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赫兰道》影评:佛洛依德式的情与恨(中)


文/浴神
现在,正式开始《穆赫兰道》的鉴赏。以前有过很多描写梦的电影,比如黑泽明的《梦》;很多描写心理的电影,比如马丁斯科塞斯的《禁闭岛》;很多悬疑片,比如大卫芬奇的《七宗罪》。但是从来没有一部将噩梦如此复杂而宏大的以影像的方式呈现出来,如此诡异而杰出的表现一场谋杀案。《穆赫兰道》是一部很杰出的悬疑片,无论其手法,其故事,其人物都堪称神作。大卫林奇的确是鬼才。

影片开头的先是一段音乐,变化虚幻的背景下是一些真人、真人的镜像还有影子在跳舞。这就是在暗示佛洛依德的精神层次理论。即意识、前意识与潜意识(见理论普及1.)。然后开始出现一张床,近景镜头的特写,伴随着熟睡的呼吸声,微微略带紧张的呻吟表示睡觉的人正在做噩梦。于是,下面整个电影正式开始了,整个90%的部分都是这个漫长的噩梦。下面我们刨丁解牛来细细拆开每一个情节。究竟梦境在哪里结束,一直以来存在诸多分歧,下面我把梦境和不确定的地方分段标号逐一展开罗列。

1.镜头的开始既是电影名字也是那个路牌:“穆赫兰道”。年轻的演员棕发美女坐在车上,车在穆赫兰道停下了,吃惊的她问司机A为什么停在这,司机A拿出了枪赶她下车,这时一辆车突然冲过来正撞在他们车上,所有人都遇难了,只有棕发女子活了下来,她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座别墅,别墅的女主人是一个老妇B,正好收拾行李出远门,来到别墅,女子就晕倒了。电影公司的幕后黑手互相打电话通知,车里的女孩失踪了。

2.警笛声中,镜头转到了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里,年轻人C和老者D坐在窗边一边用膳一边聊天。C在右边,D在左边。年轻人的煎蛋和肉都摆在桌上没动过,果汁和咖啡也没喝过,老人则都吃的差不多了。C说他只喜欢来这一家维琪斯餐馆,因为他曾经做了两次噩梦,梦到在这一家餐馆里面,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他很害怕,看见D站在身后的吧台旁边,也是受到惊吓的样子,因为C可以穿过墙壁看见一个很恐怖的男人,他们都是被他吓的。于是C就来这家店,看是否会遇到那个恐怖的人,以此来消除自己的恐惧。D先走到了吧台边,然后他们一起出来走到餐厅后面,墙上写了一个绿色的标语“入口”。墙后面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浑身肮脏男人,即一个乞丐,于是C当场被吓到在地。

3.金发少女贝蒂从加拿大安大略省来好莱坞发展,渴望当一名演员,飞机上认识了一对和蔼的老夫妇E和F,下飞机后在机场道别,老夫妇对贝蒂亲切鼓励与祝福。然后贝蒂被主动搭客的出租车接走,而老夫妇则坐着一辆加长礼车离开,车上老夫妇流露出诡异、僵硬而扭曲的笑容。

贝蒂来到了好莱坞的姨妈家中,姨妈就是之前出远门的老妇B,姨妈在好莱坞很有影响力,人脉很广,而且房子很豪华。贝蒂受到了管理员(还是房东什么的)的热情欢迎,这人自称叫可可,看见院子里的狗屎,她很生气,不喜欢宠物,并且讲述了以前一个住客养了一只袋鼠在院子里(果然是在做梦)。可可热情周到的接待令贝蒂很欣慰,交给她钥匙以后可可离开了,并且告诉贝蒂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联系她。贝蒂开始欣赏房间,在浴室里,透过玻璃发现有人在里边洗澡,就是那个之前溜进来的棕发女子。棕发女子因为车祸失忆了,于是透过镜子看见墙上的海报给自己取名为莉塔,并且告诉了贝蒂自己出了车祸。贝蒂以为莉塔是姨妈的好友所以没有在意,然后贝蒂开始讲述自己的好莱坞梦。贝蒂发现莉塔头上的伤,于是希望给她找医生,莉塔拒绝了,她说自己只是需要睡一觉就好,于是莉塔睡着了,贝蒂替她盖上了被子。

