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不绝:当“银幕诗人”联手奥斯卡最佳摄影


原创 2017-08-13 独步无尘 悦读电影

一向慢工出细活的“银幕诗人”泰伦斯·马力克改性啦?电影摄制进度貌似按了×36快进键,继《圣杯骑士》之后不到两年,就推出新作《歌声不绝》。中间还加推了一部呈现生命起源的纪录片《时间之旅》,以壮丽的宇宙景观入选了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被称为“是对自然世界深不可测的本质的一首神秘情诗”。

《歌声不绝》的背景是被誉为世界现场音乐之都的德州奥斯汀音乐节,讲述了一个三角恋的故事,关于性爱的沉迷与背叛。一个超级音乐制作人的助理兼女友爱上了他身边有抱负的音乐家,为了脱离这种痛苦的三角关系,音乐家和一位女富二代约上了,而女助理选择了一个女同填空,制作人则找了个老婆,又继续与其他女性滥交......贵圈的关系真是翦不断,理还乱。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一个通过情感(当然也包括身体)投资达到自我实现的故事。但是由“银幕诗人”马力克导演起来,像散文诗一样,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因为在马力克的电影里,他就是不愿多言,极少的对白,更多的是梦呓式的内心独白,镜头频繁切换不同人物的主观视角,看似漫无目的地在家里、酒店房间或其他无关的地点游走,就看观众的目光能否跟得住。

而他精简又跳跃的剪辑手法,让故事碎片化,时空交错,虽然避免了线性叙述的俗套,但也看不到这故事是怎么开始、进展和结尾的,甚至没有高潮。这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情绪化的意识流的呈现,实在考验观众的耐心。

或许,这就是复杂情感的微妙表达,暧昧的最高境界。这种暧昧就像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写的:“什么叫做调情?可以说调情是一种暗示有进一步性接触可能的行为,但又不担保这种可能性一定能够兑现。换言之,调情是没有保证的性爱承诺。”

片中惟一真实明了的,反而是超级制作人雇来家中与妻子玩3P游戏的妓女。她走上这条路是因为未婚夫身亡,然后挣扎着接受这个本非她所愿却上天注定的事,而她那些有钱的客户沉溺于他们之间的浪漫和情欲却从来没有投入过感情。这个故事让本片变得更现实、更有感召力。

马力克的作品,收获看不懂的差评和质疑是必然的,没有争议,也称不上是艺术家及艺术作品。好在,看马力克的电影,就有极致的视觉享受保证。

很显然,“银幕诗人”更醉心于视觉语言,把更多的心思都花在画面上,并且请来了自己的老搭档、凭着《地心引力》、《鸟人》、《荒野猎人》连续三年蝉联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掌镜,呈现出一种色彩饱和、油画般优美的电影画面。

本片中,卢贝兹基的摄影风格依旧是夸张的大广角,人物空虚又诗意地在镜头前展现肢体的美。素喜在清晨与黄昏逆光拍摄的他,这次更是将自然光线运用到极致,让阳光在人物身上,额头、发梢、肩上、腰间甚至腿中开出了金色的花,显得浪漫亮丽而引人注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自带的“主角光环”?


当然,卢贝兹基还擅长利用人造光影,并且通过飞机与车窗的视格,运用镜头的晃动和变焦,打造出演艺圈光怪陆离的奇幻世界。摄影机在他手里,就像魔方玩具一样,任他摆弄,上下翻飞,调动自如,最后总会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组合呈现,令人叹为观止。

本片是与《圣杯骑士》套拍的电影,剧情相近,演员也有保留,但《歌声不绝》的阵容更夸张,让观众数星星数到眼花。除了全部被删的奥斯卡影帝克里斯蒂安·贝尔,还有瑞恩·高斯林、迈克尔·法斯宾德、鲁妮·玛拉、凯特·布兰切特、娜塔莉·波特曼、霍利·亨特、方·基默——后者只在片中摇滚演唱会舞台上耍了一下大刀,火花四溅。

也亏的是大咖,才能充分理解这些跟着感觉走的角色,并诗意地表演出来。果然“艺术源于生活”!

曾在《爱乐之城》中饰演有抱负的爵士钢琴家的瑞恩·高斯林,在本片中再次饰演了有抱负的音乐家。尽管高司令的音乐家及其抱负好像根本没有被展开过,但他特别适合将马力克脑中那个美好而操蛋的故事化为现实。

另一型男迈克尔·法斯宾德饰演一位“路西法”(堕落天使)式的超级音乐制作人。法鲨很好地诠释了这个掠夺者的角色,一心想跟自己、跟他人、跟现实和解,却总是伤害,他越残暴,越显示出他的软弱。

而“龙纹身的女孩”鲁妮·玛拉也在片中展现了不可多得的演戏天赋,她所做的任何事都看出一丝心碎,并在这样一个朋克范的角色中注入了温柔和智慧,体现了她在关系中的不安全感以及对音乐家这段情的克制。

女王这背啊,真是惊鸿一瞥,太惊艳。
娜塔莉·波特曼和凯特·布兰切特作为两位男主感情的陪衬,虽然是配角,但表现同样很亮眼——没办法,一个是黑天鹅,一个是女王,气质绝佳,气场强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感选择,都希望生活在“歌声不绝、亲吻缠绵”之中(From song to song, kiss to kiss),最终和所爱的人返璞归真,过简单的生活。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8-13 21:16  所属分类:美国大师代表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