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该错过的电影节:戛纳70周年大庆超长前瞻


原创 2017-03-16 Toro 桃桃淘电影

虽然距离戛纳开幕还有些时间,不过,我们已经可以开始做戛纳前瞻了。毕竟,这是世界最顶级,最热门的国际电影节,而今年恰好还是它的70周年大庆。在这样特殊的时候,会有哪些热门影片亮相戛纳,并成为未来一年持续的热点呢。这次,我还是请到了我的友邻,有着多年三大电影节报道经验的陀螺凡达可,为大家带来戛纳前瞻:

距离戛纳电影节的选片发布会只剩一个月时间,据总监福茂年初出版的戛纳日记中所述,这一个月是选片的高峰,最终官方片单里面超过80%的电影都会在这最后一个月出炉,由福茂率领的选片团队也开始以每天5部片的速度看片。

这本日记虽然并不会太“实诚”,毕竟就像戛纳前主席雅各布所说,这是一个类似外交官的工作,需要照顾到各个利益方,有些话不可能直说,但至少让影迷能窥视到戛纳选片的冰山一角。

而每年在这个时候,全球各国的电影媒体记者和影迷都开始根据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发布“戛纳预测片单”。预测的根据有很多,比如导演是否是戛纳常客嫡系,影片是否已经拍完,题材/类型是否符合戛纳口味,上映日期是什么时候,发行方的宣传策略会不会考虑戛纳等等。

为戛纳痴迷者如我也跟随大流做了三四年的预测,逐渐摸清了所谓的“游戏规则”。是的,预测戛纳片单其实就是一个影迷游戏,就像预测奥斯卡获奖名单一样,只是预测戛纳片单多了一份参与感,你需要去收集和打听消息,根据以往情况作出判断。

既然是预测游戏,没人能达到100%的准确度,毕竟片单要到发布会的前一晚才尘埃落定,个人观察下来比较普遍的大概是70%的准确度。这里的准确度主要还是指主竞赛单元,而其它单元几乎是没办法预测,只能说某部片肯定进不了主竞赛但有可能去其它单元。

所以这份前瞻预测,和往年一样,给大家一个今年戛纳选片的概况,以主竞赛单元为核心,看看哪些片肯定会出现甚至肯定入选主竞赛单元,哪些片可能会在其它单元,以及哪些片不可能出现。最终结果大家还得等北京时间4月13日下午五点左右的戛纳电影节选片发布会才能揭晓。


首先锁定主竞赛一席的是“双金棕榈”俱乐部成员哈内克。该“俱乐部”成员目前为止只有八个人,而凭借《白丝带》《爱》连续夺得两座金棕榈的哈内克这次汇集了于佩尔,特兰蒂尼昂和马修·卡索维茨,讲述移民问题,目前已经完成后期制作的新作《快乐结局》毫无悬念将让哈内克第七次入选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唯一的悬念是,哈内克能否成为史上第一个夺得三座金棕榈的导演?


法国导演德斯普里钦曾五度入选戛纳主竞赛单元但从来没拿过奖,上一部《青春的三段回忆》更是被“发配”去了导演双周,这一次带着豪华演员阵容的《伊斯梅尔的幽魂》来势汹汹,影片讲述一个导演在拍摄新片之际遇到了前女友的幽魂,召集到了马修·阿马立克、夏洛特·甘斯布、玛丽昂·歌迪亚和路易·加瑞尔,让一向看重红毯星光的福茂根本无力拒绝。

被影迷们戏称为“戛纳亲女儿”的日本导演河濑直美又有新作了,这部叫《光》具有迷影元素的爱情电影拿到了“法国广电局”CNC的资助,并已定档日本5月27日上映,刚好是戛纳电影节闭幕之际。

河濑直美在1997年凭借《萌之朱雀》夺得戛纳金摄像机处女作大奖后已经四度入选戛纳主竞赛单元,上一部《澄沙之味》被降级到一种关注单元。一切看起来《光》似乎都应该让河濑阿姨重回主竞赛单元了,但是上周发布的预告片给人感觉更像是《澄沙之味》而不是《殡之森》或《第二扇窗》,所以还有悬念。

法国导演杜蒙已经拿过两座“二等奖”评委会大奖,之前因为连续剧《小孩子》没能入选戛纳官方单元跟福茂大吵一架,去年又因为《玛·鲁特》入选主竞赛和福茂重归于好,也是够抓马。

