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裡林黛玉與薛寶釵誰更美?


(文/依媚媚)
    張愛玲的《紅樓夢魘》的最後一部分「五詳紅樓夢」裡開頭這樣寫:「欣賞《紅樓夢》,最基本最普及的方式是偏愛書中某一個少女。像選美大會一樣,那種要數史湘雲的呼聲最高。也許有人認為近代人喜歡活潑的女孩子,賢妻良母型的寶釵與身心都病態的黛玉都落伍了。其實自有《紅樓夢》以來,大概就是湘雲最孚眾望。……」——因為「詳」到這裡,張愛玲要考據史湘雲的一些未明之事,卻是以「選美」開頭,順帶寫了《紅樓夢》的兩大女主角林黛玉跟薛寶釵,叫人難免有些會不服氣似的,——史湘雲怎麼會是大觀園裡的最美麗的少女?況且,80回本的《紅樓夢》裡作家根本沒有寫過史湘雲的面貌,她如何能夠做得了選美大會最孚眾望的那一個?再說,歷來讀《石頭記》,人們最普遍爭議的還是林薛的美。愛林者以為林黛玉是神仙妹妹,自然是最美;喜薛的卻覺得薛寶釵大方端莊,才是最美。爭論了差不多快三百年了,也沒有定論,也是叫人有些無奈又難免會對曹雪芹先生惱了:幹嘛不寫出來高下呢?哪怕高出來那麼一點點都可以呀。非要讓讀書的人心裡有遺憾不成?也實在是可惡。
J 

其實,讀小說的時候原不必有這樣的糾結罷?曹雪芹的心裡頭,林黛玉也好,薛寶釵也罷,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高低左右。就好像第五回開頭幾句話:「……不想如今忽然來了一個薛寶釵,年歲雖然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豐美,人多謂黛玉之所不及。」[甲側]此句定評,想世人目中各自有所取也。[甲側]按黛玉、寶釵二人,一如姣花,一如纖柳,各極其妙者,然世人性分甘苦不同之故耳。——脂硯齋告訴的很明白了:林黛玉、薛寶釵,在美麗上,原沒有什麼好比的,所以,哪裡來的誰比誰更美呢?當然,果然要像張愛玲說的,弄個選美大會,只怕也實在會為難了評委罷?所以,就只好在其他女孩子中選個No.1出來了,也是可惜了林薛兩位大美人的美麗了。 

林黛玉跟薛寶釵都是美麗的呀,只是,寫她們倆個,曹雪芹也實在是動了腦筋,用了完全不同的筆法寫的。

 

 

『《紅樓夢》裡林黛玉與薛寶釵誰更美?』

 

讀《石頭記》,在寫人物樣貌的時候,曹雪芹多用的是西洋的寫實畫法,我猜想,曹家還是江南織造的曹家時,家裡應該是有西方的物件兒的罷?假若沒有看見過,曹雪芹定然不會讓賈府裡出現西方的東西,旁的不說,鳳姐兒屋裡的大鐘,賈寶玉屋裡的穿衣鏡作家就明白寫出來:「這鏡子原來是西洋機括,可以開合。」——賈寶玉屋裡的穿衣鏡是西方來的,那麼他屋裡掛的那一幅被劉姥姥錯認為是真的女孩兒的畫兒是中國的畫兒呢?抑或還是西方的寫實的油畫呢?我以為西洋油畫的可能性多一些罷?因為劉姥姥心裡自忖:「原來畫兒有這樣活凸出來的。」中國畫多為寫意,縱然再如何的活靈活現,到底不比油畫那樣似乎照相機照出來似的寫真。也不知道是否是因為見識過西洋油畫的寫實,加上曹雪芹又是天才?所以,寫人的時候,為了彰顯不同,曹雪芹就分別使用了類似中國畫的寫意跟西洋油畫的寫實兩種筆法?當然,寫意的時候很少,寫實的時候卻多,曹雪芹心裡頭終究還是有輕重主次之分的,雖然他用這樣的方法騙了讀小說的人。 

曹雪芹寫林黛玉時全部用的都是中國畫的寫意,而寫薛寶釵則全部用油畫的寫實。《蔣勳說紅樓夢》裡,蔣勳先生也提到過:薛寶釵的美是具象美,林黛玉的美全部在於意味。那麼林黛玉美呢?薛寶釵美呢?只在每個人的審美了罷? 

其實,《紅樓夢》裡,林黛玉、薛寶釵的樣貌都是通過賈寶玉的眼睛告訴出來的,只是,也不知道是否賈寶玉的傾向,他看見的兩個少女也完全不一樣。先看林妹妹: 

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名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 

