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与电影二


(文/西窗)公号:忘言录
从犹太教这个模板继承下来的基督教,塑造了欧洲,影响了整个西方文明,可以说,欧洲的道德,是宗教道德,欧洲的文明,是宗教文明。

王权和神权相亲又相杀,教权制约王权有益于社会民主;教会打击异端有利于科学的触底反弹;早期基督教反对杀婴、弃婴、角斗士表演以及人体献祭等野蛮行为;反对自杀、堕胎;取消一夫多妻制,主张婚姻神圣;医院是从教会办的有临终关怀性质的慈善收容机构发展来的……总之,文学哲学绘画音乐建筑等人文精神领域都有基督的主角光环,别说神权时代的吃瓜群众整天神神叨叨,即使走进科学的近现代,基督也到处刷存在感。文艺复兴尽管打着对抗神权的旗号,但是从但丁的《神曲》到“三杰”的绘画,从莎士比亚的戏剧到歌德的《浮士德》再到贝多芬的《交响曲》,从康德的绝对律令到尼采的超人,都能看到基督的偶像形象,听到天国的钟声。

伟大的上帝说:一切无神论者,都是纸尿裤。基督教渗入了西方文化的血肉之中,范围之广之深,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真的很难想象,没有基督教,欧洲中东会变成另外一幅什么鬼模样。

若不懂点宗教知识,就算精通十六国语言,去欧洲也白去。
 
我对基督教的兴趣应该是受丹·布朗的影响,《达芬奇密码》一书对《蒙娜丽莎》和《最后的晚餐》的解读令人大开眼界,还有圣杯、圣殿骑士团、十字军东征、玫瑰线以及五芒星和异教徒的说法,真的吸引到我了。今年夏天去了趟欧洲,目睹建筑绘画艺术之眼花瞭乱,发现以前了解的那点皮毛根本不顶用,只好抱着“外行看热闹”的心态继续下去。
撸了好多宗教电影。
所谓宗教电影大致有两个流派,要么直接拿《圣经》当剧本,比如《出埃及记》《耶酥诞生》《上帝之子》《十诫》等,要么以基督教教义打底,借宗教寓意,比如大量的驱魔吸血女巫片,犯罪悬疑片也是取之不尽,如《七宗罪》《第九道门》《魔鬼代言人》《寂静岭》《万能钥匙》……
从无声片时代开始,圣经就成了痴迷于宗教电影导演的葵花宝典,而基督耶酥则成了他们最为青睐的一个形象。
我很喜欢《宾虚》里的耶稣,在宾虚的一生中反复出现,但从来没有露过面容,“那只手仿佛从天而降,从银幕之外伸进来,递给苦难者一瓢水和求生的欲望”,浓厚的宗教色彩贯穿影片始终,但这种色彩不是神秘,也不是迷信,而是一种骄傲,一种信仰,一种坚毅而深沉的力量。
还有一些反讽片子,将神圣和世俗融为一体。梅尔吉布森执导的《耶酥受难记》把耶酥塑造成人肉真实;马丁的《基督最后的诱惑》更是彻底颠覆了耶稣形象,把耶酥塑造成一个拥有情欲的凡人,怯弱犹疑,喜欢幻想,容易被错误诱惑。《万世巨星》的耶酥同样也是个凡人,而且还是一个会唱歌的耶酥。《达芬奇密码》让耶酥直接有了后代,而教会就是企图杀害他后代的凶手。《超新约全书》脑洞大开,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戏说宗教,虽然上帝依然掌控着这个世界,但他只能躲在布鲁塞尔的一个普通房间里向往偷窥人间,以一种变态的方式从中获得乐趣,一旦走出这个封闭的房间,他与凡人无异,狼狈而邋遢。
这种片子很容易遭到宗教团体的强烈攻击,拍《软乳酪》的帕索里尼因“渎神”和“反耶稣”而被叛入狱4个月,马丁也险些遭到狂热教徒的枪杀。《达芬奇密码》引起轩然大波遭受教徒们抵制。
 