其实去年刚入选了主竞赛单元,今年立马就有新作这种情况是很难背靠背再次入选的,至少从数据上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加上法国队每年都为主竞赛那四五个席位竞争激烈,所以很难确保杜蒙今年的这部新作《童女贞德》能入选主竞赛,但出现在官方单元是没啥悬念的。影片讲述圣女贞德童年时期的故事,是部很脱线的歌舞喜剧,在柏林电影节看的片段中有类似中世纪修女在电子乐中跳机械舞这样疯狂的戏码。

同样属于法国战队的是柯西胥和他的新作《宿命》。在凭借《阿黛尔的生活》拿下金棕榈后,柯西胥一直因为劳工丑闻处于融资困难的情况,已经因此放弃了一个叫《伤痕》的计划,最终和意大利制片公司合作了这部新片,在柏林电影节上已经展出了片段,如果赶得上也是稳进主竞赛的。

法国队还有很多候选。在凭借《课室风云》拿下2008年金棕榈之后,法国导演劳伦·冈泰虽然拍了两部长片一部短片,但基本上处于无人问津的惨状,今年有部新作《编剧工坊》可能终于要重归戛纳了。


老将菲利普·加莱尔的新片《一日情人》本来定档法国三月初上映,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柏林公布最终选片之前,片方宣布将档期推迟到九月。所以是被戛纳收了还是被威尼斯收了?

马修·阿马立克是出色的法国演员,但他也是出色法国导演,之前执导的《巡演》入选戛纳主竞赛并拿下最佳导演大奖,后来的《蓝色房间》进了一种关注单元,今年的新作《芭芭拉》会何去何从?

在《游客》惊艳戛纳的三年后,奥斯特伦德可能会凭借第一部英语电影《自由广场》从一种关注单元晋升到主竞赛,影片讲述一个艺术家在广场上展览装置艺术,负责展览的博物馆管理层聘请了一个公关团队来宣传展览,但这个团队宣传过头的故事。

看豆瓣简介说是“一个充满黑色幽默色彩的故事”,只要保持《游客》水准杀进主竞赛应该没问题,看看2015年戛纳扶持了多少欧洲导演的第一部英语电影进主竞赛就心里有数了。影片去年七月开拍,影片的国际发行商在柏林期间暗示影片有入选主竞赛的可能,至少保证了进度能赶上。

被丑闻和争议纠缠了大半辈子的波兰斯基又有新作了,叫《真事改编》,这次还拉来阿萨亚斯作编剧,妻子艾玛纽尔·塞尼耶和伊娃·格林主演,一个类似于《危情十日》发生在疯狂书迷和作家之间的心理惊悚故事。

但是现阶段这部片的进度并不被海外各大媒体预测看好,因为影片一月底二月初才拍完进入后期,时间上来说的确非常赶,如果不为了戛纳赶进度,是肯定来不及的。要知道波兰斯基曾经还是去过柏林和威尼斯,所以《真事改编》是有可能最终出现在威尼斯的。



俄罗斯这次有两个戛纳常客都有了新作,一个是中国影迷非常喜欢的萨金塞夫,在凭借《回归》拿了威尼斯金狮后,就叛逃戛纳成为戛纳嫡系了,上一部《利维坦》更是拿下了场刊高分并最终夺得主竞赛最佳编剧大奖。今年的新作《无爱可诉》如果及时完成是肯定能入选主竞赛的;

另一个是稍微不那么出名的谢尔盖·洛兹尼萨,已经凭借《我的幸福》《雾林寒战》两度入选主竞赛,新作《温柔女子》改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短篇小说,讲述一个女人寻找被关押的丈夫的故事。

神出鬼没的马力克总于完成了他凭借《生命之树》夺得金棕榈后的意识流三部曲外加一部纪录片。有趣的是这四部片都没有去戛纳,这其中原因比较复杂,比如在福茂的戛纳日记中写道,去年4月初的时候马力克曾给他发过短信,说手上有一部纪录片可能能赶上戛纳。就是那部《时间之旅》。结果最终可能也没能赶上。

去年秋天他就开拍了新片《拉黛贡德》,是一部二战电影,终于走出了从《生命之树》开始沉迷的风格,本来按照他的剪辑速度,大家都以为要等到2018年戛纳才能看到这部片,但是在柏林电影节的时候片方居然证实影片会在今年秋季公映。所以才开始有了《拉黛贡德》去戛纳的各种传言和猜测,但是据《银幕日报》消息影片可能最终还是赶不上…又是悬念。

索菲亚·科波拉凭借《在某处》夺得威尼斯金狮后反而使得她在影迷中被大量粉转路人、路人转黑,而最近这几年又在逐渐被很多影迷和影评人重判和重新接受。她之前的《绝代艳后》入选过戛纳主竞赛,后来的《珠光宝气》是当年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

