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妥协》告诉我们,看不见的雾霾更可怕


原创 2017-01-14 毒Sir 毒舌电影
近期最热的一个词,雾霾。
以前说到它,一般只会联想到北京,可前几天,Sir居然在广州见证了十面“霾”伏。

1月5日的广州空气质量报告,大面积严重污染
果然人对危险的反应总是迟钝的。
那现在,既然知道雾霾存在的我们,除了囤多几个口罩,还能做什么?
今天这篇推送来自Sir的好基友@杨波。
他想借一部我们都看过(起码听过)的电影,暴露现实与现实之外的霾,看到最后,你会感到不适。
而这种不适来自于,也许他是对的。

文/杨波

于雾霾一直有两方面的讨论,一是它究竟由什么造成,二是怎么解决。
第一个问题已经差不多解决——大多数人已不会再将农民烧麦秆、老百姓炒菜,乃至汽车尾气当作雾霾的主要源头,过度的工业排放才是祸首。
那第二个问题,怎么办。
尤其,作为个人怎么办?
这让我想起一部经典电影——
《永不妥协》

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朱莉娅·罗伯茨靠它获得最佳女主角,它同时也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的提名,算是当年一部大热门。
豆瓣 4万+评价,还有 8.3的高分。

不瞒大家,我刚看完这部片子后最深的感触是,朱莉娅·罗伯茨不仅嘴大,胸也实在不小。
对此,她扮演的律师助理埃琳·布罗克维奇倒也毫不讳言,片中一幕里,她老板质疑她如何进入闲人禁止的水利会查资料,相信大家(不包括我)对影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朱莉娅的那句台词:
—为什么你就认定自己可以大摇大摆走进去,为所欲为?
—因为我有大咪咪啊

不急,让我们先把大咪咪放在一边。
反思作为单枪匹马的个人如何与强权不公和资本作恶斗争,《永不妥协》给出了一个非常恰当的据点。

先看片。
女主埃琳·布罗克维奇(茱莉娅·罗伯茨饰)是个超级倒霉蛋——
离婚两次,有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还破产,并在一次令她颈椎受伤的车祸后输了官司。

但,倒霉蛋不同于Loser。
倒霉是指客观境遇,就像你出门踩了狗屎,这并不意味着你是什么Loser。
而Loser的认定则居于Loser本人的主观价值,是他自己决定在他所深陷其中的价值系统里缴械投降,像滩稀泥般摊在地上。
倒霉蛋埃琳,就绝不是Loser,而是那种别人要“干”她,她就更狠地“干回去”的人。

正基于这种干劲,埃琳还就真干出一件大事。
她在一家律师事务所里打杂的时候,发现一件案子的疑点——为何一份房产纠纷相关的档案里,会有业主的医疗记录?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埃琳开始展开调查。
事主是一位名叫唐娜的患癌贵妇,官司起于她不愿卖掉自己的房子,买主是附近大型电力公司PG&E,后者说要铺一条必须通过唐娜家的公路。



看起来是一起平常的拆迁官司,但埃琳觉得不对——
她不明白,一个号称自己对环境无污染的工业单位为什么要承担其周边居民的所有医疗费用?
顺便一提,雾霾以来,有谁示意过要承担你所有的医疗费用吗?
若你觉得应该有,再请问,这个谁该是谁?

回到电影。
再说一遍,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一开始,她翘起胸,大概花了五分钟,就搞清楚了整个事情的基本脉络:PG&E为了隐藏释放剧毒化学物质的事实,为周边居民承担医疗费用。
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是就近问了一位在大学任教的,陌生而普通的毒理学教授。
嗯,没错,这位毒理学教授怎么看都是一个性压抑的宅货,而她则一如既往地翘起了胸。

但胸并不是这一节的核心道理,道理是——
不要总等着别人告诉你真相,你要自己去找。获得真相并没有那么困难。如果你想不清楚,或干脆已经丧失了“想”的能力,那你至少可以像埃琳那样去请教专业人士。
她不过花了五分钟,就从一个陌生而普通的大学讲师那里获取了电力公司如何产生六价铬,以及这种铬会对人身体造成多大损害的基本知识。
请想一想,如果你真的曾相信过霾的产生跟中国炒菜的饮食传统相关,这一弱智逻辑是如何在你高耸入云的智商里落脚的?
官司开始了。
六价铬可能导致的疾病是:胞部囊肿、子宫瘤、恶性肉芽肿、癌、免疫不全、气喘、慢性鼻血……
PG&E对此的答复却是(以讪笑你无知的口气):“造成这些疾病的原因有很多,譬如营养不良、先天基因问题、生活没有节制……”
假如你十五年后(假设那时雾霾已得到根治)发现肺部长了几个瘤子,你觉得原因是?

