到了有声片的冲击,票房并不理想,此后奥哈尼安再也无法在国内获得投资,不得不离开伊朗赴印度加尔各答开始教学生涯,直到1947年才返回祖国,并于七年后逝世。
         和奥哈尼安 同时代的第二个重要导演是易卜拉欣·马拉迪(Ebrahim Moradi)。作为20年代后期活跃于伊朗北部的游击队员,年轻的马拉迪向苏联寻求庇护。他在俄罗斯住过几年,在那里学到了电影技术。1929年,他在里海边的港口城市创办了名为Jahan Nama的一家制片厂。马拉迪拍了电影《兄弟复仇记》,但钱却不够完成影片的冲印、发行。得知首都的电影活动活跃,马拉迪满怀希望前往德黑兰寻求帮助,但他始终没得到机会完成自己的处女作。几个月后,他开始拍新片《好色男》,这部无声情节剧1934年公映,评论非常不错,这也是二战结束前伊朗本土完成的最后一部剧情长片。    《橄榄树下的情人》海报  2010-04-10 17:42        
       阿布杜尔·侯塞因·沙班达被誉为伊朗有声片之父,他1907年出生于德黑兰。1920年代,这个年轻的作家到印度学习古波斯语和历史。孟买的大学教授鼓励他尝试电影这种新型的媒介。沙班达通过导师认识了客居孟买的帕西人Ardeshir Irani,Irani是印度皇家电影公司的经理,他答应投资沙班达的第一部波斯语有声片,于是沙班达才开始自学电影技术。 沙班达又认识了孟加拉电影的先驱Debaki Bose,两人都对用电影展示古老的民族文化兴趣盎然。当对电影理论有所了解之后,沙班达开始写剧本,Irani作为他的技术顾问。沙班达与Irani共同执导了《洛尔姑娘》,这是第一部公映的波斯语有声片。影片极其成功,在伊朗连映超过两年。印度皇家电影公司受到成功的鼓舞,大力支持沙班达拍摄下一部作品。沙班达接下来又拍摄了《黑眼睛》、《莱莉与马德琼》、《费尔杜西传》等电影。他所有电影的主题都是赞颂辉煌的古波斯文明,以及表达对伊朗拥有乐观未来的信心。沙班达于1936年返回伊朗,满怀希望得到政府帮助建立自己的电影公司,但以失败告终,后因家庭经济原因,他到伊斯法罕一家工厂工作,但并没有放弃电影,他一共写了18本电影书,主编了2本杂志。沙班达直到年过六旬,都一直没有中断电影梦,哪怕最后只能拍一部8mm的家庭生活录像。  
      1937-1948年是伊朗电影史上的一段空白,最重要的原因是二战所引发的政治危机,盟军在二战期间占领了伊朗,电影产业受到破坏,外国电影占据了伊朗市场(尤其是好莱坞电影)。    
      1947年,在德国UFA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伊斯梅尔·库尚(Esmail Koushan)带着两部在伊斯坦布尔配过波斯语的电影回到伊朗,大获成功,这激发了他在电影行业大展拳脚的雄心。 很快库尚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建立了Mitra影业公司。投资的第一部长片是阿里·达里亚比基(Ali Daryabegi)执导的社会批评剧《生活风暴》(1948),但由于导演缺乏经验,片子很失败。合伙人的退缩并没有打击库尚的信心,他干脆亲自上阵拍了第二部电影《酋长的俘虏》,票房收入还不错,于是坚定了自己的电影之路。1950年库尚拍出了具有突破性意义的浪漫歌舞片《羞耻》,影片讲述了一个乡下姑娘被城市花花公子引诱,后来凭借自己的聪明机智,名利双收,回到故里的故事。 此后库尚又拍摄了《母亲》(1952)、《偷情》(1952)、《魔术师》(1952)等。
    1952年莫森-巴迪(Mohsen Badie)执导的票房大片《流浪汉》,再度刺激了商业化电影类型的形成,可以说这部偏于说教、带有歌舞和悬疑动作成份的情节剧从濒于灭绝的边缘拯救了伊朗电影产业。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伊朗电影飞速发展,很多新的制片厂建立起来。          后来又一次刺激伊朗电影,催生了新的类型片是《国王的宝藏》,由Siamak Yasami拍摄于1965年。Yasami曾在库尚手下工作,此片获得超过一百万美元的巨额票房。影片描绘了上流社会庸俗无聊的生活,对比道德上富有的穷人,很受欢迎。四年后,马苏德·基米亚伊(Masud Kimiai)按照《国王的宝藏》开拓的类型路子走下去,拍了《恺撒\Gheisar》。影片把贫困的工人阶层浪漫化,关注道德和伦理,以后衍生出伊朗电影中流行的另一种类型:悲情动作片。这些电影非常商业化,掺杂着歌舞元素,大多是简单的剧情片和西方通俗电影的伊朗版。但在商业大流中也孕育着独立品格的民族电影。