今年她的新作《牡丹花下》看起来非常诱人,改编自1971年伊斯特伍德主演的同名影片,由克斯汀·邓斯特、艾丽·范宁、科林·法瑞尔和妮可·基德曼主演,据说会很像导演首作《处女自杀》,是一部情欲惊悚片。《牡丹花下》已经定档美国6月23日上映,所以肯定会去戛纳,至于哪个单元就说不准了,感觉主竞赛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希腊导演兰斯莫斯近年来“上位”非常快,国内很多影迷都喜欢他的《狗牙》,当年夺得了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最高奖,还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一时间风光无限。

在温吞了几年后他推出了首部英语作品《龙虾》并首次入选戛纳主竞赛,在英美国家好评如潮,这次打算凭借新作《圣鹿之死》继续征服欧美市场,不仅演员阵容上保留了凭借《神奇动物》圈粉无数的科林·法瑞尔,还把蕾切尔·薇兹“升级”成了妮可·基德曼,知名发行商A24在前期就抢下了美国发行权。


影片去年秋季就已经拍完了,原本看起来是锁定戛纳的。但柏林电影节上突然传出消息说导演因为受合同约束必须展开下一部和新晋奥斯卡影后艾玛·斯通合作的新项目《宠儿》的前期准备工作,而因此可能没有足够时间完成《圣鹿之死》的后期...简直成了好莱坞的新宠儿,希望还是赶得上吧。

同样出身于戛纳并成为好莱坞新宠儿的是土耳其导演蒂尼斯·艾葛温,她在2015年凭借处女作《野马》在戛纳惊艳全球,最后还提名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很多像她这样的欧洲新导演都继续在欧洲创作,但她选择勇闯好莱坞,年初刚拍完由哈莉·贝瑞和丹尼尔·克雷格主演的犯罪惊悚片《洛杉矶大劫难》被多家媒体看好能赶得上戛纳甚至入选主竞赛单元,而她接下来还要和安妮·海瑟薇合作新项目。

“墨西哥三杰”冈萨雷斯、卡隆、托罗已经常驻好莱坞,雷加达斯还在墨西哥继续努力为墨西哥电影新浪潮发力。

不仅自己的电影几乎百发百中戛纳主竞赛,担任制片人扶持新导演的作品也顺利走上国际舞台。在2012年凭借《柳暗花明》夺得戛纳最佳导演奖的五年后,他的新作《生命起源》终于要重归戛纳主竞赛了,当然前提是能及时完成,因为目前关于这部片进展状况的消息仍然不多,虽然都知道在后期,但还要拖多久是个大悬念。

托德·海因斯上一部《卡罗尔》在戛纳电影节只拿了个并列影后,一直到后来在奥斯卡上被完全忽视,让不少影迷都心疼海因斯。但不用太担心,因为经常四五年磨一部的海因斯终于加快了节奏又有新作了,这部《奇光下的秘密》应该是最可能稳进戛纳主竞赛单元的美国影片了。

影片改编自《雨果》作者的同名小说,有近一半的篇幅都以默片形式展现,迷影元素充足,虽然有朱丽安·摩尔和米歇尔·威廉姆斯领衔主演,但这种片可能在北美尤其是颁奖季还是很难做宣发,所以把戛纳当作跳板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复制《艺术家》的成功不是不可能。

戛纳对韩国导演洪尚秀的电影选择真有点拿不准,于佩尔主演的《在异国》进了主竞赛,但《这时对那时错》竟然没进。高产的洪尚秀刚凭借新作《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去了柏林电影节还让金敏喜捧得了一座银熊影后。

他手上还有一部《克莱尔的相机》,是去年戛纳电影节期间,由于佩尔和金敏喜主演,在戛纳当地拍的。这都来戛纳大门口拍了,还有于佩尔坐镇,真敢不选吗?

北欧导演约阿希姆·提尔2015年凭借第一部英语电影《猛于炮火》被戛纳提升到主竞赛,但是效果并不太理想,影片随后有点被各界忽视的感觉。这次约阿希姆·提尔回到北欧,拍了这部“展现了强烈的视觉元素”的惊悚奇幻新作《西尔玛》。

影片去年九月开拍,年度进入后期,柏林电影节期间公布了预告海报,应该能继续入选主竞赛单元的。

英国导演琳恩·拉姆塞只进过一次戛纳主竞赛,2011年的《凯文怎么了》,影片在戛纳场刊拿到了2.5分,之后各界评价也一直不错。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了新作。

