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电影简史


德国一直是世界上极为重要的电影大国之一。1895年11月,斯克拉达诺夫斯基兄弟用自己发明的活动放映机在柏林冬宫首次放映了自己制作的活动画面。之后,他们的三弟建议在节目中加进杂耍,这样便产生了德国最早的“故事片”。
 
随着电影技术和电影业在各国的勃兴和发展,斯氏兄弟公司的机器和影片无力竞争,终被淘汰。1896年,O.E.梅斯特也搞起电影机械和影片制造业。他在自己的“人造光摄影室”里拍摄出一些影片,如《莎乐美》(1902)等。1911年,他拍摄了影片《一个盲女的幸福爱情》,获得了巨大成功。翌年,他又把丹麦女星尼尔森,A.和导演U.格阿德聘至德国,致使他的梅斯特尔电影公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德国电影业中首屈一指。当时,梅斯特尔公司年产50部影片以上,内容主要是喜剧和情节剧。从1910年开始,一些戏剧艺术家参加到电影业中来,包括著名的M.莱因哈特和他的弟子。莱因哈特为“联合影业公司”拍了《威尼斯之夜》(1914)和《幸福岛》(1914)。1913年,丹麦导演S.赖伊拍摄的叙述一个穷大学生向魔鬼出卖自己形像的《布拉格大学生》和由该片演员P.韦格纳与H.加雷恩联合导演的另一部内容怪诞、情节离奇的《泥人哥连》(1914)是战前最重要的作品。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电影统治了中欧,公司数量和制片数量激增。德国政府意识到电影在宣传方面的重要性,先后在总参谋部和武装部属下设立专门机构,负责向国外推销德国影片。1917年,更进一步,把梅斯特尔公司、联合影业公司和丹麦的诺尔基克公司合并为“宇宙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即乌发公司。除摄制故事片外,德国在这一时期更拍摄了大量新闻片和宣传战争的纪录片。1914年刘别谦,E.进入电影界,因拍摄喜剧影片而崭露头角,1918年拍出由P.尼格丽主演的《卡门》,从而名声大振。
 
德国战败,魏玛共和国成立后,乌发公司落入德意志银行手中,它把一些独立小公司吞并为乌发子公司,扩大了制片实力。此时,一些军工厂开始转产胶片,使胶片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光学和机械技术的进步也大大提高了电影的技术性能和表现手段。这一切都增强了德国电影与美国电影的竞争能力,使德国电影在20年代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不仅数量可观,而且流派纷呈。其中最有影响的是表现主义电影和室内剧电影。表现主义电影艺术家们并没有明确的政治纲领和美学纲领,他们对国内的动荡、日渐倾向极权主义的政治局势和艰难的经济状况极端不满;同时,他们也反对资产阶级传统艺术,主张艺术作品不能满足于和局限于对客观事物的描写,要求深入揭示人的灵魂,强调表现主观的现实,实际即表现艺术家自己。最重要的一部表现主义电影作品,是由梅育,C.和H.雅诺维茨编剧、维内,R.导演的《卡里加里博士》(1919),影片故事是离奇的,主人公是变态的,活动空间是荒诞的。为了取得所追求的效果,它的创作者们用取景角度和光线照明使物体影像变形,同时,为达到与奇异画景的和谐,演员的化妆是奇特的,服装是奇特的,表演也是造作的。其它表现主义的作品还有:《盖努茵》(1920,导演维内,R.)、《从清晨到午夜》(1920,导演K.H.马丁)、《托尔古斯》(1920,导演H.柯贝)等等。
 
1921年,朗格,F.拍摄了影片《疲惫的死》。有人称它是表现主义电影继《卡里加里博士》后的又一重要作品,有人则称它是“新浪漫主义电影”,并且追溯到前一个10年里的《布拉格大学生》和《泥人哥连》。所谓新浪漫主义电影,是指它的主人公是神话世界或未来世界里的人,他们的命运被一种玄妙力量所支配,自己无能为力。这种宿命论的思想一直贯穿于朗格的后来影片中。
 