       第一个向传统娱乐电影格局发起挑战的是曾在法国电影资料馆学习的法拉赫·加法里(Farokh Ghafari)他的《小城之南》(1958)受到维托里奥·德西卡的名作《风烛泪》(1952)很大影-响,可以说是完全伊朗化的新现实主义风格,加法利还同法国、意大利大使馆保持着良好关系,创办了最早的电影俱乐部,每周放映外语艺术片,对伊朗电影人和观众的观念给予了极大的革新。1964年加法利拍摄了取材于《天方夜谭》的《驼背之夜》,获得国际声誉。此外,易卜拉欣·古列斯坦(Ebrahim Goulestan)导演的《砖头和镜子》(1965),达乌德·马拉普尔的《阿胡夫人的丈夫》(1968)影响也较大。电影《砖头和镜子》由Goulestan制片厂出品,该制片厂在78年之前推出了不少别具一格的纪录片,其中以伊朗当代著名女诗人Forugh Farrokhzad编导的《黑房子》(1963)最有代表性,曾入围1963年的奥伯豪森电影节获得最佳纪录片奖。  
      60年代末兴起的伊朗电影新浪潮由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的达瑞什-麦赫瑞(一译达鲁希·梅赫朱依dariush Mehrjui)开创。1969年他执导的《奶牛》标志了伊朗电影新浪潮的开始,此片也是较早接受国家资助的长片,但因为对伊朗农村的负面描写,被审查机构封禁,后来因为在威尼斯电影节上大受好评,才得以公映。他陆续拍了票房成功的《天真先生》和政治讽喻剧《邮差》。但接下来的《单车》(1975)备受争议,被禁四年。  
      最早和达鲁希·梅赫朱依的《奶牛》齐名的是前面提及的马苏德·基米亚伊导演的《凯撒》(1969),还有纳赛尔·塔加瓦伊(Naser Taqvaie)导演的《Calm in Front of Others》,这些影片相比“FILMFARSI”(伊朗对庸俗的大众电影的代称),焕发出清新的气息。    
         说到伊朗新浪潮运动的背景,有人说:“70年代见证了国王政治上取得的辉煌成功,使他相信自己的政权固若金汤,所以允许电影人对社会问题进行适度批判。”往前看,五六十年代社会风气宽松带来的文化积累和文学成就上的繁荣发达是电影新浪潮赖以发育的土壤。1963年,德黑兰成立戏剧艺术学院,此后有许多艺术类院校成立,最早毕业的学生,和在国外接受过教育的电影人材归国,为伊朗电影界带来新鲜空气,正是以他们为主力军,拍出了许多具有进步意义的电影。
         “儿童及青少年智力发展协会”是在沙赫王后的建议下创办的,是一个专门聘请艺术家教授青少年知识和艺术的教育机构,1969年协会聘请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组织成立了电影分部,此后许多青年影人加入这个部门,协会的最大优势在于提供相对较大的自由度给创作者,并且迅速得到国家资金的支持,许多伊朗最出色的导演都曾为协会工作过,包括巴赫拉姆·拜札、埃米尔·纳达里、礼萨·阿兰札德和索拉布·沙希-萨勒斯等。协会扶持的第一部作品是阿巴斯的短片处女作《面包与小巷》(1970),从这里阿巴斯迈出了通向电影大师圣殿的第一步。阿巴斯后来的《旅行者》(1974,第一部剧情长片)在伊朗拥有相当于《四百击》或《筋疲力尽》在法国的地位,他们这一批导演强调制作质量,讲究电影语言的运用,具有强烈的社会批判意识      
     很多重要的电影人都是在“1979年革命”前涌现出来的。如 帕尔维兹·基米亚维(Parvis Kimiavi)的《蒙古人》(1973),藉由历史上蒙古的入侵来隐喻电视文化的霸权,1976 年他的《石头花园》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更让他闻名一时。巴赫拉姆·拜札也史伊朗新浪潮中颇具代表性的一员,《暴雨》(1972)是他的杰作。作者导演索拉布·沙希-萨勒斯则接连拍摄了其代表作“生命三部曲”电影《简单的事》(1973)、《静谧的生活》(1974)、《远离家园》(1975)。  
        “1979年革命”(即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推翻了伊朗的沙赫国王),对伊朗的社会文化带来巨大的改变,过去沙赫王国时期的电影被视为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很多电影公司消失,电影院关门,一些导演因为政治和文化环境变得恶劣,不得不离开伊朗,留下的电影人继续面临着宗教和道德法令的严苛审查,新政府开始利用电影进行社会宣教活动,一些导演不得不拍摄“官方要求的电影”以维持生活      
      八十年代早期新政府逐渐认识到电影的宣传与教化之力,转而开始扶持电影事业的发展,1982年伊朗举办了第一届曙光电影节,1983年,由政府出资设立的法拉比电影基金会成立,基金会提出“监督、引导、保护”的口号,它既促进了电影生产的投资,又成为电影原材料和技术设备生产和分配的中心。伊朗电影开始了新的时期。这一时期涌现了一大批杰出的电影人才,其代表人物就是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和穆森.马克马尔巴夫。到了1990年代,伊朗电影再度在国际上复兴,陆续有多位导演在国际电影节夺得桂冠。
    A+
发布日期:2017-01-04 16:32  所属分类:电影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