《你从未在此》由杰昆·菲尼克斯主演,豆瓣简介说“将聚焦饱受战后创伤后遗症困扰的老兵,现如今致力于解救被迫性交易的女性”,应该是个惊悚犯罪片。

影片正在后期,由法国著名制片公司Why Not Production制作,他们是蒙吉、德斯普里钦、肯洛奇、欧迪亚等戛纳常客的御用制片公司,发行商Amazon去年已经为戛纳直供了《咖啡公社》和《霓虹恶魔》...所以…大家都懂吧。

很多媒体都提到了阿方索·卡隆的《罗马》,因为卡隆在《地心引力》之后突然跑回墨西哥拍这部没有知名演员的西语“小片”,的确会是电影节争抢的片。但问题是这片一月份还在墨西哥拍摄,能剪那么快吗,而且卡隆从来没去过戛纳,他一直都是威尼斯嫡系,从处女作《你妈妈也一样》开始就一直忠实于威尼斯,《地心引力》也在威尼斯首映,后来还去当了评委主席。所以感觉更像是今年威尼斯的片。

欧荣的情欲新作《双面情人》可能也会因为戛纳的法国片太挤而去对他更友好的威尼斯,去年的《弗兰兹》在威尼斯主竞赛就收获了不错的效果,影片后来在全球的发行和口碑也都很成功。

很多媒体也提到了索德伯格的《幸运罗根》,全明星阵容的抢劫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十三罗汉》,而《十三罗汉》刚好入选了戛纳电影节非竞赛展映单元,但这片据说后期赶不上。

亚历山大·佩恩上一部《内布拉斯加》在戛纳主竞赛反响很不错,虽然没拿什么奖,但一路顺畅直达奥斯卡,但他今年新片《缩身》是个科幻喜剧,感觉并不太适合戛纳。

福茂一直很希望林奇能重返戛纳,而今年林奇万众期待的《双峰》第三季将于戛纳电影节期间开播,所以很多人都在遐想有没有可能在戛纳首映前两集。戛纳官方单元从来没有接受过剧集,所以如果以什么形式选了《双峰》,那就是创举了。

英美媒体的预测里面很少有提到凯瑟琳·毕格罗,毕竟她从来没去过戛纳。但他们可能不知道,福茂在年初出版的戛纳日记中提到他非常后悔没要毕格罗的《拆弹部队》,大家都知道影片后来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影片。

福茂因为这种愧疚心甚至还想邀请毕格罗来担任主竞赛评委主席。如今他终于有机会“赎罪”了,毕格罗有一部讲述底特律暴动的未命名新作正在后期,暂时定档美国八月上映。按理说毕格罗这种奥斯卡常客碍于宣发策略问题是很难来戛纳的,就像去年《爱乐之城》本来是被福茂看中要准备选为戛纳开幕片,结果影片内部试映口碑大爆,为了冲颁奖季而不想过早宣发,最终选择了去威尼斯,令福茂非常懊恼。

但是毕格罗这部新作还是有可能的,首先影片没有具备票房号召力或者奥斯卡吸引力的卡司,在宣发上只能完全依靠口碑推动,同时影片由好莱坞著名迷影富二代Megan Ellison制片,且由她的公司Annapurna负责北美发行,而Megan Ellison可是戛纳常客,我都已经在卢米埃尔和德彪西大厅多次看到她的身影了,她跟福茂关系也很铁。所以总总线索加在一起...毕格罗新片是有可能,只是有可能,去戛纳主竞赛的,还是那句话,只要赶得上,只要Annapurna开绿灯,福茂是肯定会要的。

说到开绿灯,去年Amazon为戛纳直供了四部片,今年最大的悬念就是Netflix会不会依葫芦画瓢了。

Netflix目前手上有两部片具备戛纳潜力,一部是澳大利亚导演米奇欧德的伊拉克战争讽刺喜剧《战争机器》,布拉德·皮特主演,5月底网络发行,但这部片拖了很久了,据传片方高层对影片质量不是很满意,而且Netflix愿不愿意花这笔钱来给《战争机器》做宣传也是个问号,毕竟让整个主创团队来一次戛纳还要请公关办酒会什么是一笔巨大开销;


另一部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六月在韩国和美国院线网络同步发行,从履历上来说,奉俊昊是比米奇欧德更“戛纳”的导演,而我这边也收获传言称Netflix已经为此片去戛纳宣传开了绿灯,毕竟是要上韩国和美国院线的。所以综合下来看奉俊昊的《玉子》可能会得到去年《哭声》非竞赛展映的位置。

