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雅黛伦先锋电影:女性的梦、自我和死亡


 
《午后的迷惘》(Meshes of the Afternoon) ★★★★
导演:梅雅·黛伦
主演:Maya Deren,Alexander Hamid
年代:1943
片长:14 min
 
《在陆地上》(At Land) ★★★☆
导演:梅雅·黛伦
主演:John Cage,Maya Deren,Alexander Hamid
年代:1944
片长:15 min

(文/柒月爱琴海)
   ▲出生于基辅的梅雅·黛伦是美国先锋电影之母,精神生活至上的她利用影像探求人类(女性)的基本情感和终极命运,被公认为现代美国先锋派实验影片的拓荒者和奠基者。作为梅雅最著名的作品,《午后的迷惘》反映出她探求女性心理和存在性的意愿。我倾向于将这个短片理解为女性之梦。它较为分明地被分成五个段落,也即五场梦。
 
 
   梦1:这里交代了一些贯穿始终的意象。梅雅·黛伦扮演的女人在午后捡起黑衣人留下的鲜花,追逐黑衣人未果,回到家门前。开门时钥匙滑落,几经辗转女人捡起并开门。在此处鲜花象征一种伪饰,或被遮掩的危险(来自男性的);钥匙或可视为探求女性内心欲望的工具,难以握住的钥匙即代表愿望受到阻碍。走进家门,餐桌上的刀从面包上掉下。刀是男性菲勒斯的极致体现,潜在的危险被暴露无遗。将鲜花搁于身上,在躺椅上睡去。梦中看到窗外奔跑追逐黑衣人的另一个自己。黑衣人拥有一个镜面的脸,象征透过“镜”对自我的凝视。滑入下一段梦。
 
   梦2:重复梦1的动作。来到屋内的女人犹疑地跨过台阶上的刀,轻盈地飘上楼梯,惊诧地在卧室中发现藏于被褥内的刀。看到躺椅上熟睡的自己。凝视窗外追逐黑衣人的另一个自己,从口中(体内)吐出钥匙,表明准备进一步探求内心欲望。
 
   梦3:走进屋内。看到手持鲜花的黑衣人上楼,并将花搁在床上,意指危险的进一步接近。看到躺椅上熟睡的自己。凝视窗外的另一个自己,口中再次吐出钥匙,不同的是这次钥匙变成了刀。这无法不让人想起布努埃尔的《一条安达鲁狗》中书变成枪的画面,而刀和枪无疑都象征男性菲勒斯的危险。刀在女性手中显示出带有强烈攻击性的反抗欲望。
 

   梦4:拿着刀的女人冲入房间,三个不同时间的自我在同一空间内相聚。三个自己分别拿餐桌上的钥匙,钥匙在最后一个自己的手中再次变成刀。拿刀的女人准备刺杀躺椅上熟睡的自己,但转换视角之后突然变成了男人。这个镜头深刻地体现出女性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不仅来自男人,也会来自自身的欲望。刀依然作为菲勒斯象征,观看主体转换到男性身上,镜头切入梅雅·黛伦充满欲望的曼妙身姿和丰满嘴唇,这种观看呈现强烈的偷窥意味。之后女人奋起反抗,鲜花变成刀刺向男人的脸,脸化作镜面被打碎。
 
   梦5:男人重复女人走进屋内的一系列动作。捡起鲜花推门进入,发现被破碎镜面杀死的女人。这一段或可解释为现实,但我更倾向于把它也看成梦。
 
   五重梦中,在画面上表明的多重自我之外,黑衣人的意象或许代表另一个自我。除了镜子做成的脸投射自我的欲望,他是鲜花的直接来源,并承载象征菲勒斯的刀。这个意象即是外界(男性)的危险,也是源于女性内心的深刻和隐秘的欲望。而最终女性的死亡,表明梅雅·黛伦对菲勒斯中心社会中女性的一种哀悼。
 

   ▲梅雅一年后的《在陆地上》也可理解成一场女性之梦。梅雅·黛伦亲自扮演的主人公在开场的镜头中被塑造成来自海洋的精灵。和《午后的迷惘》里直接凝视自我不同,《在陆地上》不时利用摇镜来间接表现空间的转换。最明显的是女人走在小道上和男人交谈的场景,女人的形象始终保持不变,然后通过摇镜转换到与她并肩行走的男人,如此反复多次中,男人的形象每次均有变化。另外一个例子,是女人在海滩上仰望高耸的某种奇怪建筑,这里利用反打镜头;但接下来的一个摇镜再次转换到女人身上,此时她所处的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从海滩变成了内陆。镜头是连续的,但空间显然已经在不经意间完成了转换,于是每一个自己将在不同的空间里书写不同的境遇。
 
   相比反打镜头,这样的运镜方式让女人的意识流动显得更具延续性,突出了多变的敏感内心。此外,对女性内心的探索还更多依赖于剪辑。女人从海滩枯木上的爬行切换到宴会餐桌上的爬行,以及通过一个起身的姿态从室外切换到病房内的男人面前等,画面根据动作的延续性进行对接,表现女性在不同的内心空间的存在。
 

   短片结束前的一系列镜头更是对多重自我的完美展现。女人在海滩上捡石头,人物动作表现出意识无目的漫游的状态。紧接着她观看两个女人下棋,在与餐桌前国际象棋棋盘对应之外,对弈显然也含有很强的内心活动或思想斗争等隐喻意义。随后是经典的一幕:女人突然发现棋盘上的一颗棋子——那颗她在餐桌前、或是在林涧中弄丢的棋子,她紧握它,在欢快的飞奔中,捡石头的自己、仰望建筑的自己、从高处眺望的自己、餐桌上爬行的自己和枯木前的自己按照由近及远的时间顺序依次出现在她眼前。而此时、此处的自我沿着海岸渐行渐远。
 
   在这一段里,自我在不同空间内处于完全不同状态,但彼此之间又存在某种连续性;获得自我认知的过程充满偶然性,但又在时间的迁移中体现某种必然——它无疑构成了对探求女性存在的多种意义和可能性的表达。女人最终用某种方式找到真实自我的存在,同时也是在梦里越陷越深。在梅雅·黛伦的镜头下,也许它就暗示着女性在梦醒过后,又将在现实里“迷惘”,甚至死亡。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6-12-07 21:40  所属分类:美国大师代表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