4.画面又转到了一栋高楼里,房间中几个人在谈话,年轻的导演叫亚当,和他同侧的他的经理人罗伯特史密斯在跟他解释,希望他能够在拍戏时重新挑选的女主角使用他们推荐的人选。侧边坐了两个人,年轻人达比先生和一个老头,后来进来了两个人,卡氏兄弟,他们给亚当看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金发女人叫卡米拉罗斯,要求他选这个人为新的女主角。卡氏兄弟很严肃,气氛也很尴尬。达比为卡氏兄弟中年深色衣服的点了一杯蒸馏咖啡,所有人都要求亚当选照片上的人为女主角,亚当不同意,沉默中咖啡送来了,当那人喝了一小口,就因为十分挑剔的口味而把咖啡吐在了餐巾上。沉默被打破了,卡氏兄弟以剥夺亚当导演这部电影的权力来要挟,逼迫其就范。亚当愤怒之下离开了,来到楼下,他看见卡氏兄弟的车,于是用高尔夫球杆砸破了那车的车窗、车盖和车灯然后驾着自己的敞篷跑车逃逸。而卡氏兄弟则来见了电影公司幕后老大,罗科先生,告诉他亚当不愿意换人,罗科示意他坚决逼迫其就范。

罗科作为电影黑幕的幕后老大,坐在一间密室中间的一把椅子上,几乎不动,房屋里铺着厚厚的地毯,四周拉着厚重的窗帘,身后有一个保安,隔着玻璃与外界交流,通过天花板上的屏幕观看外面的情况。他也几乎不说话,每句话都是一两个单词,而且断断续续。是一个完全与外界隔绝的人。阴沉而古怪。

5.画面转到了一个办公室,两个男人相谈甚欢。坐在桌子后面的男人G,一头长发,咬着牙签,举止扭捏。而站着的男人H则吸着烟。然后两个人聊到了桌上的一本黑色的书,黑名册,“用电话号码写成的世界历史”(什么鬼东西,做梦呢,所以都很怪异)。H突然走进G掏出无声手枪枪杀了G,擦干净指纹伪装G自杀现场时手枪走火穿过墙壁打到了隔壁的一个女人,女人尖叫了一声。杀手H无奈只有来到隔壁,看到肥胖的女人只是受了轻伤,于是要将她拉到之前的房间杀人灭口,却又被清洁工看见了,无奈又枪杀了清洁工,这时吸尘器噪鸣,于是他又用枪打坏吸尘器,结果吸尘器里冒出的烟雾触发了火警警报,倒霉的杀手H匆忙的擦干净指纹,拿着黑书从窗外的火警逃生通道逃逸。

出来后他和一男一女两个同伴吃着东西聊天,女子对H很暧昧,而另一个男子则对女子很轻浮,女子问H要了香烟,另外一个男子主动帮她点火,H问女子是不是能找到一个黑发可能有些狼狈的白人女子,这个杀手估计就是电影公司的人,正在寻找失踪的莉塔。她答应帮他留意。

6.莉塔醒来了,贝蒂和姨妈通电话,发现了莉塔不是其好友,姨妈让贝蒂报警,贝蒂拒绝搪塞过去了。莉塔开始哭泣,向贝蒂道出了真相,自己车祸后失忆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名字,贝蒂和她一起打开了莉塔随身带来的小包,里面是大捆的钞票和一把蓝色的玩具钥匙,而莉塔对此完全毫不知情。两人疑惑之时,莉塔想起来自己曾经去过穆赫兰道,于是贝蒂强烈要求两人出去确认一下穆赫兰道是否发生过车祸。两人藏起了莉塔的包,然后出门打电话,确认了昨晚穆赫兰道确实发生了一场车祸。