说到非竞赛展映,那就来说说开幕片。

开幕片肯定是会在这个月之内公布,这篇文章还没发出来就已经公布了也说不一定。相比较往年来看,今年开幕片的选择比较多,但仍然要看多方权衡的结果。


如果要选好莱坞大片,同期上映的盖里奇《亚瑟王》是个不错的选择,有导演个人风格,好莱坞明星卡司,档期也合适;比较糟糕的选择是《加勒比海盗5》,之前第四部是去了非竞赛展映单元;最完美的选择可能是诺兰的《敦刻尔克》,法国取景,二战故事,致敬法国导演克鲁佐《恐惧的代价》,一群明星男演员也能镇得住场子,单是OneDirection的哈卷走上红毯就能霸占全球娱乐新闻头版,唯一问题是,华纳愿不愿意在影片公映的两个月前就展开宣传;另一个可能是上面提到过的索菲亚·科波拉的《牡丹花下》,三个女明星主演的星光也足够耀眼;

如果不走好莱坞这条路线,那最有可能的开幕片是《艺术家》导演哈扎纳维希乌斯的新作《敬畏》,路易·加瑞尔、斯塔西·马汀和贝热尼丝·贝乔主演的戈达尔传记片,虽然星光不如好莱坞电影,但是戈达尔传记这个题材优势足以撑得起70周年的开幕噱头;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像2015年那样的政治考虑,选一个没人猜得到的冷门片开幕,但可能性不大。

最后要说的这些电影,要么是新导演的片,要么导演并非戛纳常客,他们的片可能入选任何一个单元,且入选的可能性非常大

1、《它在身后》导演大卫·罗伯特·米切尔的新作《银湖之底》由加菲主演,是目前最有可能出现在主竞赛单元的新面孔之一
2、 《周末时光》《寻》《45周年》的英国导演安德鲁·海格总于要弃柏林投奔戛纳了,新作《赛马皮特》入选主竞赛和一种关注都有可能
3、美国导演特里·爱德华·沙尔茨的处女作《克利夏》在影评人周颇受好评,今年拍了部恐怖片《黑夜造访》被美国眼光毒辣的发行商A24拿下并安排在美国6月中旬就上映,感觉要么还是在影评人周要么就晋级到官方单元的一种关注或者午夜展映,要知道这几年戛纳每年都会爆一部恐怖片,从《它在身后》到《生吃》,今年会是《黑夜造访》吗
4、同样来自美国的约翰·卡梅隆·米切尔有部外星人喜剧《派对把妹秘诀》,艾丽·范宁和妮可·基德曼主演,感觉可以拿下《耐撕侦探》的午夜展映位置
5、埃瑞克·宗卡的长片处女作就入选了戛纳主竞赛单元,但那已经是18年前了,新作《黑色河流》由文森特·卡索和罗曼·杜里斯主演,法国媒体都在传会进官方单元
6、 拿iPhone拍了部电影《橘色》并因此闻名全球的肖恩·贝克据说也会去戛纳,新作《佛罗里达项目》还是威廉·达福主演
7、萨弗迪兄弟的新作《好时光》有罗伯特·帕丁森坐镇主演说不定能闯进主竞赛
8、墨西哥导演米歇尔·弗兰克上一部《慢性》去了主竞赛还拿了最佳编剧,新片《四月的女儿》可能会重返主竞赛
9、 知名法剧《魂归故里》导演Fabrice Gobert的长片处女《KO》作据说也已经入选戛纳,但是是影评人周还是一种关注就不得而知了
10、匈牙利导演凯内尔·穆德卢佐上一部《白色上帝》拿了一种关注单元的最高奖,新作《多余的人》有被晋升主竞赛的潜力
11、 凭借同志片《蓝色时分》突围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的泰国导演有一部新作据说进了一种关注单元
12、以色列导演那达夫·拉皮德《微缩罗伯特》和阿根廷导演圣地亚戈·迈特的新片《峰会》都可能从影评人周晋升到一种关注单元
13、因为《顽固分子》走红的比利时导演迈克·洛斯卡可能能凭借戛纳卡司阿黛尔·艾克萨勒霍布洛斯 (《阿黛尔的生活》)和马提亚斯·修奈尔(《锈与骨》)首次入选戛纳官方单元
14、上一部《自私的巨人》在导演双周拿了大奖后,英国导演克里欧·巴纳德这次也可能凭借悬疑惊悚片《暗流》再次入选导演双周或者晋级到一种关注单元...

如果继续这样说下去大概能理出150多部电影出来,所以就此打住吧。今年戛纳选片概况预测就这样了,肯定会有像《托尼厄德曼》那样突然冒出来的惊喜,也会有像库斯图里卡《送奶路上》爆冷被拒的惨剧,等4月13日官方发布会宣布最终片单后再来发篇马后炮好好分析分析吧。


    A+
发布日期:2017-03-17 19:22  所属分类:电影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