完全是中國畫式的寫意,——雖說也寫到了眉眼,卻沒有實寫。誰能夠說的分明「罥煙眉」是什麼樣的眉毛?「含露目」是怎麼樣的眼睛?但是這樣的眉眼硬是叫人想起來那一句了:「若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太美麗的眉眼,不是嚜?除掉眉眼還有呢。林黛玉的頭髮如何?如雲似的?天生體弱的人似乎頭髮都不好,所以,曹雪芹為了害怕叫讀者知道了林妹妹沒有一頭如雲的秀髮,所以索性就不寫?還有,皮膚呢?亞洲人崇尚白皮膚,以雪膚為美,但是,80回讀完,沒有看見一句關於林黛玉的膚色的描寫。當然,林黛玉因為自小就弱,纖細肯定是纖細的,苗條的身段總應該是有的罷?如今的人都渴望清瘦,因為穿衣服好看。可是,80回的《紅樓夢》裡頭,林黛玉的穿戴也真真是少只有少的叫人看見,即便賈寶玉看林黛玉的時候也沒有衣著的描寫,而且在那裡,脂硯齋還特特做了一句批語:「不寫衣裙妝飾,正是寶玉眼中不屑之物,故不曾看見。黛玉之居止容貌,亦是寶玉眼中看心中評。若不是寶玉,斷不能知黛玉是何等品貌。」但是,終究曹雪芹又寫過林黛玉的衣著。49回「琉璃世界白雪紅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裡有一句:「黛玉換上掐金挖雲紅香羊皮小靴,罩了一件大紅羽紗面白狐皮里鶴氅,束一條青金閃綠雙環四合如意绦,頭上罩了雪帽。」而之所以要寫林黛玉的穿著,脂硯齋做了解釋:「黛玉白狐皮斗篷,明其弱也。」曹雪芹也真是大天才的呀!雖然他沒有具體的告訴了林黛玉的樣貌,林黛玉給人的印象卻一定是美麗不可方物的神仙妹妹。只因為寫意。我們國家有一句老話:「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凡事果然到了極致的境地,言語就沒有用了。人性的弱點之一就是架不住意會。可不是架不住嚜,越琢磨越不得了呀。J曹雪芹刻意的中國畫式的寫意營造下,林黛玉的美有些可望不可及似的。超級美。

 

都說曹雪芹寫作喜歡的模式是兩兩對比。與林黛玉相比的自然就是薛寶釵了。林黛玉不就嘆息過:「既你我為知己,則又何必有金玉之論哉。既有金玉之論,亦該你我有之,則又何必來一寶釵哉。」——林黛玉對薛寶釵的芥蒂並不只有一點點,可見得薛寶釵是實力超群的女孩子。薛寶釵不可不是實力超群的女孩子,旁的不說,真真《紅樓夢》裡通過賈寶玉的眼睛告訴出來的美女也就是林黛玉跟薛寶釵兩個了。當然,賈寶玉看薛寶釵好像是看西洋油畫似的:

 

 

『《紅樓夢》裡林黛玉與薛寶釵誰更美?』
 

 

頭上挽著漆黑油光的鬒兒,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掛,蔥黃綾錦裙,一色半新不舊,看來不覺奢華。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 

實在具體形象。這樣的描寫就好像在人跟前掛了一幅寫真畫似的,眉眼衣著全部都是實實在在的。我猜想,一個人,果然不懂得繪畫,但是也往往會為油畫的人物畫驚嘆罷?尤其畫得好的,畫布上的人簡直能夠跳出畫布直接就走到人間來的。——實在是太寫實了。所以,看油畫,美的就是美的,完全不給人留有想像的地步,果然要想像,也是猜想作畫的過程會是怎麼樣的,絕不至於去想像畫中人的美麗。就好像那副最最著名的《蒙娜麗莎》,人們猜想的只是她為什麼會那麼樣的神秘的微笑,她又到底是哪個?而對於她的美,幾乎不看見有人質疑過,因為她的美明明白白的就在那裡的,不管你承不承認。油畫的寫實讓人對美幾乎失去了想像的機會。《紅樓夢》裡薛寶釵的美就幾乎不讓人會產生想像,雖說她也是天生麗質難自棄的美。可不是天生的麗質嚜?「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薛寶釵根本用不著化妝的呀!J再說了,除了根本不用化妝的眉眼外,寶釵還有一頭美好的秀髮,——「漆黑油光的鬒兒」。東方人的秀髮條件之一就是頭髮必須黑,次則須得有光澤,這兩樣寶釵都擁有,所以,想來她一定是秀髮如雲的。除掉眉眼頭髮,薛寶釵的皮膚也符合國人的審美,——雪白。可不是嗎,薛寶釵的肌膚雪白引得賈寶玉都動了羨慕之心,直想著要是能夠摸一摸就好了。雖說賈寶玉的羨慕之心是色心,卻肯定了薛寶釵是有著美膚的美人兒。當然啦,要是按照時下對身段苗條的病態追求,在美的認同上,「豐美」的薛寶釵或許多少是要吃些虧的罷?而且,按照油畫的畫法,人物的服飾也是重要的,所以,雖然前邊脂硯齋說賈寶玉眼中衣裙服飾是不屑之物,但是描寫薛寶釵卻是一定要寫的,所以,賈寶玉眼裡就看見了薛寶釵的蜜合色棉襖、玫瑰色紫色褂子,蔥黃裙子,很相得益彰的配色,非但沒有給薛寶釵劃進去賈寶玉不屑的一族,倒反而給了人一種極美麗的印象。也難怪蔣勳先生說假若曹雪芹做一個畫家的話,也會是一個了不起的畫家。似乎曹雪芹還真的很會畫畫兒,據說他曾經也靠著給人作畫掙錢?薛寶釵蘭心蕙質,用服飾掩蓋自己身材的不足,所以,才讓人無法不折服於她的美麗,叫人以楊妃比她。

薛寶釵是大觀園裡的楊妃,林黛玉是大觀園裡的西施。是楊貴妃美呢?是西施美呢?這個還真不好比的。所以,就還是脂硯齋的話:按黛玉、寶釵二人,一如姣花,一如纖柳,各極其妙者,然世人性分甘苦不同之故耳。——就看你的菜是哪一款了,是不?J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1-22 09:43  所属分类:电影配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