如果你咬定是此时此地的雾霾,你又能找到什么可以呈堂的证据来打赢这场官司呢?
通过调查,埃琳发现PG&E厂房周边居民几乎无一不患病,且其病无一不是六价铬可能造成的。
查明真相,善和恶,黑和白,电影演到一半时已很清楚。
依你我对好莱坞电影的经验,接下来就等着爽爽地看怎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
该片也确实如你所愿。
埃琳没有什么法律的学养和经验,她做整件事,与其说来自资本主义价值下的个人奋斗成功学,毋宁说基于其向善逐恶的人生信条——先判断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然后支持好人,反对坏人。
以上不需要去法学院深造,生活就是对此最有效的教育。

这种黑白分明的善恶观及由此绝不踌躇地向善去恶,是这部电影令我感到最舒服的地方。
但这部电影,归根究底地说,不仅一点都不让我觉得舒服,甚至让我觉得恶心。
因为它看似在揭露,实质在隐瞒、遮蔽、异化真正的真相。
电影结尾时,埃琳因打赢这场官司赢得了支票,她乐开了花。

即便她不知道她就此成为中国雷锋式的,对资本主义政制而言个人奋斗成功学的卓绝例子。
以唐娜为首,PG&E周边受害居民也均获得天价赔偿,你看唐娜激动的样子,好似得到这笔钱,她的癌症就此不再是绝症似的。
我甚至不知道这是多少钱……

请问,PG&E得以付给受害者的天价赔偿金,难道不正来自它令受害者受害的生产?
继而,它这一基于恶的生产在赔偿了在一般百姓看来“天价”的金额之后,到底是巩固还是削弱了其恶的本质?
电影后半,该赔多少钱,PG&E出了一个数。埃琳的回复则是——
“你的脊椎值多少钱?你的子宫值多少钱?”
此话的意思乍看起来是: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但她气都没再喘一口,接下来说:“自己想好了数目再乘以100,就是我们要谈的赔偿价钱!”
《永不妥协》的结局,其实还是妥协了。
可见俗话,用钱能解决的问题确实都不是问题。
在片子前半,PG&E最初派来跟埃德事务所谈判的家伙也带来一个价钱(250万),被嘲笑后,此人说:
“在你决定把事情搞大之前,你要搞清楚你在跟谁作对——PG&E市值280亿美元!”
但老律师埃德闻此非但没被吓到,反而一下子变得兴高采烈。

你猜一下,这个老好人之所以这么兴奋,是由“打老虎”式的正义感所趋,还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若赢了官司能赚到多少钱?
钱,钱,钱。
嗯,再说一遍——
它看似在揭露,实质在隐瞒、遮蔽、异化真正的真相。
当今几乎全部的相关雾霭的讨论,无论相关其成因还是相关其解决的,亦不出其外。
明儒王阳明有句话被日本人奉为国本——知行合一。
对这句话最严苛的解释,王阳明说:知而不行,为不知也。
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你如果真的知道雾霾是由什么造成的,却两手一摊、无计可施乃至置身度外,那只说明你对雾霾一无所知。
如果不能做到拔草除根,任何程度的医治不过是隔靴搔痒。
那么,真相究竟在哪里?
真相并不难获得——之所以很多人不去主动获得它,是因为他们没办法面对它;之所以没办法面对它,是因为他们不知怎么去解决它;之所以不知怎么去解决它,是因为任何可能奏效的解决方案,都将颠覆其已习以为常并乐在其中的生活方式乃至伦理道德。
如果你确信当今全球资本主义的生产伦理和消费主义必然导致霾,那你也就必须相信,霾无法在这一体系之内获得根本解决。
就像你没办法拽住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离开地面一样。
《永不妥协》令我感到恶心的原因是它提供了看似可靠的战术,却同时颠倒了这战术所属的战略,也就一个巴掌扇到了自己脸上。
《永不妥协》不应被小窥为励志片,它让Loser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倒霉;它是一部周瑜打黄盖式地弘扬资本主义价值观的电影,因为它所反对的东西跟它所应用并附属的东西在一个套路里。
这种混乱,当然也是一种霾。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b站就有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7-01-15 22:51  所属分类:美国大师代表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