两人来到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此时门口写着“入口”的牌子变成了蓝色。莉塔坐在左边,贝蒂坐在右边(此处请和前面的2中对比)。两人在报纸上没有找到关于车祸的报道。女服务员来倒咖啡时,名牌上写着叫戴安。莉塔看见这个名字想起来一个名字“戴安赛尔温”,她认为这就是她的名字,于是查询电话本找到了电话号码,贝蒂给这个号码打了个电话,此时贝蒂说“给自己打电话很奇怪”。电话没人接,只有语音录音,但是声音不是莉塔的,不过确实莉塔很熟悉的声音。两人开始猜测各种可能性。

7.导演亚当开车在路上接到电话,通知他片场被强行关闭了,让他来看看,亚当拒绝了,说自己要回家。亚当回到家中,由于时间与以往不同,正好撞见自己的妻子罗琳和一个肌肉男I通奸在床,两人毫不顾忌亚当。亚当愤怒之下将一罐粉色的油漆倒进了妻子的珠宝盒,毁掉了其所有的首饰。然后发生争执,被肌肉男I打得很狼狈,满身油漆,流鼻血,并且被赶出门去了。

之后电影公司派人来亚当家找亚当,一个大胖子和亚当的妻子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罗琳和她的奸夫想把胖子赶走,却被胖子轻松打倒在地。

城里一个破旧的小旅馆里,老板科基敲开了亚当的门,告诉他亚当的信用卡被冻结了,银行刚刚派人来告知亚当的银行账户已经没钱了。亚当很惊异,以现金付了住宿费。科基却一本正经的对他说“我有责任告诉你,不管你躲在哪里,他们都能找到你”。亚当震惊的告别了科基,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女秘书辛西娅确定情况,辛西娅告诉他他已经破产了,并且告诉他一个叫牛仔的人和这件事牵涉很深,建议他去找这个人,告诉他牛仔在峡谷顶上等他,并且又暗示他可以到她那里过夜,亚当拒绝了(看来亚当也是有外遇的)。真是怪异啊,事情越来越怪异了。

                 

8.贝蒂和莉塔查到了戴安的住宅地址,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门口站着一个披着黑纱的神秘诡异的老妇露易丝,她询问贝蒂是谁,贝蒂说自己是露丝的侄女,露易丝大呼她不是这样说的,她说有人要遇到麻烦了,有人要倒大霉了。这时可可出现了,露易丝向她抱怨有人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肯走,希望可可去赶走那人。可可向贝蒂道歉,并且将第二天试镜的台词交给了贝蒂。带着露易丝离开了。而莉塔却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

9.亚当开车来到山上峡谷顶,见到了一个怪异的围栏,走进去之后灯一闪一闪的亮了。果然走出来了一个牛仔。牛仔表情僵硬,说话语气怪异,他对亚当说:态度决定人生。并且让亚当停下来反省自己。他让亚当第二天回去上班,选女主角的时候要让每个人都去表演,但是必须选事先定好的那个卡米拉,其他角色都由导演自定。最后,牛仔说“如果你做的好,可以再见到我一次;如果做的不好,会再见到我两次”。然后牛仔消失在黑暗中,灯又灭了。

10.第二天早上,贝蒂准备去面试新角色,出发前与莉塔对台词。可可来了,看见了陌生人莉塔,然后很不高兴的对贝蒂提起了昨晚露易丝的预言。然后贝蒂出门去试镜了,姨妈露丝在好莱坞的老友们热情的帮助了贝蒂,并且贝蒂在他们面前的试演很出色,得到了这些人的一致赞扬。然后来到了片场,导演亚当正在选女主角,很多人都上台表演了。但是当金发女孩卡米拉出现时,导演很不情愿的选了她。而亚当回头的时候,正好和贝蒂目光相对,两人似乎突然心灵相通了。但是贝蒂却突然以帮莉塔为由逃离了片场。