表现主义电影的奠基人和剧作家梅育,C.在写了几部表现主义的电影剧本之后,又率先抛弃了自己兴起的流派,回到了现实主义的道路,写出了一系列“室内剧电影”剧本。所谓“室内剧电影”,故事情节比较简单,主要表现小人物及他们所处的生活环境,描写命运的冷酷。这类影片有《碎片》(1921,导演L.皮克)、《后楼梯》(1921,导演L.耶斯纳和莱尼,P.)、《街道》(1923,导演K.格鲁内),而最具代表性并成为电影史上重要作品的是《最卑贱的人》(1925,导演茂瑙,F.W.)。这部影片始终没有离开一间大饭店的背景,描写一位夜间值班员因得罪了老板而被罚去打扫厕所,通过这个小人物的悲惨命运表现了资本主义社会里的依附法则。饰演主人公的演员强宁斯,E.的表演也极为出色。
 
1925年,派伯斯特,G.W.拍出了以战后的维也纳为背景的影片《没有欢乐的街》。影片突破了表现主义和室内剧所表现的狭小世界,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残酷现实。导演对人物性格的刻画细致入微,对时代和气氛表现得也很逼真,加上一些著名演员,如尼尔森,A.、嘉宝,G.、W.克劳斯、V.格特等人的表演,使这部影片成为德国电影史上一部名作。此后,派伯斯特还拍摄了《一个灵魂的秘密》(1926)、《潘多拉的魔盒》(1929)、《弃妇日记》(1929)等。
 
在派伯斯特拍摄《没有欢乐的街》的同时,E.A.杜邦拍摄了《杂耍场》(1925),G.兰普雷希特导演了《无权者》(1926)。有人认为这 3部影片构成了富于现实主义色彩的新德国电影学派的萌芽,而这个学派因当时德国电影的危机而夭折。有人则称这些影片是“新客观派”作品,当时,A.范克拍摄了以阿尔卑斯山为背景表现人与大自然搏斗的影片,诸如纪录片《滑雪板的奇迹》(1921)、《命运山》(1924)以及后来拍摄的《神圣山》(1926)、《帕吕峰的白色地狱》(1929,与派伯斯特合拍)等,被人称为“登山电影”,也算做“新客观派”。另外,有人认为“登山电影”是“新浪漫主义”的继续。
 
无声电影末期,危机中的德国电影向商业性、低级趣味方向发展,从而走向没落。除极少数有价值的作品外,都是一些极其平庸的影片。同时,德国电影工作者开始向美国迁移。
 
1927年,一直从事实验电影、探索寻找新电影语言、拍摄抽象电影的W.鲁特曼拍摄了对纪录电影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的《柏林──大城市交响曲》;1928年,他又创作出有声实验片《周末》、《鸣响的浪潮》和《德国无线电》;1929年,又完成了第一部德国有声纪录片《世界的旋律》。
 
有声电影的出现,使德国电影业经历了第二次短暂的繁荣。有声片是从拍摄最能反映音响效果的歌舞片、喜剧片开始的。大获成功的首先是《加油站的三个人》(1930,导演W.蒂尔),片中爱情加歌舞,一派升平。而此时正是经济危机时刻,全国有 300万人失业。伴随经济危机而来的是政治危机,德国徘徊于法西斯主义与革命之间,许多电影工作者则在这两极之间摇摆。最典型的人物是L.里芬施塔尔。她先和左派的巴拉兹 B.合作写剧本,自导自演了影片《蓝光》(1932),然后又成了希特勒的最忠实的追随者,拍摄宣传法西斯主义和希特勒的影片,如《意志的胜利》(1935)等等。而派伯斯特,G.W.在他的第一部有声片《1918年的西部战线》(1930)之后,放弃了他的“新客观派”,根据B.布莱希特的原作拍摄了《三分钱歌剧》,描写了警察和小偷狼狈为奸,国王加冕典礼的豪华仪仗队和失业者的凄惨行列相遇,对现实做了辛辣的嘲讽。他的第三部有声片《同志之谊》(1931)又突出地表现了和平主义思想。待到希特勒的威胁日益明显的时候,他干脆放弃了现实问题,去改编畅销小说。有声电影初期,乌发公司把美国著名导演斯登堡,J.von请去拍摄了一部根据H.曼的小说改编的影片《蓝天使》(1930),由M.黛德丽和从美国回来的强宁斯,E.主演,获得巨大成功。
 
