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里,那些蹭热点变成大网红的“元二”们



原创 2017-08-04 最帅的 六神磊磊读唐诗

文/六神磊磊

先来看这些名字:李白,杜甫,王维,贺知章,白居易……

大家一看就很熟悉:大诗人!大人物!知道知道。

下面我们再来看另一些名字,他们也都是唐朝人:

岑勋、杜少府、元丹丘、董庭兰……

可能我们就要有点懵逼了:这几位是谁,怎么从来没听过?是王者农药里的npc 吗?

别着急,我保证这几个人你们其实听过的。岂止是听过,简直是如雷贯耳,耳熟能详。

他们都不很出名,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都是小人物。但无意之中,他们蹭了几首唐诗的热点,被几个诗人搞了个植入,结果一下子蹭得妇孺皆知,名垂千古。

今天就来看看这几个蹭热点的唐代神级小人物。

第四名:董庭兰

这位董老师,严格说不算小人物,而是个音乐家。

他是陇西人,和李白杜甫同时代的琴师,据说特别会一种西域的乐器“筚篥”,还会弹七弦琴。

其知名程度,我猜大概和李龟年老师有一拼吧。

可如果光靠着弹琴,董老师充其量只是个行业内的名人,上一上《古典音乐家》之类的杂志。

要成为千古留名的大众网红,登上今天的小学、中学课本,董老师还差关键的一步!

还差一盘磁带?欧no,不是的,是还差一个植入。

终于,那一天,有一个朋友出手了。他的名字叫做搞事,欧对不住,是高适。高适搞了一个事,写了一首小诗,叫做《别董大》:

千里黄云白日曛,
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从此之后,大家都牢牢记住了董老师的外号——董大!

因为人家本来是有一定名气的,不是真的草根,所以高适送别时才说“天下谁人不识君”。就和你今天送别李双江老师差不多。

由于这首诗太有名了,董大也被搞得家喻户晓,所以榜上有名,位列第四。

第三名:杜少府

这位老兄姓杜,做了一个官叫做少府。

董大好歹算是名人,杜少府完全不是。如果你去上网查百科,它会告诉你,杜少府叫做杜三德,有个老爹叫做杜立德。千万不要信。

杜立德是个美国人,二战的时候开飞机轰炸东京的,绝对生不出杜少府。

“少府”是一个很小的官,就是县尉,换句话说,也就是杜科长。整个大唐王朝不知道有多少个少府,按道理他是没什么可能出名的。

可是他偏偏有一个朋友,叫做王勃,给他写了一首诗。写诗也就罢了,还写成了千古名诗: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这首诗的牛逼就不多讲了,我们以后专门来讲。反正大家记住见到它拜一拜就是了。更妙的是,王勃还把这哥们的字号写到了题目里——《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当时,别的当红诗人也植入过好多少府,杨炯植入过王少府,后来张九龄植入过李少府,可惜都没红,只有杜少府红了。

这位老兄去个四川,就闹了个名扬海内。杜少府差不多是大唐第一个出差出成超级网红的人。

第二名:元二

元二的情况,和杜少府很像,但他的蹭热点逆袭程度,比杜少府还惊人。

杜少府我们好歹知道他的职业,而这位元二,却连他是做什么的都不清楚。
去查各种资料,基本上都只注了一个“元二,姓元,行二”,这等于废是话。

查了清朝人赵殿成的《王右丞集笺注》,根本没有元二,一点不提。查《王维集校注》,陈铁民校注的,说:“元二,名未详”。

所以,没有结果了。一个姓元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人物。

可是人一旦要红,那真是谁都拦不住——某一次,元二要去出差到安西去,一个诗人朋友跑来送他。这人比王勃的腕儿还大,比王勃的粉丝还多。他的名字叫做王维。

后来的事情我们就都知道了,因为那一首《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没什么可说的,只有请元二来领这个亚军。估计他多半会无奈摊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红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第一名:岑夫子,丹丘生

最后,让我们有请冠军出场吧。

一千多年前,有这么两个人物,被李白无意中提了一笔,然后就蜚声华夏,名扬千古。

这对哥俩就是岑夫子、丹丘生。

岑夫子叫做岑勋,丹丘生叫做元丹丘。没听过?那就对了,本来一点都不红。

其实,李白作为天下第一神文案、大唐三百年第一号大V ,做植入有时候是很谨慎的,轻易不给人蹭热点的。

你看他写《答友人》《送友人入蜀》,诗都写得漂亮极了——“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都是唐诗里的大爆款。

可这两个“友人”是谁?李白鸡贼得很,就是不提!要当周和泰蹭我的热点,没门!

然而有一天,李白喝醉了酒,诗兴大发。

五斤黄汤下肚,他拿起笔来一阵狂写:“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这首诗,就是不朽的名篇《将进酒》。

他太嗨了,太兴奋了,一不小心,把岑勋和元丹丘植入了:

“岑夫子,丹丘生,将近酒,杯莫停!”

就这么一笔,哥俩红了,永远的红了,红到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好多小朋友都知道俩人。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你看我自己,这么有才,这么有气质,读了那么多金庸和唐诗,可是我再怎么都红不过这哥俩,敌不过李白爷爷喝高了的随手一笔。

顺便说一下,这俩人蹭热点可不止这一处。李白就给元丹丘写了很多首诗。
至于岑勋,更是高手,每蹭热点必是顶级爆款。

事实上,他还在大唐另外一个顶级文艺作品里狠狠地又刷了一次存在感。那个作品的知名度、美誉度、艺术魅力、对后世的影响,丝毫不逊于《将进酒》。

它叫做《多宝塔碑》!而执笔录下它的人,叫做颜真卿。

今天,每一个学书法的小孩子,只要学颜体的,往往都躲不过多宝塔;他们都要规规矩矩写下这行字:“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文……南阳岑勋撰”!

这才是蹭热点的最高境界。不蹭则已,一蹭惊人。

当然,说人家蹭热点,岑勋是不服气的,因为多宝塔碑的文本确确实实是人家写的——老子这不叫蹭,靠的是文案强!换了你你写的出来吗?

所以,让我们把蹭热点冠军发给岑夫子吧,给他送上真诚的鲜花和掌声。

不过要提醒岑夫子一件事:下台之后,您老要低调一点,悄悄退场,千万别得瑟,以免碰到一个人。

如果不幸碰到了他,您一定会很尴尬,觉得不好意思领这个奖的。

这个人多半会满脸憨厚,真诚地握着岑夫子的手:

“您好呀,听说您拿蹭热点大奖啦!恭喜恭喜!您确实是神植入,家喻户晓!家喻户晓!”

“呃……您好,请问您的名字是?”

“哦哦,俺的名字,叫做汪伦。”



——完——



新书《六神磊磊读唐诗》
一本书让你轻松明白唐诗是怎么来的
又为什么会那么牛的


谢谢读者罗小寒的图


    A+
发布日期:2017-08-05 21:33  所属分类:电影配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