11.贝蒂和莉塔打车来到查到的地址,路上看见了让莉塔害怕的人,当他们找到地址的房子时里面的女子J却告诉她们戴安不住在12号而是17号,他们交换了房屋。而且戴安借了自己的东西还没有还。两人来到17号,从窗子爬进去却发现一具穿黑衣的腐烂的女尸躺在黄色床垫粉色毯子的床上,死因不明,没有手枪之类的东西。这时邻居J来敲门找戴安还东西,她们不敢答应,然后迅速逃了回去。莉塔剪掉了自己的长发,戴上了金色的假发。

晚上,莉塔和贝蒂睡在同一张床上,互道晚安时,两人发生了关系(好大胆的场面),并且表露了互相的爱慕之心。

半夜,莉塔开始做梦,嘴里开始不停的用西班牙语念叨“寂静”和“没有乐队”。醒来之后,莉塔要求贝蒂和她去一个地方。午夜2点,两个金发姑娘打车来到了一个叫做“寂静”的剧院。刚刚走进去,台上的黑衣男子就开始用西班牙语大喊:“没有乐队”,“一切都是录音,只不过是一盘磁带”。响起了诡异而空灵的喇叭声。他又说:“一切都是幻觉”。男子在闪光中化为烟雾消失。二楼的看台上坐着一个蓝头发化妆诡异的女人。红衣老者报幕后,一个叫做丽贝卡德里奥的女高音开始演唱了。空旷的剧院里,歌声优美、忧伤而诡异。莉塔和贝蒂开始哭泣。突然歌者晕倒被抬走了,歌声还在继续。这时贝蒂发现旁边出现了一个手提包,里面有一个蓝色的立方盒子。回到家里,莉塔转身去拿自己包里的蓝色钥匙,贝蒂则突然就不见了,莉塔独自打开了盒子,突然整个镜头一起坠入了漆黑的盒子中,然后盒子掉在了地上。

12.同一个房间内,进来一个老妇,就是开始出远门的那个老妇B,也就是梦里贝蒂的姨妈露丝。她环视了一下房间,好像在找什么,地上什么都没有。

13.这时镜头继续转,到了另一个房间里,也就是之前戴安的房间,床上睡了一个黑衣的女子。场景和之前女尸的场景一样。这时9中的牛仔进门来说了句“美女,起床了”。镜头再转回来的时候,熟睡的女子变成了一具女尸。天亮了,还是这个房间里,注意,此时是粉色床垫黄色毯子的床上熟睡着一个白衣女子戴安,有人敲门把她惊醒了。打开门,是女邻居J,问她要被借走的灯和盘子。戴安告诉她顺便拿走自己的烟灰缸,桌上此时放着一把蓝色的钥匙,和之前那个玩具蓝钥匙不同。临走前,J告诉戴安那两个探员又来找过戴安了。(此处请联系11中对比)

回到房间,转身,疲倦而头发凌乱的戴安看见了一个棕发女子(注意和之前4和10中那个金发的卡米拉不同),她很高兴的叫了出来:“卡米拉!你终于回来了。”这里为了区分,我们称这个卡米拉为卡米拉X。可是戴安表情突然变得很激动。然后镜头一晃戴安又恢复正常,头发也很整齐的站在刚刚卡米拉X站的位置,开始冲咖啡,那个咖啡杯和维琪斯餐馆的一模一样。戴安拿着咖啡走到客厅,看见卡米拉X半裸着躺在沙发上,镜头再次转回来的时候,刚刚还穿着睡衣的戴安也变成半裸的了,还是拿着那杯咖啡,她兴奋的把咖啡放到桌上,此时钥匙不见了,烟灰缸又出现了(联系13)。戴安问卡米拉X,刚刚你说什么。卡米拉X说你令我疯狂。戴安正准备和卡米拉X做爱,卡米拉X强行拒绝了,告诉她,因为那个男人的关系,她们不能这样了。