在一些进步组织的大力支持下,普罗米修斯公司曾经拍摄过一部公开反法西斯主义的影片《库勒?汪贝》(1932),它的导演是杜多夫,S.,剧作者是B.布莱希特和E.奥特瓦尔德。影片描写柏林贫民窟里的失业青年组建合作社的故事,号召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这部影片是在实地实景中拍摄的。同一时期里,主题思想比较好的影片还有:《无主的土地》(1930,导演V.特里瓦斯)、《柏林──亚历山大广场》(1931,导演P.尤奇)等。其它较好的影片有《告别》(1930,导演西奥德马克,R.)、《科佩尼克上尉》(1931,导演R.奥斯瓦尔德)、《穿军服的姑娘》(1931,导演L.萨甘)等等。
 
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电影立即被纳粹所控制。大批艺术家和电影工作者被迫流亡国外,如:M.莱因哈特、朗格,F.、杜多夫,S.、西奥德马克,R.奥斯瓦尔德、H.里希特等等。1934年,纳粹公布了新电影法,从1936年起又不准在报刊上发表电影评论,只许介绍所上映影片,而到1937年全国的电影生产机构,一律被国家接管,所有影片发行公司和电影院也全部归国家所掌握。
 
希特勒统治时期,电影成为纳粹思想的宣传工具,银幕上充斥着歌颂领袖、歌颂战争胜利和娱乐影片。在这一时期里,只有考特纳,H.和施陶特,W.二人导演的影片与众不同,他们在无聊的故事中注入一点现实色彩,使作品具有懮伤情调,如:考特纳的《基特和环球会议》(1939)、《短调浪漫曲》(1943)、施陶特的《精彩的杂技》(1943)、《我梦见你》(1944)等。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电影事业随之恢复、发展。
 
1946年,在德国西方占领区内出现若干电影公司。1947年,第一部故事片《在以往的日子里》(导演考特纳,H.)问世,叙述德国人民在法西斯时期的生活。40年代后期所生产的影片,大部分都是有关战争时期的悲剧事件或战后所遇到的困难。这类影片有《在昨天与明天之间》(1947,导演H.布劳恩)、《漫长的路》(1948,导演H.B.弗莱德斯道夫)等。就总体而言,市场被美国电影所占领。
 
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后,为了和美国电影竞争,主要拍摄纯娱乐性的喜剧片、惊险片和侦探片。50年代,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追悔往昔的气氛淡化,歌舞升平的气氛高涨,出现了一种所谓的“乡土电影”,这种电影表现德国的风土人情和美丽的田园风光,歌颂现实的美好生活和幸福的爱情,引导忘掉往昔,如A.布朗的《归来》(1953)、G.维德哈根的《婚礼的钟声》(1954)等。此外,表现战争的影片,在客观地揭露战争的残酷性的同时,美化德国的军队和士兵。因此,整个50~60年代的电影水平不高,好的影片不多,突出的仅有考特纳,H.的《最后的桥》(1953)、《魔鬼的将军》(1955)、《科佩尼克上尉》(1956),霍夫曼,K.的《神童》(1958)、《古堡幽灵》(1961)、《斯培萨的美好时光》(1968),施陶特,W.的《献给检查官的玫瑰花》(1959)、《集市》(1960),R.蒂勒的《罗丝玛丽姑娘》(1958)等。
 