耶酥到底是人还是神?挑战这个问题领便当的人不少。
耶酥若不复活升天,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显然,抹去耶酥的人性更符合统治者需要,还有什么比“君权神授”更能彰显NB呢。套路是一样的,教义被修改过,福音书和文献被和谐过。如果没有发现《死海卷轴》只知道抹大拉是需要拯救的妓女。
教廷是唯一的上帝代言人,只有他们才能接近上帝,所以大家都应该听从他们。
为了维护神权,把教堂打造成高不可攀的尖到戳手的通天天堂模样,再让一堆大师画上一堆圣母天使的画,简单地说,艺术在这个时候就是教会最给力的文宣手段,根本不是一幅画,而是枪炮,是为教会权力服务的。
总结一句就是:文化全靠跪着背圣经,艺术只画上帝一家亲。
连查理曼大帝都是文盲一个。
 
宗教的目的不是要赋予每个人以神力,而是要我们发现并挖掘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善。宗教不会让你失去人性,失去了人性就不再是宗教。若一个人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完成神的使命,还有比这更善意而伟大的布道吗?
《蒙娜丽莎》永载史册更重要的原因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绘画的主题由神变成了人,人们不再被笼罩在神权之下。拉斐尔之前的圣母很“吃藕”,拉着脸,歪着脖子,不正眼看人,直到拉斐尔,全世界圣母变美了,慈祥了。
 
既然耶酥是神,那么凡和他老人家有染的东西就成了圣物。
最后的晚餐用过的杯子,叫圣杯。丹布朗不是第一个想探寻圣杯踪迹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据说希特勒同志也是圣杯的狂热追随者。
耶酥受难时的十字架被十字军东征时的圣殿骑士一直扛着。
耶酥的裹尸布,经过几手辗转被圣殿骑士后裔收藏,1578年转入都灵大教堂,每50年展示一次。
给十字架上的耶稣验明生死的枪,叫朗基努斯枪,后世称它为命运之枪。在古代罗马帝国,这枪成为权力的象征。传说中只要手持该枪,一百二十尺范围以内的人皆臣服,枪主可主宰世界的命运,但失去的人会即时毙命。现在这支枪保存在圣彼得大教堂。
还有圣骨,圣血……自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一鸣惊人之后,跟风山寨之作不断。
 
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觉得神父的圣袍很好看?
在看过《荆棘鸟》里的拉尔夫神父后,彻底对圣袍没有抵抗力,但凡面容清秀、长身玉立的男生穿上黑袍红袍白袍,必引得我花心大炽。《荆棘鸟》里的拉尔夫从神父到主教、红衣主教,到老了都身材颀长举止优雅,美出天际。在爱情上,他是最自私的男人,可我一点恨他不起来。
裘花花(花痴们对裘德洛的爱称)在《年轻的教宗》里,穿着白色圣袍走过挂满名画的长廊,帅得炸了天了,世界名画都黯然失色。
《教皇诞生》里的红衣主教们是一群可爱的老头,教皇当选后,鸭梨山大,落跑。这部片子把神解构成人,让教皇、红衣主教、总统,让所有看起来遥不可及高高在上的人走下神坛。现在的教皇,看似至高无上,变成了烫手山芋——聪明人都知道站到暗处才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多利益。
美剧《波吉亚家族》讲的是中世纪的“黑手党”教皇,通过买票拉票耍黑手走上最高领导岗位。他家盛产一款“效果奇佳用了都说好”的“坎特雷拉毒药”。
到了主教层,多是半老头了,但是黑衣配红腰带,手上鸽子蛋大的宝石戒指,加上从容镇定的神态,别有一番魅力。
 
不管如何,基督教是安利最成功的组织。
B站撸片时,弹幕一条条游蛇似的滑过,喷子党不问青红皂白就骂,圣经捍卫者紧跟一句“前面的,滚”,着实热闹。
对别人的信仰,尊重是首要的。苏格拉底说过“对天堂最好的评判就是不加评判。” 科学的发展逼退了宗教的霸权,尼采的“上帝死了”的嘲讽是宗教不再强大的标志之一,但后世学者仍在致敬上帝:“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
人类有限的知识还不可能傲娇到睥睨世界,到现在依然还有科学无法打开的神秘——在很长的未来,也许依然不可能解开。如果现行体制无法保障良好有序的生活,那么缺乏安全感的百姓自然将仅存希望寄托到虚无缥缈的“神”上,这也正如《春秋左氏传》中所说:“国将兴听于民,国将亡听于神。”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所欠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一直被这段主祷词惊艳着。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6-12-20 20:46  所属分类:电影配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