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边的曼彻斯特》影评:纵然心碎,还得继续


原创 2017-03-29 独步无尘  公众号: 悦读电影

“海边的曼彻斯特”,不是指海边的曼彻斯特,更不是英国著名的足球城市曼彻斯特,而是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个真实城市名。在这个美丽而宁静的海边小城里,安之泰然地生活着五千人口,除了一个人,水管工李。

他沉默、忧郁而孤独,对生活心不在焉,住在一间地下室里,乍暖还寒,不管窗外有没有春天;他不懂得社交,别人友好以待,他还之以冷冷的礼貌和远远的距离,偶尔一言(眼)不合就打架——他的心里是隐藏不住的无名悲愤。

他甚至背井离乡,自我放逐,恨不得堕落到生活的最底层,将自己埋葬起来。然而哥哥的突然病故,又让他不得不重回故里,面对过去。哥哥的遗嘱里希望他能做侄子的监护人,令观众奇怪的是,李却表示无法接受。

可是影片一开头,李和哥哥以及小侄子在船上钓鱼时,明明是其乐融融。当时李还给小侄子出了一道选择题:假如你要带一个人去孤岛,让这个人来确保你的安全,这个人得很厉害,又要维持生计,又要把岛上弄得宜居,还要哄你开心,这个工作得挑最能干的人——如果我跟你爸之间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明显是希望侄子选择跟他在一起的。

于是影片以交叉剪辑的形式,一边讲述李处理哥哥的后事,一边回忆他在“海边的曼彻斯特”的生活:原来他在这里业已成家,并且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称得上美满幸福。可是,一个寒冷的夜晚,他在壁炉里添加柴火后忘了关上防火屏,结果导致一场火灾,熟睡的三个儿女都葬身火海。虽然警察证明这只是一个意外,是他的无心之失,但他还是无法原谅自己,痛不欲生他甚至拔出警察佩带的枪企图自杀......

这是一部完全走心的电影,低调而不平庸,以不圆满的结局完整地诠释了人性的纠结和生活的遗憾,在平静的节奏和沉郁的基调下,暗藏着汹涌的情绪,引起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

但是导演肯尼斯·罗纳并没有刻意煽情,而是朴实地选择了最直白的影像,通过自然元素去营造悲情的氛围,甚至将大部分情节放在冬天,让这个风景宜人的东北小城镇天寒地冻,让人心寒而颓丧。为了弱化外力的感情渲染,影片使用了极少的配乐,除了几段深情的提琴大调,还有无伴奏纯人声吟唱及花腔咏叹,将悲伤一丝丝渗透给观众——不得不承认,对于一部独立电影来说,这样的配乐简直是感情上的一种奢侈。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但是本片的特别之处,正是不按套路没有超出生活的范畴。《海边的曼彻斯特》反映的是大部分人在生活中的处理方式:逃避。他们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他们的不幸遭遇并没有触底反弹,李也没有在和侄子的相处中完成自我救赎,他只是将他安顿到别家收养,还是无法留下来做他的监护人。正如他对侄子坦白的那样:“我没办法摆脱往事,我走不出来。”

都说时间能治愈一切创伤,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强大到与过去和解,有些伤疤和记忆,永远无法抹去。心碎之后的李,再也没有愈合,遗憾将占据他的余生。这就是生活!

很显然,《海边的曼彻斯特》是一部表演的抒情散文诗。本片获得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原创剧本、男主角、女配角、男配角六项提名,半数是表演奖项。尤其是男主角卡西·阿弗莱克,他极简主义的写实表演,没有多数奥斯卡影帝炫技的高光时刻,却为他毫无悬念地赢得第89届奥斯卡影帝,甚至在颁奖季创下24小时内连夺七个最佳男主角奖的纪录,堪称现象级的表演。

卡西·阿弗莱克是大名鼎鼎的本·阿弗莱克的弟弟,两人不仅体型和长相近似,而且都有一副“面瘫”似的脸,果真是亲兄弟。但是在这种几乎麻木的面无表情之下,却深藏着一颗敏感而破碎的内心。卡西用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沉稳和隐忍表演方式,好些个地方观众都认为男主人公的情绪要爆发了,包括面对哥哥冰柜里的遗体,以及自己三个被烧成灰的孩子时,但卡西硬是克制住了,这个表演更需要强大的内在张力来支撑。随着影片的深入,卡西不动声色地将角色的灵魂注入每帧画面,让观众真切感受到角色内心里的悲伤和绝望。

没错,这个外表忧郁、内心纠结的水管工李,就是为面瘫的卡西量身定制的角色。略显笨拙而迟钝的身体,寒风中永远耸着肩佝偻着背,仿佛感觉不到现实的温度,极少的台词,似乎总是欲言又止,一看就是人生失败、生活失意的男人。但是没想他到背后还有一段如此伤心欲绝的故事,他的自我惩罚是禁欲式的,就算偶有艳遇,他也不会动心——哀莫大于心死。当他接到前妻的电话时,他都不知道如何应答,只能通过踱步等一系列小动作表达他内心的不安、挣扎和痛苦。

然后就是全片最悲伤的高潮。他和前妻在街头不期而遇,前妻已重新组建了家庭,并且又有了自己的孩子。她邀请他一起午餐,并为曾经对他说过的一些伤人的话表示道歉,她对他说:“我那时心碎了,它会永远一直那么碎着,我知道你的心也是,但我不会再背负着。”所以,“你不能这样消极,我希望你过得幸福,我见你这样游荡着......”

然而他还能怎么样?他做梦都梦见女儿对他喊说“你没发现我们烧起来了吗”,他几乎语无伦次地怆然抢答:“我应该被扔进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你不明白,我心里什么都没有了。”当他最后说出“I can’t bear it(我受不了了)”时,真的是心碎了无痕,无从拣拾起来,而观众早比他更加泪崩了。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3-29 21:43  所属分类:美国大师代表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