进入60年代,联邦德国的电影事业经历了一场危机。由于艺术质量低劣,1961年送往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参赛的5部影片均被退回;电视的发展,外国电影的竞争,使国产影片的观众锐减。影片产量也大幅度下降。于是一代年青的电影工作者萌发了强烈的革新意识。1962年,在举行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之际,以克鲁格,A.和E.赖茨为首的26位年轻的电影工作者签署了一份“奥伯豪森宣言”,宣称反对旧的电影样式,要寄希望于新的电影,他们一方面积极拍摄短片、纪录片,以锻炼自己,一方面又主动培养新的人才,创立了乌尔姆电影艺术学院。1965年又倡议成立了“德国青年电影董事会”。政府通过该机构提出一项在3年内以500万马克资助青年导演拍摄20部影片的计划。这样便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青年导演拍片资金不足的困难。1966年青年导演们拍出他们第一批影片。这些影片和商业片完全不同,它们涉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问题和“经济奇迹”的内幕,后被称为“德国青年电影”。它的代表人物和作品有克鲁格,A.的《向昨天告别》(1966)、《马戏团帐篷下孤立无援的演员们》(1968)、《一位女奴的临时工作》(1974)、《在危难中走中间道路将带来死亡》(1974,与E.赖茨合导)、《强壮的费迪南德》(1976),E.赖茨的《就餐》(1967)、《卡迪拉克》(1968)、《垃圾桶孩子的故事》(1970)、《金东西》(1971,后两片均与U.施特克尔合作),J.-M.施特劳布的《安娜?玛格达列娜?巴赫的纪事》(1967),赫尔措格,W.的《生活的标志》(1967)、《阿古伊雷,上帝的愤怒》(1973)、《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1974)、《玻璃心》(1976)、《施特罗期策克》(1977)、《沃切克》(1978)、《费茨卡拉多》(1981),法斯宾德,R.W.的《爱比死更冷酷》(1969)、《外国佬》(1969)、《四季商人》(1971)、《恐怖毁掉精神》(1974)、《玛尔塔》(1974)、《自由的强权》(1975)、《第三代》(1979)、《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1979)、《罗拉》(1981)、《薇罗尼卡?福斯的谒念》(1982)等,文德斯,W.的《城市之夏》(1970)、《守门员害怕罚点球》(1971)、《阿丽丝在城市》(1974)、《错误的举动》(1974)、《时间的流程》(1976)、《美国朋友》(1977)、《事态》(1982),施隆多夫,V.的《少年托莱斯的迷乱》(1966)、《剧烈的争吵》(1967)、《科姆巴赫的穷人们突然发了财》(1970)、《短暂的热情》(1972)、《失去荣誉的凯瑟琳娜?布卢姆》(1975,与M. von特罗塔合作)、《致命的一枪》(1976)、《铁皮鼓》(1979),H.赞德尔斯-布拉姆斯的《亨利希》(1976)、《德国,苍白的母亲》(1980),特罗塔,M.von的《克里斯塔?克拉格的第二次觉醒》(1977)、《姐妹,或是失去的平衡》(1979)、《沉重的年代》(1981)、《纯属疯狂》(1982)、H.赞德尔的《莱都佩斯》(1978)等等。
 
德国青年电影中的一部分人在70年代初转向拍商业影片,但其余的人留下来坚持自己所选择的方向,他们为联邦德国的电影事业做出了贡献。70年代末,从慕尼黑电影电视高等学校毕业的一代新人继承了德国青年电影的传统。主要人物有D.格列夫、M.费尔贲贝克等人。进入80年代以后,联邦德国影坛的中坚人物,有的死了,有的去了国外。新起来的年轻人有的单纯追求所谓的艺术性、哲理性,标新立异,荒诞离奇,完全脱离现实而失去了观众。有的新人则得不到政府的资助。由此德国的新电影开始衰落,而一向占统治地位的娱乐片和商业片依然大行其道。80年代,年轻导演中拍得较好影片有K.申克尔的《上下》(1984)、J.鲁斯克纳的《疟疾》(1984)、M.克比利的《亲爱的卡尔》(1985)。
 
联邦德国的其它片种也很发达,尤其是纪录片。主要纪录电影工作者有:O.多姆尼克,拍摄了《维里?鲍麦斯特》(1954)、《全世界向往的道路》(1958)等;M.格日梅克和B.格日梅克兄弟,拍摄了《谢林格蒂不该死》(1959)等;F.波德马尼茨基,拍摄了《独裁者》(1961)等;K.金捷莱特,拍摄了《多面孔的美国》(1963)等;H.维尔斯,拍摄了《武装部隐瞒了什么战报》(1964)等;H.多姆尼克,拍摄了《泛美──全世界向往的路》(1968)等;I.鲍尔,拍摄了《奥林匹克,奥林匹克》(1972)等;G.卡尔尼克与V.李赫特,拍摄了《内卡苏里玛来的问候》(1975)等;R.休伯尔,拍摄了《工人的斗争》(1972)、《我公司五十年大庆》(1976)等;S.卢克什,拍摄了《为奥林匹克准备的领带》(1976)等;L.艾司霍茨,拍摄了《幸福可太好了》(1973)、《卡林与拉甫》(1976)等;L.玛尔茨,拍摄了《好像似贝凯特》(1976)等。最著名的美术电影家是E.胡舍特,于1974年自办起胡舍特电影公司。
 
德国有许多所培养影视人才的学校,著名的有慕尼黑电影电视高等学校(建于1967年),乌尔姆电影教育学院(建于1962年)。在威斯巴登有德国电影学研究院。全国电影刊物有《电影评论》、《电影回声》等。
 
主办的国际电影节有柏林国际电影节、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与曼海姆国际电影节,曼海姆电影节专门推荐各国青年导演的处女作。
    A+
发布日期:2016-10-24 21:17  所属分类:电影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