14.镜头转到了片场,戴安站在远处看着卡米拉X在拍戏,她和导演关系亲密,当导游要打发所有人离开时,卡米拉X要求戴安留下,单独观赏她和导演接吻,嫉妒和怒火在戴安心中燃烧。回到家,她不再见卡米拉X,每次来访都将其赶走。

伤心欲绝的戴安开始在房中自慰,视线经常在模糊,然后疯狂的她甚至开始捣自己的下体。突然电话铃响了(联系6中打电话的场景)。时间突然变成了晚上,戴安的衣服又变了,她接起电话,是卡米拉X打来的,告诉她派车来接她去一个地方。

车里,视线中出现了穆赫兰道的路牌。司机A突然把车停下来,金发的戴安问了影片开头棕发女人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要停在这里。卡米拉X从山上走下来,引领着戴安穿过一条捷径密道来到了山顶的别墅。这里是导演亚当的住宅。可可出现了,此时她是亚当的母亲。

15.晚宴上,戴安开始讲述自己的身世,并且留意观察了周围的宾客。卡米拉X会说西班牙语。戴安讲述了自己从加拿大安大略来好莱坞发展,她的姨妈曾经在好莱坞工作,过世后留了些钱给她,所以一次吉特巴舞比赛的优胜使得她想要来好莱坞拍戏。在一场电影女主角的竞选中,导演鲍勃布鲁克根本没有考虑戴安,就选了卡米拉X当女主角,卡米拉X一炮而红,而戴安则暗淡无光,不过她们却成为了一对同性恋情人,卡米拉X时常帮助落魄的戴安在一些自己的戏里演小角色。这时卡米拉X开始和亚当调情,这时戴安开始喝咖啡,心中很不爽,对面一个深色衣服的老头正看着自己,这人就是卡氏兄弟中吐咖啡的那个人。这时,一个金发女郎走过来了,和卡米拉X接吻,还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戴安,这个金发女郎又是10中面试时登场的那个卡米拉,金发女郎离开了,走进了一间房,从里面又走出了一个牛仔装束的人,也就是前面出现牛仔。戴安彻底崩溃了。

16.戴安听到两人似乎要宣布结婚,失态把杯子碰下去了,突然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在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里,还是之前两次出现的那个位置,这次戴安坐在左边,对面是杀手。(对比4和6)杀手就是5中的杀手。她刚刚发梦把盘子杯子碰到了地上。这时服务员过来加咖啡,戴安看见了她的名字叫贝蒂(联系6)。杀手没有喝咖啡,手上拿着一本黑色的书。戴安把钱和照片给了杀手。杀手拿出一把蓝钥匙(13中的那把),告诉她事成之后可以找到一个东西用钥匙来打开。这时戴安抬头看见吧台旁边站着一个人正在看着他们的谈话。这人是2中的那个青年C。

17.夜晚,一个乞丐手里坐在墙后面,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盒子,把它装进了一个纸袋扔在地上(见2中的魔鬼)。盒子里走出来一对老年夫妇,3中的E和F。他们尖叫着走了开去。

戴安家中,她一个人惴惴不安的坐在沙发上,桌上是那把蓝色的钥匙还有那个和店里一样的咖啡杯,没有烟灰缸。这时想起了敲门声,门缝里,E和F爬了进来。并且变大了,两个老人做出诡异的姿势追逐着戴安,满脸都是恐怖的笑容,戴安在尖叫中倒在床上,拿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嘴开了一枪(对比11和13),烟雾中一切都消失了。

片尾,魔鬼般的乞丐,光亮美丽的戴安出现在繁华的好莱坞背景下,一切像一场梦一样。镜头再度转到寂静剧院,2楼那个蓝色头发的女人最后用西班牙语说了一句寂静。全片结束。

  • 阅读
    A+
发布日期:2016-11-27 21:30  所属分类:美国大师代表作
标签: